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三魂割据
樽中月2016-06-28 12:064,041

  见简云枫悲痛难抑,张若虚出言劝慰道:“简师弟莫要太难过,逝者已矣,眼下你既然无处可去,不妨先留在龙虎山再做打算。大茅峰既然被毁,以师弟这般才俊他日必能再兴,何愁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我们两派本就是一脉双枝,虽然数百年来极少往来,但龙虎山依旧是师弟的家,有何地方需要师兄帮忙的,简师弟尽管开口。”

  简云枫当下抱拳谢过,道:“不瞒师兄,我现在的修为已至炼神化虚顶峰,师傅生前说如遇机缘我便可结成金丹。想必师傅当日所说机缘就是这三清丹了,我想稍后就服下,找个安静所在闭关修炼,不知师兄能否行个方便?”简云枫现在心中唯一念头便是尽快提高自身修为,自从和那狐妖拼死一战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这般不堪,就连区区狐妖都敌不过,更不用说那太古金龙了。

  张若虚闻言道:“师弟也不用着急,先好好歇歇,等下你就去我丹房修炼即可,容我先去将那小子好好教训一顿,便一同陪你闭关,助你一臂之力。”

  见张若虚有此好意,简云枫也不做推辞,目送张若虚气冲冲地离去,紧接着传来一阵阵孩童的惨呼声和讨饶声。

  大约折腾了半个时辰,张若虚气也消了,估计那张羽川也老实了,才见他回来,抱拳歉意道:“教子无方,倒叫简师弟见笑了,那小崽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这点修为就目中无人去招惹那等得道妖人,若不是师弟及时相助,活该他送了小命,也省了我不少心,唉,若是他娘在就好了。”

  简云枫好奇道:“不知嫂子去了何处?”

  张若虚面露难色,半晌,才摇头叹气道:“三年前,我们两个吵了一架,她一气之下便带着小女回了灵山栖凤谷,接了那谷主之位,再也不肯见我了。”

  简云枫闻言虽然好奇,却也不好多问人家夫妻间的事,出言安慰了几句,两人就去了丹房。

  简云枫盘膝坐定,体内真元调息一个大周天后,凝神打开了白玉匣子。匣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龙眼大小的青色丹丸,清香扑鼻,散发着丝丝雾气,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知道此物不能暴露外面太久,急忙一口吸入。

  简云枫吸入丹丸后,顿觉满口生津,那丹丸入口即化,化作一道冰凉的液体流入丹田。

  张若虚当即提醒道:“抱神守一,吐气归元,勿生杂念,顺其自然。”

  这时,简云枫感到体内本来饱和的真元,渐渐地向丹田涌去,自己的本命三魂也开始发生有规律的振动,隐隐有靠拢现象。简云枫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急忙凝神静气,保持灵台空明,任其施为。

  张若虚见简云枫头顶开始冒出丝丝热气,眉心处一道白芒若隐若现,知道即将大功告成。

  可就在此刻,简云枫忽然虎躯一震,那渐渐靠拢的天,地,命三魂居然一触即分,三道强劲的气息在体内相互排斥,简云枫也不知发生何事,急忙运起自身真元想稳住三魂。可是那三道气息太过强大,根本无视简云枫的内息,依旧强行拉开三魂。

  这时简云枫体内犹如展开了拉锯战一般,三清丹所化的那道清流引到体内真元想收拢三魂,而那三魂却自发地相互排斥,顿时引起体内真气暴走失控,简云枫满头大汗,脸色铁青,终于忍不住五脏六腑的剧烈震动,一口鲜血从本来紧咬的牙关中喷射出来。

  张若虚见状大吃一惊,急忙单手按在简云枫天灵上,运功助其调息。

  可是,张若虚庞大的道家元力,一入简云枫体内也被三清丹引导过来帮助结丹。这时,简云枫体内三魂见来了更强大的外力,先是一个不稳,被生生拉拢数分,随即三魂内竟然同时发出一声怒鸣,三道充满浩然正气的金光同时亮起,一同抗击张若虚导入的真元。

  张若虚顿时感到一股庞大无比的天地元气,从手掌传入体内,咆哮着冲击自己的奇经八脉,急忙撤手回防,却已经慢了一步。就在关键时刻,张若虚腰间一枚拇指般大小的金色事物,忽然发出一道灿烂无比的金光没入张若虚体内,才险险护住张若虚经脉,避免其重伤。不过此时他也不好受,被强大的冲击立击飞狠狠撞在墙上,喉头一甜,忍不住吐出一口淤血。

  再看简云枫体内,那三道金光一闪即没,体内的三清丹药力经此一冲也化为乌有,那本命三魂没了外力的干扰,安静地回归本位,再无动静。而可怜的简云枫,毫无疑问一动不动昏死在地上,就算他修为再高,也禁不起这般折腾。

  这时张若虚根本顾不上自己内伤,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红色丹丸塞入简云枫口中,将他扶起双手抵住他后心,开始运功。

  当简云枫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张若虚和张羽川两人都在房内。

  见简云枫醒来,张羽川大喜道:“小师叔,你终于醒了!”张若虚却眉头一皱道:“你师叔伤还没完全好,需要安静调养,你先出去。”

  张羽川似乎极怕这个父亲,只好苦着个脸走了出去。

  张若虚探了下简云枫脉象道:“无甚大碍了,只要再安心修养几日便可。师弟,那日你为何会走火入魔?”

  简云枫愁眉苦脸道:“我也不知,我只知道体内三魂之间似乎相互排斥,根本无法融合在一起,心一乱,真气就岔了。”

  张若虚道:“你体内三魂极其怪异,三者各含有一股罕见力量,将你那三魂牢牢镇住,就算我全力施为也毫无作用。”

  简云枫闻言大惊道:“那如何是好?”

