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自作自受
樽中月2015-12-21 14:403,376

  简云枫在后院勤奋练功自是不提。

  再看那张羽川,虽然被他爹禁足在府内,却依旧一刻都不得安稳。幸好,从简云枫那处买来一只金鸡,似乎终于找到了玩物。

  这日一大早,一人一鸡的身影便出现在天师府前院内,那只鸡依旧高抬着脑袋一副傲视天下的模样晒着早间的太阳。而张羽川手中拿着一个罐子,罐子里面是一堆各种各样的虫子,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估计是几个可怜的师兄整夜没睡的劳动成果。

  只见他小心翼翼地凑近金鸡,伸着那个罐子放到金鸡的脚下,笑眯眯地道:“神鸡啊神鸡,这些可都是我辛苦捉来的,给你当早点的,快吃吧。”

  那金鸡却连眼睛都没瞥一下,一脚踹翻了罐子,不屑地扫了眼张羽川。

  看着满地乱爬的肥大的虫子,张羽川一脸纳闷:怎么还有不吃虫子的鸡,对了!这乃是神鸡,岂能吃这些!想到这里张羽川急忙赔笑道:“哈!真对不起,我忘了你怎么可能和别的鸡一样吃这些,你稍等,我去找些好吃的来,马上就来。”

  说完,急忙往后院跑去。

  “师叔!小师叔!”

  简云枫听到喊声,一脸疑惑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张羽川道:“何事这么惊慌?”

  “师叔啊,你那只神鸡它都喜欢吃什么啊?我给它捉了的虫子根本就不吃。”

  “哦,原来是这样。”简云枫恍然道,回忆了下怪鸡上次偷吃的那贼老头的东西,便道:“它似乎对那些天地异物很感兴趣,譬如什么飞天蜈蚣,吞日蟾蜍,还有就是什么红颜赤果,冰藤血莲之类的,对了,有时候那些巨兽的内丹它也吃。”

  张羽川一听,脑中嗡的一声,张大了嘴吧呆在原地,这些东西简云枫可能没听说过,但是他爹张天师可是炼药高手,他自然耳濡目染的对这些方面有所了解,简云枫口中说的那些东西都是世间异宝,俱是天地灵根在许多苛刻的条件下才能形成的东西,千百年难遇,自己怎么可能会有。那巨兽内丹天下倒是不少,可自己这么点修为给对方塞牙缝还差不多,上哪去弄内丹。

  简云枫见张羽川为难模样,想了想又道:“哦,上次那望江楼的酒菜它似乎也很喜欢吃,嗯,不过那些东西真是美味,我以前怎么就从来没吃过,唉!”

  张羽川这下才擦了擦额头冷汗,道了声谢又匆匆往厨房跑去。

  张羽川看着手中的卤肉和烧鹅,心中不住忐忑,也不知道那神鸡喜不喜欢吃,自家厨房里的东西都是那些师兄自己准备的。修道人本就对吃食没有多大苛求,自然是比不上望江楼那些菜肴。不过好歹手中还有一壶去年金陵城守亲自送的百年佳酿,才稍稍安心。

  那怪鸡看着张羽川一脸谄媚贡献上来的东西,先是摆了摆头仔细大量了下,再看看张羽川,似乎觉得他也拿不出更好的东西了,便一口一口地啄了起来。当张羽川再打开那壶酒送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双眼一亮,欢快地叫了两声,还用翅膀拍了拍对方肩头,表示很满意。便不再去理他,自顾自地一口就一口肉的吃喝了起来,自上次一口呛醉以后,它就再也不敢大口喝了,一小口一小口地吸着,边吃还便咕咕地开心叫着。

  张羽川见它吃得开心,心中也是大喜,心想:嘿嘿,只要你有喜欢的东西,害怕你不上套?

  渐渐地,酒也喝完了,肉也吃得差不多了,那金色怪鸡才停了下来,现在它已经晃晃悠悠站不稳了。当张羽川正要上前交流交流感情的时候,噗通一声,它又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张羽川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满面愁容,这金色怪鸡食量太大了,酒醉了刚睡醒,便又比划着翅膀表示自己又要吃了,一开始张羽川还乐呵呵地跑来跑去找吃的给他,可是后来府中的肉食都吃完了,而这金鸡似乎对素食没有一点兴趣。当张羽川无奈地告诉金色怪鸡这个事实的时候,谁料那金鸡眼睛一瞪张嘴就要来啄张羽川,张羽川一看撒腿就跑,这一个连御物飞行都做不到的小毛孩怎么可能跑得过这神奇怪鸡。果然,不一会,张羽川便趴在地上哀声求饶,被驱赶着来找吃的,看着满手的伤痕,张羽川想死的心都有,干嘛不好偏偏一开始就要给它吃好东西,这下倒好,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是等下找不到吃的倒霉的就是自己。

