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朝议屯田
吴老狼2017-06-12 19:474,107

  洛阳百姓突然发现,自从以前传说中的杀人魔王董卓回到洛阳后,令他们震惊的事就一件接一件的发生,魔王董卓刚到洛阳,就有人在城门拦马告他,换成平时不用说,那人肯定是全家死光光,可魔王董卓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不仅没有杀那人,还接了状子;然后当天晚上,一个被董家人抢进董府的美女竟然被放出来了,听说魔王董卓还没有碰她!然后到了第二天,魔王董卓居然又没杀攻打他的人的头,还找个地方好吃好喝的养起来;中午时分,魔王董卓又突然在大街上出现,砸了洛阳城里最黑心霸道的粮店,店里的粮食还全部分给穷人了!

  一时间,洛阳城里从上到下,从皇宫内院到寻常民家,再到乞丐集中的贫民窑,人人议论纷纷,有说魔王董卓是日久见人心,真正对百姓好的;有说魔王董卓是假仁假义,装模作样的;还有人说魔王董卓是突然良心发现的;但更多人的是持观望态度,看魔王董卓将来又会干出什么事来。

  但谁也没想到,仅仅半天时间,魔王董卓又发出一道轰动全洛阳的命令,命令无产无业的百姓到官府集中登记,由官府提供土地给他们耕作,官府无偿提供农具、种子和伙食给百姓,收获后按十五税一的比例纳粮!

  士族官员们的第一反应是--董卓在骗人!他那来那么多土地?可百姓可不这么想,官府虽然一向说话有如放屁,从没见过实现,可魔王董卓就大大不同了,他说话还是非常算话的,说杀你全家就绝不放过你家看门那条狗!他说给我们土地耕种,那么他就一定给!一向冷冷清清的洛阳县衙突然变得热闹无比,大汉朝最窝囊的县令洛阳县令也变成了满城瞩目的当红人物,平时三公九卿的名刺这些罕见之物,在洛阳县令那里变得比茅厕里的厕筹还不值钱,都是邀请他到府赴宴,打听董卓葫芦里卖什么药,董卓那来那么多土地的?但洛阳县令也是糊里糊涂,他只是老实的回答,他只知道董太师确实下了这么一条命令,要他登记闲散农户的名册,统计数目,还有就是调走洛阳县所有案卷,其他的一概不知。

  到了晚上,士族们就明白魔王董卓的土地从那里来的了,新任丞相长史(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陈宫与相府幕僚贾诩指挥董卓军士兵挨家挨户的去找各士族大户,开始先是贾诩说董太师希望买他们手里的地,用于屯田给百姓耕种,各士族大户那里肯答应?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士族的命根子,没有了土地,上那收田租去,拿什么养活一帮子家人?虽说魔王董卓答应付钱,就算魔王董卓说话算话,可那些钱是有花光的时候,那时全家都得去喝西北风了!况且现在已经是夏天,快要就是秋收麦熟的时候,地一卖那粮食还打了水漂?

  士族一口拒绝,贾诩也不说什么,然后陈宫出来了,拿出几个竹简说是大汉太师要清理冤狱,某某老爷你以前有些案子,太师要请你去协助调查,接下来一窝董卓军士兵扑上来,捆上这个这个倒霉蛋就走,带回县衙扔进大牢。做完这些,贾诩就阴笑着带领士兵走向下一家。一夜之间,洛阳附近的大地主全部被关进了大牢第二天上朝的时候,康鹏还没进宫门,就被群臣团团包围,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还好康鹏早有准备,今天不但带上了赵云,还带上了吕布。每当有人和康鹏说话,吕布就瞪圆眼睛,大喝道:“我义父要上朝,耽误了朝廷大事,我砍了你!”那人就乖乖的退下去,最多在心里咒骂两句三姓家奴。

  就这样,康鹏顺利的进入皇宫,仍然是因为害怕自己这张‘帅’脸吓着小孩子,康鹏背对着汉献帝宣布了自己的买地屯田计划,康鹏的话刚说完,大殿中顿时变得比集市还嘈杂,大部分朝臣齐声反对,认为田地自开朝以来,就是在士族手中,为什么要集中由官府管理?交给那些贱农耕种?这是违反祖制,是大逆不道!当然也有些开明的大臣赞成,认为这个措施利国利民,保护国之根本,但这些人微乎其微,声音小得可怜,而且他们的话刚出口,就被众人围攻。

  昨天还对康鹏感激涕零的太傅马日郸叫得最凶,甚至以头抢地,“太师,收回成命啊!我朝以士为先,失去了士族,我朝拿什么号命天下啊!”

