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古怪老头
樽中月2015-12-21 14:402,904

  自从那金色怪鸡勾引了孔雀后,栖凤谷的弟子看简云枫的目光便开始带着明显的警惕甚至仇视了,虽然韩玉容还是当没事发生一般待他极为热情,可那张羽颜看到他就想起新仇旧恨,简直有杀了他的冲动,简云枫现在遥遥看到那白色身影第一个念头便是有多远跑多远。

  没到两日,简云枫就找了个借口提出要辞行了。韩玉容自然是婉言相留,可简云枫去意已决,在一通男儿志在四方,师门重任寄予一身等豪言壮志和一堆胡编乱造的借口后,韩玉容终于拗不过他,便亲自为他整理了一个包裹。

  双方约定三月初三昆仑再会,就在简云枫要离开的时候,那金色怪鸡居然赖着不肯走了。最后在张羽颜的各种恐吓和简云枫的悉心劝说下,终于和孔雀依依惜别了一阵后才离去。可这出谷的一路上,金色怪鸡一直对着简云枫哀怨地咕咕叫个不停,似乎很不满对方拆散它们小两口,直到简云枫答应它不久后一定再回栖凤谷才作休。

  简云枫出了灵山不久,正在思索往哪里去时,忽然一个灰不溜秋的老头,鬼鬼祟祟地从树林里往自己身后张望,当那老头发现简云枫身后似乎没有人跟着后,才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从树林后面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简云枫一看来人,顿时气道:“好你个贼老头!上次把我害得好惨,这回你还敢自己找上门来,看小爷我怎么……”

  还没等简云枫讲完,那老头灰袍一挥,简云枫又被制住全身真元动弹不得。简云枫心里顿时把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奈何人家修为实在高深,自己毫无还手之力。

  而那金鸡这次也没上前帮忙,只是看了眼两人,便又自顾自地四下晃悠着。

  那老头这时开口道:“我也没功夫听你啰嗦,不就白吃了你顿饭么,你也不想想你那破鸡吃了老子我多少奇珍异宝,你请我一辈子饭都赔不起!我这回是有事要问你,你是茅山派子弟吧?你师傅是不是已经死了,茅山派现在就你一个人了吧?还有,你是不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无法结成道家金丹?”

  简云枫听了大骇,怎么这老头这么清楚自己的事情,正要发问,却发现自己只是张着嘴说不出话。

  那老头见状,便威胁道:“我先放开你,你要是再敢对老子我无礼,信不信让你在这里定上大半个月。”说完,解了这定身法术。

  简云枫好汉不吃眼前亏,见这老头似乎没想拿自己怎么样,便如实地回答了起来。

  那老头皱着眉头听完后,又问道:“那天师府的小兔崽子没和你一起出来吧?”

  简云枫不知他为何这般发问,便道:“没有,只有我一人出来,你和那小天师认识么?”

  谁料那老头却破口大骂:“谁和那臭小子认识定是倒了八辈子霉!”

  见对方发怒,简云枫识趣地不再发问。

  这时那灰衣老头开始好奇地打量起简云枫来,半晌,他问道:“你是不是很想替你师傅报仇?”

  简云枫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依旧狠狠地点了点头。

  那灰衣老头摸着胡须道:“以你连金丹都结不得的情况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不过,我现在要传你一门道术,让你有机会在对上仇家时起码能保住小命,你学不学?”

  简云枫却听糊涂了,这老头和自己非亲非故干嘛要对自己这么好,还有他为何这么关心自己茅山派的事情,自己的情况他又是怎么知道的。不过自从上次简云枫被雷劈晕了后,可不敢什么道术都胡乱学了,天知道下次是又被什么东西给来一下,自己可经不起这般折腾,便试探着问:“贼老……哦,老前辈,您是要传我什么道术啊?还有,您干嘛要传我这么厉害的道术?”

  那老头却不耐烦道:“你小子还真是啰嗦,那姓张的小兔崽子求我教他我都不肯,这次白送给你你都不要学?”

