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悲催的逆推
狂妄之龙2015-12-21 12:313,277

  没有娱乐的日子,或许很慢,但很多情况下也是很快就过去了。这和时间流逝没有关系,心态问题而已。

  转眼就到了迎亲的日子,也就是这一天,张铭才知道什么叫做豪门风范。

  亲爱的赵钰自然是坐在马车上,而后面却跟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

  前面十辆车上面的都是她的嫁妆,有金银首饰也有赵家村周围的地契,另外也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日用品。

  车子后面跟着的是一百多个壮汉和五十个年轻女子,这是张府的家丁和丫鬟,清一色都是赵家的家生子,也就是赵氏家族家仆的子女。他(她)们这种终身卖身契的家仆子女,生出来也会成为家主的奴仆。

  这年头,外来的人用起来都不安全,怎么样都不比自己人心安一些。

  这一百家丁前面半年的月例和开销是由赵家负责,后面才由张铭负责。这样做是因为张铭如今是孜然一身,半点家底都没有,别说养活这一百五十个下人了,就是自己只怕都养不活。

  不过太师椅制作成功之后,经过赵佗和相关长老的有意宣传,太师椅这种新奇家具已经小范围地在几个世家大族之中流传开来,订单也下了。而赵佗也狠心,价格是工本费是五十倍之高。

  不过不得不说这年头的人虽然没有专门的学过经济学和营销学,但生意头脑还是有的。太师椅本来一天可以制作二十多张,可在赵佗的限制下,一天只做一张,花纹用金箔银箔装饰,显得高贵典雅。

  而买得起的,自然不会在乎那么点钱,于是可以说十来天的时间,就卖出的太师椅,就抵了赵家商队一个月的利润,甚至还多了一点。

  暴利啊!没有人争抢的自然是暴利!赵家在感慨的同时,也没有忘记找上张铭,表示将利润分给张铭三成。谁都知道,张铭给出的这个图纸,其意义绝对不仅仅是聘礼,也是张赵两家合作的契机。

  想要得到更大的收益,放长线钓大鱼才对!那些不懂进退的小气家族,往往没有能够传承到三代之后的。就算能传承,也是过得紧巴巴的。

  果然,张铭得知对方分给自己三成利润之后,果断拿出了五六种新型家具的制作工艺,里面包含了桌子、椅子、折凳等五六种从没见过的家具制作手艺。

  不过有一个条件,收益他要四成。对此,赵家自然应允。

  此外,张铭还和对方聊了一下营销的相关手段,听得赵佗一愣一愣的,暗道这小子陶朱学居然也懂,而且简直就是精通了啊!(陶朱公就是范蠡,越王勾践回归越国之后,致仕回乡当商人,号陶朱公。是后人尊称的‘商圣’,也是儒商的创始人。)

  而依靠这些新家具的利润,张铭的家底就可以慢慢积累了,只需半年,不说这一百五十多个下人,就算翻两番,这个消耗也不算什么了。

  下邳毕竟距离彭城赵家村远,走了大半天的路,差不多晚上五六点才到了目的地。

  赵青这个作为临时长辈的替补,已经帮忙准备好了新房和宴席,等待着新郎和新娘的到来。

  在赵家村一片欢呼声之中,张铭背着新娘走进了宅门,在相关人员的牵引下,来到了大堂。

  赵青此刻是牛B哄哄地坐在大堂之上,而赵佗则是摇了摇头,坐在赵青的旁边。可以说,整个婚礼现场,除了赵家人,可以说就只有张铭一个是外人了。

  这不禁让张铭在心中感慨:父母啊!原谅儿子吧!我还在原来的时空的时候,也没有让你们看到儿子娶媳妇的一天。如今儿子娶媳妇了,却没办法让你们二老前来享受,儿子不孝啊!

  在司仪的招唤下,新人走到了二老的面前,在司仪的带领下,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此刻,赵青完全入戏,仿佛一个老父看到自己儿子娶媳妇了一般高兴与欣慰,让张铭彻底的无语了。

  最后夫妻对拜后,赵钰被陪嫁的丫鬟,当然自然不是赵灵儿,她还不懂这些,这个带赵钰回洞房的是赵家安排的另外一个丫鬟,也是自小培养给赵钰的贴身丫鬟,叫做赵冬香。

  冬香之上,还有春、夏、秋三香。自从第三个儿子出生的时候,给他的贴身丫鬟叫做春香,于是顺理成章地第四个儿子的贴身丫鬟就叫做夏香。而赵钰是第六个孩子,所以贴身丫鬟的名字自然就是冬香了。

