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拍板去上任
狂妄之龙2016-11-14 04:584,259

  其他不多说了,鲜花能砸就砸过来吧!

  ……………………………………………………………………………………分割线……………………………………………………………………

  陈圭要将县丞之位送给张铭,不仅仅的打算拉拢他,更是为了结盟赵家。

  赵家虽然属于新迁的世家,但前前后后也有一百几十年了,经过了几代的拼搏,也算是在徐州扎下了根。作为下邳陈家的族人,尤其因为父亲早亡,自己年纪轻轻就担当起了陈家的族长之位。

  不管是出于稳固自己在家族之中的地位,还是对陈家的发展而言,多一个盟友比多一个敌人强。世家嘛,本来就是不断结盟、吸收一些小世家或者寒士,来不断壮大自己的。

  陈圭毕竟是一县之长,没那么多时间混日子,所以随便和张铭聊了几句之后,就像张铭请辞了。而张铭也非常符合礼仪地,将其送出了村口,直到其在视线消失,方才返回。

  回到张府,赵青族叔还在大堂里面喝着茶,一看就知道是有事要和张铭商量。

  嘴角一翘,问:“丰沃(赵青的字)族叔,不知道有什么请益?”

  古代,请益和请教是不同的概念。请益指以对方为老师,虚心请教;后者则是隐隐之间有挑衅的意味。

  赵青放下茶碗,淡淡说道:“对于陈汉瑜的话,你有什么看法?”

  张铭慢慢坐了下来,笑道:“其实吧,我这个人以前读书也读太多了,让我在房间里面读书或者研究,我还算擅长。可让我管别人,我就不擅长了!”

  赵青眼里精光一闪,有点讶然问道:“难道贤侄就不打算就任县丞一职?”

  张铭接过家仆送来的茶碗,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我要接受这个县丞的职位!”

  赵青的手在听到张铭说这句话的时候,稍微抖了一下,然后问到:“何故?”

  张铭笑了笑,让自己往椅子的靠背上挨了挨,闭上眼睛,一会之后才幽幽说道:“我们张家,仅剩我一个血脉,家族的繁荣只能依靠我来达成。因此,任何可以提高家族地位的事情,我都要争取!”

  没有查看赵青的表情,张铭也知道赵青只怕此刻脸色很难看。因为他的话,隐隐之间有脱离赵家投靠陈家的意思。

  没等赵青说什么,笑了笑,说道:“其实,我去当县丞,对方也未必会给我实权!而且,我当县丞,对赵家未必没有好处!”

  赵青首先有点愕然,然后恍然大悟:陈圭并没有完全了解张铭的才华,只是随便说几句客套话而已。县丞自然会因为要拉拢张铭,所以会给他空出来。只是完全不懂的做事的张铭,而且在还没有获得其效忠之前,陈家怎么可能会给张铭任何实际的权利?

  县丞是什么?仅次于县令的存在,而且县令没空的时候,几乎可以行使县令的职权。权力之大,只怕也是让很多人眼红的。

  张铭没有效忠,谁会傻到让一个外人,用家族给予的权利,为自己谋取福利?所以,被架空的一定的。

  只是对赵家有利,此话从何而讲?

  张铭很快就为他解答了疑惑:“族叔啊!其实这个并不难猜,只是你身在局内,当局者迷而已!

  你忘记我的身份了?我是赵家族长的女婿,我张家和赵家是姻亲,注定要在同一阵线了。那么,如果我效忠陈家,那么自然等于赵家也将成为陈家的麾下。就算赵家不表态,其他世家也会那么认为的。

  族叔你别着急,你难道忘记了,我张家可是张家,不是赵家!以我的性格,效忠别人,是不太可能的!”

