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千年兴衰
樽中月2015-12-21 14:403,607

  老道士却闻言怒道:“仔细听着,休要打岔!哼!观天镜岂是那些凡间俗物可以比较,广成子仙师传下最为厉害的两件法宝便是观天镜与那翻天印了,就算是那昆仑仙山的镇派神剑巨阙剑也是稍逊一筹。说起那翻天印,却传给了抱朴子祖师的师弟张天师了,便是现今的龙虎山天师府一脉了。”

  说到此处,老道士微微一顿,面露沉思之色,半晌继续道:“对了,刚才说到哪了?哦,说起那观天镜,可是天地间的一件奇物,相传是女娲娘娘用来监察天地的宝物,自天地初开之时便已存在,内中暗藏天机,更可以用窥天秘术探得天机。当年本派云机子祖师,夜观天象,隐隐看出这人间日后将会有一场大浩劫,到时,人间将会如炼狱降临,纷争不断,生灵涂炭。云机子祖师便不畏天谴,亲自使用观天镜发动了窥天秘术,窥探天机!据说那一夜,大茅峰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空中更是各路凶神恶煞,牛鬼蛇神隐现云层。若不是云机子祖师不惜损耗自身法宝三清剑,布下那三清护灵阵,大茅峰早就被夷为平地了。待得第二日云开日出,云机子祖师却已是满头白发,生生折了百年阳寿,性命交修的法宝三清剑也断成了数截。当日,云机子祖师召集座下八大弟子,传下掌门密令,诏令全派弟子聚集大茅峰顶,接着他便用大法力抽干了这句曲洞天茅山九峰的万年灵气,在后山摆下了九灵封天大阵,为了避免灵气泄入地脉,云机子祖师集合座下八大弟子之力,生生地将这大茅峰顶拔起,隐入半空之中。随后,他便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当时的第三代弟子空灵子祖师,自己却带着观天镜和守山神兽,还有那八位二代弟子一同入了那封天大阵。云机子祖师当日还传下法旨,茅山派传人,日后若是渡劫失败或者阳寿将近,若遇道胎不灭,需得进入这封天大阵,不然将视为欺师灭祖之大罪!举派共除之!”

  简云枫一听失声道:“啊?!那岂不是诸位祖师爷还有可能活着?”

  老道士微微叹气道:“仙路茫茫不可期,人之阳寿终究有所尽头,就算修得道家金胎,也不过是徒增了数百年寿命,千年之期何其久也,就算祖师爷他们真灵不灭,肉身也早已灰飞烟灭。本派能修得道胎大成,元神出窍者,也就十数人。更不要说度过那威力无边的九重劫雷了,能在劫雷下幸存道胎者也是聊聊数人而已,修道之人为何如此珍惜性命交修的法宝,还不是为了在那天劫之下寻觅那一丝渺茫的生机,就算拼着法宝尽毁抵挡天劫也要保得道胎不灭,方能转世重修方可保一点前世真灵不灭。”

  简云枫奇道:“师傅以前不是说道胎可以借体重修的么?为何还要转世投胎?”

  老道士哼道:“借体重修条件苛刻,需要魂魄刚散不久,元气未尽的肉身,而且借体的肉身灵格与自身的重合程度直接会影响重修后的功力,岂是这般容易。更何况道胎离开肉身太久便会消散在天地之间,只有那些魔道妖孽才会在渡劫前苦苦寻找与自己灵格相合的肉身,逼其沐浴斋戒三年,去其污秽,然后渡劫之前取其性命,以便自己渡劫失败后能够借体重修!此等伤天害理的做法,是我辈中人不耻!不过这些魔道中人,就算重修多少次也无法渡得天劫,杀身取体做法业果太重,而且此类魔头平生往往作恶多端,渡劫之时,上天会一并清算其在人世间的因果,因此他们的天劫往往会加倍难渡。所谓,种得何种因便收得何种果。”

  “那岂不是,修道修到最后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非如此,你知道天下间为何有诸多修道门派么?修道者讲究道法自然,身无拘束,为何修道之人还要开宗创派,单独修炼岂不是更加能体悟天心,修得至法。”

  简云枫略微一想道:“几百年一个人打坐修炼岂不是太过无聊,换作我,还没等天劫来临,自己就活活闷死了。”

  老道士颔首道:“此乃其一,求仙之路漫漫无尽,数百年山中清苦岁月,又有多少人熬得过去。还有便是,天劫之下道胎不灭,那道胎便可转世投胎,而保有前世的一点真灵不灭,再次修炼的话便可以事半功倍,而且各派道统都有秘法可以寻得转世投胎之人,到时便有同修前去接引上山,再度修炼,待到开启天智后便可以恢复前世记忆。现在的昆仑仙山掌教便是转世修炼,不然也不可能在百余年前便已修得道家金胎境界。”

  简云枫听完恍然大悟道:“难怪魔道中人都这么贪图享受,凭自己喜好做事,反正大家到最后不是阳寿到头就是等着被雷劈死,还不如这辈子活得快活一些来的实在。”

  “啪”话音未落,简云枫脑袋上便被老道士狠狠敲了一记。

  “这世间因果循环,天理昭彰,若是你以后仗着道术欺压世间生灵,沦为魔道恶人,不用为师出手,你自会遭得报应。到头来落下个尸骨无存,看你到时候找谁悔去。”

  简云枫揉揉脑袋嘻嘻一笑道:“徒儿也只是开开玩笑,师傅莫要当真了,想我简云枫堂堂七尺男儿定当锄强扶弱,以维护正义,扫清天下邪魔为己任!对了师傅,那您说的我派祖师们的道胎都进了这封天大阵,那不是都死了么已经,这么说,这整个茅山派还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了?那观天镜和守山神兽岂不是也不知还在不在?”

