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有鸟重明
樽中月2015-12-21 14:403,557

  当简云枫回到天师府的时候,东方泛白,他便趁着日出时分,好好舒展了下筋骨。

  这时张若虚也走了出来,见到简云枫已经起床,上前笑道:“简师弟真是好根骨,这么快就痊愈了。”

  简云枫抱拳笑道:“师兄早,想不到这龙虎山冬日里别有一番风景。”

  张若虚闻言大笑,道:“若说这风景好看,却要数灵山的栖凤谷了,那里可真是人间仙境。”

  简云枫奇道:“莫非就是嫂夫人山门所在的地方?”

  一听到自己妻子,张若虚又微微叹了口气道:“正是,对了师弟,过几日小女便要回栖凤谷,川儿也要一起跟去,你眼下若无要事不妨也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你师傅他对内子有大恩,想来她也极想见你一面。”

  简云枫略一思考了下便点头应允了,他反正也不知自己接下来要干嘛,十八年来也是第一次下山没人约束自己,既然出来了便好好瞧瞧这天下吧,他其实心底也想去看看别的门派到底是怎么样的,心里也好有个底。

  这时,府内又走出一人,白衣似雪,面如脂玉,见了张若虚便低头问候道:“爹爹早。”

  张若虚一牵简云枫的手道:“来来,颜儿也来见过你简师叔,他师傅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不能怠慢了。对了,简师弟,这便是小女张羽颜了,前几日才回来,想必你还未曾见过吧?”

  那女子复又低头道:“羽颜见过简师叔。”

  简云枫一听,这声音怎么这般耳熟,当对方抬起头来的时候,两人都大吃一惊:原来是他(她)!

  简云枫愣愣地看着张羽颜,不知道如何答话,心中却是惊讶:原来她就是师兄的女儿,年纪轻轻就修得金丹大道,自己真是妄作人家师叔了,羽颜,真是个好名字。

  而张羽颜此时心中却有如五味杂陈,原来昨夜那年轻男子竟然就是自己的师叔,而且那日在他的房间里,他还……想到这里,张羽颜顿时俏脸生红,也呆立住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张若虚见两人模样似乎早就认识,问道:“你们两人见过?”

  还好还是张羽颜机灵,赶紧回道:“是的,那日师叔受伤醒来的时候见过一次。”

  简云枫却想不起来那日受伤时候怎么见过对方,也不知她这样讲是什么意思,虽然没有否认,却好奇地盯着她看了一会,而张羽颜刚一说完就想起了当日自己胸前的那只黑手,羞愤难忍,又见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凤眼狠狠一瞪,哼了声便扭头转身走开,说了声:“我去叫小弟起床!”

  简云枫被瞪地丈二摸不清头脑,这昨天晚上还温顺乖巧的一个姑娘家,怎么隔了一夜就变了个脾气,自己莫非哪里惹着她了么?

  张若虚见状,也只能尴尬地笑了笑不明所以。

  紧接着,一声惨呼从张羽川的房间传出,可怜的孩子犹在睡梦中便不知不觉地做了某师叔的替死鬼。

  又在天师府住了两日,张家姐弟才准备动身去栖凤谷。原来自打三年前张若虚夫妻吵架后,两人便分隔两地,张若虚的妻子还发誓道五年内再不见对方,因此一双儿女也只好一人一个带在身边。张羽川自幼修习五雷封天决便留下,而张羽颜却因为本身阴脉原因就跟在母亲身边修炼栖凤谷绝学碧落黄泉心法,倒也分的清楚。不过这两个孩子都是年幼,自然不能一个无父一个无母,于是两方又经过激烈协商后约定,每过半年就将孩子送来对方那边小住几天。简云枫这才明白缘由,看那张羽川顽皮心性,原来因为是自幼便不能待在母亲身边,缺少母爱所致,心中也不禁多了几分怜惜。

  简云枫对着张若虚一番道别之后,三人才在张若虚不断叮嘱下出了天师府大门。

  简云枫下了青石正要往谷口走去的时候,张家姐弟却让他等等,接着两人又朝谷内深处发出一声奇怪的啸声,在两人怪异的啸声之后,谷内又传来一声清亮的凤鸣声,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银色大鸟落在三人面前。简云枫看着面前足足有自己两三人高大的巨物,心中大骇。

  只见张羽颜不舍地搂着巨鸟低下的脖子,呢喃地说了几句,那巨鸟也极其不舍地拿脖子蹭她,喉中咕咕低鸣,见此模样,简云枫便知晓了大概,看来她那夜所烦恼的事情一定是因为父母的事了,导致自己有家却不能回。

  最后,在巨鸟的目送之下,张羽颜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山谷,简云枫偷偷瞧去,发现对方眼眶内饱含泪珠,却倔强地咬着银牙坚持不让它流下,怜惜同时心底更是多了一分敬佩。