  冬香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女,长得不算美,但很甜,也很可爱。皮肤保养很好,水灵水灵的,身材也算是前凸后挺,这个有料的美人。而她既然是一个陪嫁丫鬟,那么只要张铭想要,那么她也可以是张铭未来的小妾。

  其实不论是她还是其他张府的丫鬟,只需要张铭想要,都可以抬举身份。然后再有个儿子或者女儿,当然儿子最好,那么自己的地位就牢固了。

  新娘被丫鬟送回房里了,那么剩下的自然是男人时间。

  酒席已开,张铭这个新郎官自然受到客人们的狂轰滥炸。而因为没有张家族人为其挡酒的关系,所以张铭不得不只身面对这浩浩荡荡的敬酒大军的袭击。

  这也是赵佗的忽略,忘记张家没有族人,要不然也会安排几个家丁帮忙挡酒。要不然一个醉醺醺的新郎,别说洞房了,直接在大厅就醉过去了。

  还好,反应快,到了度数就制止了赵家人的灌酒,让家丁将张铭扶进去。不过,貌似也有点晚了,张铭的脚步已经很虚了。

  这年头的酒基本上没什么度数谁都知道,可架不住拼命的灌啊!而且张铭穿越之前也没有喝过酒,这具身体貌似也没有喝酒的经历,承受能力自然很弱。

  况且,他也知道自己今晚只能和新娘同睡一床,却不能有进一步的动作。于是下意识也希望喝醉,因为这样昏沉沉的就过去了,也不必心痒难耐却没办法实施行动。

  被送进新房之中,看着蜜蜡烛光下的可人,晃着脚步走了过去,将她的头巾掀了起来。

  经过化妆的赵钰,虽然变化不大,但却因为脸上的妆给她添加了许多成熟的气质,原本的顽皮女已经不见,在张铭面前的,就是一个温柔驯服的娇妻。

  张铭醉眼朦胧地看着赵钰,而赵钰也看着张铭。自己的夫君今天依然很俊,只是喝醉了的他,给人的感觉不太好,主要还是那股酒的味道太难闻了。

  于是起身,温柔地说:“妾身且为夫君洗漱一番。”然后低头,在床边的脸盆上边,取下毛巾,为张铭擦拭脸蛋。

  张铭笑了笑,说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但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尔!”

  说完身子一颠,却是真的站不住了,直接跌到在床上,睡了过去。

  而最后的一句,让赵钰脸红不已,心里暖暖的,甜甜的。暗道:嫁给他,也不错……

  不过之后反应过来,立刻扑了过去,查看一下张铭怎么样了。

  还好,是睡过去而已,没什么问题。

  将他扶上床,除去外衣,然后将自己的外衣首饰去掉,并且卸了妆,这才意识到,问题大了!

  作为一个家族女子,虽然不至于会受到特别的教育,但怎么说都会在临嫁前,家中长辈,主要是母亲,会找她谈谈话,述说一些床第之间的事情,并告诉她一些要注意的情况。

  看着母亲给她的那些Y秽的图画,以及让人害羞的话题,她是听得脸蛋发红发烫,可作为一个好奇宝宝,却是完全听了进去,并且在心中加以理解。

  于是,在出嫁前,她以及预习完毕了,等待着丈夫的‘临幸’。

  那么,现在问题就是,作为一个已经昏过去的丈夫,要怎么‘临幸’自己啊?而进入洞房的第一天,自己就没有接受丈夫的‘临幸’,这样以后的日子只怕会有不少的遗憾,夫妻之间只怕也会有难以弥补的裂痕吧?

  她还不知道,赵佗和张铭有三年之约,而张铭也没有来得及和赵钰说。于是,大错即将铸成……

  赵钰这个新婚小妻子,慢慢为张铭除去最后一件衣物,在心跳三倍加速的情况下,学着以前看过的图片,对张铭进行挑逗。

  而张铭这个两世童男,本来就非常的敏感,被赵钰那么一挑逗,身体自然而然产生了本能反应。

  而赵钰也非常不客气地,跨了上去,狠狠地坐下来……

  新房之中,很快传来了一声尖叫,然后在十分钟后,传出了阵阵的春吟。

  夜,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当张铭确认自己没有做梦之后,懊恼自己被QJ了,被逆推了!而且还是被MJ了!

  对方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

  而看着眼前带着一丝丝泪光,侧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小女孩,张铭感到无语,却是只能好好地用手擦了擦赵钰那已经干了的泪水,低声说了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后继续睡了过去。

  刚睡下不久,赵钰眼睛猛地一睁,抬头来到张铭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然后揽着张铭的手,继续睡了过去。

  或许两人都知道对方没有完全睡着,不过此刻却是谁也没有揭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