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东汉的写手
狂妄之龙2017-04-14 08:003,707

  就这样,悠游自在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两个多月就过去了。

  地里的庄稼在张铭的细心培养下,虽然是旱田,但水稻的长势非常喜人。只是这种东西徐州这一带没什么人种过,所以大部分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长势。

  只有赵青知道细作田的不同,因为水稻就是他在南方买回来的,他自然知道这水稻在南方是什么长势。南方的是水田,可长势只怕也没有这里的好。由此可以看出,张铭在农学方面只怕是真的大才了!

  不得了啊!知道这代表什么吗?只一年,田里就能长出两年的作物!以后赵家不缺粮了,甚至可以将手伸入粮食市场了!

  下邳糜家!你们垄断粮食贸易太久了,我们小家小户的想伸手都不行,已进入就被你打压。他们凭的是什么?还是不手头有足够的粮食嘛!

  这下不用羡慕了,赵家的粮食只怕以后甚至不需要在外面进货,都能将糜家打压的死死的了!

  于是,赵青立刻像上面汇报,上面也意识到的细作田的好处,二话不说派人过来找张铭学习相关知识。而张铭虽然不是专家,而且手法也粗糙,但能忽悠的自然忽悠了一把,最后那个使者是带着满满一车的竹简回去的。

  而张铭留下的,是一张如果赵家,或者赵家扶持的商人涉入粮食市场,他将获得两成利润的契约。另外,还有这两个月新型家具的销售报告和利润。

  新型家具一经推出,立刻获得了好评,如今徐州已经非常风靡这种新型家具,高贵一点的家族没有一套,简直不好意思招待客人了。只可惜,高级的每种每天只有三张,每每出现,立刻价格被炒上了天。

  至于那些暗地受到了这种新家具的官员们,没有一个不是眉开眼笑的,那高兴的样子已经毋庸置疑了。于是,这两个月,赵家其他商品在徐州的销售额很快就上升了30%,而且成本下降了20%。

  50%的利润,这代表了什么?某马说过:“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家就干铤而走险!”而赵家几乎是正正当当的经验,却已经得到了这个效果。

  不用想,几个族长每天都保持着难以言喻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都仿佛年轻了十岁。以前啊,每天都在计算要如何将利润最大化,结果如今几乎不费力,就获得了这样的利润,无事一身轻啊!而且那银钱,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啊!

  那么张铭所献出的田地细作法呢?这个估计他们要惊为天人了,而且已经牵扯到了家族兴旺之大事来看待了!要知道丰收之年或许没什么,但战乱之年粮食可是硬通货,有钱也不一定可以拿到的。

  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家族,粮食囤积已经形成了惯例,任何家族甚至可有没有钱,但一定不可以没有粮食。可见,粮食对于这些古代人而言,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所以,这个技术一经献出,记录者身边立刻多出了一百多个家丁,说是贴身保护还不如说是担心记录者半路逃走更多一些。

  到手之后,二话不说让家丁秘密收集夜香进行发酵,以备使用,而这一切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怕的就是别人发现这个秘密,学了过去。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来的事情。且说记录者走了之后,张铭的情况吧。

  送走了记录者,张铭回到了自己的后院。

  这里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建设成为了一个练武场之类的东西,旁边这是一个宽阔的大房子,这是读书的地方。

  每天二十三个儿童起来,都要绕着赵家村地界跑上一圈,最后回来的就没有早饭吃。为了香甜可口的早饭,这些儿童自然是拼了命,只可惜除了八个筋骨不错的,其他的很少能完成的。

  早饭之后,张铭会带着所有的儿童进行长达两个时辰的识字,为他们启蒙,尤其是何曼,他要重点启蒙,并教导他一些为将者的心理和一些兵法战法。

  他不是一个龙套,只是脑袋里面太空了而已。只要慢慢灌输足够的学识,他和曹洪的战斗看穿对方的拖刀计,甚至加以利用给予对方致命一击,或许可以击伤甚至杀掉曹洪也说不定。

  十几年的时间里,张铭不会让他自己摸索武艺了。自己虽然不会教,但可以从体格和一些基础上为他做好教育,以后出去了,武艺可以通过战争一点一点地提高和深化。

  况且,何曼也不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人,从他在课间认真听讲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知道学习珍贵的孩子。至于张铭的教学方法,不好意思,教室是全封闭的,任何人不允许靠近二十米。而且下课之后,儿童禁止将上课内容对外透露,否则将被赶出课堂。

  为了进一步保密,张铭甚至引用了分组监督制度。两个孩童之间相互监督,知情不报,另外一个也会被赶出课堂。而分组则是随机分组,张铭觉得赵家就算要收买,只怕也不能全部收买吧?

