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再遇蔡文姬
吴老狼2017-06-13 10:354,348

  还真被康鹏猜到了,他和赵云刚走到那米店门口,一个老婆婆就被人扔出来,躺在街心,旁边顿时围上一群人,本就热闹的大街顿时变得人声鼎沸。

  康鹏和赵云赶紧挤进人群,将那老婆婆扶起,那老婆婆大约有六十多岁,脸上还在老泪纵横,嘴里喃喃细语不知说什么。

  这时那店里走出来一帮人骂骂咧咧的说道:“老不死的穷鬼,一个钱没有,还敢到这里赊米,也不看看是谁家开的店?”

  心情本来就不好的康鹏顿时大怒,“混帐,这老人家这么大年纪,就算没钱你们不赊就行了,凭什么打人?”

  那店里为首的人长着一张马脸,他比康鹏还气,“吆喝,羊群里蹦出一只兔子来,还是个丑老鬼。丑老鬼,自古买米付钱,天经地义,你有钱吗?有钱我卖给你,你拿去孝敬这老不死的。”

  康鹏大吼一声,“老子替她给!”可一摸怀里,康鹏傻眼了,他换了件衣服,忘记装钱了。“子龙,你装钱了吗?”康鹏问赵云道。

  赵云一脸的尴尬,低声道:“云也忘记装钱了。”

  那老婆婆离康鹏和赵云近,听到他们的对话,便哽咽道:“谢谢俩位大爷,老婆子不连累你们了,等我的小孙子饿死了,老婆子也跟着去吧。”

  康鹏想了想,对那米店的人说道:“你们先把米拿给她,派个人到我家,我双倍给你钱。”

  听到康鹏的话,米店的人发出一阵狂笑,那马脸笑得最难听,就象夜猫子的嚎哭似的,“丑老鬼,去你家拿钱,你有的起家吗?”好半天,那马脸才笑够了,挥手道:“滚吧!丑老鬼,这是侍中杨彪杨大人的舅老爷开的店,在这胡闹,小心老爷我把你送官杀头。”

  康鹏心说果然是官商勾结,也好,趁这个机会抄了他的店,分粮给百姓,应该能捞不少印象分。康鹏正要说话,人群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把米给那老人家,我给你钱。”

  康鹏听这声音有些熟悉,好象是个认识人,这时人群分开,一个少女走进来,康鹏定睛一看,居然是蔡文姬,康鹏见她手里提有一个药包,便知不用说,肯定是给卫仲道那个伪君子买的。

  蔡文姬也认出了康鹏,俏脸顿时气得煞白,冷冷道:“我还以为是谁在打抱不平呢?原来是你这个伪君子,想收买人心吗?只要报出你的名字,只怕杨大人连这店都要送你。”蔡文姬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骄傲刁蛮的脾气,也不管可能会招来什么后果,一见康鹏的面就象打机关枪一样冷嘲热讽一通。

  康鹏异常尴尬,蔡文姬对自己的误会太深了,可又无法解释。这时那马脸屁颠屁颠的跑到蔡文姬那里,点头哈腰的说道:“蔡大小姐,小人给小姐请安。”

  蔡文姬轻轻点头,语带讥讽道:“我说何浩啊,你知道你骂这个丑老鬼是谁吗?还不快去磕头赔罪,否则你全家的脑袋就要搬家了。搞不好还要连累你家杨大人和张老爷。”

  那叫何浩的马脸纳闷了,扭头细看康鹏,见康鹏身穿一件粗布长衫,脸大得象个菜盘子,满脸钢针般的黑胡子,那眉眼丑得可怖,蒲扇大的手上还抓着把可怜的竹扇,半点尊贵的气度都没有,怎么看都象是乡下来的土老冒。倒是站在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顺眼许多,可看衣着,也就是个随从打扮。

  “大小姐取笑了,这丑老鬼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家老爷相提并论?”何浩陪笑道:“大小姐不是可怜这老太婆吗?来人啊,拿三斤面给这老太婆。”

  康鹏哭笑不得,董老大的气质除了杀人的时候管用,其他时候还真是可怜。见那米店的人已经拿出了粮食来给那老太婆,康鹏也不想再惹麻烦,更不想又在蔡文姬面前留下坏印象,便对赵云说道:“子龙,我们扶这位老人家回家,再拿些钱给她。”又对蔡文姬说道:“既然蔡小姐的面子大,我也不打扰了。”

