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买下小何曼
狂妄之龙2019-11-30 14:014,761

  清晨,张铭神清气爽地在榻上起来,感觉身边一个仿佛小猫咪一般的妻子在香甜地沉睡着,暗道昨晚是不是有点浪了?

  刚起来穿好亵衣没有多久,赵钰就睁开了眼睛,表示要为张铭穿衣。而张铭自然也不愿意忤逆她的好意,只能任由着她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为自己穿抛戴冠。

  自己按说还没有行冠礼,还是一个小孩,不过头上还是在赵钰的帮助下,戴上了一个儒冠,加上一身儒袍,看上去也是一个翩翩儒生了。

  直接看得赵钰赞叹到:“夫君果然是一个俊俏郎君!每次看到夫君,都让钰儿心中暖暖的,很舒服……”

  两人打趣了一番,张铭就走出了房间。今天,他要去彭城买几个孤儿什么的回来,好好调教一番。那些孤儿,将是张家最忠诚的存在。也是张家能传承和发展壮大的关键所在。

  上了车,张铭才觉得舒服一点。如今不过四月初,可这将近午时的阳光,却已经如此的刺眼。

  随着车驾来到了彭城,付了进城费之后,张铭进入到了这个虽然近,但从来没有来过的城市。

  比下邳繁华一些,也难怪,这里是彭城县,也叫郯城县,是徐州的治所。按诸侯国的说法,这里是一方诸侯的国度,能不繁华吗?

  无论是有钱有权阶级的数目,还是商人和进城做买卖的村民的数量,都比下邳多得多,各种商品只要是这个时代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未来没有的这里也有,比如珍禽异兽,比如插着草标光明正大卖身的……

  问了一下车夫,这个车夫是一百个家丁中的一个,不过是赵青给的,主要是他习惯走这附近的路了,不仅驾车很稳,而且也认路。对于张铭这个‘路痴’而言,是有很大帮助的。

  问到:“赵能,你可知道彭城县最大的人市在哪里吗?”

  赵能听了,想了想回答:“如果没变的话,应该在西市,哪里是彭城最大的贫民窟,所以就算有再多的卖身者去到那里,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地方的治安。”

  至于张铭为什么那么问,他没有问,因为他很了解自己是什么身份。也明白眼前这个小子,已经不是几天前和大家说笑打屁的伙伴了。他已经是赵氏族长的女婿,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

  张铭听了赵能的话,说了句:“那么就去西市吧!”然后就做回了车子里面。

  很快,马车就到达了西市,而张铭一下车,才明白赵能口中的‘贫民窟’是什么意思。

  一色的破土坯房,就算是晒出来的衣服,都是补丁一大堆,甚至补丁都没有,完全就是乞丐服的旧货。不过既然晒出来,只怕还是有人穿的。穷到这个地步,张铭不得不感叹自己还好来到了赵家村,并且得到了赵青的赏识。

  要不然,不说那些有房子的,看看那些不管男女赤身裸体躺在路边的吧!他们才是真正最穷最苦的人,一个个骨瘦如柴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去工作赚钱养活自己。

  不过想想也是,这年头人多工作少,这种无产阶级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只能挨饿了。至于那些女人,不是年纪大了就是长得不好,不然只怕家里人都会拿去青楼卖了,换一些食粮回来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张铭不禁念了出来,赵能目光立刻闪出一丝精光,将这句话记了下来。

  没错,他就是一个间谍,赵青安排在张铭身边的间谍。功能只有一个,将张铭发挥才华时候所得,记录下来上报。

  仅此而已,因为张铭已经迎娶了赵钰,已经是自家人了,没必要干涉太多。了解日常,不过是家族对族人,尤其是有才华的族人的一种措施。

  可以随时随地了解族人的成长情况,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人品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这个直接影响到族中对这个族人的培养热情程度。

  而那些乞丐一般的贫民,在看到张铭之后,二话不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纷纷扑了过来,搞得张铭还以为他们要吃了自己一般。

  谁知道他们既没有抢劫,也没有想自己乞讨。而是在一个代表人物的出面向,向张铭问到:“这位郎君,可是要雇人做工?这里的都可以干活,无论是长工短工都可以!只需要两餐饭食,月例可以随意!”

