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陈圭到访
狂妄之龙2018-03-22 11:485,142

  某天,赵家村里正赵青的府中来了一个客人。赵青面对这个大人物,也不得不曲意讨好一番,无他,因为他是彭城县的县令,陈家的当家家主陈圭陈汉瑜先生!

  今年二十岁,刚刚行冠礼第二年,然后因为他是徐州的孝廉,所以在徐州陈家的小手段下,直接当任彭城县县令,直接管辖到了赵家村。

  “不知县主大人驾到,有何请益?”赵青仿佛没有了平时的豁达和稳重,一副小人物般唯唯诺诺地等待着陈圭的训话。

  没办法,自己不过是一个支房的子嗣,而且赵家在徐州可不比陈家,就算是次一等的糜家、曹家也一样是比不过啊!

  陈圭看了看这个年纪都四十多了,却彷如自己后辈一般谦虚恭谨的中年人,眼里有了一丝丝的厌恶。不过大家都是世家中人,虽然赵家目前和陈家还不能相提并论,但赵家村地上的张家,其潜力不容小窥啊!

  淡淡说了句:“听说赵家村新落户了一个张家,当了下邳赵家族长的女婿。想我也是一县父母官,县内有如此年轻有为的人存在,自当考校一番。敞若其才相当,也当上报州郡,为国举才方是!”

  瞬间,赵青有种被噎住的感觉。他明白,只怕这个陈圭是过来抢人了!TMD是谁?!家里面谁吃碗面反碗底!张铭的存在明明是受到赵家的保密的,为什么还能给陈家知道了去?!

  张铭,赵家其他身上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仅新型家具,不仅为赵家赚取了大量的利润,也为赵家在官方的渠道中多了不少路子。更别说之后献上的田地细作之法和脱粒机,这两样东西可以让赵家在明年迅速抢占徐州的粮食市场,在几乎垄断了徐州粮业的糜家手中,抢占一点点份额。

  是的,赵家不是什么大户,和那些盘根错节的老牌世家自然不能相比。多年以来培养的人才太少,最多也就是县尉而已。赵家族人,最强也就是一个县令,而且还是一个下县的县令,比不得眼前的这个彭城令啊!

  张铭,是关乎赵家崛起的关键,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别人抢走!

  拿定主意,赵青打算趁着陈圭没有见到张铭,事先给陈圭留下一点不良印象,减少张铭的分数先。

  于是淡淡说道:“县长说的可是张家的那个小子?对,他是我族兄的女婿。只是他本人说不清的混账!”

  陈圭有点好奇,问道:“哦?究竟如何混账,让身为族舅的你也那么生气?”

  赵青理了理思路,说道:“族兄佗看上他的才华,所以招其为婿。谁知道,没有拜堂之前还算仪表堂堂,拜堂之后,其不堪才真正表露了出来!”

  还没等陈圭说什么,继续回答:“县长不知,其为了提高自己在赵家村的影响力,私自将收成下发两成给佃户。佃户得了他的好,如今只认他不认本里长了!而且其人荒淫无道,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Y戏家中女眷。

  县长可知,他娶了我的族侄女还不到一个月,就将在其府上帮忙做点杂事,赵忠家的媳妇赵氏徐若仙给强占了,不仅如此,如今还将别人的肚子给搞大了。更荒唐的是,他几乎是无女不欢,将侄女的贴身婢女纳了还不知足,还把一个赵府送给他的婢女赵艳也纳了,前前后后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如今,他每天都在屋中尽情嬉戏,既不读书也不求进步,简直是浪费我们赵家对他的看重!”

  一连说了一大堆,还故意装出一副欲杀之而后快的表情。每一句每一个字,都仿佛是恨得牙痒痒了一般。

  陈圭听了,心中有点诧异。因为他得到的情报是,最近打出风头,隐隐之间有等级提升的赵家,让其大出风头的‘新型家具’的创造者名叫张铭,是族长赵佗的女婿,如今就住在赵家村张府之中!其他的,因为有点核心,所以还没有打探到,故此并不知道张铭的为人如何。

  只是,此刻的他,更想见他了。因为他知道,赵家只怕非常看重他,而且对方才华绝对非凡!

  区区赵青,你的见识还是太肤浅了!身为大家族的你们,如果对方如此不堪,为什么不直接让他‘意外身亡’,然后再将赵钰另嫁?别说因为怀了骨肉所以不忍,前后不过一个月,要拿掉是很容易的。

  这年头一个族长的女儿,哪怕是改嫁,争破头想要讨好的只怕也不在少数吧?而且张铭一死,其在新型家具之中获得的利润,都将是其妻子赵钰的,赵钰回到赵家,那么这些利润自然又是赵家的了。

  不让他出‘意外’,却留一个废柴在这里碍事,这不是傻了还是疯了?