  张若虚蹙眉叹道:“你那三魂中的天地元力非同小可,还似乎蕴含着天地浩然之气,若你无元胎期的修为根本休想将他们融合,但你三魂各据一方,连金丹都结不得,更不用说道胎了。师弟,你可知道是何人将你三魂镇住?”

  简云枫这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脑海中回忆起师傅舍命将那三把怪异的宝剑封入自己体内的一幕,心中纳闷:师傅为何要这么做,难道他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么?看来大概是当时情况紧急,师傅也未料到会导致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无法修成金丹大道的结局。想到今生自己修为再也无法寸进,师仇无望再报,茅山一脉就要毁在自己手中,简云枫心中一股悲凉而又无奈之情油然而生。

  见张若虚相问,简云枫无力地答道:“师傅生前曾经将三柄宝剑封入我的体内。”

  张若虚低头思索了半晌,不解道:“你师傅不可能不知道未修得元胎是无法自行将法宝与自身融合在一起的,为何他还要这般做?”

  见简云枫一脸悲戚,张若虚知道自己失言戳中了他的痛处,若是就这样失去了修炼机会对他的打击一定太大,更何况他还身兼师门血仇。急切间,张若虚眼珠子一转,心底深深一叹,却面露微笑道:“师弟莫愁,你师傅他定不会害你的,我想他这样做大概只有一个原因了。”

  简云枫眼睛一亮,急切道:“莫非师兄知道缘由?”

  张若虚呵呵笑道:“你师傅这么做一定有一番玄机在里面,你体内三剑似乎还含有太古洪荒气息,这等神器若是出世一定会引起世人争夺,到时候非但你得不到一点好处恐怕还自身难保。不过你师傅学究天人,用秘法将他们分别封入你三魂之中,这样外人根本无法察觉出一丝气息,等到机缘巧合,自然玄机自现。”

  简云枫闻言大喜,转念一想开怀笑道:“是了,师傅一定是为了我好,这其中定有玄机,多谢师兄点醒!”

  张若虚见他心结已解,面露微笑,心中却是暗暗叹气:明眼人只要仔细一想,就知道自己谎言前后矛盾,想来师弟他一定是求道心切,得失之间脑中混乱,才会轻易相信自己胡诌之语,若是日后明了,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张若虚眼睛一亮,心中已有计较,便道:“师弟,那三清丹本是你师傅所托之物,却对你未起丝毫作用,也算是我的过失,你师傅对我有大恩,这份情不能不报。不如这样吧,我天师府也无多少拿得出手的东西,想来想去也只有一部《五雷封天决》还算有点名头,若是师弟有意,我便私下传授于你,你看可好?”

  简云枫早就见识过张羽川的五雷封天决,对这绝顶道术早就暗自佩服,这时一听张若虚居然要将天师府流传千年的镇派绝学传授,心中虽然极想答应,可是自己是茅山门下,又岂能无故学习别派绝技,殊不知,这世间修道之人对自己门派的绝学是看的极其重要。

  未等简云枫开口谢绝,张若虚却接着道:“师弟莫要多想,天师府和茅山派本就是同宗同源,本就无门派之别,只是各处一方而已。况且师弟若想报得大仇,多学一分本事岂不是更多一分胜算。简师叔曾大恩于我,,他日师弟只要别忘了用我传你的天雷给那恶龙轰上几记就好,也算是我出的一分力了。师弟若是再做推脱,那便是瞧不上我天师府绝学了!”说完,张若虚故作气愤。

  简云枫见对方如此,也不好再做拒绝,下床作揖道:“那师弟就先谢过师兄授技恩情了!”

  张若虚急忙扶起对方,想到自己居然能想出补偿对方的妙计,不禁开怀大笑。

  这一日,已经是简云枫伤愈后第三天了,也是张若虚决定传授简云枫御雷神术的一天。

  两人早早的来到府外后院,这后院大的出奇,地上插满了许多粗壮的木桩,木桩上都刻有同样的符箓。

  张若虚解释道:“这里便是我天师府弟子的修炼雷法的场所了,这些本就是避雷木,木桩上又都刻有符箓,防止被天雷击碎,你日后修炼只要对着它劈就是了。”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枚不大不小的金印,金印底部刻有两道简云枫从未见过的怪异符箓。

  张若虚将它交给简云枫道:“这是专门为初学者准备的雷神印,用精金打造,内涵雷石,具有引雷功效。日后等你不需要借助此物便能招得天雷再交还于我便成。”说完,便把五雷封天决的心法口诀传授给了简云枫,让他自行参悟。

  原来这五雷封天决分上下两部,上部是聚雷决,下部是引雷决。所谓聚雷就是在空中聚集雷云,就像当日张羽川和妖狐斗法时找来的乌云一样。引雷决便是引动雷云中的天雷,攻击自己神念锁定的目标。这聚集的雷云有多大,能释放出来的天雷便有多大威力,就像当日张羽川只能凭借法宝找来一朵雷云,而张若虚却能徒手招出一大片雷云,本身修为的差距直接影响雷法威力。

  而将引雷石打造成金印模样,也不知是何时传下的规矩,大概是和天师府的镇派法宝翻天印脱不开关系了。

  简云枫试着将真元输入印中,将其悬于头顶三丈处,双手捏决,一道金光便射入云中,顿时空中凝出一朵银光闪闪的雷云,虽然比张羽川的要大上几分,可是依旧显得很单薄。简云枫见招来了雷云,口中继续念道:“乾坤天亟,神鬼辟易,三清借法,五雷归一!”手中剑诀一指面前一根避雷桩,五道银光闪闪的天雷便一齐轰将下来,虽然激起满地烟尘,却没有一道击中目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