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师府上
樽中月2015-12-21 14:403,892

  当简云枫坐在地上调息地差不多的时候,那小天师等人也相继醒了过来,这小天师天生神脉,修为也是几人中最精深的,虽然年龄最小又受了妖狐法宝重击,却第一个醒了过来,接着便是那个三师兄。

  当小天师发现简云枫在运功调息,旁边还有那只金鸡悠闲踱步,再看看周围枯死的桃花,心下一惊:莫非是他赶走了那妖人?不可能啊,看他模样顶多二十岁,那妖怪修为自己也是领教过的,在她面前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仔细打量着简云枫,小天师渐渐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暗道: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想不到对方只比自己大了几岁便有这么高强的修为,看来自己还需加倍努力才是。想到此节,小天师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对简云枫施礼道:“在下龙虎山天师府地二十五代传人,张羽川,敢问这位道兄名讳?适才若有冒犯之处还请道兄多多见谅。”

  一个小孩却偏偏学大人模样讲话,让旁人见了忍俊不禁,可那几个师兄早已习惯,简云枫见对方问得诚恳,也不好发笑,只好起身回礼道:“原来是张小天师,在下茅山派第二十四代传人,简云枫。”

  张羽川心下纳闷:这茅山派是何门派?江湖上怎么没有听说过,不过门下传人都这么厉害,想来是那些隐世高人的弟子了。虽有疑惑,却开口道:“多谢简道兄出手相助,我等皆是龙虎山弟子,不知简道兄是否有空去天师府坐坐?”

  这龙虎山距离金陵也不是太远,简云枫想想,反正现在师仇也毫无头绪,既然师傅生前要带自己去趟龙虎山,那张天师想来是知道所为何事,何不趁此机会前去问问,也好见识见识这世间的名门大派到底有何神奇之处。便笑道:“既然张小天师有请,那在下便叨扰了。”

  张羽川闻言大喜,正好想见识下对方到底有何神通,也想问问父亲这茅山派到底是何方神圣,便招呼众师兄调息下准备打道回府了。

  这时,张羽川眼光投向那只金色怪鸡,面色犹豫。简云枫见对方欲言又止,便了然心中,笑道:“张小天师,刚才是人财两清的买卖,我简云枫也不是那等反悔之人,这金鸡便是你的了,日后还请好生照料。”

  张羽川一听,高兴地手舞足蹈,伸手便要去抱鸡,见到喜爱之物少年心性便表露无疑。

  那金鸡想不到一个小小孩童居然想来抱自己,鸡性大发,“咕咕”一声怪鸡,头一点便啄了过去。

  “啊呀!疼死我了!”张羽川猝不及防地被啄中手背,虽然金鸡手下留情想给对方个教训罢了,可那能洞穿金石的尖嘴岂是闹着玩的,张羽川手背上顿时血流不止。

  简云枫见状赶紧上前问道:“张小天师无恙否?忘了跟你说了,我这只鸡生人难近,凶悍异常,真是抱歉。”

  那张羽川虽然疼得龇牙咧嘴,却又要装出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表情怪异道:“没,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看着那金鸡,虽然有心亲近,却也不敢冒失下手了,便领着众人往龙虎山方向行去。

  一路上,张羽川时不时打探茅山派的信息,简云枫却心中黯然:想不到数千年的泱泱大派,现在江湖上居然无人知晓了。心中更是对振兴派门,完成师傅遗愿的决心更加坚定了,对张羽川的问题也无心回答,随便支吾两声了事。

  众人一路行来,眼前渐渐出现两座巍峨的山峰,左右各现龙盘虎踞之状,山体雄壮,较茅山之清奇更多了一分稳重。两峰中间一个白雾缭绕的山谷,仙禽异鸟不时出入,更兼有龙虎相护之霸气,让人看久了不免生出一阵深深慑服之感。

  两峰各有一条青石山道可以行走,而张羽川却没有走其中任何一条路,径自朝着中间古木横生的浓密山谷走去。见简云枫一脸好奇模样,张羽川解释道,这龙虎二峰各有龙虎二观,都是世间的香火道观,只是和天师府稍有联系而已,真正的天师府却是在那片白雾深处。

  渐渐的,众人进入了山谷,原来这谷中别有一番奇景,完全不同谷外的古木老林,谷中一派宁静华丽气象。谷底有一条清澈的山涧,河边种着许多奇花异草,看那整齐模样似乎经常有人打理,还有一些简云枫见都没见过的奇怪动物,大小不一。而谷底半空却有一座悬空的华美府邸,远看似乎凭空漂浮,等近了才发现,左右两峰之间居然连着一块巨大的青色山石,这山石灵气充沛,坚硬无比,山谷中浓密的白雾都是这块山石所产生。那天师府便是建在这块巨型青石之上。

  张羽川自豪道:“这座天师府自第一代祖师爷时候便有了,下面那块山石是吸收这龙虎两峰灵气所凝聚而成的天材地宝,祖师爷正是看中了这块灵石才把天师府建在了这里,怎么样简道兄?很漂亮吧。”

  简云枫看了大叹这天地造化之神奇,自然是出口大赞一番。

  就在几人说话之时,自那天师府中飞来一条长索,卷了张羽川便走,同时还传来一阵怒气冲冲地骂声:“你个小兔崽子!我出门不到两天,你居然又跑了出去!你们几个,知情不报还助其逃跑,还不上来受罚!”

  那几个小道士一听,脸色一阵苍白,争先恐后地从旁边山壁上飞掠上去,简云枫也跟着他们一起上去。

  不过他并未进门,而是站在门口遥遥喊到:“茅山派第二十四代弟子简云枫,特来拜会张天师!”