  老道士皱皱眉头道:“云机子师祖神通天地,这封天大阵之中到底有何玄机也不为人知,关于这些事,还是从当年空灵子师祖留下的记录我才知晓些。唉,若不是句曲洞天的灵气之源被毁,镇教法宝不存,我茅山道教岂会落入这般田地,我真是愧对历代祖师!”

  简云枫一见老道士悲恸之状,急忙出言安慰道:“师傅您尽管放心!待徒儿我道术有成之后必当振兴我茅山道教!这啥啥守山神兽我再去蛮荒险地捉他个十只八只,镇教法宝等我去扫荡那些邪魔外道之时抢个几麻袋来!到时候入门弟子人手一个,还怕没人来我茅山求道!”

  老道士闻言脸色稍转,却语重心长道:“那蛮荒险地岂是那般好去的,蛮荒凶兽更是有莫大神通,凶悍异常,你修为若未结得道胎,千万莫要仓促前去,白白折了性命!就算以后前去,也要处处小心谨慎,当年连云机子祖师这等修为虽然收得神兽,却也是带伤而归。你只要有这份心便成了,总算不枉我对你这么多年的辛苦教导,你也莫要怪为师平日里对你太过苛刻,你可是我茅山派今后的唯一希望。另外一点你还须记住,所谓的邪魔外道也不尽都是恶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也莫要以貌取人,正邪只在一念之间,有些魔道中人也许并不是十恶不赦,念在小过也当让其有改过机会,莫要一见面就痛下杀手,世间的生灵都是天地造化所创,你也莫要造了太多的杀业。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正派人士都如你想的那般正直不阿,道貌岸然者亦比比皆是。日后,你可要明辨善恶,莫要被表象迷了眼。”

  简云枫听着老道士如临终遗言般的教诲,心中满不是滋味,不满道:“师傅,这些徒儿都知道了!今日您带我来此,总不是为了给我讲这些的吧?”

  说到此处,老道士霍然站起了身子,严肃道:“茅山派第二十四代弟子简云枫听令!”

  简云枫闻言一愣。老道士却喝道:“还不跪下!”

  简云枫赶紧爬起来跪好,心中纳闷不已,不知道这老道士又想要干嘛。

  老道士见简云枫跪好,便向谷内拱手道:“茅山诸位祖师爷在上!茅山派第二十四代传人简云枫即可起便是我茅山第二十三代掌门继承人!望诸位祖师爷在天之灵,多多庇佑,他日光大我茅山道教!”

  简云枫一听,差点没跳将起来,虽然他知道茅山派现如今一共就他和师傅两个人,这掌门迟早得他来做,可忽然之下被指定为下一代掌门,让这个毛头小子着实吓了一跳。口中不住嘀咕道:“我就是下一代茅山掌门了?我是一派之长了?”但当他稍稍回过神来,抬头望了望四周空旷的山野,便又叹了口气道:“以后我当掌门了,我管谁去……”

  老道士见他忽喜忽悲,也不去管他,摘下右手食指上的那枚紫色戒指,郑重地递给简云枫道:“这便是我茅山派开派以来传下的掌门信物紫玉戒指,见此戒便犹如掌门亲临。现在便传于你了,你可保管好了,在此之前你需得当着诸位祖师爷的面立誓!”

  简云枫一听戒指要传给他,便两眼放光,他可馋涎这个紫玉戒指好几年了。自打懂事起,他就迷上了师傅手上的那枚造型古朴精致,隐隐散发着紫光的玉戒,可是每次想要讨来玩耍,便被老道士严词拒绝。小孩子好奇心大,见平日里什么都依自己的师傅居然这么宝贝这个戒指,连摸都不让摸一下,更是勾起他的好奇欲望,总幻想哪天等师傅不注意,偷偷摘了来,仔细研究研究。可当他听到还要立誓,伸在半空的手便“嗖”地一下缩了回来。

  简云枫搓着手,讪笑道:“师傅,这还要立誓啊?师傅您看,你现在还年盛体壮,不用急着把掌门之位传给我的,这个,那啥,那戒指师傅您先戴着,不急,这事不急。”

  老道士却道:“这是茅山派几千年的规矩,凡是立了掌门继承人,就必须得传下这个戒指,因为这个戒指还关系到我茅山派最上乘的道术的传承,还不快速速接令!”

  简云枫一见老道士眉毛上翘即将发怒,赶紧接过戒指捏在手中仔细观察。这枚戒指通体紫色,玉质浑厚透彻,隐隐散发着透凉的紫气。最奇的是,光滑圆润的戒面内隐隐浮现着一个古字,确切的说是两个古字交替隐现,神异非凡。简云枫一见便爱不释手,仔细地盯着戒面看了半天问道:“师傅,这两个字可是‘符箓’二字?莫非这枚戒指和我茅山派的符箓术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