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故人逝去
樽中月2015-12-21 14:403,628

  一听要修成那么威风八面的阴虎,还要那么久,看着须发渐白的师傅,再想到大约六七年前师傅才修得道胎,让还幻想着能随时带着一条威猛大老虎闯荡江湖的简云枫失望不已,修习热情也减了三分,心中生出惫懒之情,忽感仙路渺茫,再努力也是徒增烦恼。

  老道士见状便已了然其心中所想,当头喝道:“劣徒!万事岂有你想象中那般简单,你可莫要看那些当世高人风华绝代,你可知他们所经历的磨难!种花得花,种树结果,贪图一时安逸,你此生再无成就,你可知晓?”言辞间老道士运了上乘清心法咒。

  几句话,犹如五雷轰顶,顿时,简云枫惊得满头冷汗直冒,刚才那一幕差点让道心失守,蒂生魔念。见师傅及时点醒,急忙躬身作揖道:“师傅教训的是,徒儿记下了!师傅这便传授法诀吧,云枫定当刻苦修习,不辜负了师傅厚望!”

  老道士才气消道:“刚才那阴虎戾气太盛,你又刚融合火引,导致心生魔念,也不能全怪你,你需得以此警醒,日后碰到魔物莫要着了其道。”接着,老道士便将九幽阴火的口诀要领传授下来,另传了一篇天眼神通的修炼法门,嘱咐他修得金丹便可修炼,此天眼神术专破一切迷心魔障。简云枫自幼修道,一身根骨早已玲珑通彻,念了两遍就全部铭记于心。

  老道士最后叮嘱道:“你便去后山修习吧,为师要闭关一段时间,出关后带你上龙虎山一趟,你可要加紧修炼,到时莫要在外人面前折了我茅山威名。”

  简云枫见师傅有所安排,便不再多言,送师傅离开后,就去找清水好好洗漱了一番。

  转眼便过了数月,金陵的冬日也来得及早,整个城都被白雪铺盖了起来。

  清晨的茅山,在这风雪中却显得分外冷清。不过,这一切都被一声闷雷般的巨响给打破了,若是眼力好的人,便能发现那茅山最高的一座山峰上空,隐隐泛着青光。可是人们似乎更加留恋暖和的被窝,就算有人纳闷冬日里怎会有这般雷声,却也只是咕哝几句而已翻个身子继续酣睡。

  正在后山修炼的简云枫却有不同的想法,首先是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接着便发现一股浓厚的天地灵气环绕身边。正当他纳闷之时,一道青光在面前掠过。他赶紧纵身跟上喊道:“师傅,发生什么事了?”

  老道士却一言不发,全速向后山某处冲去,待得简云枫赶到,发现自己师傅一脸凝重地盯着那处神秘山谷。

  源源不断的天地灵气便是从山谷里不住向外泄露,简云枫惊讶地问道:“师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这封天大阵出了什么问题?”

  老道士皱着眉头道:“我也不清楚,先看看再说。”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更加猛烈的震动震地两人站立不稳,那白雾山谷之中隐隐传出一声不甘的怒吼,似乎有什么东西将要破关而出。

  老道士眉头锁得更紧了。简云枫赶紧道:“师傅,要不我们先躲躲,看样子是这里出问题了。”

  老道士却依旧不言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震动越来越猛烈了,泄露出来的天地灵气也是越来越浓厚,压地让人窒息。老道士忽然转头道:“你先离开这里,我进去看看。”也不等简云枫答话,老道士化做一道青光射入谷内。

  简云枫却是急的出声大喊,却无人回话。

  老道士一入谷内,便直接穿过大阵封印,进入其中,当他在地动山摇中站稳身子后却发现自己已置身于一个巨大的石洞。

  洞顶中央悬着一面古朴的镜子,泛着金光,不过金光却是越来越弱,而且镜面也有了一丝裂痕。镜子下面悬着三幅画像,边上两幅俱是一个人首蛇身的怪人,一男一女,左边那男的面目威严,手中拿着一把青色的长剑,剑锋指天,右边那女的面目慈祥,手中是一把碧绿长剑,剑锋指地,中间那幅画里却是一个身穿黄袍头戴金冠的长须男子,端坐龙椅之上,膝头横卧一把金色宝剑,尤为神武。一个手捏古怪印决的中年道士闭目端坐在三幅画像之下,他的正前方悬浮着七八个一尺来高的金色小人,也是闭目打坐,而周围的地面上却是坐着数十个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手捏同样古怪印决。当简老道看清离他最近那两个老道士的时候,他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道:“师傅!师叔!原来你们都还活着!”这时,他终于明白这些人是谁了,洞内打坐之人就是云机子和那些临死前奉命进入阵中的茅山前辈和他们的道胎,那金色古镜一定是茅山至宝观天镜了。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原来这阵中还有这般秘密,心中虽然惊骇莫名,脑袋却是连连磕在地上磕出了血,口中喊道:“茅山派不肖弟子简仲拜见诸位祖师!”