  也是,人都快活不成了,金钱要来干嘛。有东西可以吃饱,这才是最实际了。

  张铭看了看,大部分都是中年,不由得可惜,这些培养起来,只怕也不堪用。年纪摆在这里,只怕刚培养出来,还没有为自己做多久,就挂掉了,那么自己岂不亏了?

  叹息到:“这位老丈(这年头能当代表的年纪都比较大),本人这次是想要来买一些孤儿或者幼儿,回家中好好调教一番,将来充当家丁家仆使用的。”

  老丈听了,有点惋惜,挥手驱散了来围观的人群,然后留下了符合条件的家庭。并指着他们,说道:“他们这些苦命的孩子,明明家里都那么穷了,还要不断的生。这里的,大部分家里都有三个儿子以上,可以活活拖垮他们一家,所以,如果郎君需要,可以选择一二回去培养便是。当然,若有点银钱,则最好!”

  这些家庭已经将自己的儿女都拉了过来,女孩之中有几个姿色还不错的,只怕是不舍得卖到青楼,所以打算挑一个大家卖去,如果日后能被宠幸成为小妾,也算是人生的进步了。

  男孩一个两个明显营养不良,骨瘦如柴的,或许是因为是男孩,所以吃得比较少。不过也因为这样,这个时代孩子的夭折率很高,可活下来的意志都很坚韧。

  张铭回头,叫了赵能一声:“赵能,我们这次带了多少钱出来?”

  赵能想了想,说道:“东家,一共带了二百多贯出来!”

  张铭点了点头,说道:“选八十个男童和二十个女童,每选一个给这户人家一贯钱!你帮我挑一下!”

  赵能点头应是,将车上的钱箱搬了下来,然后放在前面。那些家长将儿女带了过去,任由赵能挑选,仿佛这是一种买卖,卖的却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一般。

  其实谁都懂,这些子女太多了,养在身边会拖垮一家的。而跟了一个好东家,虽然没有了自由,但至少能获得舒服一些,而且运气好的话,还能有点银钱寄回来补贴家用。

  比如女子,万一成为了小妾,一家人自然鸡犬升天,在女儿的帮衬下,多少获得比现在滋润许多。虽然这个时代的妾侍地位非常的低下,但有了儿女的妾侍,地位还是蛮高的。

  张铭看着这些家庭有条不紊地给赵能挑选,而赵能也识趣,挑选的无一不是精品,体格和长相都不错,也符合自己的审美观。心中大定,抬头却是发现一个角落,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在那里挥舞着拳头,仿佛是在练习武术一般。

  好奇为什么他没有过来,于是问了一下代表:“那个孩子是?”

  代表一看,恍然,回答:“那孩子的父亲,原本是徐州精锐丹阳兵里的小兵,后来在几次剿匪的过程中,积功荣升伍长,却因为纠纷打死了一个曹家低级族人,被百人将的曹家族人设计害死了。这小子就这样带着娘亲来到了这个地方居住了下来,每天一个人干两个成年人的活,以此养家。有空就像这样,不断锻炼拳脚,或许打算有一天为父报仇?也有可能是打算做他爹一样强大的士兵,甚至将军!”

  张铭惊讶,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如此懂事,而且有如此强大的报复!于是询问代表:“这孩子叫什么?”

  代表笑道:“这小子姓何,单名一个曼字!”

  何曼?截天夜叉何曼?黄巾渠帅啊!不会是偶然吧?这个老兄也算一个猛人,和出道不久的曹洪对攻几十个回合都不输,最后死在了曹洪的拖刀计下。

  虽说当时的曹洪,因为出道不久战斗力可能不高,但也算是曹家拿得出的猛将了,能和他打几十个回合都不输的,战斗力也算不一般。至于死于拖刀计下,只能说他空有武力,却没有头脑。

  看看这个挥舞着拳头的少年,张铭恍然。没有父亲教导,不是出身世家的孩子,智商谈何能够达到很高的地步?不过如果自己好好培养,让他有头脑又又有武力,那么也许也可以是一员猛将,甚至是一个名将也说不定。

  而且,作为三国有名(有名字,而不是出名)的人而言,现阶段何曼是最容易被收服的。至于其他猛人,张铭自认还没有资本和条件收服他们。

  于是来到何曼面前,问道:“小弟,你娘亲呢?”

  何曼没有停止练武,但还是礼貌地回答了张铭的话:“家母身体不好,一直养病!”

