第21章 与陈家结盟
狂妄之龙2018-03-22 11:484,521

  大概三十分钟,何曼才跑了回来,整个人如今是大汗淋漓,口吐粗气的样子,显然是用最快的速度,给张铭办了这件事。

  回馈的情报也让张铭明白了许多事情:

  首先,糜家家主糜良挂掉了,也就是这两天。家主一下只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十岁大的长子糜竺、八岁大的糜芳和刚满一岁的糜贞。

  家主的死亡自然不是什么自然死亡,只能说这位仁兄有点不幸,也不知道是被蓄谋的还是完全是一个意外,出门的时候马车突然受惊,后来撞到什么东西之后将他甩下了车。

  当时就头部痛了好一阵,很快就没事了。可也就是昨天晚上,他开始喊头痛,几个大夫不管怎么救都救不了,最后在今天凌晨一命呜呼了。

  如今糜家的族长已死,新族长未立,而偏偏两个嫡系继承人年纪尚幼,所以糜家的各种事务开始发生了短期的混乱。

  而曹家,也就趁着这个时候,打算抢地盘了。这种事情在很多黑帮电影里面并不少见,一方面的老大挂了,小弟们内斗的时候外面的势力过来抢占地盘的事情本来就是必然的帮派发展需要。

  这次某A接受了曹家的唆使,过来砸场子,其实也就曹家针对彭城里面的糜家生意进行攻击的前奏。之所以没有立刻开战,原因却是想要知道陈家的态度。

  陈家虽然也不屑糜家,但更讨厌的是曹家。曹家毕竟是流氓武将出身,要文化没文化,要底蕴没底蕴。糜家虽然是商人,只是这两代也隐隐间有向儒商发展的姿态。

  按照文武分类,糜家可以算是文人一派,和陈家虽然关系不好,但也算是一条阵线上的。

  只要陈家表态帮助糜家,那么自然可以卖糜家一个人情,以后可以获得不少的利益。只是下邳曹家也不好惹,盐利之大可比粮食高出许多。如果通过卖好曹家,得到一部分徐州的私盐占有率,那么对陈家也是个不错的。

  张铭手中的这份竹简,意识就是这样。看着就是一起纠纷,但细想却牵扯到了陈家的态度。不过也有可能,是张铭真的想多了。

  张铭想了想,最后在竹简后面的空白处,填上了处理方法。而整个方案,无非就是一个中心:某A错也就错,不错也是错!总之,一个蓄意扰乱他人经营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将填写好的竹简丢到了一边,张铭拿起了第二个竹简。

  上面写着的是某B丢了一贯钱,而邻居家突然多了一贯钱,添置了不少的家用。他怀疑是邻居偷了他的钱,可对方不承认,还打了他一顿,所以他来报官了。

  看了看两人的背景,某B是一个破落户,而且有赌瘾。其邻居则是一个手艺人,每天忙死忙活的。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这件案件背后,不会牵扯到任何世家的问题了。因此,可以说里面没有任何内涵,按照正常的情况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按说某B这个没什么钱的赌徒有一贯钱是不可能的,可是他说是自己昨天时来运转,赌赢的。而小吏也去了赌场,没想到赌场的老板居然也承认了件事!

  其邻居的证言则是他的一贯钱是打工赚来的,一个外地商人看中了他的手工艺品,买去蜀地贩卖。一贯钱里面有一半还是定金,三个月后回来领取剩下的工艺品。

  只是如今商人已经走了,要找都找不到。

  张铭有点头疼,手指朝着何曼勾了勾,何曼知道自己又要一通好跑了。

  而何曼出去了大概十分钟左右,陈圭一片优哉游哉的表情走了进来。显然,一天早上他过的非常的清闲,这就不仅让张铭吐槽:那么闲为什么不直接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算了!

  陈圭刚走进来,就发现张铭的左边多了一个竹简,和另外一边三四个竹简比起来,显然应该是上午处理好了才放过去。

  心里好奇,这家伙上午就能完成一个?要知道深知其中深意陈圭,一天能完全搞定一个都不错了。

  徐徐走进房中,张铭此刻也是起身行礼,说道:“县长大人!”