  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可能,张铭其才华只怕非常惊人,其存在直接关系到了赵氏家族等级的提升,所以赵家为了保住张铭,赵青就说谎了!

  于是淡淡笑了笑,说道:“如此风流少年倒也有趣,不放过去见见也好!”

  赵青暗暗叫苦:这小爷怎么那么一听,反而更加来劲了?还是说这位爷也是一个荒淫无道的主?听说张铭也是一样,结果有了好奇想见见的意思?

  如果是就好了!荒淫无道基本上和无能是直接挂钩的,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大脑简单的人物,那么就算见了张铭,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才对。

  唉……但愿对方没有看穿自己的谎言吧!如果是,只能说下邳陈家果然不愧是下邳陈家,大家族的家学之渊博,不是他们这种小门小户可以比拟的。

  于是起身说到:“既然如此,还请县长等待,我就去派人请来!”

  刚想派人,趁着叫他的时候,给他打打预防针(虽然当时貌似没有那种东西),这样在陈家面前,也能隐瞒一二了。

  可不曾想,还没有派人,就被陈圭制止了:“如此奇人,本公子自当亲自前往,好好观看一二!”

  一句话,断绝了赵青的最后念想。心中祈祷,但愿陈圭不是过来挖人的。

  在他的陪同下,陈圭两人来到了张府前。一路过来,陈圭也稍微同那些在田里劳作的佃户聊了一下,发现这个张铭确实将收成的两成发给了那些佃户。心里奇怪,这小子难道是有钱赚却还嫌多的主?

  心中暗暗计较,或许赵青的话,也不完全不对。

  敲了敲门,一个家丁走了出来,一见到是赵青,立刻鞠躬打招呼:“见过赵里长!不知道里长大驾,所为何事?”

  赵青指了指旁边的年轻人,说道:“此乃彭城县县尊陈圭陈汉瑜大人,此番过来想要拜访你们家主,不知道家主张铭可在家中?”

  顺便,使了一下眼神。

  这位家丁是赵家人,自小培养自然之道赵青的意思。点头应道:“家主在后院调教那些买回来的童子们,小人这就去通报!”

  家仆很快就来到了后院,还没有到,却是两支羽箭射了出来,直接射在他的脚边。这个家仆一愣神,一脚没有踩稳,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爬起来,才发现张铭已经来到他的身边。左右两侧,分别站立着两个少年郎。作为资深家仆,他人的这两个少年,是家主左膀右臂的两大护卫,一个是何曼,一个是黄忠。

  张铭看了看他,喝问道:“不是说要过来,必须在外面敲三下梆子,我自然会出去吗?怎么如此不懂规矩?”

  家仆立刻给张铭跪下,说道:“家主!赵里正陪同县尊陈圭前来拜访,小的是着急了,所以给忘记了!”

  张铭听了觉得有点意外,这个县尊又不认识自己,过来找自己干嘛?

  想了想,在想到陈圭二字的时候,明白了。

  陈圭是下邳淮浦陈家人,其叔父陈球是广汉太守,或许是托了叔父的福,当了彭城县令。而他的儿子也很牛,三国广陵太守陈登,允文允武,后世评价其为一州之才的大能。

  不过不管如今陈圭当多大的官,他都是陈家的人,一个世家子弟。

  或许,是赵家最近有点风头太盛了吧?这些个徐州世家,尤其是到了陈家那个规模,对于周边世家自然会穿插一些间谍在内,以做到知彼知己的战略方针。

  自己的存在,貌似已经给他知道了。那么他这次来,难道是打算来挖人的?

  果然,家仆很快就上报:“家主,刚才赵里正给小的使了一下眼神,那意思好像是让家主小心应付的意思,陈圭此来,来者不善啊!”

  张铭笑了笑,暗道:“果然啊!要不然你这个内奸也不会那么焦急了!”

  如果不是没有足够的下人,张铭甚至想要将这个家仆赶出去。只是这样,也有存在和赵家决裂的意味,就算没有,也会令双方产生无可避免的裂痕。

  算了吧!先见见陈圭再说!

  吩咐左右护法回去继续练习,并拒绝了两人的护卫(不希望过早暴露这两位的存在),在家仆的带领下,张铭来到了大堂。

  家仆已经先一步过去,召唤两位进府了。

  不一会,那个非常熟悉的赵青,如今是一脸铁青外加无奈的表情,陪同一个也不知道成年没有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不用想,只怕他就是县令陈圭了,那么年轻,看来家族也花了不少的本钱啊!

  起身,对其行礼,说道:“赵家村什长张铭,见过县尊大人!”