  原来这老头不想见小师侄是因为这么个事情啊,想到这里简云枫急忙道:“岂敢岂敢,只是小子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平白无故得了老前辈您这么大便宜实在是心中过意不去。”

  那老头却哼了声嘀咕道:“这本来就是你茅山派的东西,老子我只不过是……”说到这里,老头立马打住,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脸色阴晴不定。

  可简云枫却听得清清楚楚,好奇问道:“诶?什么是我茅山派的东西?莫非前辈和我茅山派有渊源不成?”

  那老头却恼火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这般啰嗦,想不想学一句话!”

  见那简云枫还在那边思考着什么,灰衣老头火气顿时上来了,只见他闭口一吹,一道灼热的烈焰擦着简云枫的头发轰地一声击中他身后那棵大树,然后大骂道:“你个臭小子!老子这般低声下气还不肯学,莫非还想我求你不成?我告诉你!这门道术你不学也得学!”

  简云枫被烧得吓了一大跳,见那老头模样不像是闹着玩的,赶紧赔礼道:“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我当然想学,只是不知前辈要教小子什么道术?莫非是那三昧真火?”

  “哼!那三昧真火你想学也学不了,没有元胎期的修为,根本无法学,我要教你的是你现在就可以学的道术,具体我也不知道叫什么,你暂且就叫它地支十二术吧。”

  “哇!有十二术啊!前辈您这么抬爱让小子我真是无以为报……”简云枫兴奋道。

  “呸!地支十二术是个名称而已!其实只有一门道术,差不多类似奇门遁甲类的吧,也可以当做是阵法,具体你学了就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没处理的事没?一并处理了,好安心跟着老子我学,学好早点滚蛋。”老头还没开始觉便又不耐烦了起来。

  简云枫一听是奇门遁甲心中便凉了半截,奇门遁甲之术茅山派也有分支,只是简云枫更喜欢符箓,对那些复杂的奇门遁甲并无多大耐心。便道:“老前辈啊,我三月初三要去昆仑山参加道修大会,不知道这么点时间来不来的及啊?”

  那老头子眼珠子一瞪:“什么?你也要去那什么狗屁修道会么?你收到请柬了?”

  简云枫讪笑道:“请柬倒是没有,小子我只是想去见识一番,那些传说中的神仙人物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也好学学,长点见识。”

  那老头子不屑道:“什么神仙人物,他们连神仙的毛都还没修出一根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神仙!”

  简云枫讶道:“老前辈您怎么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神仙?我茅山派开山祖师抱朴子仙师当日可是当着那么多人面白日飞升,羽化登仙,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没有神仙。”

  那老头子冷冷道:“你怎么知道抱朴子那日是成仙了?许多事情没有亲眼见过你根本就无法知晓真假,哼!刚好老子我也要上昆仑山一趟,算你走运能和我一道去,这一路上你就好好跟我学吧,学成多少就看你自己造化了,教完了我也好安心逍遥自在去!”

  简云枫心中纳闷不已:他怎么知道世上没有神仙,难道抱朴子祖师真的没有成仙?不大可能啊。他好像知道我茅山派很多事情,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还有他为什么一定要我学那门道术,莫非其中有何关联不成?

  看着那老头一脸烦躁模样,简云枫知道问了也是白问,便不去自讨没趣,乖乖地跟在老头后面。

  这时那老头却忽然转过头来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多事,告诉你也无妨,那日酒楼一别后我就一直跟着你,天师府里发生的事还有栖凤谷的情况我都知道,这下你明白了吧?我告诉你这些是怕你一路上没心思学,现在开始你给我认真点学,好了,现在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老子我饿了。”

  简云枫心中虽然还有疑团,但也不敢多问,摸了摸身上韩玉容给准备的包裹,暗暗感激韩玉容的周到,知道自己一穷二白,给自己备了足够的银钱珠宝,倒也不怕那灰老头吃白食,只是纳闷对方修为起码不在自己师傅之下,为何还会感到肚子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