  两个时辰之后,学武的会在外面根据张铭的要求进行体能、武器使用的训练,这些只能靠自觉,张铭不想说他们什么。而八个孩子却也非常自觉,他们明白或许张铭不会武艺,但作为自己的东家,允许自己不用劳作,那么不拼命可不行。

  况且这年头小孩子都比较早熟,他们明白这样对自己未来的意义。

  至于其他学文的,则在张铭的教导下,学习一些浅显易懂的人生哲理,至少在启蒙完毕之前,张铭不会教他们经书之类的知识。

  中午,饭食会送上来,有油有肉,非常丰富。这些以前只怕他们都吃不到的东西,这里是管饱的。这也让他们更能知道自己这个生活的珍惜,明白自己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无愧这样的伙食。

  饭后,休息两刻钟之后,午休半个时辰。不管精神多么好,该休息就休息!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儿童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要多多休息回复消耗的体力和脑力才是最关键的。

  半个时辰之后,练武的继续练武,这个没有什么取巧可言。学文的继续学习一些乱七八糟的杂学,不为增加知识,而是为了塑造世界观。至于学算的,则在张铭的带领下,学习简单的数字和加减,随着课程的深入一点点地学习新的内容。

  两个月,这帮小屁孩的精神面都好了许多,那几乎骨瘦如柴的身体也总算是有点肉了。知道的自然知道张铭在这些孩子身上付出了多少代价,那些没有被入选的孩子,只能摇头懊恼了。

  这也是张铭需要的,今年虽然不行,但明年培养家丁的时候,他们也会得到其他职业的培养。一个家族,可不仅仅需要士人、武者、账房(商人),其他手艺人,也是必备的。但愿明年,这帮小子能够珍惜获得的学习的机会吧?

  日子依然过得很快乐,最让张铭心动的是,赵氏在赵灵儿和赵钰的不断恳求下,以女婢的身份进入了张府,平时不用做什么,主要是调教那些刚进来不久的女童。

  没办法,赵钰也不过是个小姑娘,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整个村子都没有,却偶然发现赵若仙居然有这个本事,所以千求万哄,才将她带入了张府。当然,住的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和赵灵儿住在一起。每天娘俩也算活得开心,张铭也不有更多的时间,过去给赵若仙问好。

  各种奥妙,不多说了,是个男人都懂的。

  日子过得很安详,只是突然有天,作为主角应该负的责任,还是要尽一下的。

  闲着无聊的日子里,张铭带着二十三个小童去后山郊游,亲近大自然的同时,让他们明白森林的各种妙用,无论是生活还是军事。

  走着走着,张铭觉得山顶附近发出了一道七彩霞光,很好奇上面到底有什么,问了问身边的少年,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个霞光。

  在好奇的情况下,张铭在何曼的护卫下,登上了后山,其他人则让他们原路返回,不需要等他们了。如果晚上还没有回去,再叫家丁来找就是了。

  走了一段崎岖的山路,张铭总算来到了霞光之处,却发现霞光在发自一个山洞之中。出于好奇,张铭走了进去。

  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张铭自然是走了进去,可何曼刚刚踏入洞口,就被一道未知的力量弹了出去。起身再试,却发现无论几次,都会被弹出去。

  最后张铭对他说道:“且在外面等我就是了!”

  何曼点了点头,嘱咐张铭一定要小心,有什么危险立刻逃出。其实一开始也是打算让张铭不要进去的,可看张铭一脸着迷的模样,心中却是不忍打扰其兴致。

  张铭一点一点地走了进去,霞光越来越盛,到了洞中深处,一个人影在里面出现在张铭的面前。

  这是一个老翁,坐在一个案几上写着什么东西,而每一笔,都有无数的霞光出现,显然所写只怕不是凡物。

  张铭出于礼貌,行了一礼,问道:“后生误入此处,还望先生见谅!”

  谁知道刚说完,老翁仿佛吓了一跳的样子,猛地跳了起来,惊讶地看着张铭,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张铭指了指外面,说:“先生可是指这个洞口?”

  老翁此刻也冷静了许多,故作高深地说:“正是!”

  张铭摆了摆手,说道:“后生也不知道,我的护卫也是没能进来,可晚辈一路进来,却是完全没有障碍!”

  老翁‘哦!’了一声,问道:“你不是来自这个时代的?”

  张铭眼神一凝,低声问道:“前辈此话怎讲?”

  老翁算了算,说道:“别装傻了,我计算是结果,今天应该会有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旅客,会来拜访我。哈哈,其实我也是忘记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狼狈了。你也知道的,写本书是多么的不容易,偏偏一写就入迷了,忘记了很多的事情。”

  张铭有点恶寒,怎么觉得眼前这位,是传说中东汉写手的感觉?话说,写本书用得着躲到这深山野岭,然后设置了一个一般人进不来也发现不了的防护层,自己躲在里面写书吗?

  好奇地朝着案几上的书名看了过去,立刻有种被噎住的感觉。

  因为书名叫做《太平清道领》……

  别告诉我他叫做南华仙翁或者于吉仙翁就好!

  张铭恶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