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董老大的家法
吴老狼2017-06-13 10:323,160

  “除了娘亲,把府里的人全部叫到大院来,我要宣布家法。”送走蔡邕父女,康鹏便咬牙切齿的对董崇和董曼说道。

  虽然是董老大的亲兄弟,可董崇和董曼对董老大的害怕不在外人之下,看到康鹏气得扭曲的丑脸,董崇和董曼还是双腿直哆嗦,赶紧跌跌撞撞跑去叫人。

  董老大的威风果然不是盖的,不一会,董府上下一千多人不管男女老少,除了董老大的老娘,全部在董府大院中站得整整齐齐,赵云带领的八百亲兵也闻信赶来,与董府家人站在一起。

  康鹏阴沉着脸,声音有如地狱刮来的阴风一样,让人听着就发抖,“今天这么晚叫你们来,是有些事要交代。”康鹏的铜铃眼扫视众人一圈,“我要宣布一遍新家法,你们给我记清楚了,要是有谁敢违反,我董卓绝不轻饶他!”

  “是。”包括赵云和董老大的兄弟在内,每个人都打了个寒战。

  康鹏冷冷道:“听好了,董家的人不管是谁,在外不许打着我的名字欺负百姓,不准抢百姓的一针一线,买东西要如数付钱,不准强买强卖,不准调戏侮辱妇女,不准滥杀无辜,总之一句话,不准干坏事,有违反者,轻则鞭二十,重了我要他的头!听到了吗?”

  “听到了。”董府的人齐声道。

  康鹏点点头,突然灵机一动,“我把家规编成一首歌,你们记住,每天都要唱,我抽时间检查,唱得好有奖,唱不好挨罚。现在跟我唱,第一句,‘董府家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康鹏很无耻的盗版了后世的革命名歌,扯着他的破锣嗓子把革命名歌改变一下,变成他用来约束董家家族子弟的家法,逼着董家的人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们全部牢记。

  董崇和董曼边唱边纳闷,大哥这是怎么了?平时一提到诗词歌赋就吹鼻子瞪眼睛,表面上说他不喜欢,原来还以为是大哥他不会,可今天看来,大哥以前一定是在装,他临时教我们的歌,比那些什么才子佳人唱的好听多了,又顺口。大哥,你真是深藏不露,兄弟佩服死你了。

  唱得最激动的是赵云,这个理想主义的爱国者此刻感到无比的幸福,自己跟了一个真正的好主公,他教我唱的这首歌,真是唱出了我赵云的心声,要是天下的官员郡首都这么约束家人,善待百姓,那百姓还愁没有好日子过?

  康鹏检查了一道,发现董家的人确实全部唱熟了,这才让他们停止。“董崇,董曼,你们出来。”

  董崇和董曼乖乖的站出队列,康鹏又说道:“今天你们强抢蔡大小姐,自己说,该不该挨罚?”

  董崇和董曼的脸皱得象两个苦瓜,心说还是为了你,可鉴于平时董老大的淫威,心里喊冤嘴上俩兄弟还是答道:“该罚,请大哥处罚。”

  康鹏点头,“很好,你们是我的亲兄弟,违反家规要罪加一等,抽四十批鞭,但念你们是初犯,减十鞭。来人啊,把董崇和董曼拖下去每人抽三十鞭。”董崇和董曼张大了嘴,心说大哥你来真的?我们是你的亲兄弟啊,你真要打?可俩兄弟对董老大实在是怕到骨子里,还是不敢分辨。

  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去打二老爷和三老爷。康鹏见半天没有反应,发怒道:“执行家法的人呢?怎么不说话?”

  你推我搡,最后还是出来俩个家丁,一人提一根鞭子,先朝康鹏和康家俩兄弟行个礼,康鹏淡淡的说道:“三十鞭,用力抽,不许徇私。”

  康鹏虽然放出狠话,可俩个家丁抽董崇和董曼还是雷声大雨点下,皮鞭高高扬起,轻轻落下,还大半打在地上。康鹏火了,上去踹开,抓起皮鞭就给董家兄弟狠抽一通,边抽边说道:“你们以为我很想打你们吗?你们是我的亲兄弟,我舍得吗?我是为你们好。”说道这康鹏没来由的鼻头一酸,哽咽道:“诸侯组成联军征讨我,我亲赴战场御敌,你们还在洛阳不给我争气,仗要是打输了,我固然是死,你们跑得掉吗?还有娘,我们的儿女,有谁跑得了?我叫你们不争气!”康鹏想到自己无缘无故到了三国时代,每天都生活在随时可能丧命的恐惧当中,处在四周是敌的境地,不禁悲从心来,抛下皮鞭痛哭。

