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妖殊途
樽中月2015-12-21 14:403,447

  大约又行了数十里路,一片桃花林出现在众人眼前,时值冬日,可这桃花却争相怒放,满林春色之下隐隐透露着古怪。

  小天师停了下来笑道:“看来白石道长说的妖孽就在此地了,这妖怪到还真是奇怪,没由来地种了这么大片桃花作甚。”

  那个一脸愁容的三师兄却道:“师弟,你可不要太大意,寻常精怪所在不是阴风便是毒瘴,这里居然是一片盛开的桃花,古怪难料,可莫要着了对方的妖术。”

  小天师不屑道:“我爹说我乃是正阳之体,天生不惧任何幻术妖法,那三师兄你就留在此处接应好了,我与几位师兄进去看看先。”言罢,便带头冲了进去。

  几位师兄见了,也赶紧跟了进去,当然,一路跟踪至此的简云枫也毫不犹豫地随他们进去。

  几个胆大包天的小道士跟着那个更加胆大的小天师,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在这片看似广阔的桃花林中足足转了个把时辰。终于,小天师忍不住大怒道:“这什么破烂地方!怎么没个尽头的!”

  身后几个道士也是走的晕头转向,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这不会是奇门遁甲吧?三师兄,你能看出来么?”一个道士问道。

  那个三师兄埋头思索了半晌,无奈的摇了摇头:“唉,这次恐怕是碰到高手了,光一个阵法就这么复杂。”

  那小天师闻言道:“哼!管它什么阵法不阵法,诸位师兄,既然那妖怪不出来,我们就烧了这破林子!”

  跟在他们后面的简云枫此时也是眉头紧锁,虽然茅山道术里面也有奇门遁甲,可是阵法枯燥繁琐,自己也并未仔细专研,只是略懂皮毛,哪里看得破这一大片阵术。

  “诶呦!哪里来的俊小哥儿,好大的脾气,动不动就要烧了奴家的林子,你可知奴家花了多少功夫才栽出这么大片桃花来。”话音一落,一个婀娜妖娆的身姿出现在众人面前,来人还特意扫了眼简云枫隐身之处。

  简云枫被对方眼光一扫,如坠寒窖,浑身一个战栗,心知自己道法已被人家看破,却也不敢立刻现形出来。

  几个小道士被那人眉眼一扫,几个定力差点的,顿时着了媚术,满脑子都是对方身影。

  小天师一见来者竟然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妖艳女子,心中一愣,再看见周围几位师兄痴迷无神的模样,知道来者就是正主,当即运功喝道:“呔!小爷不但要烧了你这片妖林,还要灭了你的妖体!看你再如何为害!”

  众人被小天师这一喝,顿时清醒了几分,虽然脑中依旧昏昏沉沉,却也破了对方媚术。

  那女子见对方小小年纪居然能破得了自家媚术,也是暗自心惊,不过却也不放在心上,依旧媚笑道:“这位小哥,说话真是风趣,奴家区区一个弱女子,只是闲来种片桃花自娱罢了,也不知是哪里污了小哥法眼,居然要这般相逼。看小哥模样,也不似那些凡夫俗子,莫非连护花惜花之心都没有了么?你们几个大男人居然要欺负奴家孤身女子,莫非真不怕头顶这青天白日么。”说话间,居然自然地流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简云枫见了也差点着了道,急忙暗运真元,固守灵台。

  那几个小道士哪里见过世面,本就头脑昏沉未醒,这时听得对方这么一说,还真是觉得自己理亏,见对方一副娇羞欲泣的可怜模样,恨不得拉到怀里好好安慰一番,哪里还有半分灭妖之心。

  那小天师见状,知道拖久了必然对自己不利,急忙放下手中还在沉睡的金鸡,伸手从怀中摸出一物,手捏印决,喝道:“去!”只见一枚光华四射的金印射向半空,稳稳悬立在那女子上空。空中顿时飘来一朵不大不小的乌云,隐隐闪着雷光。

  那女子起先见到那枚金印,忽然想起一物,顿时心中大骇,可再见头顶飘来那朵乌云似乎并无多大威力,心下稍定,分出一缕神念观察空中金印,随即浅笑道:“这位小哥,看来是动怒了,也罢,既然如此,奴家也只好舍命相陪了。若奴家不幸丧在小哥手下,还请小哥不忘将奴家好生安葬,莫要被那豺狼坏了奴家这身皮囊。咯咯……”

  简云枫见两人动起手来,心中也忐忑不安,心道:这妖孽不但已化成人形,而且对战时候还能这般说笑,看来是不将那小天师放在眼里了,且看看那龙虎山传人有何绝学,危急时再出手相助也不迟。

  再看那小天师,招来了乌云,手中印决再变,空中那枚金印一翻,印面上一道金色符箓印向空中那朵乌云。顿时,空中雷声大作,银光乱闪。那女子见状也不急不恼,只是那么微笑着站在原地看对方施法,好像有意要看看对方到底有多少道行。

