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匆匆又一月
狂妄之龙2016-11-14 04:584,898

  其他不多说,鲜花有就打赏点吧!

  ……………………………………………………………………分割线………………………………………………………………………………

  下邳赵家家主赵佗的房内,赵佗看到了一份来自赵家村的报告,有点疑虑的念叨了一句:“赵德死了?怀疑是被劫财?凶

  手极有可能是赵家村外的人?而且是凑巧游荡到赵家村附近的?”

  将报告放下来,嘴角微微翘起:“女婿啊!其实是你动手的对吧?前段时间赵德报告,说你给他派了个招揽人才的任务。没想到完成回来,第三天就被发现死在家中?请不要玷污我们的智商好不好?”

  对于赵德这样的家生子仆人,死了就死了,赵佗不会有哪怕一点点心痛。不过是挂了赵家名义的家仆而已,并不是赵家真正的族人。况且如果是真正的族人,只怕张铭也不会敢用吧?

  赵德被张铭分派了一个任务出去,这个赵青已经汇报过了。任务是招揽一个少年,是后来他们回来才知道的。只是任务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德还没有来得及说,就死在了家中。

  不过作为一个老狐狸,赵佗也明白,只怕招募过程中,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害怕招揽的对象发现,然后对自己产生怨恨,所以才对赵德灭口的吧?或许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招募的那个少年,其身份是什么,其实力如何。甚至可能是担心赵德会将过程写下来,留下给赵家威胁他的证据吧!

  不管怎么样,这一手还不错,至少让大家摸不清楚这个少年的背景。其实这样才对,作为一个家主,就要知道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什么东西不能留。要不然,这个家族的命可不长。

  哪家没有龌龊事?暗地里做见不得光的坏事的世家,只怕不在少数。为什么还能活下来,无非是懂得取舍而已。

  好样的!女婿,不由得要再高看你一眼了!

  赵佗微微将情报拿起,放在油灯之上,任由油灯将这块记录了情报的绢布,烧成灰烬。

  而此刻,在赵家村张府。张铭看着眼前单膝跪在他面前的何曼,问道:“后悔吗?”

  何曼摇了摇头,从腰间拿出一块沾了鲜血的绢布,说道:“不忠于张家的大嘴巴,留着太碍事了!”

  张铭拿过来一看,笑了。上面写着的,是任务的整个过程,包括张铭用何种卑鄙的手段,差点害死这个叫做黄忠的少年,最后还假仁假义救了他一命的事情。看情况,估计是要上报给赵家的。

  看到这个绢布,张铭再次意识到,果然不是自家的族人,就是信不过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家的事情,就被这些间谍给上报上去了。

  这也是张铭没有将造纸术、印刷术、曲辕梨之类能够制造的东西‘创造’出来的原因。他不希望前天刚创造,后天就有赵家的人过来商量。然后,不是三七就是四六,将他应该得到的利润,大量的拿走!

  势力啊!我要更多的实力!

  张铭在心中默默呐喊着,却是将绢布放在了灯中,燃油灯火将其燃尽。

  何曼有点诧异,问道:“主公,不留下来吗?这可是要挟赵家的好东西啊!”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我拿出着一块布的同时,对方也会拿出你杀害赵德的证据。这个你不要怀疑,世家有这个能力查得出来!如今我们和赵家联姻,为的就是借助赵家的势力,来发展自己的势力。

  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没必要和赵家翻脸!”

  何曼恍然大悟,低头说道:“听主公的一席话,曼才真的大彻大悟!”

  张铭点了点头,对他说道:“黄忠是个猛将,或许还是天下第一猛将的料。你有机会,好好讨教一番,或许最终成就不如他,但也可以让你的武艺上升到i一个新的水平!”

  何曼点头,诚恳地说道:“属下明白!”

  张铭挥了挥手,说道:“快回去吧!好好练武,有你表现的机会!”

