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聘礼逾万金
狂妄之龙2015-12-21 12:314,953

  第一次,张铭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利益化了一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或许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远远不足,只因为自己地位太低,需要找一个联盟的对手,就要用她未来的幸福作为代价。

  可自己能拒绝吗?作为一个家族都不知道有没有的穿越者,张铭只要离开赵氏的庇护,不说能不能自力更生,先是外面层出不尽的野兽、随便一个地方都会有的山贼土匪,自己要不是葬身兽腹,就是被裹挟成为一个土匪小兵,结果不是浑浑噩噩过日子,就是被剿灭。

  自己不是一个博士生,不是异能人,更不是一个特种兵。没有祖传的兵法武术,没有非常强壮的体格,完全就是一个三废型的伪宅男。

  而且就算活着来到大城市了怎么办?一个酒方或许可以让你赚大钱,可也会引起别人的窥视。

  人生地不熟的,你甚至不知道招收进来的护院里面,有没有那些世家大族派来的间谍。甚至家中奴仆管家,也有可能会在半夜用一把匕首放在你脖子上,让你将秘方说出来。而说出来,却会立刻被杀,因为利益只要一家拥有就足够了。

  势力!想要在这个世界获得有滋有味,必须有足够的身份,有足够的实力。要不然,只能和一般百姓一样,浑浑噩噩度日子。或许曹操成军之后,那个不计出身的招贤榜或许可以让自己地位提高,但和那些沉浸在政治和计谋的怪物比起来,自己这个要头脑不算聪明,要算计却有点政治白痴的垃圾,嗯,用这两个字形容反而特别的贴切。

  自己这样的垃圾,混来混去,只怕也就是一个县令的命了。然后,其他家族想要让家族子弟取而代之,让你‘意外’身亡或者提前致仕的手段可以说的层出不断。而退下来了呢?你又是一无所有。

  运气惨点,流窜了一个盗匪,或者其他势力来攻,县令这种小人物要么投降要么被杀,不是直臣的自己几乎没有保证生命的可能。其他势力也不会因为你只是一个小县令,就不杀你。

  所以,作为一个不甘寂寞的穿越者,张铭必须承认自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乱世即将到来,或称霸,或辅佐一方势力,只有这两种可能。

  不管是哪个,他首先要做到资本的积累,这对他以后不管是争霸还是辅佐别人,都会是很大的筹码。

  于是又回到了原点,势力从何而来?

  联姻!和世家联姻,以获得世家的同盟!这是张铭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也是他在实施的方法!

  虽然对赵钰这个小萝莉有点残忍,但张铭自然顾不得那么多。这个时代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的还是少数,三国时期张铭知道的就一个孙尚香,还是因为天没亮就死了爹和长兄,二兄又不理,没人教导的情况下被惯出来的。

  其他绝大部分的女人,对自己嫁的是什么男人无所谓,最重要的还是父母的意思。而女子在嫁了人之后,自然而然地会全心全意为夫家着想,只不过会在有空或者有条件的情况下,照顾一下娘家。

  当然,如果当初嫁给夫家的原因就是为了对方的势力,那么女子出嫁后,自然会百般为自己的家族谋取最大的利益。不过这也不是家族教出来,而是自然领悟的。

  因为势力大的男人永远不缺女人,你不抢别人会抢。没必要当一个乖乖女,让别人的娘家得了好处,自己却在回娘家的时候,遭娘家人的白眼。

  张铭不是一个有势力的,相反,他还要借助赵氏的势力。所以在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赵钰在嫁给他后,会自然而然地全身心为他着想,甚至为了他拉下脸来将娘家的东西给带回张家来。

  张铭最后只能不断麻痹自己,自我安慰以后一定要稍微对这个小萝莉好一些,宠爱多一些。在自我暗示与安慰了一番之后,张铭很快就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开始进行每一天的讲故事。

  心中最后给自己开解:正式洞房不是三年后嘛!那个时候赵钰都十六岁了,前世已经算成年了!而且三年时间,足够让自己累积足够多的资本,三年后赵钰和自己感情不和,那么和离便是了。

  自张铭和赵钰的婚事定下来后,赵家这个庞然大物开始运转了起来。按规矩进行了问名之后,选定下月初一进行纳吉里面的过大礼。而张铭,则在找赵青要了几块绢布之后,走进了书房。

