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战天传法收弟子,众人离去授徒难
浪子星痕2017-04-14 09:383,400

  上文说道:

  冥河初上天衍岛,

  亲见师尊修为退。

  欲报仇来刀剑向,

  凶手原来也是师。

  有眼不识师尊颜,

  战天传法待惩戒。

  话说冥河的所作所为尽管让战天郁闷不已,内心却十分欣慰。你道为何?谁有一个明知对手无比强大却坚持要为师傅报仇的弟子恐怕都会高兴无比吧?

  张辰与战天二人看着座下两位弟子的表现不由相视而笑。

  战天咳嗽一声,盘坐于广场之上,顶上现出一亩祥云,三花元神绕着其上一把宝剑旋转不休。冥河眼尖,一眼便看出这便是师尊分宝崖所得之宝。

  五彩祥云四散,战天声音威严博大,传遍整个天衍岛海域。

  “吾此次所讲皆乃吾师尊道祖鸿钧所传,尔等可谨记道祖为洪荒所做之贡献。”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自盘古开天,混沌化太极,太极化两仪,是故一生二,二生三……”

  战天讲道不像鸿钧那般天花乱坠,异象迭起,却是别有一番景象。

  其所讲之法,虽自述乃鸿钧所传,却是其结合后世所学,又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由浅入深,由简至难,轻易便可听懂。

  此次讲法共计三百年,从修行入门,到金丹,到元婴,再到天仙,玄仙,最后直到大罗天仙。

  天衍岛之外众修士面线喜色,各有所悟,偶尔有人突破引起天降雷劫,战天都是回手间收取了事。而岛上的几人要不是天资过人之辈,要么就是本身修为松木深厚,收获更是不凡。

  便是讲道的战天也觉得受益匪浅。

  三百年时间转瞬而过,战天收了顶上三花,一亩祥云,于天衍岛之外道:“贫道讲法已毕,各位修士请回。”

  众多修士俱都不舍,向着天衍岛执拜师之礼参拜过后一一而去。

  战天睁眼看着眼前广场之上的二男一女三人,这三人都有玄仙修为,资质却是上佳。乃是在战天讲道之时气机牵引之下自行穿过阵法,走至广场前。

  那三人于修炼中微微醒转,看到眼前众人,先是一惊,立即全神戒备。转而又环顾四周,似有所觉,转瞬间尽皆跪伏在地,长声道:“我等三人一心求道,辗转洪荒数千年之久,今日终得遇仙人,还请仙人收我等为徒。”

  张辰与战天二人从三人醒转之际便注意他们的一言一行,心中甚是满意,听完三人所说,相互间对视一眼,双双点头。

  张辰对三人道:“尔等可为我门下第三,第四,第五弟子。”

  张辰指着那虾米成道地女子说:“你修为不深,根基却甚是稳固,且境界比他二人稍高些许,你且为我三弟子。”

  张辰又转头看着那面目身体完全一样的兄弟俩说:“你二人乃是先天顽石得道,且奇怪的是一体双生,修为境界又皆相若,你二人且以长幼次序为我第四,第五弟子,不知你们谁大谁小?”

  那对孪生兄弟面色尴尬:“禀师尊,我等自有智慧起便同时发现对方的存在,且化形之日都在同一天,故而我俩也不知道谁大谁笑……”

  战天面色略有抽搐,世间果真无奇不有,这样的极品兄弟也能被他所收,却不知日后二人是否一直都是这样,战天心中还真是有些期待。

  张辰微一皱眉,便对那开口之人道:“日后且你为我第四弟子。”又见剩下那人面现不服之色,心中微动,知是二人互相不服,不免好笑,又道“记住,只是暂时的,日后若你兄弟修为超越于你,则他便是你师兄。”

  剩下那人立刻面色微喜,朝着先前开口之人挑衅的撇了撇嘴。

  “尔等且于我天衍岛上开辟洞府,日后自有尔等另一师尊教导尔等修行。冥河,你修为虽已臻至大罗天仙之境,然你乃我大弟子,你也留下随战天师尊修行,顺便教导众师弟,不成大罗金仙业位不得离岛。”

  众人纷纷应是,自行离去。

  “战天道友,你说我等今日所收之徒如何?”

  “修为尚可,资质极佳,只是人却显得稍微极品了些。”战天面现异色。

  张辰哈哈大笑:“虾米成道,顽石化形,这三人能走到一起,还真是极品啊!”

