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凌虚符箓
樽中月2015-12-21 14:403,561

  “不错!这枚紫玉戒指可是你抱朴子师祖用当年在东海深处斩杀的凶兽独眼魔龙的眼珠子所练致成的。那独眼魔龙仗着深厚的万年修为在东海一带兴风作浪,许多修道高人都拿他毫无办法,最大原因便是因为它那只魔眼了。每当圆月之夜,它就出水盘于某个岛上仰头望月,那只魔眼便会自动吸收月华精气。渐渐地,数千年后,这只魔眼便被月华精气淬炼地如玉质一般,更奇的是,它居然能吸收一切攻击性道术。当年前来斩妖的道术高人们看着这头魔龙也没有丝毫办法,飞剑斩不开它那身龙鳞,道术却又无法伤它分毫,只好都无奈而返。此事被抱朴子祖师得知,他便上极北之地,挖出一截千年冰魄,又回到茅山闭关七日,用九幽阴火将那段冰魄淬炼成一枚冰针。出关之后便直奔东海,当时那魔龙正在吸收着月华,见又来了一修道之人,也丝毫不放在心上。抱朴子祖师便取出观天镜,凌空往那魔龙脑袋上兜头一照,那魔龙便被观天镜中的幻境照地一阵恍惚,就在那一会功夫,一枚极冰极阴的阴火冰魄针就已经深深扎入龙眼之中。”老道士满脸得意地说道,似乎当日斩杀魔龙的是自己一般。

  简云枫听完,瞪大眼睛道:“抱朴子祖师真是阴狠……对了,师傅,那这枚戒指岂不是也能吸收一切道术了?!那我戴着岂不是可以在江湖上横着走了?哇!师傅,原来我茅山派还有这么神奇的宝贝!哈哈,这下我可真是发了!”

  老道士却是瞪了他一眼道:“哪有这般神奇,那龙眼自魔龙死后便失了灵气,更被祖师用阴火冰魄针那么一刺,就剩下这么点大一块了。不过,就算是这么一点却也是可遇不可求了,那独眼魔龙本就是洪荒一大神异之物,一身精华俱在这龙眼之上,又日日用月华淬炼,其神奇之处岂是世间俗物可以比拟。魔龙即死,这龙眼最大的功效便就消失,不过抱朴子祖师却发现这枚龙眼居然能自动吸收月华精气,化作精纯的天地元气存在其内。便根据其大小将其锻炼成为一枚戒指,又用秘法淬炼,便成了一件符箓至宝!”

  简云枫听着却不解:“师傅,这个戒指和符箓有什么关系,画符不是用朱砂的么?”

  老道士继续说道:“你知其一不知其二,大凡各类符箓,皆是用来凝聚这天地元气,从而催发威力强大的道术所用,而自身只消耗极少的真元,越好的朱砂其凝聚效果便是越强,便能画出更加上等的符箓。你可知仙家的符箓之术却是不用道具,可以凭空信手而成。”

  “不是吧!这么厉害?这样的话,和别人斗法时岂不是随时都可以用各种符箓,而且还不用怕道符用完?”简云枫惊讶不已。

  “哪有这般简单,信手画符以自身为引吸收者天地之气,对本身修为要求更是严格。像你这般的,还没等符箓画完,早被天地间的沛然元气撑爆,而且就算你能画完,所消耗的自身真元也是用朱砂时所消耗的数倍。所以一般不是自身修为已臻化境或者携有符箓秘宝之人,极少这样做。而这紫玉戒指却是符箓至宝,它会自动吸收凝聚天地元气,你只要将它戴在手上,便可以催动它以戒为引临空画符。而且它不似其它符箓秘宝一般,天地元气消耗完毕需要借修道人秘法重新助其吸纳,紫玉戒指不但能自行吸纳,还能助佩戴之人加快自身真元的恢复,端得神妙异常。不过你也别太过依赖于它,画符所消耗的自身真元还是要看你个人的修为程度,而且临空画符的难度不是你平时画的那些符箓可以比的。”老道士细心解释道。

  简云枫听着这紫玉戒指神奇的来历和妙用,早就兴奋地神游九天,捧着它宝贝似的不住呼着白气,拉起衣角使劲擦了又擦,满脸激动。

  接着简云枫二话不说便跟着老道士发了几个誓,无非就是些要光大茅山,惩恶扬善之类的,至于那个云机子立下的门规,简云枫更是想也不想便发了誓,他想反正渡劫失败或者阳寿将近都是快死的人了,死哪不是死,更何况这封天大阵内定是有什么弥天机密,死前能进去看看,也不枉此生了。

  一切仪式完成之后,天上已经是繁星点点,老道士见时辰不早了便让简云枫去歇息了,并让他明日早起,准备传他茅山道术的最上乘部分。简云枫得了戒指,戴在手上兴奋地一夜未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摸着戒指,一脸傻笑,直至东方告白,才迷迷糊糊地赶往大殿。

  正殿内,老道士早早地便坐在蒲团上等他了,见他迷迷糊糊地进来,眉头一蹙,枯瘦的手指缓缓抬起,只见他指尖泛着青光,随即便临空画了一道简单的符箓,接着手掌微微一送,口中轻喝:“去!”那道青色的符箓便倏地隐入地下消失不见。

  简云枫迷糊间见眼前青光一闪,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他脚底下瞬间喷起一股冰冷的水柱,从脚浇到头,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脑袋也清醒了几分,却止不住地打着喷嚏。

  老道士眯起眼睛道:“看明白没?这便是我茅山道教不传之秘,凌虚符箓,刚才只是简单的一道水龙符而已,现在醒了没有?”