  据偶然经过的家仆所言,张铭在里面写写画画着一些什么东西。这让赵青和知道消息的赵佗很好奇,这个张铭能拿出什么东西下聘。

  唯一抱怨的就是两个小屁孩,一整天张铭都不陪她们,没有了故事听心中自然不爽。但所幸两人年纪相差不算太大,而且一起听了几天的故事。甚至赵钰还听说眼前这个小女孩是自己的陪嫁侍女,自然有搞好关系的打算。

  什么是陪嫁侍女,自然以后要给夫家当小妾的,也就是自己的小妹了。打好关系,也可以让以后内宅少点乱子。最好,可以树立自己的大姐地位就最好了。

  日子过得很快,张铭每天几乎都是指导佃户处理好自己的那一亩田地,有空就去找赵氏聊天,为其做一点力所能及的琐事,然后在对方不断感谢他的时候,回一句;“一粥之恩永世相报!”,说明自己做这些事的原因。

  他的行为自然给大家看在眼里,一开始不少人说他是垂涎赵氏的美色,打算趁机讨好。可一天天下来,大家无语了,最后只能赞一句:“张郎君果然重义!”

  至于为什么说垂涎赵氏的美色,这也是有所依据的。

  赵氏十四岁就加入了赵家,原名姓徐,叫徐若仙。出嫁之后,对外自然是赵徐氏,只是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叫惯了,就简化成赵氏了。

  赵氏是加入赵家后第二年,诞下的赵灵儿。如今也不过二十三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而且其本人长得和她的名字一样,长得水嫩而带着妩媚,端庄中不失妖艳,完全就是一个极品人妻。

  看到这里,应该知道为什么这位可人儿,一般很少出门了吧?大概也可以想到,赵忠为什么会被陷害,成了一个宦官吧?

  红颜祸水,其实就是那么一个意思。只是,苦了一个可人儿。

  哪怕如今,赵若仙她每次出门帮张铭收集夜香,也是蒙了一个面纱才出门。可就是这样,也掩盖不了她的绝色。而一个两个大老爷们,对张铭舍得让这么一个绝色收集夜香,也感到极大的不满。

  可家里黄脸婆或者自己的生活都还没有着落,哪有空帮张铭收集这种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的东西?赵家村本来就就比较缺人,本来就女多男少,自然分不足多余的劳动力去做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事情。

  张铭在帮赵氏处理好那些小事之后,就会趁着午休好好休息一番,午休地址自然是山丘的长石之上。这里有树荫,徐徐山风吹来,在这里午休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午后,就会给几个小屁孩讲讲故事,重点照顾赵灵儿和赵钰。间或就去田里看看稻子的生长情况,心中对赵家村以前都不会种这个好东西感到气愤。

  以前种的,都是粟米,也就是小米,随便播撒在田里,仿佛野草一样任由其自然生长,最多浇浇水,除除虫什么的。收获低不说,口感也不合适张铭。自从知道赵青在南方带回一些稻种之后,自告奋勇要种这个东西,并要了一亩地试种。

  也就是眼前这一亩试种田了,这里承载着张铭的梦想。

  时间悄然来到了初一,张铭随着赵青来到了下邳,在下车之后,念叨了几句交通的不便,然后在赵青的带领下,一步一步朝着赵府走了过去。

  顺便看看这个古代的城市:青石铺设的街道,六米高的城墙,外观就是这样了。里面的楼房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的夯土房,有点资本的则用青砖作为建筑材料。

  大部分的居民,穿的都是粗布麻衣,有点条件则穿锦布,当然只能大概看出是锦布。至于一些骑着马车在眼前经过的,可以看出身上穿的是绢布或者丝绸之类的高级布料。

  路边小贩沿街叫卖着,有打了鱼来卖的,有卖柴的,有卖山货或者野味的。而最让张铭感到这个时代最大无奈的,则是插了草标卖身的……

  几个小屁孩,年纪也就是在十来岁左右,也有几个二三十岁的,估计是有了什么变故,不得不出卖自己来换取活下去的条件吧?

  赵青见张铭盯着那几个插了草标的小儿看了一会,笑道:“这些小儿干不了活,最多就是在家里帮忙做点端茶倒水的活计。可偏偏一个两个长得不太雅观,卖相不行,所以只怕也不会有什么人愿意买才对。

  说实在的,长得不错的,只怕天没亮就被挑走了!”