  难怪要做两个成年人的工作了,只怕除了生活所需,还有药费吧?不由得,张铭对何曼又高看了几眼,至少,眼前的是一个孝子。不过只要是孝子,就有收服的方法了。

  笑了笑,说到:“小弟,我是彭城外五十里赵家村的里胥,叫做张铭。我刚刚落户赵家村不久,需要招募一些家丁家仆什么的。你虽然武力或许对正式的成年男子而言不算什么,但也有这个潜力。我是看上你了,怎么样?愿意和我回赵家村吗?”

  不等对方说什么,直接抛下了一个他难以拒绝的条件:“只要你答应,你母亲自然随你去赵家村居住。而且你母亲的药费,我全包了!而且,你在张府的地位,在成年后视情况比一般家丁高一些,如何?”

  何曼终于是停止了练武,看了看张铭,发现对方不过十五六岁而已。自己却也有十二三岁,比自己不过大了两三岁。

  没想到啊,他已经是里胥了,而自己买药钱都紧巴巴的。

  难道他是一个大家族的子弟?不,他说了,他姓张,而赵家村赵家人自然是姓赵的。他是外来者,但也说不准是外来的世家子弟。

  或许,何曼对世家子弟没什么好感。但张铭没有任何世家架子的亲切,以及那真诚的眼神,最关键的还是许诺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

  谨慎问了句:“为什么那么看重我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张铭笑道:“我看重你的决心,看重你的魄力,也看重你的潜力!你不要以为去到我那里就是享福,我会不断调教你,训练你,让你成为我的利刃!为我阻止一切恶人的入侵!”

  何曼点了点头,暗道这样才对。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样才是最合道理的。只是,对方凭什么认为自己日后必然可以一用?是出自对自己训练方法的自信,还是有什么异术可以看见自己的未来?

  不管怎么样,何曼已然下了决心,跪下给张铭磕头,说道:“自此!曼这身躯,全交给郎君处置。但愿郎君,不要违背刚才立下的条件!”

  张铭将他扶了起来,说道:“放心,君子自然要言而有信!”

  何曼笑了笑,说道:“这年头,伪君子太多了!”

  张铭觉得好笑,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这般见识。指了指自己,问道:“那么你看我如何?”

  何曼摇了摇头,说道:“看不出来,伪君子三个字又没写你脸上,我一个粗人怎么看得出?”

  张铭笑了笑,说道:“也是!好了,回去招呼一下母亲,收拾一下家当。另外这个房子要卖就卖,不卖就交给什么朋友帮忙看管一下,我们准备走了!”

  何曼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房子是我们何家的老宅,也是我父亲的发源之地,成长之地,故此是不能出卖的!”走到代表那里,说了几句话,然后径直走回了房中。

  大半个小时之后,搀扶着一个病弱的妇女走了出来。这个妇女年纪大概在三十多岁左右,只可惜常年的艰苦,让她的外表看起来起码超过了四十岁。

  和徐若仙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啊!张铭不禁感慨。

  对赵能说了句,拿了十贯铜钱交给了何曼,然后约定回村之后签订卖身契,然后何曼将铜钱放入了包裹,背在了背后,直接进入了角色。

  此刻的他仿佛是刚刚就随着张铭出来的护卫一般,守在赵能旁,左右环视,仿佛任何一个人都是贼,会将钱箱拿走一般。

  张铭笑了笑,走了过去,吩咐道:“先别在这里守卫了,帮忙雇几辆车来,装一下那些少女和你娘亲!”

  说完又丢了十贯钱给他,可他却数了一贯钱出来,其他的放回了钱箱,边走边说:“雇车,一贯钱就可以了!”

  张铭不得不感叹,这小子,难道不知道贪污剩下的银钱吗?不过想想也是,如果第一天就贪污了,那么只怕直接对他也就不信任了。谁会用一个光顾着给自己争取利益,却损害主家利益的家仆?

  一切完事装车走人,路上,张铭将他想问却没有勇气说的问题问了赵能:“为什么我们刚到的时候,没有出现一窝蜂将我们抢劫,或者向我们乞讨的事情发生?”

  赵能有点诧异,却很快有点凄凉地回答:“若非实在活不下去,或者身体有残缺,又谁会做那种勾当?咱们老百姓啊,虽然可能卑贱了点,邋遢了点,但还是有尊严和骨气的!”

  是啊,骨气和尊严,没有了这个,华夏也不是华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