  那观天镜发现洞中有人出声,一道金光射出,没入简老道天灵之处,老道士浑身一颤,忽然间老泪纵横,仰天大哭道:“原来是这般,原来竟是这般!师傅!师叔!”头却是磕得更加猛了。

  这时,观天镜分出一道金光后,更加遥遥欲坠,镜面上开始出现更多的裂纹。

  阵外,简云枫因为老道士入阵后毫无响动正急得满头大汗,猛然发现那山谷的白色浓雾居然渐渐被冲散了,当他看清楚大阵入口之时,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冲了进去。

  简云枫一进入山洞内,刚好看到观天镜支撑不住,化作碎片,随即一道金光从镜中逸出射向天空,一阵山谷寒风倏然吹入洞内,那些茅山前辈们的肉身和金胎俱都随风消散,这持续了八百余年的九灵封天大阵终于瓦解了。失了大阵的支撑,洞内无处释放的天地灵气瞬间爆发,肆虐如暴风般开始摧毁一切。

  简云枫见师傅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急忙上前将他拉起,喊道:“师傅!快走,这里太危险了!”

  老道士这才醒转过来,看着空荡荡的山洞眼中更是茫然若失。正当他被简云枫拉离山洞之际,忽然瞥见那三幅画依旧飘在空中,老道士眼中精光一闪,忽露决然坚毅之色。只见他不顾暴戾的天地灵气,一把拉过简云枫,飞至三幅画像下方,一道定身符拍出锁住简云枫浑身真元,另其不得动弹。

  简云枫全身被定,手脚不能动,口不能言,满脸惊愕地看着自己师傅,老道士却丝毫不理睬他,盘膝打坐,悬浮在半空之中。老道士口念真诀,一道青光自体**出,一块刻满符箓的青色玉佩出现在半空,接着,老道士一口本命精血喷在玉佩之上,那青色玉佩顿时青光大作,上面的符箓居然开始一个个浮现出来,在画像和两人周围结成一个青色光罩。暴走的天地灵气不住在光罩外面狠狠撞击,老道士知道时间不多,不顾自身修为损耗,又是一大口精血喷在空中,同时双手飞速地对着三幅画像结了几个印决,三道青光直接射入画中。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画中的三把宝剑居然缓缓飞出画像,立于半空嗡嗡作响。老道士急忙用指尖在简云枫眉心处划出三滴精血,剑指一挥,三滴精血分别没入三把剑的剑身。

  就在精血入剑的一刹那,简云枫顿感一股古老而又磅礴的浩然正气自灵魂深处传来,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异变突起。

  头顶云层之中一声愤怒的龙吟声响彻九霄,一条巨大的金色巨龙铺天盖地地卷向两人。原来,这条金龙就是被云机子用观天镜生生封印了八百年的护宝神兽五爪金龙,这次破印而出,还没缓过神来,却感应到自己守护的宝物被人用精血认了主,这还了得!憋了八百年的怒火正愁无处发泄,居然还有人火上浇油,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夺回宝物,再挫骨扬灰方泄心头之恨。

  老道士似乎也感到了那股来自远古洪荒巨兽的毁天灭地之威,就在这生死攸关之时,一道金光从老道士头顶飞出,竟是一个尺余高的金色小人,只见他双手结了一个古怪印决射向三把宝剑,三把宝剑彷佛受到了什么刺激般开始剧烈挣扎,那小人见状,又张嘴吐出一大口金色血液喷在印决之上,愣是将三把宝剑生生压进了简云枫体内,此时那金色小人已经神情委顿,奄奄一息。简云枫却已经看得睚眦欲裂,就在三剑入体之时,忽然发现真元畅通,全身一软瘫倒在地,仰头对着金色小人嘶声大喊:“师傅!”

  那小人一听到喊声,似乎又提起了精神,一口咬破手指,凝起全身最后一滴精血对着头顶的青色玉佩狠狠一抹,青色玉佩发出一声悲鸣,射出一道青光罩住简云枫,极为不舍地在小人头顶盘旋一圈,便激射而去。

  遥遥看见被那五爪金龙轰成粉碎的青色山头,简云枫眼中顿时迸出两行血泪,口间一口黑血喷出,便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

  昆仑山玉珠峰顶,一个闭目打坐的玄衣老道慢慢睁开双眼,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天空一道渐渐消失的金光,微微一叹随即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峨眉山万佛顶,两个正在讲经的枯瘦老和尚忽然止口不语,其中一个忽然眼中佛光大盛,另一个却依旧垂眉闭目,只念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浩劫将起,却苦了芸芸众生。惠空,你让劫堂众弟子下山去吧。”当下,便走出一位白眉白须的老和尚领了法旨,口中唱了声佛号便转身离去。

  东海之上某处海域,数百仙岛星罗棋布,其中有一座岛屿显得特别之高,四周仙气缭绕,岛上一座无人山崖之上终日横卧着一把白色玉琴。这时,一道白色人影却从玉琴之中显现出来,往中原方向深深一揖,便又隐回了玉琴之中。

  昆仑往西,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孤绝山峰,山顶有一池碧绿湖水,湖面上悬浮着一座金色大殿。此时碧绿湖面竟然无风自动,接着一个威严的声音自殿内渐渐响起:“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将它整整压制了八百年,不过,要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极北之地,万千冰山之中,某一处不起眼的山谷内,地面忽然震了一震,便又归于平静,似乎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