  张铭想想也是,心中带着一丝丝的惋惜,随着赵青继续走了去。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赵府,赵青递了名刺之后,很快管家就出来,招待两人走了进去。

  张铭进来的时候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不必宋朝时期的园林型大宅要豪华,但比起赵青那个农舍,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赵青那个宅院在当时也算是大门大户才住得起的大房子了,只可惜和眼前这个比起来,就显得垃圾了许多。也不怪张铭用的那个‘农舍’比喻了。

  走进大厅,赵佗就在大厅主位,见两人起来,招呼两人在两侧坐下,然后吩咐下人上茶。

  聊了一会,赵青这个‘东家’(自决定结亲,赵青和张铭已经不是雇佣关系,其实一开始,赵青也没有要张铭签订任何卖身契。)作为张铭的替补长辈,出面向赵佗表示张铭对其女儿赵钰的爱慕之意。

  随后,示意张铭取出聘礼。说实在的,初见那几张绢布上的图案时,赵青也十分惊讶,知道这些绢布代表着什么。同时,在感叹张铭果然有才华的同时,羡慕赵佗居然如此走运,要知道这几张绢布,其价值只怕不下万金!

  张铭在赵青示意之后,拿出了怀中的绢布,递了上去,行了一礼,说道:“后生本已是孜然一身,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这段日子偶有所想,便画了下来,或许在先生眼里不值一提,但也是后生的一点心意!”

  赵佗拿过几张绢布先是诧异地看了看赵青,因为他也知道张铭没什么资产,但可以让赵青先出着。可赵青居然没有出,只怕这手中的绢布,意义非凡啊!

  打开一看,里面赫然画着一张太师椅,每一张绢布,都详细列出了各个材料的规则和形状,每一个部件甚至烤漆、镂空的方法都详细列了出来,使人一看就知道,上面的东西是什么。

  赵佗是一个世家族长,但这年头世家或多或少都有在经商。作为族长的赵佗,自然明白眼里的这个怪异的东西价值非凡!毕竟这年头,可没有这个东西,比如现在,大家就在大厅里面的一个垫子上‘跪坐’着的,按这个时代的说法,这个叫做‘正坐’。

  而这个叫做太师椅的东西,可以直接半躺着坐在上面,随着自己的心意一摇一摇的,可以坐也可以躺,绝对是一个好东西!加上点装饰或者镂空,材料再选择好一点的进行制作,那么价值绝对非常之高!

  这就是张铭花了一天时间‘默写’下来的第一件‘发明’。庆幸自己没有忘记背过的资料的同时,留了一个心眼。对方不合作的话,那么其他的家具,自然是没门了。

  赵佗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虽然不断说:“郎君何须如此客气,都是一家人了!”之类的客套话,但看他的样子,手中的绢布已经握在手中不肯放下了。

  几个人聊了一下乱七八糟的事情,互相签了婚书,过大礼这个步骤就完成了。在赵佗家住了一晚,和赵钰说了几句情话,用现代的情话哄得赵钰脸红心跳,最后啐了一口跑回屋子里面害羞去了。

  第二天,赵青就带张铭来到了赵家村外的赵氏老宅那里。这个老宅说是老宅,建设也不过十几年而已,比赵青的农舍还要新。建设的目的,是让赵青这些赵家人来赵家村的时候,有个住的地方。

  地契自然在赵佗手中,而作为族长,动用了一点点权力,提前将这个老宅作为赵钰的嫁妆送给张铭,并由赵青出面请人过来帮忙打扫一番。

  这个老宅虽然不算大,但也比赵青的农舍要大。每天都会有专人打扫,所以还算干净。只是那么大的宅院,如今晚上只有张铭一个人住,觉得有点荒凉的感觉。

  而在张铭埋怨这里都没有其他的人的同时,赵佗已经让家中木匠和铁匠按照绢布上面的图样打造了一张太师椅。随后,召集了全部的族中长老,前来观赏。

  当族老们看到这个太师椅,并且试用了之后,称赞声就没有停过。这些老一辈的长老,一个两个身子骨已经弱了,跪坐真的不太舒服,见客都让儿子一辈出面了。

  如今有这样一张可坐可卧的好东西,自然是非常满意。无论是在坐在上面接待客人,还是半躺着看书,都是一种享受。

  询问造价几何,赵佗为了给女婿大好名声,说他负责每位长老家中送去一张,立刻得到了长老们的赞誉。不知不觉,赵佗这个族长,地位更加牢固了。

  而一个长老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深思:“只怕,对方会的不仅仅是这一种器具的制作吧?”

  一句话,张铭的重要性提高了许多。原本觉得,这小子一开始打算结盟而不是投靠,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现在看来,投资对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至少在创造财富上,不是一般人。而且懂得利益均分,给自己找一个挡箭牌。

  有什么比家族联姻,更能让赵氏愿意为它挡住外来势力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