  见大哥哭了,刚才还心有怨气的董家俩兄弟不禁也心中感动,大哥的话有道理,他是为我们好啊。俩兄弟抱住康鹏的腿,也咧开嘴哭道:“大哥,你打吧,是我们不好,让你操心了,你打我们吧。”

  康鹏哭着指指鞭子,“子龙,替我把剩下的抽完。”赵云也感动得热泪盈框,擦去眼角的泪水,一五一十的把剩下的鞭子抽完,然后才行礼道:“二位大人,云得罪了。”董崇和董曼没有说话,而是与康鹏抱着哭成一片从此以后,洛阳的居民就惊讶的发现,平时走路都是横着走的丞相府家人,突然变得彬彬有礼,说话和气了许多,再不是张口就骂娘,买东西也是该付多少给多少,再不敢伸手就抢。最离谱的是,有一次将军杨奉的侄子在洛阳街头调戏一个姑娘,正好被一队董丞相的亲兵撞见,换成平时,董丞相的亲兵推波助澜还来不及,可变了的董丞相亲兵不仅出面制止,还把将军杨奉的侄子痛打一顿,扭送官府治罪,第二天,董丞相亲兵带队那个队长服色就变了,又和那队亲兵到酒楼大吃大喝一通。这是后话不提。

  第二天清早,在一大堆亲兵的护送下,康鹏开始他的第一次早朝之旅。金碧辉煌的皇宫门口,文武百官早已全部到达,或三俩成群,或聚成一团,或形单影只,只等康鹏来带队拜见小皇帝。

  “各位早。”康鹏为了给洛阳的文武百官留下好印象,一下马车就抱拳施礼。有人马上过来逢迎,有人就是还一礼就躲到一边。还有人视若不见,还有一个老头干脆往地上吐痰。康鹏心中纳闷,这家伙不怕死吗?敢这么羞辱董卓,他不怕掉脑袋?这时李儒凑过来,“太师别生气,这马日郸最是持才傲物不过,可在士林中名声极好,与蔡邕是生死之交,为了太师的大计,千万别处罚他。”

  康鹏恍然大悟,历史上董卓完蛋的时候,只有蔡邕哭董老大,结果王允杀了蔡邕,也只有他马日郸帮蔡邕说话,算是个正人君子,士林中可以争取的对象。

  康鹏正想上去与马日郸搭讪,拉近关系。这时另一个老头走过来,抱拳道:“丞相高升太师,王允给太师贺喜了。”

  王允?康鹏听到这个名字不禁打了个激灵,董老大的克星来了!康鹏细看那将董老大坑死的王允,五六十岁的模样,花白的头发下是张满是皱纹的脸,高鼻阔口,一小撮胡须,笑起来让人有种亲热的感觉,如果不是康鹏知道就是他把董老大骗得父子反目,还真难对他不抱好感。

  “太师劳苦功高,刚回京就不顾路途辛苦,这么早就来上朝,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如果都象太师这样,大汉何愁不兴?”王允一上来嘴巴就象抹了蜜一样,一通迷魂汤向康鹏灌来。

  康鹏心里提防,嘴上客气道:“王司徒太过誉了,这是本相应该做的。”靠,康鹏心说得找个机会把这家伙宰了,否则我还真是寝食难安,指不定那天就死得不明不白。

  康鹏看到王允还想拍马屁,便说道:“王司徒稍等,本相去与马太傅见礼。”然后康鹏扭头就走。倘若康鹏能看到背后,一定会发现王允眼中闪过那丝阴冷的目光李儒追到康鹏旁边低声道:“太师,小心那王允,昨天被你在城门前抽了四十鞭的卫仲道,就是王允的亲外甥。但也不能杀他,他家在士林中声望极高。”

  康鹏面无表情,冷声道:“派人盯住他家,我要知道他王允小老婆每天穿什么颜色的肚兜。”康鹏心说王允啊王允,你还真是董卓的对头,我已经打算改邪归正了,还以为你不会用美人计对付我,没想到那卫仲道居然是你亲外甥,看来不管是真董卓还是假董卓,都注定要和你争斗一番。

  康鹏追上马日郸,温和的叫道:“马太傅,为何走得如此之急?”

  马日郸重重哼一声,“时辰不早,当然是急着去参见皇上。等早朝完了,老夫还要赶回家准备棺材。”

  康鹏大吃一惊,“准备棺材?马太傅何出此言?难道贵府有丧事?”

  马日郸猛然停住脚步,气呼呼的说道:“老夫家没有死人,老夫是为十八路诸侯准备,他们得罪了太师,皇上又将他们‘交给’太师处置,难道不要准备棺材吗?”

  康鹏微微一笑,“马太傅多心了,本相不会处死诸侯的。”

  马日郸瞪大了眼睛,嘴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鸭蛋,“太师,诸侯兴兵讨伐于你,你不打算处死他们?”

继续阅读:第8章 不良学生的战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