  那小天师见对手这般托大,心中万分恼火,手中印决一推,喝道:“乾坤天亟,神鬼辟易,三清借法,五雷归一!破!”只见空中乌云顿时降下五道银色天雷,直指那名女子,虽然雷光不是很粗,但五雷齐降,声势也颇为骇人。

  那女子见对方小小年纪居然能修得五雷秘法,自语道:“果然是和天师府的五雷封天决,不过,你这娃娃也太小看我了,去!”只听轻轻一声“去”字刚落,那女子掌心五指各开出一朵桃花,不过这桃花不似周围那些,却是鲜红色,如鲜血一般,只见她轻轻一托,五朵桃花飘然迎上了空中五道游龙般的天雷,出人意料的是,那五道天雷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小天师一呆,想不到对方弹指间便化解了自己的天雷,可此时也不容他退缩,牙关一紧,又是五道天雷轰将下来,却还是被那五朵看似娇弱的桃花给挡了下来。

  小天师还想再起天雷,只听那女子掩嘴“咯咯”笑道:“这位小哥,莫要白费力气了,除非你家大人亲自赶来,否则你再打上几百个天雷也破不了我这五朵桃花。”

  小天师见对方居然有如此修为,心中也是惊慌不已:这下糟了,踢到硬石头了,早知道刚才该听三师兄的话,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了。随即喝道:“你这妖孽莫要猖狂,小爷刚才只是热身,这下可来真的了,有种别躲!”话音一落,一枚白晃晃的丹丸向对方射去。

  那女子似乎感到了那丹丸内罕有的莫大威力,也不敢托大,柳眉微蹙,化作一道青光逸向半空,谁知那丹丸却紧追不舍,只听空中轰隆一声,那青光顿时被一大团雷光包围。强劲的雷光围着那道青光足足轰了半柱香功夫才渐渐消散,空中不时传来阵阵娇呼。小天师看着空中情景,负手微笑,看来是胸有成竹。简云枫看得大吃一惊,那小小一枚丹丸居然有这等威力,私下也长了个心眼,日后行走江湖可要万分小心,要是被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古怪事物轰到,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空中最后一道雷光消失,那青光中忽然射出一道红光,催不及防下,那道红光击得那小天师口中鲜血狂喷,往后滚出数丈后,昏倒在地,简云枫想出手解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空中那道青光渐渐化作一个女子,只是她面色微红,头上发髻也是散开,衣衫多有烧焦痕迹,完全没了刚才那般从容仪态,凌空立在一朵桃花上微喘道:“你看了这么久还不出来了么?”

  简云枫显了身形,如临大敌般地看着对方,想起方才小天师说这妖人可害了不少人命,千万不要被她外表迷惑了。

  那女子恢复神色后问道:“少年郎,你应该不是和他们一路的吧,不知你又是为何而来?莫非也想焚了我这桃花林?”

  简云枫道:“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何害人?”

  那女子闻言大笑道:“少年郎,人妖本就势不两立,你问我为何害人,你为何不问问他们为何捉妖?”

  简云枫道:“若你不再害人,我也不为难于你,这天理自然公道,你只要不害人,也不会有修道人来害你!”

  那女子上下大量着简云枫道:“少年郎,你也想的太天真了吧,妖就是妖,就算不害人还是妖。古往今来,道人捉妖时莫非还立案审问我们到底害了多少人,再依法判决么?哪个不是见面就下死手,既然横竖都是这般结果,那害不害人还有何区别?再说,人本来就是贪念无穷,世间诸般丑态恶事,哪样又比我们少了,我杀他们有的是因为贪恋我美色,有的是不自量力找上门来,你说,他们不该死么?”

  简云枫听完眉头大皱,心中烦扰,却依旧正色道:“有的人罪不至死,你何不放他们一条生路?”

  那女子无端发怒,一指地上众人道:“那你说他们该不该死?若今日躺在地上的人是我,你是否也会站出来为我求情?他们还能放过我不成?我怕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天雷轰死!你莫非还想我放过他们么?”

  说完,甩手一道红光又射向昏迷不醒的小天师,看来是起了杀心。

  简云枫不及细想,急忙抓起小天师,躲开那道红光,那女子见状厉声道:“看来,你也不想活了,那我便成全了你。”

  简云枫心中虽有不解,但是人妖之间数千年的恩怨早就根深蒂固,今日之事看来是无法善了了,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开始御敌。

  那女子遥立桃花之上,道:“少年郎,瞧你也非寻常之人,今日便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让你也死得瞑目。”

  简云枫却不多言,暗运真元在右手指尖,引动紫玉戒指中的天地元气,随手一道紫色符箓没入地底,只听轰隆一声,一条水桶般粗细的水龙从地底拔起,呼啸着冲向空中敌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