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清晨的温馨
狂妄之龙2019-11-30 14:003,809

  当赵钰在梦中再次醒来之后,却发现张铭已经不在自己身边。心中不免有点失落,不过看看窗外,阳光早就照入了房内,只怕已经到了正午时分。于是心中已然释怀,男人嘛,天都那么亮了也该出去做事了。

  嫁给他之前这个时候,自己在干什么?之前来赵家村的时候,这个时候正好和赵家灵儿在玩耍吧?然后到了午后,夫君醒了的时候,找他讲故事。那日子,比以前在家里快乐了许多。

  而如今,那个会讲故事会哄女孩子的男子,已然是自己的夫君了。而且昨晚……

  想到这里,赵钰不禁又有点脸蛋火辣辣的感觉,不过想起张铭上床前和起床后说过的那句话,心中还又是暖洋洋的。

  隐隐约约间,她听到了旁边不远处有琴弦拨弄的声音,好奇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却是一丝不挂,洁白的酮体是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害羞地将被单卷住自己的娇躯,看着床单上点点梅花,暗道:夫君,钰儿已经将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你了。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叫声:“钰儿,你醒了?”

  抬头一看,却是那张熟悉的温柔的脸庞。高兴地应了句:“夫君,你什么时候起来的?也不叫妾身一声,也好让妾身为你穿衣……”

  心中暗喜:他没有自己离开,而是就陪伴在我身边。

  而张铭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你昨晚初经人事,身体不堪折磨,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叫婢女来做就可以了……”

  赵钰有点不高兴,嘟着嘴说道:“夫君,不要这样摸妾身的脑袋,感觉怪怪的……”已经是夫妻了,而不是之前那种大哥哥小妹妹的身份了。

  张铭挠了挠鼻子,尴尬地说道:“哦,是吗?那么我以后会注意的!”

  赵钰对张铭这番认真的表情感到很好笑,不过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夫君,刚才好像见你在拨弄琴弦?听声音好像隐隐组成一首歌曲的样子。”

  张铭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刚醒,看到房间角落有一张琴,所以试着拨弄一下,弹着弹着就成一首曲子了。所以,我顺便将歌词也填了进去……”

  赵钰惊喜,完全不顾自己如今一丝不挂的身体,已经两脚间传来的阵阵疼痛,骤然而起,兴奋地说:“那琴是钰儿的,自小娘亲就教导钰儿弹琴,说一个大家女儿,必须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行。只可惜钰儿愚钝,那么久之精通琴艺而已……

  不知道夫君刚才弹奏的是什么曲子,钰儿觉得很悦耳呢!而且听夫君说居然已经填词,钰儿不得不感叹夫君的多才啊!”

  起身,双手环抱在张铭的臂间,央求道:“夫君,给钰儿再弹一次,可以吗?”

  张铭低头一看,却是才注意这位小妞满早熟的,身体各方面发育都很好,虽然略显生涩,但已经趋向于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了,要不是长得矮了点,还真以为她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而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女童了。

  心中却是感叹:也不知道世家女是不是都有专门的催熟方法,让这样的女童十二岁就有十六七岁的身体。想想也是,这年头十二三岁结婚的比比皆是,真是正常情况,只怕房事之后废掉的女孩不在少数啊!

  而且那么娇小的身体再在一年后经历生育的痛苦,只怕难产的例子不在少数喽!不过这样也好,昨晚的事情,看来不会对她有太大的伤害了。

  心中微微安定,笑着对她说道:“弹一曲自然是没问题,只是娘子要用这般模样倾听吗?”

  赵钰才想起来自己是什么情况,二话不说拿起亵衣三两下穿了起来。整理一下有点杂乱的心绪,然后才一点一点地将外套穿了起来。

  很快,一个可爱迷人,童真之中不缺成熟妩媚的赵钰,又出现在了张铭的面前。让张铭不禁感叹:难怪那么多萝莉控,年幼和成熟的双重形态的并存,无疑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诱惑。

  在赵钰的催促下,张铭来到琴边,轻轻弹了几下,找准了感觉之后,将前一世上音乐课,多次下课后请教音乐老师,并且一次次练习掌握的曲子‘一生有你’弹奏了出来。

  以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你能否感受我的爱

  等到老去的一天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看那些誓言谎言

  随往事慢慢飘散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music

  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

  是否有一种精致还留在心田

  喔哦~~~~~~

  本来这首歌是用吉他弹奏的,但古琴弹奏也不是不可能,况且张铭也练习过无数次,不仅仅是出于泡妞的需要,而是他本人也非常喜欢这首歌。

  至于赵钰喜不喜欢,这不用说了,看到她那听完之后已经满是泪水的脸庞,就知道她的心思了。

  弹完,张铭笑了笑,说道:“如何?”

  还没有等赵钰说什么,外面传来了鼓掌的声音,并称赞道:“好歌好曲!没想到张郎君居然如此大才!这首歌,虽然旋律和乐府歌有很大的不同,但旋律之优美、歌词之感人却是乐府歌无法比拟的。

  话说,我可以进来吗?”

