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良学生的战略
吴老狼2017-04-14 01:493,338

  马日郸惊讶的问道:“太师,诸侯兴兵讨伐于你,你不打算处死他们?”

  康鹏笑了笑,“他们都是大汉的忠臣,兴兵讨伐于我不过是为传言所误,本相向他们出示先皇遗旨之后,具已束手就擒,随本相进京向皇上请罪,算是改过自新了,既如此,本相为何还要杀他们?”

  马日郸又惊又喜,朝康鹏深深施了一礼,“太师高德宽宏,老朽佩服。只是丞相说的先皇遗旨,恕老朽无能,请太师指点。”

  康鹏轻描淡写的答道:“就是先皇命本相进京,扶立皇子协为帝,恢复我大汉正统的遗旨。”康鹏心中暗笑,老顽固,这回我看你还对我无礼不?

  马日郸果然兴奋得快晕过去,十常侍与何进为自己利益私立皇子辩为帝的事他也有所耳闻,只是苦于不能证明,满脑子忠君思想的他也不敢过问。可马日郸还有个疑问,“太师,为什么以前从未听你提起?还有那先皇遗旨,可否让老朽一观?”

  康鹏想都不想,从怀里掏出那份假遗旨,递给马日郸,“太傅请看,至于本相以前为何没有提起,只是本相不愿居功,更不想将我大汉皇室帝位之争暴光于天下,惹天下人耻笑。”说到这康鹏仿佛很失落的叹了口气,“没想到惹出这么多事来,皆本相之罪也。”

  汉朝第一书法大家蔡邕的名头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士林大儒兼汉朝太傅马日郸也被这封模仿得惟妙惟肖的假遗旨骗过。不顾是在皇宫之前,百官注目之下,马日郸抱着康鹏痛哭流涕,边哭边向康鹏道歉,“太师,老朽错怪你了,错怪你了。”

  马日郸这一哭,文武百官纳闷了,马太傅不是最恨董阎王吗,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亲热了?于是百官纷纷围过来,打听详情,当看过马日郸手中那封所谓的先皇遗旨后,皇宫前顿时热闹异常,百官不管是真哭还是假哭,总之哭成一片,而且那些平时最恨董老大的大臣哭得最凶,不少人还因为自己错怪了当朝太师当场给康鹏磕头请罪。

  康鹏心里阴笑着一一把他们扶起,又好声劝慰,好不容易才让场面安静下来,康鹏才又说道:“诸公,既然大家误会已解,以前的事我们就不要提了,今后我们就要群策群力,共扶我大汉中兴。”

  文武百官齐声答道:“太师高见,臣等誓死相随。”

  然后,康鹏借口太傅马大人年龄最大,应为百官之首,领百官拜见皇上,马日郸那里愿意,满口的不停推辞,与康鹏推让半天。其实康鹏也不想这么虚伪,可关键是康鹏不认识进宫的道路,要是领错了路,众人不怀疑才怪?最后俩人达成妥协,由康鹏扶着马日郸进宫,既让马日郸捞足面子,又免去康鹏头疼的问题。

  朝堂之上,小皇帝看见康鹏仍然是胆战心惊,怕得连说话都结巴,康鹏也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道理,只是把自己的丑脸转到小皇帝的看不到的位置,向朝臣正式宣布了对十八路诸侯的处理决定,第一,以朝廷的名誉对十八路诸侯加以斥责;二,念在他们只是误听传言,本质上还是为了朝廷着想的好意,免除他们的死刑,暂时留在洛阳,有悔过表现后再放回领地。三,严惩传播谣言的宦官,全部处死。另外康鹏公布了一个令汉室朝臣无比兴奋的消息,康鹏决定在汉献帝十五岁还政于帝室,让汉献帝亲政。

  康鹏昨天一夜没睡,他一个人仔细研究了现在所处的形势,董老大虽然背名汉相,可实际控制的地盘不过是洛阳中央与雍、并两州而已,其它地方都是掌握在各地郡首手里。如果现在杀了诸侯,以董老大目前的实力和声望,攻城掠地是绰绰有余,可打下地盘来能否守住是个很大的问题。西凉铁骑确实锐不可当,但军纪极其败坏,在回师洛阳的途中已经干了不少‘好事’,奸女掠夺民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如果不是自己把西凉铁骑的矛头转移到土豪劣绅身上,只怕自己在百姓中的名声又要跌落几分。自己不可能永远压住西凉铁骑这么做,更不可能一直亲自带兵,要是他们在外面又故态萌发,岂不是给其他诸侯争取民众支持的机会?还有西凉铁骑的数量不过十万,补给、军械都跟不上,一旦敌人采取坚壁清野和消耗战术,西凉铁骑被耗光了,民心也丢了,自己真只有上吊一条路可走。如果现在杀了诸侯而不去争夺地盘,采取柔和手段去争取民心,再去取天下,势必给其他人留出发展的空间,刘表、刘焉和张绣等人自不用说,有实力有地盘有人手,虎牢关大战又没伤到他们半根毫毛,他们不去拣便宜那才怪了?还有那些诸侯的残余势力也不容小视,袁谭、袁尚肯定接管袁绍、袁术的势力,他们可不象他们老爹那么多谋寡断,配上颜良文丑张郃,想打败他们可不容易。曹家和夏侯家人才辈出,曹操不用发愁后继无人。小霸王孙策更不是好惹的,周瑜甘宁太史慈和他臭味相投,他自身的实力和魄力也是非凡,的确不是善与之辈。何况还有康鹏最忌讳的俩个人还没露面,诸葛亮!郭嘉!他们俩不管是追随谁,谁就将成为自己最大的麻烦。

