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分宝崖众人分宝,收徒归岛传冥河
浪子星痕2017-04-14 09:383,566

  上文说到,鸿钧于紫霄宫开讲大道精义,转瞬间三千年眨眼即逝。之后鸿钧收徒三清,女娲,接引准提,还有战天,然后关闭紫霄宫,令其童子带领以三清为首的众仙于分宝崖上收取有缘之宝。

  众人只见眼前的分宝崖似平常至极,仔细打量却又觉玄妙非常,迷茫中似有所悟。

  那道童昊天行至众人之前,道:“老师吩咐,尔等可各行上前一试机缘,切忌不可多生事端,冥冥中自有天数,强求不得。”而后退至一旁。

  三清之首老子听罢也不接话,自行上前。片刻后,只见混沌之气涌动,几件先天灵宝跃然其上。老子一道上清仙光打出,直接收入袖口,退至一旁。

  众人一个一个上前,皆有所得。

  待得战天上前,只见其中混沌之气一如往常,毫无变化。又等了片刻,毅然毫无动静。

  众多仙人面带奇色,隐隐间似有笑话之意。

  战天面色略显难看,刚要拂袖退下,豁然间混沌之气剧烈涌动,一道似欲撕天裂地般的逆天剑意涌动而出。

  战天眼中精光一闪,足下一踏,一道惊天剑意从身上涌出,高达万丈,傲立当场。

  混沌中传出一欢快而尖锐的剑鸣,一把古朴大气的黑色长剑现于战天身旁,其背后长剑微微颤抖,隐有臣服之意,原是一把极品先天灵宝。

  战天哈哈一笑,挥手间将其握于手中,面带喜色。也不顾众人脸色如何,直接以此剑破开虚空,遁走了事。

  只见场中通天面带羡慕,原始则是一声冷哼,老子却毫无所觉,面色如常,至于心中作何感想,却是无人知晓。

  那准提却是满脸悲苦,好似何人欠了他什么。

  其他众人面色如何,在此不表。

  却说那战天手握宝剑之后,直接破空而去,直到行至混沌之外,内心狂喜之色再也压抑不住,仰天一声长啸。

  你道为何?全因手中之剑!也是握住剑柄之后战天方才知晓,此物并不是外表上看到的先天至宝,却是生于鸿蒙之中的鸿蒙至宝!

  具其上遗留信息所述,此物乃鸿蒙之中孕育之物,盘古开天之时因其尚未孕育完成,而后隐于混沌之中自行衍化。而后其衍化之时被鸿钧发现,而后强行收取。

  或因鸿钧不擅剑道,便放于分宝崖上未成动用,便也未曾试着将其收复服。

  战天心中暗暗庆幸,幸亏鸿钧未将其收服,否则这件鸿蒙至宝恐怕轮不到他战天所得,这也真是符合了鸿钧的机缘之说。

  战天内心大畅,便欲立即寻一僻静之地炼化此物。微一沉吟,又觉不妥。

  常言道,宝物迷人眼,自己得剑之时有那么多人在场,难保有那个不开眼的东西前来生事,虽说自己不惧任何人,却难免多生事端,还是早日回岛比较好。

  也不再迟疑,战天架起遁光直飞南海,因其修为即将突破大罗巅峰,遁光却比来时快了数倍。

  待其行至南海边缘,忽感远处雷声滚滚,似有人在渡劫。战天好奇心起,便改道前往一看。

  “原来是松木得道,难怪化形之劫远超一般。”战天于九天之上的云层中喃喃自语。

  草木成道实属不易,自古已草木之身得道者皆乃有大机缘,大毅力之辈。这松木虽非先天之物,却也是开天之后有数的灵木,如今能得道却也乃天数始然。

  豁然,天空雷劫一变,却由四九天劫转变成了七九天劫,下方松木已然受创,眨眼间便抵挡不住。

  九天之上的战天微一叹息,其心中已然明了,异类成道本不易,奈何此物生时便占据了一灵地,乃是日后先天乙木之灵出世之地,日久天长间吸收了大量先天乙木之气,成就了先天乙木道体,又导致先天乙木之灵尚未出世便化为恢恢,放有今日之劫。

  “也罢,就让我来助你一助。”

  战天飞身而下,立于松木身旁,挥手间便破收取漫天雷劫以淬炼身体,而后看着松木化形。

  只见那松木见雷劫消散之后,便知乃身旁的道人在助自己,便放心的开始全力凝聚身体。整个松木忽而变长,忽而变短,忽而将壮若天柱,忽而间细弱芊竹,忙碌了半天才显化而出。

  那松木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刚一化形便行至战天身旁,俯身拜倒:“多些仙人助小妖化形,小妖修为浅薄,恐无法报答仙人恩德,只愿仙人收小妖为徒,小妖愿长伴仙人左右。”

  战天哑然一笑:“你这小妖倒也有趣,罢了,我座下也无几个徒弟,日后行走洪荒却也难免不便,你便做我二弟子好了。你乃松木化形,又得乙木之身,此后便称乙木就好。”

  乙木面现喜色,俯身拜师道:“徒儿多谢师尊赐名。”