  陈圭点了点头,带着一点点遗憾的语气说道:“怎么?响午方才处理完一宗?”

  张铭苦笑,说道:“属下初到彭城,很多人情世故尚未明白,故此忙活了半天,就处理完了一宗!”

  陈圭有点好奇,慢慢走近案几,拿起那个竹简,饶有兴致地说道:“喔,那么我倒有兴趣看看,咱们的张县丞一个响午,处理了一件什么案子!”

  打开一看,脸色为之一变。因为他知道,这个是他特意拿出来考校张铭的!

  这个案子虽然容易,但里面千丝万缕的关系乱的很。要看出来得有一点真才实学,否则一个普通人只怕看不出来。而且如何处理也是个问题,糜家陈圭不想放弃,但曹家的私盐也是让人嘴馋啊!

  这年头得到盐巴的方法都是熬盐法,效率低不说,得到的盐也有不少的杂质。而且因为是私盐,所以盐丁只能是无人的时候偷偷熬煮,若是给人发现,只怕难道一刀砍的下场。

  不过也托了产量少的关系,曹家用了武力,直接垄断了全部的私盐。熬盐的盐丁就那么百十个,曹家的武装一去,谁干不卖?谁卖出去了,以曹家手中的武官职权,抓拿那些盐丁也不是什么犯法的行为。

  而也正因为曹家的有武官这个身份作为掩护,所以在特意包庇下,如今熬煮私盐的盐丁已经上升到了五百人以上,只是每一个都只认曹家,陈家和糜家也只能看着巨大的私盐市场干瞪眼了。

  如今看张铭的意思,是要帮助糜家,而且有打压曹家的意思在内。

  他到底有没有看出这个竹简里面暗藏的信息?陈圭看着这个竹简上面的批示,心中大感头疼。不过也有点好奇,如果对方已经发现了其中蕴含的意思,那么还这样批复的话,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刚想问,门外却是何曼匆匆赶回。出去的时候,他还一贯完整,回来的时候,却是衣服上沾染了些许血渍。

  张铭骤然而起,指着他身上的血渍问道:“这些是……”

  何曼这才意识到自己衣服上沾染了一些血迹,傻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不是属下的血。属下刚刚去到某B邻居家,却发现某B领头,叫了几个彭城的地痞,说是要那个邻居将一贯钱还给他,不还就直接抢了他的娘子卖了抵债!我看不过眼,就揍了他们一顿,将他们赶跑了!”

  张铭这才恍然,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随即想到何曼的话,猛地一跺脚,大喝:“某B好胆!官府尚没有判决,他倒是自己动手了啊!”

  转念想了想,问道:“他邻居的老婆长得如何?!”

  何曼先是一愣,然后显然是想到了其他的方向去了,笑了笑,说道:“不比赵氏差多少!而且现年不过十八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不用想,绝对是一个大美人!

  到了这个地步,张铭还不知道来龙去脉,自己看那么多侦探小说或者电影就是白看的。

  对陈圭一拜,说道:“县长大人,可否借用十名小吏!”

  陈圭有点奇怪,问道:“可以是可以,但借来何用?”

  张铭笑了笑,说道:“属下只想要逮捕两个嫌犯!”

  陈圭恍然,点头应是:“善!县衙之内,可随意调用!”

  张铭点了点头,对何曼说道:“回家叫上汉升,你们一人一个地方,帮我把某B和为某B证明的那家赌场的所有人给我带来!”

  何曼听了,脸蛋立刻怂了下来,因为这是他今天第三次帮忙跑腿了。

  唉,自己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主子啊?

  带着无尽的幽怨,何曼跑了出去,点其了十个小吏,前去抓拿张铭交代的人犯去了。

  待何曼出去,张铭回头问道:“县长大人,可知这泰来赌坊的东家有什么背景否?”

  陈圭想了想,说道:“似是曹家的产业!”

  张铭苦笑,说道:“大人,属下怀疑是曹家里面的某人,或者是赌场主事人,看上了某B邻居的妻子,所以想利用栽赃的方法,强行带走某B邻居的妻子,并将其收入私房!”

  陈圭听了,稍微一想就想通了其中的问题,却还是带着点疑虑问了问:“如何才能肯定就是这样?”