  赵青算是明白了,张铭玩的不过是和之前与赵家玩的一样,不过是结盟罢了。张家在徐州根基弱,不说别的,如今家丁还得用赵家委派给他的人。可问题是,张铭能够成立张家,而不是入赘赵家,却是因为一开始张铭拿出新型家具的时候,就说好了,双方是结盟合作关系,而不是从属关系。

  和大家族一样,赵家这个中等家族,也是会和一些有潜力的小家族结盟的。张铭当时所贡献出来的几样技术,已经证明了他又赵家结盟的筹码。

  所以赵钰成了他的妻子,而且,随着如今赵钰怀孕。如果产下的还是男孩,那么张铭和赵家的关系就会更进一步。

  但不管怎么样,张铭永远代表的都是张家,而不是赵家。

  这次也一样,张铭或许会让陈家获得一些甜头,拿出足够让陈家和他结盟的筹码。然后,互相结为盟友,最终赵家也会被牵连在内,三家就此互为臂助。

  想想,陈圭也不是不知道张铭和赵家的关系。任命其为县丞,只怕也有拉拢赵家的意味在内。

  是了,自己因为身在局中,看不清了罢了。

  陈家,赵佗貌似也是很看好的,虽然当家的是一个小屁孩,但看陈圭的样子,也是一个有魄力的领军人物呢!赵家和陈家结盟,不亏!而且有了陈家这个士人家族的身份帮忙,抢占商人家族出身的糜家和曹家,也方便许多!

  越想,赵青就觉得越对,最后淡淡说了句:“一切由贤侄做主便是!”然后就起身告退了。

  将赵青送走,一个人回到了书房,将自己关了起来,还是那句没有他的意思任何人不准进入。

  然后在反复斟酌着:

  张家新立,不像赵家一样已经在徐州一百几十年的光阴。作为老牌的世家,陈家自然会接受赵家的结盟。但绝对不会看上自己,自己除了投靠,对方不会给予自己任何帮助。甚至,自己将成为一个闲人,整天除了消磨光阴,不会有任何成就。

  某天更是会在自己没用了的情况下,找个借口免了自己的职位,再安排一个自家人上位,甚至是让赵家人来替代自己。

  要拿出更大的筹码吗?张铭觉得,要让陈家高看自己,必须有让对方看得起自己的筹码。

  对赵家而言,就是精耕细作法,以及新型家具设计技术,和脱粒机技术。

  那么,给陈家什么好呢?

  印刷术、造纸术是要留着自己用的。因为这是让自己张家在士林之中,博取好名声的神器!

  土法炼钢和火药也是不能给,这些是关系到自己以后争霸的命脉。怎么可能将自己的第二生命交给别人?

  虽说到时候自己也可以炼,但是对方炼了十几年的时间,只怕技术更新以及不知道提升了多少产量和质量,自己到时候才发展,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想来想去,张铭决定,先把曲辕梨贡献出去。视对方的贪婪程度,最多就是将晒盐法和榨糖工艺贡献出去。有那么多,对方也该知足了!

  如果对方贪得无厌,那么自己最好还是乖乖回来当一个小地主,静待184年黄巾起义吧!自己没有任何必要,要不断将以及不多的技术和工艺,贡献给一个喂不饱的狼!

  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张铭深深呼了一口气,回到了后院。

  然后当众宣布,三天后,他要去彭城上任县丞一职!

  瞬间,二十四个童子就炸开了。一个个议论纷纷,不过表情那是掩不住的兴奋与喜悦。

  既然当老师的要去彭城了,那么作为弟子的他们,自然要随着他一起过去。要不然,以后的学业也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何曼高兴,是因为主公的地位上升了。何曼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张铭没有耍任何手段,实实在在地救了他的母亲。作为一个单亲子女,他不认为张铭那么做会有什么企图,家里穷不说,自己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武力也不如如今一般强大,他能看上自己什么?

