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张辽扬名
吴老狼2017-04-14 01:492,978

  “这就是我的兵?”戒备森严的虎牢关中,在一大群带甲武士的簇拥下,康鹏第七次在心里问自己道:“可我怎么看到的是一群老弱病残!”

  骑在高头大马上,康鹏看得非常清楚,放眼守卫虎牢关的士卒,全是白发苍苍的老兵,身上穿着破旧的粗布衣服,估计那些衣服和他们同龄了,身高不足五尺的小娃娃,手里拿着比他们还要高两头的粗糙木枪--也就是一根木头削尖而成,身上披着两块破布,只比没穿衣服强些。看到这个情景,原本已经提心吊胆的康鹏对自己在三国渺茫的前景更加失望,就凭这些士兵也想打败如狼似虎的十八路诸侯?还不是些炮灰而已。自己不如乘早找根绳子吊死,也好过被十八路诸侯凌迟活剐。

  虎牢关的城墙是由青石夹杂坯土建筑而成,高约四丈,上面站满了弓弩手及盾牌兵,滚木大石堆积如山,每隔一段距离还生着篝火,火上热油烧得滚开,以便防守对方使用云梯,物质很是充足,而且这些士兵不管体格还是精神都明显比下面那些老太兵和儿童兵好得多,几乎都有一件硬皮甲装备。康鹏的心情总算有点好转,原来真正的董老大把精锐全调来守了城墙。

  康鹏没有猜错,董老大名声虽差,却深得军心士兵爱戴,尤其是嫡系西凉军,装备补给好而多,兵士凶悍战斗力极强,且都对董老大忠心耿耿,董老大死后就是他们为董老大报了仇,逼死设连环计暗害董老大的王允。可这些西凉军有谁知道,眼前的此董老大已非彼董老大,而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不良学生。

  登高望远,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爬上城墙,康鹏的嘴巴差点没笑歪了,原因--虎牢关外的十八路虽然黑压压的一大片,可士兵的情况和董老大那些炮灰士兵相差无几,甚至还有不如的地方,当然也有一些精兵,但精兵数量明显比不上董老大这方,至于古代战斗力最强大的骑兵,董老大这边至少是对方的三倍。康鹏心想,难怪三国演义里记载,空有十八路诸侯讨董,结果连董老大一根毛都没碰到,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嘛!

  心里有底,康鹏胆气也足了,扯开破锣般的嗓子叫道:“众将听令,一齐出关,将那帮乌合之众赶尽杀绝……”康鹏喊到这里突然打住,因为康鹏发现众将领正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他。康鹏暗叫糟糕,心知自己又有地方说错话了。

  李儒小心翼翼的凑过来,低声道:“丞相,不是说好让并州军先上阵,借乱贼的手……那个,难道丞相改变主意了?”康鹏恍然大悟,心说那董老大还真不是个东西,原来是要借十八路诸侯的手消灭丁原的并州旧军,连自己人都算计,真是禽兽不如啊!

  见康鹏不说话,李儒又轻声道:“这是贾诩先生临别时献的计谋,丞相还夸过贾诩先生,丞相莫非忘了?”

  贾诩,作为一个三国迷,康鹏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三国顶级军师之一,喜欢出歹毒主意,专挑反派辅助,是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角色,他给董老大出谋划策,还真是什么骡子配什么鞍。

  康鹏用力摇摇头,也低声道:“先生,本相今天自从和那个姑娘……那个以后,头就有些晕,昏昏沉沉的,很多事情记不清楚,待会还望先生多指点,免得本相出丑。”

  李儒欣喜若狂,董老大待人粗鲁,只对那个不愿做官的贾诩客气些,想不到董老大对自己也有称先生的一天,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啊?“属下明白。”李儒又眨眨三角眼,“丞相,那个女人不知是不是什么妖孽,用妖术暗害丞相,要不属下这就安排人去将她处死?”

  康鹏吓了一跳,心想不愧是董老大的手下,动不动就要杀人。康鹏赶紧说道:“不用,她还不错。”李儒会意,低首退下。康鹏一直不明白,那个姑娘究竟是他自己上的还是董老大尝的鲜,因为康鹏在课堂睡觉时,正是梦见和个美女xxoo醒来就变了董卓,也许康鹏梦见的美女就是那姑娘也说不定。还有康鹏发现,那姑娘的确长得漂亮,比康鹏喜欢的明星沈殿霞(汗!)都漂亮。

  康鹏在关上磨磨蹭蹭,关外的诸侯等不及了,于是诸侯军中一个傻乎乎的武将跑出来找死,“呔!我乃上党太守部将穆顺,董卓老贼,快来受死!”