  何曼叩首,然后悄然离开了书房。出了大门,左看右看,确认周围没有任何偷听的宵小,才慢慢回到了后院的练武场,然后找上了黄忠,和他谈笑起来。

  而张铭则是再演算了整件事的过程之后,确认自己没有什么其他首尾留下来的情况下,才走出了书房。第一时间,跑去了赵钰的房间……

  日子过得很滋润,而且赵家貌似也没有就赵德之死做文章,大家友好共处,舒舒服服就到了八月。

  秋天到了,地里面的稻谷也开始成熟了。而酝酿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赵钰的肚子也顺利被张铭种下了一粒实种,就等着时候一到,就可以开花结果了。

  而几乎是同一个时间,赵若仙的肚子也大了。仅仅比赵钰迟了三天左右,只能说为了练功,在赵钰无法奉陪的情况下,张铭那段时间和赵若仙混得太多了。最关键的是,忘记搞防护了。

  这直接导致,张铭的唯一练功对象,只剩下赵冬香一个。在非常明白张铭的能力之后,赵钰主动在婢女之中又选出了一个颇有姿色和身材,名字叫做赵艳的婢女,直接塞入了张铭的房中。

  张铭为了练功,自然没有避忌。纳妾之礼一过,这练功又练上了。

  不过因为这下子知道做防护的关系,不必担心再次中炮了。有了两位美女的滋润,《神功》的修炼进度异常顺利。只是张铭有点担心,毕竟第一层所释放出来的阳气,就非两个女子身上的阴气才能平息。

  那么第二层呢?又或者最后一层呢?张铭不怀疑,最后一层,只怕没有三千佳丽,估计这个澎湃的阳气是没办法平息了。

  没办法,华夏讲究的是中庸。可偏偏他选的,却是一个及其霸道的功法。这个功法仿佛就是一把双面刃,一般情况下是用来砍人的。可如果没有平息过多阳气的足够阴气,那么这把利刃就要回头伤自己了。

  不过,如今一层都没用到,还不比担心那么多。

  张铭,还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其实准确的说,是个嫌麻烦的,太难计算的东西,他就不自觉地信奉‘船到桥头自然直’理论。这也直接导致,他无论是辅佐别人还是自己,都会有先天的不足。

  当然,这个不足,只要身边有足够帮他思考的人存在,那么这个不足就不算不足了。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黄忠融合入这个新家庭非常顺利。在张铭的指导下,也稍微学习了一下其他的书籍,尤其是兵书。张铭单独为他讲解的《韩信兵法》,虽然没有具体的书本,但因为张铭说的很通俗易懂,所以黄忠也一点一点地吸收着。

  作为名将之后,他明白这本书对他的意义。所以他一有空就找个安静的书房,将这本书抄写出来,并且不断熟读,还不断在其中添加阅读理解。

  当然,整个过程是在运用了张铭‘发明’的标点符号的基础上进行的。第一次运用这些符号的时候,黄忠也觉得很新鲜,然后真正用起来,却发现是妙用无穷。蓦然回首,却发现以前读过的书,貌似都有种白读了的感觉。

  所以,他有空就回头将家中藏书翻出来,重新给予注释,然后加以研读。这成了他练武以外最大的兴趣了。

  而武艺方面,他随着全天候的练武,以及伙食的改善,黄忠的刀法开始变得有模有样,和何曼的切磋之中,能够在三十招内打赢何曼。

  不要以为三十招太长了,要知道刀是马战的武器,地面战不能完全发挥大刀的全部威力。而且何曼本身不弱不说,用的还是枪。枪乃百兵之王,地面战虽然也会影响威力,但相对比大刀弱。

  这样的情况下,三十招能够打赢何曼,对于一个十五岁的黄忠而言,已经非常难得了。不过张铭也不是没有在考虑,是不是什么时候托赵家商队,在北方买几匹好一点的战马回来。

  如今新型家具的买卖依然是一本万利,几个月内也为张铭创造了不少的财富。只是因为并不算太难仿造,所以在华夏人民的智慧下,很快各地就出现了仿冒品。只是这些仿冒品还没有镂空和上漆等比较高级的技艺,所以和赵氏商行的比起来,质量差了许多。只是对方卖的便宜,所以一些商人和一些富农,也买得起,间接夺走了大量的市场。

  对此赵佗也问过张铭,张铭的意思是维持原状。他要让赵氏商行的新兴家具,成为一种品牌,一种王公贵族或者地方大族才能买得起用得起的品牌。而不是随便哪里,都能买到的破烂货。

  不过也建议,用便宜的材料制作一批廉价的低级货,抢占一点低端市场也不错。对此赵佗深表赞成,并很快得到了实施。

  八月过了几天,佃户们高高兴兴地将地里的稻子收割了上来,而张铭也适时拿出了简易型的踏板脱粒机。主要部件为木质,关键部位则是铁质。虽然不像后世那种专门的脱粒机那么高速,但在这个年头,脱粒方便了许多。

  在被赵青抱怨了一个多时辰之后,设计图上交到了赵家手中,而张铭则得到了销售利润四成的契约书。

  至于赵家村,则在赵青的个人出资下,制作了三四台脱粒机,两三天就将那么一大堆的稻子和粟米给脱粒了。

  赞美这个机器的同时,称了一下重量,结果不称还好,一称直接吓了赵青一跳!

