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毁容,短命十年
黛墨2017-04-14 02:521,743

  众人同时看了过去,都是一惊。

  就算没见过白猫,也听说了北玄音养着一只紫瞳的白猫,天下仅此一只。

  秦家和平阳侯父子皆是脸色一变,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怎么会……难不成世间上还有第二只白猫?不会!白猫易求,可是紫瞳的白猫,出了一只已经是世间少有的了。

  楚芷玥今日才是第一次看见这只白猫,它蹭着楚芷玥,又是退后几步,紧接着就往楚芷玥身上跳去!

  楚芷玥反应还算快,急忙伸出双手把白猫接住。

  白猫喵了一声,尾巴一扫,就盘在楚芷玥的双手上,不肯离去,它有些慵懒,闭上眸子挪了挪位置,看上去异常舒服。

  楚芷玥嘴角抽了抽,这算什么情况?

  “太子殿下,你的白猫。”楚芷玥虽然不讨厌动物,可也不喜欢。

  “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它出现,为你洗脱嫌疑,你这样就把它弃了?”北玄音轻声说,指责她的不善。

  她的脸一黑,确实,这猫出现,平阳侯还怎么指证她的错?没有错又何来罚?

  秦靖风看见白猫出现,楚芷玥洗脱了嫌疑,当然是高兴。

  刚才还牙尖嘴利的平阳侯等人,此刻都禁了声。

  “平阳侯,郡主妹妹根本就没有掐死太子殿下的白猫,你以此来退婚,要给郡主妹妹一个交代!”秦靖风转而看向平阳世子,“平阳世子,郡主妹妹一心想要嫁给你,如今证明了郡主妹妹是清白的,你不应该娶茜儿,你要娶的是郡主妹妹!”

  平阳世子脸上出现了一抹鄙夷,尽管楚芷玥今天性情大变,但他心底下还是厌恶你楚芷玥的。

  一个身子虚弱,不能习武,没有半点才华的女子,配不上他!如果不是惠平郡主这个母亲,楚芷玥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

  秦茜儿生怕到嘴的肥肉被抢走,脸上的泪痕犹在,就说:“郡主妹妹,可我与平阳世子已经拜了堂,你怎么能够夺人所爱呢?”

  “楚芷玥!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心有所念!可是我不喜欢你!你无谓强人所难!”平阳世子说道。

  “是啊,珺瑶郡主,平阳世子与秦大小姐已经拜堂,这是郡主与世子有缘无分,今生不能成为夫妻了。”宾客中,有人说了一句。

  有一人说了这话,当然就有附和之人。

  如果楚芷玥一定要抢人,那就是她横刀夺爱,受天下人唾骂了。

  北玄音也看了她几眼,分明对她的决定很感兴趣。

  楚芷玥上前一步,手里还抱着白猫,声音凌冽:“平阳世子抬举自己了,曾经所爱,也是曾经的了,既然你我之间的婚约已毁,我又怎毁强人所难?不过平阳侯府和秦家联合起来所做的事情,我不会忘。平阳世子,幸好我今生与你无缘,得你这样的夫君,我宁愿短十年命。”

  她说完,也不管平阳世子那想要发怒的样子,转头就对秦靖风说:“大哥,来了多少人?去把那三十箱嫁妆搬回去。”

  秦靖风正欲说话,秦茜儿还心有不甘喊道:“那是我的嫁妆!”

  楚芷玥头也不回,只说:“你的嫁妆在地下,爱要不要。”

  秦茜儿低下头,看见那一两银子就在自己几步远的地方,她悲怒交加,就站了起来,往楚芷玥身上扑去。

  “楚芷玥!你不过是仗着惠平郡主才得一个世袭郡主之位!你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取回那些嫁妆?!”

  楚芷玥未动,秦靖风正想挡在前面,就看见有一团白绒绒的小东西往秦茜儿脸上扑了过去。

  “啊--”秦茜儿尖叫一声,退后几步,捂住自己的脸,更有几滴血从她的指缝间滴了下来。

  “茜儿!”陆姨娘看见秦茜儿破了相,也急忙走了过去。

  平阳世子脑袋一时空白,正想要开口,但他刚才也看见了是白猫伤人,那是北玄音养的白猫……

  白猫伤了人后,爪子却没有沾染到半点血迹,它落在地上,眯着眼睛盯着秦茜儿,像是示威一般。

  秦茜儿见自己的脸上出血,而且还火辣辣的痛着,她眼前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陆姨娘急忙扶住秦茜儿,喊道:“茜儿啊……-平阳世子,你快点抱着茜儿去内堂啊……”

  可是平阳世子一动不动,心里只想着秦茜儿这破相了怎么办?他还以为自己娶了一个大美人呢。

  楚芷玥也不想再看这场戏,她今日来也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嫁妆罢了。

  她转身而出,秦靖风也跟了上去,现在他与秦远已经反目,当然是不会再留下了。

  平阳侯看见今日闹了一场,而他最想要的那些嫁妆,因为没有立下什么契约,无凭无据,此刻也没有理由再反驳楚芷玥。

  白猫瞧了北玄音一眼,北玄音嘴唇动了动,那白猫双眸一亮,也往外边走去,那走路的姿态甚美。

继续阅读:007、利息,贪钱太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太腹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