  话音刚落,一个青衣微须的高大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着走了出来:“原来是茅山派弟子,难得难得,自从十七年前那老道士走后,这是第一次有茅山弟子上山了,快里面请里面请。”说完一把拉着简云枫就往里走,说话间不时用一双精光四射的虎目好奇地打量着简云枫。

  两人进了大厅,发现张羽川老老实实跪在地上,见来了简云枫顿时如蒙大赦,一下跳起来正要开口,那中年男子重重一哼,张羽川又立刻老老实实地跪好,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犬子顽劣,倒是让简师弟见笑了。”中年男子面色尴尬道。

  简云枫一听对方居然叫自己师弟,一下没反应过来,也不知答话。

  那男子见状笑道:“我天师府和茅山派本就同根同源,开山祖师更是广成子仙师座下同门师兄弟,虽然近年不常往来,但是这同宗渊源依旧,我便是天师府第二十四代掌门张若虚,虚长贤弟几岁,自然是喊一声师弟了。”

  简云枫闻言急忙退一步微笑作揖道:“原来如此,云枫见过张师兄。”

  那男子点头微笑,然后又冷冷扫了眼跪在地上过的张羽川,哼道:“还不起来见过师叔!”

  张羽川一听对方居然是自己的师叔,又见父亲发怒,不及多想,赶紧起来见礼。随即心中又一喜:哈!原来他是师叔啊,难怪修为要比我高许多,原来如此。他年纪虽小,好胜心却很强,又天赋异禀,同辈中更是佼佼者,刚才见对方道法居然比自己高出这么多,顿时大受打击,现在知道他原来是自己师叔,心中那份争比之心立时消散,一脸欣喜状。

  张若虚却在他头顶狠狠敲了一记,气道:“继续跪着!我与你师叔有事相谈,若是发现你敢起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说完便拉着简云枫去了内堂。

  两人坐定后,张若虚吩咐弟子上了茶便开口问道:“简师弟此番前来可是依了你师傅之托?”

  简云枫听对方提起师傅,脸色黯然道:“家师已经先去了。”

  张若虚听完大惊,腾地一声便站了起来,良久,才回过神来,满脸悲伤道:“想不到故人已然驾鹤西去,十六年前那一面竟成永别!”心中大恸,想出言安慰简云枫时,却发现他右手指上那枚紫玉戒指,心下了然道:“原来简师弟已经是掌门了,简师弟也莫太过悲伤,人寿终有尽时,想那些地仙之流也免不了这等天道循环,还请节哀顺变。”

  简云枫却捏紧双拳愤怒道:“若不是那条恶龙!我师傅也不会死!”当下,便把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只是省去了九灵封天阵里发生的事情,只说是恶龙逞凶,毕竟是自己派中传了千年的秘密,不好随便道出。

  那张若虚听完也是满脸怒容,气道:“想不到这些妖孽居然猖狂至斯,看来魔道中人似乎又要有动作了,简师弟放心,他日若寻得那条恶龙,为兄定拼了性命也要将他擒杀!对了简师弟,这是你师傅十六年前让我炼制的三清丹,你且等等。”说完便快步离去,片刻,拿了一个白玉匣子进来交给简云枫。

  简云枫正要打开,张若虚却出手阻止道:“师弟莫急,这三清丹需要在服用之时方能打开,服用之后需得闭关三日方可尽全效。”

  简云枫见这丹丸这般麻烦便问:“张师兄,这丹丸到底有何用处?为何师傅会让你炼制?”

  张若虚叹了口气道:“十七年前,简师叔无意中寻得一株无根果,这无根之果对炼神化虚时期的修道人有莫大效用,炼制后服用可以结他成金丹之时事半功倍。但是这炼制之法颇为特殊,于是他便上了龙虎山来求助于我,我天师府有一口开山祖师传下的龙虎鼎,乃是炼药上等鼎炉,可每二十年却只能使用一次。那日,正好小女出生,小女刚一生出,便浑身阴寒,脉搏微弱,呼吸若有若无。我一看居然是罕见的九阴之脉,这种脉象只会出现在女子身上,百年难遇,乃是修炼阴派功法的上好材质,可是由于出生之时人之阳气本就不足,哪里承受得住,若没有高人在旁相助,性命堪忧。而我天师府一派功法乃是御雷之法,至阳至刚,而内子产后虚弱,昏迷不醒,根本无力助她。幸好府上存有一朵碧莲花,乃是极阴之物,我正准备开炉炼制成丹丸给小女服下,再寻高人相助。便无法答应简师叔所求,师叔也是通情达理之人,见我不允也不强求,他见我面有愁容,便出言相问,我如实相告。谁知他却说,他若能治好小女,可否帮他炼制。我闻言自然是大喜,一口答应。唉,事后我才知道,原来茅山派道法虽然属阴,却是阴火一脉,太过阴猛,常人根本无法承受。谁知简师叔为了小女,生生折损了半甲子修为,将自身本命精元凝练成天地阴元导入小女体内,救得她一命。简师叔大义之举,我夫妇二人无以为报,每每想起,都为他之气节折服,想不到那一日居然已成永别,这份大恩教我何处投报!”张若虚悲痛回忆当日情景,竟已虎目含泪。

  简云枫听完,才明白师傅炼制这丹药居然是为了自己,他早已修得金丹根本无用,为了不欠下他人恩情,居然耗损三十年功力,这份师恩更是深重如山,想到师傅往日对自己的悉心教导,不禁又落下泪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