  所以,对于真心实意帮助自己,让自己的母亲康复的张铭,已经让何曼当自己是完完全全的张家人了。所以,张家任何可以获得提升的事情,家主的地位更高,都是让他高兴的事情。

  至于黄忠,高兴都是自己跟对了人。虽然对方年纪和自己一样,甚至还小了几个月。但对方好歹已经是一个县城了,一个十五岁的县丞,古来只怕就一个甘罗差不多吧?

  自己作为伏波将军偏将后人,不多不少也算是一个前世家的子弟。自己能够跟随一个有前途的主公,对自己以后再兴黄家,有着重大意义。而且,张铭救过他,如果不是张铭,自己已经死了。

  不管是出于以后振兴黄家,还是对张铭救命之恩的感激。黄忠会一直守护在张铭的身边,看着他一步步高升。因为他的高升而高兴,却不会因为对方的贬职而伤心。

  最终张铭的话,让大部分童子是想法得到了证实:“因为我要去彭城任职,我总不能丢你们在这里自己练习。所以,我会在彭城买下一个足够大的宅院,然后再制作一个和后院差不多的环境出来。你们,就和我一起去彭城好了!”

  下一刻,欢呼之声骤起,迅速连成了一片。而张铭也随便说了句,就直接来到了赵若仙的居所。

  或许是第一个月的关系,赵若仙的情绪不太稳定,易发火,也会发愁。简单调教了二十个童女之后,赵若仙是早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抚摸着还没有见长的小腹,俏脸上流露出阵阵温馨与幸福。

  蓦然间,一个身影从门外进来。赵若仙没有抬头,因为这个脚步声她已经刻入骨子里了,怎么都没办法忘记了。

  低声问了句:“你来了?”

  张铭笑了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难道你有仙术不成?”

  赵若仙先醉一笑,每一个动作是那么地自然,却又那么的妩媚。绝色啊!赵若仙年纪是大了点,但一眸一笑,都充满了魅惑。可以直接将张铭的魂,都轻易地勾引走。

  走过去,在后面抱住她,低声说道:“三天后,我要去彭城担任县丞一职,你和我一起去吗?”

  赵若仙先是一愣,然后是一喜,可转念一想,却是无尽的哀伤。

  张铭也挺关心她的,见她的表情不对,问道:“怎么了?”

  赵若仙握住张铭的手,说道:“爱郎,只怕若仙无法跟你去了……你如今还在赵家村,所以我哪怕是进入赵府,最多也就是帮忙调教一下女童,其他的我依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爱郎你要去徐州,那么我如果跟去了,只怕别人就要说闲言闲语了。如果仅仅是坏了我的名声,我也就无所谓了。可万一波及到爱郎你,我岂非过意不去?所以,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我不能去。”

  张铭知道赵若仙的苦衷,自己不能直接娶她是一个很大的遗憾。要不然,随着自己去哪里不行?

  小劝了几句,还是无果之后,张铭说让她在张府担任一个管家的职位,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帮忙看看家。赵若仙表示可以,为自己爱郎看守家业,也是她的幸福。

  而张铭回到房中和赵钰说了这件事之后,赵钰表示也不能去。这让张铭很诧异。不过当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张铭懂了。

  这年头的妇女,也不知道是不是母性泛滥。一旦怀孕,就要小心翼翼地保养身体,一般情况下,甚至都不会出门。为什么?因为路面崎岖,万一将小宝贝颠出来怎么办?

  所以,赵钰在生产之前,也不能随着张铭一起去彭城。不过最后说了句:“彭城距离赵家村,貌似不过五十里而已吧?”

  张铭想想也是,休沐的时候,或者什么时候请假一下,回来看看这两位明的暗的妻子就是了。

  不过今晚,张铭表示要和赵钰一起睡,赵钰却将其推给赵艳和赵冬香两人。最后张铭直接拍板:“我三天后就要出远门了,你就让我好好陪你三天吧!”

  赵钰此刻心里真的很幸福,乖巧地同意了张铭的建议。

  两人和衣而卧,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心里却是被幸福所填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