  去找简云枫帮忙?张羽川不是没想过,可是自己从人家那里买了鸡,自己伺候不好反过来还要去求人,张羽川年纪虽小,可心高气傲,一下就断了这念头。躲起来?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啊,况且自己堂堂龙虎山小天师被一只鸡逼得躲起来,日后出去还总没见人。可是,这天师府上实在拿不出好吃的了,自己又被禁足,不能出去买。不行,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和它拼了?对了!这样下去它永远也不会顺从自己,自己这般讨好它,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还不如直接将它制服,这样它不就老老实实了,起码也不用受这窝囊气了。想到这里,张羽川心中豁然开朗,笑嘻嘻地回去找那金色怪鸡。

  那金色怪鸡正懒洋洋地躺着晒太阳,见张羽川来了立刻跳了起来,以为又有好吃的了,谁知道对方竟然空着手笑眯眯地朝它走来,一时间傻愣在那里不知怎么回事。

  过了会,还见对方没拿东西出来的意思,这怪鸡总算知道对方是在耍自己,顿时大怒。这还了得,平时那小子见自己就和见了大爷一样,今天这是吃错东西了还是怎么着,不好好教训教训让他听话自己日后上哪找这么个仆人去。只见它翅膀一振作势欲扑,张羽川立刻出声阻止道:“且慢!丑话说在前头,今天要是你输了,你日后便得乖乖听我的!”

  那金色怪鸡一听对方原来是故意挑衅来的,脖间金毛倒竖,怒叫一声,化作一道金光便冲了过去。张羽川见对方二话不说就动手,当下也不再客气,手诀一捏,腰间也飞出一道金光冲向对方。

  只见空中两道金光一触即分,一道金光速度不减地冲向张羽川,还有一道金光化作了两瓣掉在地上,原来是一枚金印犹如被利刃切割开一样,散落两边。

  张羽川一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肩膀上便狠狠挨了一记铁翅。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他清醒过来,关键时刻,只见他真元一提,运气足尖,身子迅速地在空中一转,双手狠狠一错交在头顶,嘴巴一张做狮吼状,一声足以穿金洞石的声音顿时冲破云霄。

  “师叔!救命啊!小师叔!”张羽川犹如一道狂风一般没命地卷向后院。

  正在练习五雷封天决的简云枫听到这急切的求救之声,心中一突,五道天雷又一次劈歪在地上,不及多想,急忙循声掠去。

  抱头逃窜的张羽川一见来人,顿时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脚底加速,冲了过去,躲在了简云枫后面,心惊胆战地看着空中飞奔而来的怪鸡。

  简云枫见状也不知发生何事,急忙喊道:“金兄且慢,你这是为何?”

  那飞掠的金光闻言,立刻顿住,落在地上,瞥了眼躲在简云枫后面的张羽川,威胁地瞪了两眼似乎在说:“你小子等着,别让我抓到。”然后,拍了拍翅膀,若无其事地晃悠着离开。

  那张羽川被瞪的一个哆嗦,见对方走了,才哆哆嗦嗦地走了出来。

  简云枫好奇地问道:“我说师侄啊?你们两个这是搞什么名堂。”

  张羽川一扯简云枫衣袖苦苦求道:“师叔啊!您,您能把这鸡收回去么?我不要了……我求您了师叔!那银子就当是小侄我送给您老的见面礼了。”当下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简云枫闻言心下暗笑,原来是这般原因,见张羽川犹自惊恐后怕,出言道:“原来这样,师侄放心,回头我定好好教训教训它,让它老老实实听你话。”

  张羽川一听,脸都绿了,急忙求道:“师叔啊!我可不敢再要了,这是师叔的东西,还是还给师叔吧!就算我求您了!日后师叔若是有什么吩咐,我张羽川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一句推辞!”

  见张羽川吓得都快哭出来了,简云枫虽然心底偷笑,可面色一正道:“师侄这般说就言重了,既然这样,那师叔我就勉为其难地收回来吧。”

  张羽川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临走前还不忘再三叮嘱简云枫一定要把它给看好了,不要让它乱跑,才安心离开。

  简云枫也觉得金兄行为有所不当,便也停下不练,出去找它,想和它沟通沟通。

  简云枫找到那金色怪鸡的时候,它正在前院四处溜达着找什么东西,探着个鸡头这个门缝里瞅瞅,那个石头后面瞧瞧。简云枫急忙上去问道:“金兄,不知在找何物?”

  那金色怪鸡见简云枫来了,便停下不找,只是抬了个脑袋不去理他,简云枫见状又道:“金兄啊,小弟这次来是和你商量个事,你看能不能饶了张羽川?好歹他也是我师侄,也算和我们茅山有些渊源,金兄若是想吃东西的话,小弟下次下山带你去吃个够,金兄意下如何?”

  那金色怪鸡歪着个脖子思索了会,又抬眼瞧了瞧简云枫,半晌才点了点脑袋,昂首挺胸迈着步子走开了。

  简云枫见对方答应了,心中稍定,摇头苦笑了下,又回去继续练功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茅山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