  吕布大怒,对康鹏施礼道:“父亲,待孩儿去将这贼首级斩来,献与父亲。”

  康鹏翻翻白眼,心说你去砍他容易,但三大流氓马上就要围攻你,然后我被迫退兵,迁都长安再被你杀了,不行,我说什么都不让三大流氓战吕布发生,一定要打赢虎牢关直战,象玄幻小说里的猪脚一样,改变历史轨迹,我才有保命的机会。可不派吕布派谁去呢?娘的,我怎么把他忘了?

  “吾儿奉先,如此宵小之辈,何劳你出手?凭空污了你的方听画戟。”康鹏先给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戴顶高帽子,见吕布闻言后得意洋洋,康鹏乘机又说道:“久闻吾儿奉先帐下有一猛将,姓张名辽字文远,何不让他去斩这鼠辈?”

  吕布一楞,“父亲,那张辽不过一骑兵什长,出身低微且无官无职,派他出战倘若失利恐有辱父亲威名,惹人耻笑。”

  康鹏心说难怪你成不了大气,居然注意什么人的出身,难道你的出身很好吗?再说管他出身好坏,只要忠心能打就比你强。于是康鹏不理吕布,直接下令道:“传张辽来。”

  “张辽参见丞相。”张辽果然相貌堂堂,方脸重颜,眼如铜铃般大,唇上两撇八字须,虽然只是身穿普通骑兵甲衣,却难掩他的彪悍之气。康鹏大喜,心想首先得把这个三国中忠心度极高的家伙拉到手,做自己的贴身保镖,自己才有保命的本钱。“张辽,本相就闻你之威名,今本相欲破格提升你为偏将军,但你得先去把关下叫嚷的那贼首级提来见我,你可敢去?”张辽一言不发,下墙上马提刀,带本部十人出关。

  那个可怜的穆顺不知死期将至,还在那里声嘶力竭的问侯董老大的老娘,突见关门大开,一队骑兵杀出,仔细一看,穆顺鼻子差点没气歪了,那些骑兵不过十人,为首的看服饰不过一骑兵什长而已。穆顺气得冲着关上大骂,“董卓老贼,竟敢以一骑兵辱我,快叫吕布出来受死!”穆顺喊话的功夫,张辽已经纵马冲到面前,穆顺傲慢的挺枪一刺,满以为可以一枪将这无名小卒刺于马下,谁知对方一个马背俯身轻松躲过。穆顺大惊正想变招,却觉得自己就象飞上了天,紧接着又落下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无头尸体跌落下马,穆顺的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那尸体好象是我的。”

  张辽一刀砍掉不知死活的穆顺脑袋,虎牢关顿时欢声雷动,联军自然士气低落。张辽仍不回兵,“还有谁来送死?”

  “我乃北海武安国,逆贼受死!”又一个白痴挥舞着双锤冲出来,直奔张辽。这次他可能鉴于前面穆顺的教训,打得小心翼翼,但不过多撑了二十多招,被张辽一刀砍掉半截大腿,哀嚎着逃回本阵。

  “我乃山阳……”这一个更惨,连名字都没报出来就直接去了阎罗殿报到。

  张辽连战连捷,虎牢关众人马屁连天,大赞康鹏有识人之明,联军方面却鸦雀无声,都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无名小卒吓坏了,从此之后,张辽名扬四海,张辽自然也对给自己机会的董老大满心感激。吕布却又妒又恨,对这抢自己风头的张辽很是不满。

  “我乃北平太守公孙瓒,敌将通名。”联军方终于出来个有点名气的。康鹏也注意到这被大耳贼屡屡出卖挖墙角的冤大头公孙瓒,就象传说中一样,公孙瓒骑的是白马,手里拿的是一把长槊,只是隔得太远,看不清楚他的相貌。

  “我乃董丞相麾下张辽张文远,公孙瓒快快束手就擒。”公孙瓒再不答话,挥槊直取张辽,战不多时,公孙瓒抵张辽不过,回马败走。张辽那里肯放过这能为自己升官途中的大筹码,纵马就追,眼看要追上时,一个打雷般的声音响起,一将挺丈八蛇矛冲出联军大阵,“张辽休走,燕人张飞来也!”

  康鹏心中一紧,猛将张飞来了,张辽和他打,谁会胜?

继续阅读:第4章 双雄战三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