  康鹏左思右想,认为就这么杀了十八路诸侯,只能取小利而得大害,不如把他们暂时关在洛阳,自己才能捞取最大的好处,第一是好名声自不用说,二是不给刘表张绣等人抢地盘的借口,敢抢他们就成了乱臣贼子,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征讨,出师有名。三是维持现状,自己可以腾出手来培养势力,派人去接管这些地方,就算不能实际控制这些地方,也给自己时间发展内政,整顿军纪,积蓄力量之后一举擒之。啊,我康鹏真是战略天才啊!康鹏想明白这些后,不禁对自己的英明神武佩服万分,于是没有和贾诩李儒等人商量,直接在朝廷上宣布出来。

  听到康鹏这样安排,文武百官开始目瞪口呆,然后自然三呼万岁,称赞董太师的英明决策。贾诩没有官职不能上朝,李儒却急得差点没哭出来,主公这么做,等于把大好的局面一手葬送了。李儒有心想劝阻,可又是在朝堂之上,不可能站到董卓身边窃窃私语,只是站在那里欲哭无泪。

  忠于汉室的朝臣欣喜若狂,董阎王居然肯放过十八路诸侯!虽说他们都是忠臣,可谁没有和诸侯沾亲带故啊,又有谁愿意看到自己的亲戚死在董阎王手里?而且董阎王还明确提出了交出朝政权力的时间,还政于皇上,这可是罕见的事啊,从古至今,也只有大贤周公这么做过!同时他们心中隐隐感到,这董卓未必真是坏人,自己以前也许是错怪他了。

  康鹏的首次早朝在群臣一片歌功颂德声中结束,不少官员将康鹏团团包围,你争我夺的邀请康鹏到自己家做客,甚至为次序先后吵起来,康鹏得意洋洋,最后答应先去德高望重的太傅马日郸家去拜访,群臣才结束争吵。但仍然不肯离去,围住康鹏问东问西。

  李儒等了半天不见有与主公说话的机会,但看到赵云寸步不离的仅随主公左右,倒也不用担心主公的安全。于是李儒率先离开,也不回家,而是直奔贾诩住宅。

  贾诩的家是在城东一处幽静的宅院,风景优美,还有三十名董卓军守卫,既幽雅又安全。李儒知道贾诩没有家人,便径直冲进大门,大叫道:“文和先生,文和先生,大事不妙了!”

  贾诩正在院中品茶,看到李儒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显佳何事匆忙?来,喝杯茶再说。”

  李儒接过贾诩递来的茶一饮而尽,喘着粗气道:“主公他糊涂了!”

  李儒将今天在早朝前后发生的事和早朝上康鹏的命令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贾诩摇着折扇沉思半天,方才问道:“主公可曾向你提起这事?尤其是昨夜。”

  “没有,主公昨夜只是让我把大汉的山川地理图与人口户籍册交给他看,其他什么都没说。”李儒焦急的说道:“文和先生,你快去劝劝主公吧,只有你的话主公才会听。”说到李儒心里不免有些泛酸,自己不仅是董卓的大女婿,而且对他忠心耿耿,可董卓明显比较信任贾诩。还好李儒这人坏心眼是不少,疾贤妒能的心思反而没有,倒也没什么怨言。

  “这就对了。”贾诩合上折扇,用力一拍左手,“显佳,你太小看主公了,主公果然是深藏不露,深谋远虑哪!”

  李儒一头雾水,“先生,此话怎讲?”

  贾诩微笑道:“显佳,倘若主公将诸侯全部处死,主公的局势反而不妙……”贾诩不愧是三国顶级军师,将康鹏的战略一一道出,猜得不离十。

  听完贾诩的话,李儒笑得嘴都合不拢,“文和先生高明,若不是先生指点,儒只怕已经急死了。”

  可贾诩却突然皱起眉头,沉默不语。李儒见贾诩脸色不善,便试探道:“先生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

  贾诩想了半天,摇头道:“诩总觉得主公这些策略有些不足之处,可究竟那里不足,一时半会却想不出来。”

  贾诩都自认猜不到康鹏战略的漏洞,李儒自知更不可能想到,“文和先生,你看我们该如何安排?象上次汜水关一样,帮主公弥补。”

  贾诩点头道:“首先……”

继续阅读:第9章 董老大微服私访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