  不偶尔说说,自己都忘记自己也是个官了。

  在汉朝,里置里魁,掌一里百家。里之下为什,什有什长,主十家事。什之下有伍,伍有伍长,主五家以相检察;民有善恶,以告监官。伍之下就是最基层的人民群众。(刚查了资料,发现前面有错误的地方,希望各位见谅!)

  赵青是里魁,一般也习惯称呼为里正,赵家村按规矩就是一里,上面还有亭、乡两个阶级。

  陈圭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年纪居然比自己还小。能够发明出如此新颖却实用的家具,只怕要不是家学渊博,就是祖传了图谱下来。

  淡淡问道:“阁下便是那新型家具的创作者?”

  张铭点了点头,应道:“正是!”

  陈圭点了点头,进一步观察张铭这个人:精神不错,不像是酒色过去的废柴。身子骨看起来也挺壮实的,只怕有练过武艺。为人也算沉稳,以他这个年纪已算难得。

  眼角看了看赵青,心中已经肯定,赵青是在向他说谎了。

  淡淡问道:“过来的时候,听说你将收成分了两成给佃户,可属实?”

  张铭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

  问曰:“为何如此?”

  张铭想了想,说道:“张家刚刚建府,属下佃户几乎是赵家家生子。为了能更好地让他们为我张家效命,所以在下只能出此下策!”

  收买人心吗?也不是说不过去,只是怎么感觉有点勉强?

  想想,问道:“你乃家主,区区佃户焉敢不从?且收买人心手段许多,不一定需要将地里收成分与他们呀!以后万一停止了,岂不是让他们心生怨恨?”

  张铭笑了笑,说道:“在下不打算改回来,打算让这个分成一直持续下去!”

  陈圭觉得有点好笑,说:“难道张什长还会嫌家财太多不成?”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非也!赐予佃户收成,不仅仅是为了收买人心,更是为了让他们手中有更多的闲钱。他们有了闲钱,在购买日用品的之余,也不必再为生活去做打短工,或者种菜、伐木或者打猎以维持生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看,去想。只需百年,我张家,必然读书者众,人才源源不断!而张家,也可以发展壮大起来!”

  陈圭细细一想,觉得很有道理。佃户穷所以为了维持生计,有点劳动力的子女都要叫来帮忙,族中能够就读族学的,只能是大户的子女。这也直接造成了,陈家虽然有佃户逾万,但是族中读书的并不多。

  如今听了张铭一席话,倒是给他一个提高陈家地位的新观点。只是这个观念是建立在分给佃户二成收成的基础上的,对于那些看收成比小命还珍贵的族中大户而言,根本就是他身上割肉放血啊!他们怎么可能会答应?看来,这一招也是具有先决条件才行啊!

  赵青其实在早已摸透了其中的道道,这些天张铭教导那些佃户他可是非常清楚的。有了空闲的佃户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探索,那么未来田地的收成会一点一点的得到提高。

  况且如今通过张铭提供的精耕细作的技艺,家族的亩产已经提高到了以往的一点四倍,明年甚至有望提高到两倍!那么区区两成,其实要不要都可以!两成粮食和家族的繁荣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的。

  赵家好就好在这里,赵家是新迁入的家族,没有太高的底蕴,所以为了提高地位,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是分出收成有种割肉的感觉,但为了家族的繁荣,赵家舍得!

  而陈家,只怕就舍不得了吧?

  陈圭思考了一会,看了看张铭,说道:“张郎君!”

  张铭应到:“小的在!”

  陈圭笑了笑,说道:“老县丞要致仕了,需要有人替代他。张郎君虽说年幼,但也算是难得的人才,且不管如何,也是我彭城县属的小吏,提升上去只怕别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意见。不知道张郎君,可愿意就任彭城县县丞一职?”

  讨好!赤果果的讨好!

  赵青怒骂!因为老县丞他还不知道,一个寒门子弟,还是依附陈家的!年纪也不过五十多岁,这样的年纪就致仕?骗妹啊!

  对着张铭使了几个眼神,却发现张铭在思考什么问题,没有看他。心中烦恼顿起,假意咳了一下,想要引起张铭的注意力。

  谁知道还没有咳,张铭就抬头,对陈圭说道:“此时重大,县尊大人可否容小人考虑三天?”

  陈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无妨,给你十天时间,十天内,过来县衙找我,认命可以立刻在当天生效!记住,我只等你十天!”

  意思很明显,你十天内最好快点来,要不然十天后,你将失去讨好我们陈家的机会。而我们陈家,甚至会因为不想你这个人才为赵家服务,派人过来干掉你!

  而赵青听到了这一切,则是暗暗叹了口气,暗道:虽说如今逃过去了,可十天的时间……唉,该来的还是来了……

  至于张铭,其实此刻正在为难:当官或者不当官,这是个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