  不用想,能这样是无忌惮的,只能是张铭的‘长辈’,村中里长的赵青了。

  张铭朝着赵钰摊了摊手,而赵钰也表示理解。之后,张铭站了起来,说道:“不用打扰,我这就出去!”

  开了门,看到赵青贼兮兮地看着自己,张铭有点被看的不好意思,笑骂道:“遇见什么了?一副做贼得手的表情!”

  赵青笑了笑,说道:“我只是在高兴,那个三年之约,还没有履行就结束了……”

  张铭自然知道对方是在调笑自己,不过被他那么一说,自己也是脸蛋红彤彤的,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本来是打算履行的……谁知道……”

  赵青止住了张铭的说话,说道:“明白,这只能说是族兄对钰儿教育地不太完善的关系。不过,这样不好吗?省得你们朝夕相处,却不能行人伦之事!”

  张铭木然地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什么,说道:“你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难道昨晚你们……”

  赵青显然知道自己言多必失,于是立刻拉人下水:“是族兄他不放心自己的女儿,所以拉我过来看看,若有什么也能照应一二……”

  张铭立刻给他一个中指,在对方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情况下,说道:“别随便拉岳父下水,像这样听人墙角的勾当,想来也只有你才会做的出来!”

  赵青无语,因为张铭虽然和他相处时间不长,但好像太了解自己的为人了。于是立刻将话题扯到了一边:“说起来,族兄在前堂等候多时了,不过去拜见一下?怎么说,都是你岳父不是?”

  张铭这才意识到,自己丢那个老人家在一边,今早都还没有给他奉茶来着。而很快,屋内也传来了赵钰的声音:“夫君且等妾身一会,妾身和你一起出去!”

  这个时代有没有奉茶不知道,但岳父母和父母在的情况下,第二天自然要去请安,这是规矩,也是对老人的尊敬。这个年头,扯上‘孝’字,不由得不让人慎重对待。

  不过话说回来,听墙角这个习惯,难道还是赵家的传统不成?

  一会,在张铭的扶持下,赵钰步伐明显变形地一点一点挪向了大堂。赵佗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其实看他那神清气爽,却是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只怕也是刚坐下不久而已。

  又一个听墙角的……

  赵钰和张铭走向赵佗,按礼节给赵佗请安,然后赵佗好生夸奖了两人一番。并在赵青这个多事鬼的掺合下,让赵佗知道了张铭为赵钰‘创作’歌曲的事情,于是要求张铭再弹一遍让他听听,而张铭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又命人拿出了古琴,当着大家的面弹唱了一次。

  结果自然是称赞之声连绵不断,就连赵青也在赞美赵佗找到一个好女婿,夸得赵佗是得意洋洋的,而赵钰直接脸蛋红得想要埋入张铭的怀里去了。

  简单聊了几句家常之后,赵佗一个暗示,赵钰识趣地返回了内屋。赵青也示意了一下张铭,张铭识趣地屏蔽了左右,大堂之内,只有赵青、赵佗和张铭三人,当然,只要外面没有听墙角的存在的话。

  三人就几个新家具的构造谈论了一番,最终确立了新型家具走高中端路线的决策。

  高端的自然是制作精美,用料高级的好货,每天就每种三张,多一个都没有,走后门都不行。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利益最大化?

  中端的材质和装饰自然不太好,但也算是美观大方,不多,一天每种二十张,高端的想要买可以,但丢身份。没有那么多钱却也算是家中富余的,可以选择买一些回去充充门面。

  当然,剩下的自然要作为礼物,打通各方关节,能够让赵家人多几个当官的,对新型家具的销售有很大的好处。

  张铭此刻更是感叹,张家,是要好好增加点人手了。要不然以后总是在这方面吃亏,万一赵氏出现了什么变故和自己闹翻了,自己只怕也就完了。

  家中的家丁卖身契都在自己手上,这是赵家为了让这些家丁完全成为自己的人,也为了不让自己误会才那么做的。但毕竟都是他们赵家的家生子,父母都在赵家任职,藕断丝连之下,焉有不帮赵家的?

  想想家中还有不少钱财,虽然大部分都是嫁妆,但很快就会有家具销售收入分成,预先拿出点来使用也无妨。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在下邳看到的卖身儿童们,觉得不妨买下一些,回来慢慢调教也不错。

  一行人商量了一下,下午赵佗就在张铭等人的欢送下,返回了下邳。而赵青也有自己的事情忙,也就回去了。至于张府的事情,家中的大妇赵钰在赵家送来的管家赵大的帮助下,正学习处理着。

  而张铭,则回去好好查看各方面的收入和支出,点算一下赵钰嫁妆的数额,这种账房的工作,自己做是最好的,即稳妥心安,又迅速。不到六七点,就将所有的东西点算完毕,暗暗惊讶嫁妆之丰厚,也叹息这年头贫富差异怎么就那么大捏?

  与赵钰共进晚餐,然后甜蜜地回到闺房。因为有了第一次,张铭也不再顾忌,今晚打算好好在赵钰身上,找回昨日洞房没有享受到的快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