  张铭苦笑,指了指外面,说道:“这不让属下的护卫,将两位嫌犯给抓拿回来了吗?只要回来,属下自然有足够的私刑,让他们将三年内所发生的事情全部給招出来!只是……”

  陈圭好奇,问道:“只是什么?”

  张铭抬头看了看陈圭,说道:“可能会得罪曹家!”

  陈圭好笑,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竹简,说道:“只怕不说你那件,此时我手中这一册竹简的批复,就足够让你和我们陈家,得罪上曹家的了。刚好,我也想问问你为什么要那么批复!”

  县丞虽然有帮忙处理政务的权利,但其实也就是在县长不在的情况下。正常的情况下,则是帮忙批复之后,交给县长,由县长做最后的决定,然后才算完成一件事情的整个处理过程。

  也就是说,处理方法如果不当,县长最后还会将其发回去,让县丞重新处理。换句话说,最优秀的处理方法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但符合县长大人心意的方法,一定是最好的!

  张铭看了看陈圭的表情,只见陈圭貌似只是在等待自己的答案,而不是打算批判或者找茬的表情。

  整理了一下思路,回答到:“糜家长子糜竺,为人谦厚而且知恩图报。只需要现在给他卖个好,以后糜家和陈家自然而然可以组成同盟。而陈家和曹家却没办法走在一起,天生的性格不合导致两家就算走在一起,也会很快分道扬镳。这个情况下,哪怕是通过联姻都搞不定,更别说只是卖个好了。

  而且曹家实力也越来越大了,让他抢占太多的地盘,一个不小心爬到了陈家的头上去,那样对陈家也不是什么好事!”

  张家如今和赵家的同盟,而赵家和陈家是同盟。加上如今如果不表现出为陈家着想的态度,那么陈家自然也会失去对张铭的保护和支持。

  陈圭听了张铭所述,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样确实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了。心中赞许张铭已经发现了其中奥妙的同时,对其分析也有很大的认同。

  只是那私盐生意,唉……

  张铭无时无刻都在留意陈圭的表情,看见他一开始一副认可的表情,最后却露出了一种带着遗憾的表情,自然知道这是对没办法从曹家那边得到一些私盐来源,而感到的遗憾。

  当即将早上带来的一张绢布拿了出来。过程很小心,主要是不想连带着将其他的两个绢布也给拉出来。

  笑眯眯地说道:“县长大人,属下曾经看过熬盐的过程,并仔细总结。最后创造了一种晒盐之法,产量可以是熬盐的数十倍之多,而且人力需要更少!

  县长也知道,这种技术课是聚宝盆,属下虽然如今也是衣食无忧。但为了将家族扩大,总是要有点开销的。但感于县长对属下的照顾,欲与县长大人合作一番,不知县长大人意下如何?”

  陈圭一听,眼睛猛地一瞪,显然被张铭说的数十倍产量和更少投入这两点给吸引住了。待后听到张铭说要和他合作,才平整了一下心态,淡淡说道:“不知道此事赵家知道否?且归宗希望何种合作方法?”

  张铭装着有点惊讶,叫道:“耶?县长难道不知,属下虽然和赵家是姻亲,但张家和赵家乃是结盟关系,并非从属!”

  意思就是,张家有绝对的自主选择权力,赵家在这点上管不了那么多。

  然后,在陈圭露出恍然的表情之后,说道:“至于合作,张家人少消耗也低,不求多,二成利润便可!不知道县长大人意下如何?”

  盐利牵扯甚多,不可能只是一个人可以占有。曹家要分,一些有实力的世家也要分,大家你分我分的,最后陈家得到三成都不错了。

  其实张铭也是无奈,如果自己有武装,自己有灭掉一切世家的实力,那么自己独占十成又如何?可如今只怕陈家也最多能占三四成的情况下,自己这个小门小户的,两成已经很逆天了。

  果然,陈圭想了想,说道:“其中牵扯太多,最多只能给你一成,可否?”

  比预想的高一些,张铭自然点头应是。而张铭的豪爽,让陈圭大叹自己还是开得太高了。

  要知道,虽然张铭除了技术,但风险等一切都是陈家一应承担,其中辛劳谁能比得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