  “安静!”康鹏用他的破锣嗓子大吼一声,众人吓了个激灵,汉献帝更是吓得差点没咧开嘴哭出来。这时吕布一挥手,一群皇宫侍卫冲进来,将众臣的争吵压下去。

  “都是朝廷大臣,天之骄子,在朝堂之上大吵大闹,成何体统?”康鹏先骂群臣几句,压下他们的气焰。群臣一楞,这董卓是怎么了,居然能说出这么文采的话?天之骄子,多好的称呼啊?赶快记下,以后好在外面炫耀。

  康鹏不知他无意中的一句话已经把群臣震服,还在那里吆喝道:“有什么话不能一个一个说吗?马太傅,你在群臣中年纪最长,你代表他们说,其他人都给我闭嘴。”

  马日郸颤颤的拱手道:“太师,我等是反对你的屯田之策,请太师收回成命。”

  康鹏早就料到屯田会招致群臣反对,在昨天就已经和贾诩、陈宫等人商量好对策,争取说服群臣支持,实在不行再用武力。康鹏淡淡的说道:“屯田之举利国利民,太傅为何要反对?”

  “回禀太师,屯田虽然有小利,可自古天下便是‘士农工商’,这士乃是第一,这农只是第二哪,太师强行买地屯田,就是舍士而重农,取乱之道也。”马日郸的话刚说完,群臣便是一片附和声。

  康鹏心说我猜到你们就会有这些歪理,也是现在了,要换文革的时候你老头要敢这么说,不管你有几十岁,马上打你个现行反革命!“马太傅,本相敬你德高望重,可你怎么能说出这种无君无父的话来?”康鹏先给老顽固马日郸戴顶反革命帽子,打击他的信心。

  马日郸果然吓昏了头,‘扑通’一下给汉献帝跪下,连连磕头道:“皇上明见。老臣对皇上一片赤诚,岂敢口出无君无父之言,皇上明见,皇上明见……”又是一阵磕头,直到额头出血。

  可怜的汉献帝看到马日郸的惨相,也知道这老头是真心对自己好,可那个恐怖的丞相还站在自己前面,还是不敢说什么,只是惊恐的看着康鹏的背影。倒是康鹏有些看得于心不忍,走到马日郸面前,掏出手绢替马日郸擦去鲜血,感动得马日郸老泪纵横。

  “太傅。”康鹏柔声道:“本相的话有些说重了,可你想想,百姓们没有地种,就没有粮食吃得饿死,百姓都饿死了,那些士族没有人帮他们种地,他们难道不会饿死。到那时候,就真象你说的一样了,没有了士族,我朝就危险了。所以本相气急之下,说你这是无君无父之言。”

  马日郸哽咽道:“太师,老臣知道你是为了天下百姓好,可你不该这样对待士族啊,派人去他们家买地,不卖就把他们抓了……”

  康鹏假装叹了口气,“太傅你又误会本相了,本相抓他们,不是因为买地屯田之事,而是为了朝廷的脸面和皇上的脸面,只是两件事同时进行,以至让太傅误会。”康鹏心说老头,我搬出皇帝的面子大事来,看你这愚忠的老头上不上钩?

  提到事关朝廷和皇帝和脸面,马日郸立即精神一振,拱手道:“太师,老朽不明白太师是的意思,难道那些士族损害了朝廷的体面,请太师指点。”不少大臣也竖起耳朵,听康鹏怎么解释。

  康鹏环视一圈,心说你们果然上钩了。康鹏朗声道:“太傅,本相审查民间案卷时发现,一些世食朝廷禄米的士族,不思报效国家,反而采取种种不法手段吞并国家土地,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偷税漏税,造成我朝收入锐减!这些事情,太傅可知否?”