  起身恭敬地立于战天身侧。

  战天微微点头,略显满意,便腾起五彩祥云往天衍岛飞去。

  战天携徒乙木直奔天衍岛飞去,路途中,战天向乙木讲述本门规矩,且解答其往日在修行上的疑惑,错漏之处。

  不久,天衍岛变遥遥在望,战天也不管岛上阵法,直接飞至天衍府前方才降下云头。

  “此岛方圆三十万里之地,八十一座岛屿皆乃为师所有,你且自寻一地开辟洞府好生修炼,稳固境界,待些时日为师将会传法于你。”

  “谢师尊,徒儿告退。”

  战天打开洞府禁制,抬脚进入其中。

  “道友回来了,此行可有何收获?”张辰睁开眼,微笑着对战天道。

  其声音平平淡淡,虚无缥缈,脸色虽是略显苍白,却是更显沉稳,睿智。

  “收获却是不菲,本尊的伤势恢复的如何了?”战天面现关切之色。

  “伤势已无大碍,只需略作调养便可。只是这修为却是难以恢复,修养三千年,却是才到大罗天仙境界。你且把此行经过说于我听。”张辰微微皱眉,显然对修为的恢复速度略有不满。

  战天一声轻笑,便讲述其在紫霄宫听道的经过,从到达紫霄宫其,说到鸿钧讲道,从而又说到鸿钧收徒,分封灵宝……

  张辰面带微笑的听着战天讲述,目光深邃,似包容万物,又似能看清万物的本质,待其说完,不禁笑道:“如此甚好,那鸿蒙至宝破灭剑确实不凡,你可先行炼化。只是那红云道人,恐怕你与其日后还有一番因果纠缠。虽说他不知道你抢了本属于他的蒲团,天机牵引之下却总有了结之日,此事暂且搁下。”

  张辰面色微微凝重:“却说你得破灭剑时在场之人太多,恐怕灵宝乱人眼,会有不开眼之人来寻你我晦气。更要堤防的是那准提道人,其乃真小人也,贫道厌恶之余却也不免敬佩。那接引准提虽说苦守西方贫瘠之地,却是有大法力之辈,你这一番下来,日后却难免被其算计,行事需得更加小心才是。”

  “至于那乙木,听你所说却也是一个可造之才,也罢,你我本就一人,一个徒弟而已,收了也就收了,日后好生教导便是。至于其修行之法么……”

  张辰微微沉吟,那乙木拥有先天乙木道体,一般木属性的修行之法却是浪费了其特殊体质,好的修行之法自己手中现在又没有。

  张辰一阵无奈,恐怕天下所有大罗之上的人物就自己最穷了,更可悲的是自己的辈分还比许多大罗都大的多。

  “也罢,你领进门的徒弟自己教导便是。”

  想到战天第一次出去就发生这么多情况,张辰微微头疼,谁要是知道会有日后的圣人会算计自己,恐怕都会郁闷不已吧?

  张辰一声叹息:“时也,命也,祸福相依……”

  “道友不必担心,此事洪荒之中除鸿钧外无有圣人,你我却又何惧人算计?来一个打杀一个了事,贫道的破灭剑却是尚需鲜血开锋。”战天却是毫无顾忌,战意盎然。

  看着战天,张辰一阵无奈,都是同一个人,性格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是其继承了我本身的热血与豪情,还是盘古之心的缘故?

  一阵迷茫,却依稀记起了当初自己来道这里之时还是个二十二岁的少年,如今时光流转,自己如今有多大了?自己也记不清了吧……

  战天对张辰嘿嘿一笑,又道:“我于紫霄宫中听闻鸿钧讲道,这三千大道,八百旁门虽不适合我已力正道之途,却于道友裨益甚大,我欲于天衍岛上宣讲此行所得,广收门徒,扬我天衍一脉威名,也为那些宵小之徒指明方位省得他们找不到你我山门,道友且看如何?”

  张辰收拾心情,闭目片刻,睁眼道:“此法可行,你我虽此时势小,却也不是何人都能惹得起的,却也该是你我扬名之时,待日后大劫起时便也会少有算计我等之辈。”

  “至于广收门徒却是不必,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十乃数之极,你我门下当有九位徒弟。其他人,修为达金仙之上者,可收为记名弟子。我且传讯于首徒冥河,待其归岛尔便开讲吧。”

  张辰挥手打出一道灵符,看着面露不解之色的战天道:“你我虽乃同一人,却不仅性格不同,连所修之法也不同。我所修虽不是以力证道,从你所修却也能知晓一二,你且记住‘顺天而为,逆天而修。欲得道来先寻道,欲破天来先顺天’。”

  战天行至府外,脑海之中仍是思考着逆天,顺天之间得关系。半晌之后,忽的哈哈一笑,挥手间,岛上多了一个广场。

  战天飞身坐于高台之上,声音传遍整个南海。

  “先有道祖鸿钧传道紫霄宫,今南海天衍岛修士战天半月后于岛上讲道三百年,有缘者可至此听讲,凡听我讲道之修士,不分先天后天,不分洪荒种族,若有修为至太乙金仙境者,可为我门下记名弟子。”

  整个南海霎时间沸腾了,无数奇形怪状的种族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向天衍岛范围行去。

  数日之间,南海毫无杀戮之事发生,战天无意间却也做了一件功德之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