  “道友,你刚所讲之道尚未完全,对于我来说也只是略有所得,还请以命魂交融之法为贫道解惑。”

  “自当如此。”战天微微点头,二人随即进入天衍府,洞口禁制豁然关闭如初,再无声息。

  天衍岛外,茫茫无尽虚空之中,三位道人面色不一的矗立其中,正乃是鸿钧之徒,道家三清是也。

  “师兄,这战天也不知是何来历,我以大罗金仙修为推演天机,却始终不得其法。今日来此才发现其修为之高深莫测,恐怕已不下我等三人。”

  通天于虚空开口对身旁的老子说道,言语中隐隐有惺惺相惜之意。

  “藏头露尾之辈罢了,哪比得上我等盘古正宗。”元始却是隐隐不服,忍不住反驳道。

  通天看了其一眼,轻哼一声,也不达话。元始面现怒色,刚要说话,只听老子说道:“这战天确实不凡,老师所讲之大道精义却已领悟十之八九,修为更已经是大罗金仙顶峰,恐怕不日即将突破至准圣,与我相仿。”

  说罢,也不再言语,元始通天尽皆沉默。

  “师兄,我欲回去闭关,不成准圣终日不出山门。师兄,你呢?”

  老子微微点头:“也该如此,我等盘古正宗却不该落于人后,且回山闭关修炼,通天,走吧。”

  通天点头赞同,三人各架遁光而行,顷刻间消失于天际。

  另一处,准提道人却是面色愁苦,对接引道:“师兄,你道如何是好,我本欲与那战天做过一场,夺得那先天之剑,今日见那厮修为,却是高出我等太多。我西方之地本就贫瘠,人员稀少,本想在东方之地寻几件宝物回去镇压山门,奈何东方却是人杰地灵,高手层出不穷。就说这战天,还有那三清,女娲,伏羲,哪一个都与我等不相伯仲,这可如何是好。”

  接引面色悲悯,安慰道:“师弟莫要着急,日后总有我西方光大之时,你且和我回山门修炼,等到能同老师那般成就圣人之时再提此事吧。”

  准提叹息一声,无奈的看了眼天衍岛,随着接引向西方而去。

  其他洪荒大能却也是纷纷各回山门,却是皆有算计,在此不提。

  却说那天衍岛上,自战天以灵魂交融之法把紫霄宫所得之大道精义传于张辰之后,便于岛上一边打磨肉身,精修法力元神,为日后突破准圣做准备,一边叫道众弟子修行。

  初时还好,战天修为高深,法力通玄,且身为人师,众弟子都存着敬畏之心。

  奈何战天实在没什么身为人师的经验,前世也不过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师傅倒是拜了不少,徒弟却是一个未见。

  日久之下,众弟子对他却再无敬畏之心,甚至那虾米得道的小米道人因不满天衍给她起的道号,偶尔还会捉弄他一下。尽管每次战天都佯装生气,但已经不怕他的众弟子却依然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这还不是战天最郁闷的,他最纠结的还是众弟子的修行。

  冥河还好,即使没有他的教导恐怕也能很快突破大罗天仙。貌似也就这一个最省心,其他的徒弟可就让他犯了难了。

  就像那二弟子乙木,先天乙木道体,修为上涨的飞快,更是因有乙木之气辅助,种植各种奇花异草,灵树灵药都是手到擒来,奈何其天生畏惧雷火,炼丹炼器始终是把握不好火候,虽未炸炉,却是浪费了不少材料。

  再说那石天石地两位徒弟,果真是如其所说,不管二人如何努力修为始终拉不开。战天亲眼见到,那战天刚刚突破一个小层次,那旁边根本没在修炼的石地却立马也跟着突破,看的战天一阵眼晕。

  修为就不说了,各种战技掌握的也甚得精要。但是想到炼丹炼器战天却又些咬牙切齿,这俩怂货至今就没成功过一次!也就是说这俩家伙除了修为高点,战技学的快了点,甚至都不如一个刚入门的道童。

  这些还不是最让战天无语的,让他崩溃的是三徒弟小米道人。

  话说入门之后,小米对水系道法的掌握丝毫都不输于翻江倒海的龙族,只是稍若于玄武罢了,让战天看的一阵满意。

  而后战天又教导小米炼丹,谁料第一次炼丹小米道人就十分悲剧的炸炉了。看着满脸漆黑的小米道人战天哈哈大笑不停。小米道人却很不甘,狠狠瞪了师傅一眼又从新来过。

  悲剧发生了,此后数个月,天衍岛上都会传出“轰”的一声,然后是一个女人气恼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

  战天却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又去教小米炼器。不是他心疼小米道人,实在是每次听到小米的尖叫声战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地跳了一下,然后浑身法力四处乱颤。

  战天本以为小米炼丹不行,炼器却总成了吧?

  谁知道这却是战天悲剧的开始。小米第一次炼器成功了,喜笑颜开,自己虽然不会炼器,但这不还是会炼器么?

  我们的小虾米乐此不疲,天天缠着战天要材料去炼器。不久后,小米拿着用顶级材料炼好的垃圾法器来到战天这让他点评。

  可怜的战天间那些顶级材料在小米手中转了一圈却变成了一堆毫无用处的东西,终于彻底崩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