  粟米的产量按说每亩应该只有一石的收成,在按照张铭的细作法耕种施肥之后,虽然先天做得不太好,但也有一石五的收成,每亩直接上升了一半的产量!

  而稻米呢?要知道这是旱稻!在全程精耕细作的情况下,收获是每亩产量两石之多!虽说大家没有种过这种东西不太了解产量,但了解的赵青,直接高兴地大脑一片空白,呆了二十多分钟才反应过来。

  并宣布,明天开始种稻子!为什么呢?当晚用稻米煮了一次饭给大家吃了之后,大家就知道了。稻米不仅比粟米更香,而且口感更好,最关键的是更容易饱。

  好吧!反正除了张铭这个傻瓜会将收成分给佃户外,赵青麾下的佃户都是标准的长工,东家要种,就种呗!

  而张铭家的佃户,则每亩获得了将近四十五斤的稻子。这是按约定他们所得到的,不必上交给张铭。当然,因为张家建府没有多久,所以需要囤积大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最后是在张铭的出面下,用市场价三十文一斤的价格买下的,平均每亩可以赚取一千三百五十文的五铢钱。

  按照帮忙的人数下分,每一户至少分得一贯是走不掉的。辛苦了不过三个月,一贯钱就到手了,对于这些全年和大地奋斗的佃户而言,简直难以置信。

  沉甸甸的五铢钱拿在手里,他们才发现自己没有做梦。剩下的,自然是对这个东家的感激,当然,也对东家明年是不是还会这样,感到担心。

  最后张铭宣布每年都这样,大家才安心下来,并且发出了由衷的欢呼。而赵青麾下的佃户,已经有了跳槽的欲望。

  这也直接导致赵青追打了张铭好几亩的田地,结果却发现原本是赵家的家生子佃户,一个两个却围在了张铭的面前,要么就是为其说好话,要么就是诚心诚意地维护他。

  蓦然间,赵青仿佛懂了……

  回过头,对自家的佃户宣布,明年他们可以自留一成的收获。虽然比张铭的少,但也让这些佃户高兴不已。只是赵青会不会心痛,这个也是毋庸置疑的。这年头地主的收入主要就是地里的收成,让他们将收成分出去,无疑是在他们身上放血。

  张铭觉得,什么时候应该给赵青上一下经济学课程了。当然,不奢求他一定明白就是了。被小地主主义毒害已经深入骨髓的汉代地主,只怕不会接受什么经济学理论。

  至于下邳赵家,今年的收成也差不多是上升了四成,让那些长老脸蛋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一般。并吩咐,明年按照张铭给的技术,深入耕种。

  田中工作完成之后,张铭带着佃户和分配给佃户的童子们,将地又翻了一次,然后又追了一次肥。丢空一个月后,张铭打算种上一季冬小麦。

  种子自然通过赵氏商行拿到手了,只是这种煮饭很不好吃的东西,一般都是给牲畜吃的,对于为什么张铭要种这个,赵家打算观望一年。明年,看情况会学着种种看。

  耕完地之后,张铭没有让佃户们休息,而是将其组织起来,专门为其介绍了每一个步骤的意义。并且告诉他们:每一行都有一个巅峰,每一行都有一个圣人,种田是你们神圣的职业,也是你们能够站在世界巅峰的凭仗。

  直接指导他们,不断认真看,认真想,将农作物的产量不断提高。这样,某一天蓦然回首,他们会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这个领域的巅峰。

  张铭的话很具备鼓动性,佃户们立刻充满了热情,开始不断回忆和观察田里的一切。而分配给这些佃户的童子,也不在懊恼自己没有被选上。因为他们有了一个奋斗的目标。而且张铭也说了,想要识字的话,有空可以过来后院学习,不过只能是晚上。

  到时候,会让那些学子们兼任一下教师,教育别人的过程,自己也好好复习一下。

  张铭,已经打算让这些混迹在田野之中的童子们,不仅要成为张家的劳动力基础,还要视个人资质,成为张家农学方面的研究者!

  张家,总有一天会在这些童子的奋斗之中,在农学方面超越所有的世家!然后以这个气势,一举成为天下之间最大的世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