  “醒,醒了……啊,啊欠……师,师傅,能不能先让我去换件衣服再,啊欠……再来?”简云枫哆哆嗦嗦地答道。

  老道士冷哼一声,丢下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便起身离去,远远传来传来声音道:“这是凌虚符箓的修炼方法,给你三个月时间,若你能一口气把里面所有的符箓全部使出,便算你过关。三个月后为师自会来监察,若是有所偷懒,你就等着好果子吃吧。”

  简云枫愁眉苦脸地捡起地上那本古旧小册子,抖着身子翻开第一页,“咦?这符怎么这么眼熟,对了这不是隐身符么?不是吧……莫非?”当他仔仔细细地翻完正本册子,立刻喜上眉梢大笑道:“哈!这不就是符箓真经里的符么,这三十六道符,小爷我一个时辰能画上百张!师傅不会是拿错了吧?”想到此处急忙看向封页,“凌虚符箓,没错啊,怎么回事,再看看。”

  半晌,他才若有所思的合上册子,自言自语道:“不过是加了些运功口诀和指法技巧,也不见得很难啊,先试试看再说。”

  说完他便开始画起那第一道符来,便是最简单的隐身符。只见他右手微抬,食指微升,指尖开始泛起淡淡青光,紧接着他便感到一道冰凉的真元从紫玉戒指中汇聚到他指尖,指尖微弱青光瞬间便成盈盈紫光,简云枫心中一喜,这紫玉龙眼果然是好东西。心中默念着指法口诀,隐身符的画法他早就牢记在心,随着他手腕转动,面前便结起一条淡淡紫色痕迹来,正当他快画完一半的时候,忽然感到指尖一空,那先前画的一半紫色符箓居然凭空消失。

  “怎么回事?莫非是画错了?这不可能啊,隐身符我都画过上千遍了,莫非是指法问题?”想到此处,他又皱着眉头翻开小册子开始仔细研究。略一思索,他又开始抬手画了起来,这二次虽然比第一次多画了一点,可也仅仅是多画了那么一点,符箓还是凭空消失了。

  “不是吧!小爷我就不信这个邪了!”说完,他气呼呼地盘膝坐下,一手拿着小册子一手开始画了起来……

  三天后……

  “啊!我的天呐!这破符终于画好了……”简云枫揉着酸疼的右手,一脸疲惫地瘫坐在地上,体内真元也差不多消耗一空,就算有紫玉戒指帮他恢复,可持续三天的真元消耗,却如同杯水车薪般,入不敷出。

  简云枫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挫败感,最简单的隐身符居然花了他整整三天才像模像样地画成一道。翻着后面一道比一道复杂的符箓,尤其最后那几道符箓,就算是用朱砂也不是那么容易画成,简云枫忽感一阵虚脱。

  约莫在地上躺了半柱香功夫,简云枫便噌地一下又坐直了起来,摸着手指上的紫玉戒指自言自语道:“不行!我日后还要振兴我茅山道教,我可是下一任茅山掌门了,若是连这几道符也画不好,岂不是让外人笑话!还有三个月时间,哼!不就区区三十六道灵符么,小爷我可是天纵奇才,诗仙再世,岂能被此等小事难倒。”一把抄起地上的小册子,又开始打坐运功,准备第二道符的练习。

  简云枫其实早在八年前便已进入炼神化虚阶段,这也多亏他师傅打小便让他修习三清心法,全身那点杂质早已被淬炼得干一干二净。对于现在的简云枫来说,本身修为虽然只是炼神化虚中期,离结成道家金丹还有一大段距离,但是却已经修得辟谷之术,三个月不吃不喝也没多大影响。

  这中原道教皆是三清传人,练气之术便也大同小异,从最基本的练气化神开始,然后是炼神化虚,此时便能修得辟谷之术。若能更进一步修得金丹大道,就可以御物飞行,一日千里。再接着便是结成那道家元胎,这时的修道者能不借外力而纵横于云霄九天之间,到最后将道胎修至元神,迎来天劫,此关若能顺利渡过,修得者便可道胎成神,白日飞升。

  只是道家各派都另有自己特殊的私密绝学,用来增强自身修为或者抵御外敌,皆是千百年来派中前辈高人所创,功效威力也是各不相同。就像简云枫所修习的凌虚符箓,便是茅山开山祖师抱朴子所创,作为茅山派的镇派绝学代代相传。天下间会画符的修道之人比比皆是,可这凌虚符箓却是只此一家,茅山派虽然落魄至斯,可好歹也是传承数千年的古老门派,这镇派绝学自然也是上乘的顶尖道术。若不是因为茅山的灵源被毁,导致山中灵气稀薄,使山中许多的奇花异草,珍禽走兽无法存活,也断不会落到这般光景。须知,那些灵气充足的珍贵材料所炼制成的仙丹法宝对修道人来说可是至关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