  跟着三人离开龙虎山的自然还有一只大摇大摆的金色怪鸡,它似乎是跟定了简云枫,如影随形。

  一开始,张羽川还很惧怕那怪鸡,瑟瑟地躲在简云枫身边,怕稍微离开寸许便被对方攻击,可后来见对方并不理会自己,渐渐地也大胆起来,不过却再也不敢上去亲近了。

  当简云枫问起那谷中那银色巨鸟是何来历时,那张羽川便又恢复了心情,滔滔不绝地吹嘘起来。从对方的嘴里辛苦地分析出有用信息后,简云枫终于知道原来那便是天师府历代的守山神兽,重明鸟,辈分之高,就算张若虚见了也要以礼相待。相传重明鸟本是凤凰遗种,状如鸡,鸣似凤,天生双瞳,双眼四目天赋异禀,能辩妖邪,驱恶鬼,乃是道家典籍中的仙禽。想不到能在这里亲眼见到传说中的神兽,这可是十八年来第一次,简云枫心中也是大为满足,不过当他回头看到自己身后的那只比家鸡大了稍许的金色怪鸡,嘴里顿时发苦。

  一路上,简云枫也不知道何处得罪了这张家大小姐,不但对方有意躲开自己目光,而且有时候自己故意引起个话题,也只是得到一声冷哼。虽然张羽川知道怎么回事,却根本不敢提起,这天下只有两个人让他打心底就害怕,一个是他那严厉的父亲,还有一个就是他那貌似温顺的姐姐了。

  张羽颜心里其实也是纠结万分,那夜虽然被对方的气度所折服,却谁料到那人居然就是非礼自己的恶徒师叔,虽然对方并不是有意之举,可自己也是大姑娘家一个,何曾被陌生男子亲密接触过,况且接触的居然还是那等部位,教她如何能看得开。对方若是个老头子也就罢了,谁又料到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叔居然这般年轻,而且似乎还长得很不错,确切的说应该是相当好看,自己心底早就乱成一锅,一看到对方的脸就想到那只乌黑的手,甚至胸前还能隐隐感到当时传来的那阵酥麻,哪里还敢和对方说话,连瞧都不敢再去瞧他。无计可施下,只好采取不闻不问不理不睬的手段,心情才稍稍平定了下来。

  简云枫搭讪了几句吃了几个闭门羹后也识趣了起来,不再去招惹对方,便和张羽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这时,张羽川问道:“师叔啊,听爹爹说你们茅山派当年还是天下第一大派,据说那镇派之宝观天镜乃世间是一等一的法宝,其中蕴含的玄机奥妙就算是爹爹的翻天印都比不上,不过据说还有只神异非凡的守山神兽,爹爹也只是听说并不知道是什么,师叔啊,你现在都是茅山派掌门了,你一定是知道了,说来听听吧?”

  张羽颜听了心中一惊,对方小小年纪居然是一派之长了,而且听小弟这话对方门派似乎大有来头,可自己怎么就从来没听说过有个茅山派呢?当下也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不过脸上却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简云枫叹了口气道:“师侄你有所不知,我茅山派上下就剩下我一人了,我师傅他被恶龙所害不幸身亡,来不及交代相关事宜,我这个掌门也是名存实亡,那观天镜早就被人毁去,而且守山神兽我都闻所未闻,更不用说它的来历了,不然,我茅山也不会落入这般光景。”

  张羽川见提及对方伤心事,急忙住口不再多问,而张羽颜内心也是颇多感慨,原来对方那夜所愁之事竟是这样,自己那些事情和他的比起来真是相差的太远,想不到他年纪轻轻却背负了整个师门的重任,身兼师仇,而且还能这般看开,实属难得。眼中余光瞧着对方模样,似乎也不那么可恶了。

  三人一鸡就这样行来,灵山大约相距龙虎山只有百十里路,若是张羽颜御剑飞行的话用不了多久便能到达,虽然因为另外两人只能步行,速度倒也不慢,何况三人本就是修道之人,自然不会因为身体劳累而停下休息,再加上张羽川思母心切,路上也不做耽搁,大约走了一天,便差不多到了地界。

  在张羽颜的带领下,三人穿过一片浓雾弥漫的怪异树林,便看到了一条迂回的山路。听张羽川说,这片树林可是厉害非常,若无谷内弟子带领,进去后休想出来,而且其中阵法机关重重,一个不小心便会命丧当场,自己虽然来过好几次,却还是看不透其中的奥妙。

  几人沿着山道一路上至山腰,张羽颜却在一块光滑石壁处停了下来,只见她手捏印决,口中念念有词,一道五彩霞光光亮起后,光滑石壁居然无声地打开。

  张羽川见状,欢叫着首先冲了进去,张羽颜见了摇头苦笑下便跟了进去,简云枫好奇地打量了下石壁也举步入内,在他之前,那只金色怪鸡已经先一步跳入洞内。

  这山洞也是光怪陆离,似乎隐藏着什么阵法,简云枫不明就里不敢去乱碰,跟在两人后面乖乖走着。片刻,这山洞便走到了尽头,简云枫一看,自己居然身处在一座光滑峭壁中间突起的一块石台之上,脚下云雾弥漫,白茫茫一片见不到景色。石台左边立有一块绿色玉碑,“栖凤谷”三个古朴娟秀的字刻在其上。仔细一看,那玉碑旁边居然还放着一块大石头,石上刻着“张若虚与狗不得入内”几个大字,一笔一画之间似乎隐含怒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