  马日郸点点头,“我朝是有不少这样的不法豪强,太师真是明察秋毫。”不少朝臣也出声附和,赞成康鹏的说法。

  康鹏继续说道:“可部分地方官员又惧怕他们的势力,不敢依法惩治他们,造成大批冤假错案,百姓蒙冤不能申辩,士族犯法却逍遥法外。太傅,这些本相是否说错?”

  马日郸此刻已经被康鹏绕得忘了他强买农田的事,只是恨恨的说道:“太师所言,字字珠玑,这些人太不象话了。”这回,同意的大臣更多。

  康鹏似乎越说越气愤,“但他们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呢?百姓却不知道朝廷和皇上对百姓好,为他们的衣食考虑,只看到这些士族欺压百姓,横行霸道,官府却不加惩罚,百姓都把怨气出到朝廷头上,认为朝廷和皇上只知道享乐游玩,朝廷上的你我都是无能之辈,官官相护,而皇上就是桀纣之君!”康鹏说到这,振臂道:“诸位,你们说这些人该不该惩治?”

  “该!该!”群臣振臂高呼,他们被康鹏煽动得头脑发热,此刻已经全然忘记董卓强买士族土地的事,只是恨不得立即杀掉那些破坏朝廷和皇上--还有自己的颜面的人渣!

  李儒心中窃喜,岳父大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居然能说出这么能煽动的语言,转移了群臣的矛头,降低他们的抵触情绪,跟他真是跟对了。王允却暗自心惊,这董卓简直是深藏不露,他的这番语言,根本不可能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能说出来的,自己想为外甥和亲家报仇,难了。

  康鹏等群臣叫得差不多了,实际是嗓子叫哑了,才说道:“诸位,本相要清理冤狱,可怕主官无能,又制造一批新的冤狱出来,所以这主官至关紧要。马太傅德高望重,为人又沉稳谨慎,本相觉得他是最佳人选,想清他主持审理,可又不知马太傅是否愿意屈尊操劳?”康鹏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本相真是为难。”

  马日郸激动得泪流满面,“如蒙太师不弃,老朽愿挑此重担,为国清理冤狱。”群臣也争先恐后的要求担任副审官。

  康鹏心中奸笑,你老头在士林中名声最好,由你去审他们,我康鹏就不用背臭名了。可嘴上康鹏还是要谦让的,无非就是太傅你年老体衰,这些犯人又多,万一你辛苦过度蹬脚了怎么办?还是三思为好之类的话,可马日郸已经被冲昏了头,口口声声不怕辛苦,为国操劳死而无撼,大有你董卓不让我审理这些冤案我就撞死在金銮殿上的态势。最后康鹏也只好勉为其难,让马太傅辛苦一番,任命陈宫和几个颇有清名的士林担任副主审,清理洛阳民间冤狱。至于那些已经查出罪名确凿的士族,土地没收!

  当天晚上,康鹏因为在朝议上大获全胜,心情异常的愉快,拉上一帮文臣武将在家里饮酒庆祝,董纡也跑来搅和,不停的粘康鹏和赵云,席间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就在此时,突然传令兵来报,“禀太师,诸侯俘虏中有人吵着要见你,说是有关屯田的事情。”

  吕布正喝得高兴,闻言道:“叫他明天再说,再罗嗦宰了他。”

  “是。”传令兵转身就要走,康鹏叫住他,“是什么人要见我啊?叫什么名字?”

  “回太师,他说他叫枣祗,自称精于农业,是骁骑校尉曹操的属下。”

  话音刚落,康鹏面前的酒桌就被掀翻了,康鹏起身就跑,怀里还抱着正在给他喂酒的董纡,边跑边喊,“他在那里?快带我去见他。”

继续阅读:第12章 天下第1武将大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