  赵云知道昨晚董老大俩个弟弟抢亲的事,也明白自己这方理亏,便答道:“是。”与康鹏一起,扶着那老太婆往回走。

  可能老天还在看康鹏不顺眼,康鹏不想在蔡文姬面前留下坏印象,但偏偏就有不怕死的人要来找麻烦。“慢着,老丑鬼,站住。”康鹏回头一看,见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慢慢走出米店来。

  那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穿得华丽异常,提溜着一把竹扇,先朝蔡文姬施了一礼,“蔡大小姐,小生张思进给小姐请安。”

  出乎康鹏的意料,蔡文姬似乎也很讨厌那张思进,皱着鼻子说道:“原来是张大公子,小女还以为张大公子不在店里,失礼了。”

  张思进色迷迷的打量一番蔡文姬,才说道:“蔡大小姐,你说这老丑鬼能杀我家店里伙计的全家,还要连累我家和姑父大人,这老丑鬼究竟是什么人?小生倒想领教领教。”

  蔡文姬心想我说容易,可说出来你就要倒霉了,你虽然是个浮跨子弟平时又色迷迷的,可还是比这个董卓强百倍。“他只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喜欢仗势欺人罢了,既然他都算了,张大公子也大人大量,放过这丑老鬼吧。”

  张思进阴笑两声,走到康鹏面前,叉开腿道:“老丑鬼,既然蔡大小姐给你求情,本少爷也不为难你,从本少爷的跨下爬过去,本少爷就饶了你。”

  蔡文姬大吃一惊,正要说话,这边康鹏差点没气晕了,心说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康鹏也不去想什么在美女面前的印象问题了,抬起有常人腰那么粗的腿,对着张思进的子孙根就是狠命一脚!康鹏大吼一声,“去你妈的!子龙,叫人,把这店抄了,再去把他家也抄了!”康鹏早就发现了,虽然他下令亲兵们先回家,可赵云偷偷安排了一些亲兵跟在后面,康鹏知道这是赵云的一番好意,也没有揭穿,没想到居然用上了。

  那叫何浩的马脸一看少爷挨打了,急得也没听清楚那土老冒在说什么,扯开喉咙大喊道:“丑老鬼,你敢打我们少爷,兄弟们,打死这丑老鬼!”

  蔡文姬大急,昨天她就知道这董卓最擅长‘栽赃陷害’,要是这些人谁动着董卓一根寒毛,岂不是给董卓杀人满门的机会?“住手!”蔡文姬大喊道。

  可蔡文姬已经喊晚了,那群店伙计一个个提着木棍木叉冲上去,赵云见他们扑到面前,也不慌张,拔出宝剑,以他天下无双的速度横扫一圈,顿时鲜血飞溅,那些店伙计肠子躺了一地。这时董老大的亲兵也冲进来了,对着那些店伙计就是一阵狂砍。

  不知谁喊了一句,“杀人啦!”围观的行人顿作鸟兽散,大人叫小孩哭,街上乱成一团。还好正有一队董卓军士兵经过,见这边大乱就赶过来维持次序,将百姓们围在中间。带队的将领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家主公,忙跳下马,跑到康鹏面前半跪道:“太师,发生什么事了?”

  康鹏血红着眼睛,吼道:“砸开这店的粮仓,开仓放粮,全部分给百姓。还有,带人去把这家给抄了,人押到衙门治罪,告他企图刺杀本相!”

  康鹏的命令立即得到执行,张家的粮店被砸得稀烂,粮食在康鹏的授意下全部分发给衣着破烂的百姓,张家在场的人也全部被乱刀砍死,暗红色的鲜血把大街都染得通红,发出一股难闻的腥臭味。一路上抄家抄出甜头的董卓军士兵分出一队,兴高采烈的去抄那张公子的家。

  康鹏就是踩着这鲜血染红的道路蔡文姬面前的,康鹏冷声说道:“蔡大小姐,我知道你对本相有很大的误解,可是你现在还不知道我董卓对百姓是好是坏,将来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康鹏回忆一下,吟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使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吟完,康鹏扭头就走。

  蔡文姬不屑的表情逐渐变成震惊,她是公认的当世第一才女,诗词歌赋无不精通,琴棋书画更是擅长,可在她眼里粗俗残暴的董卓吟出是诗,那才情,那意境,绝非自己所能比拟的,更别说那些整天无病呻吟、言词华丽而空无一物的所谓才子,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婿,也绝做不出这样的诗来。看着董卓大步离开的背影,蔡文姬不禁失魂落魄,就连为卫仲道买的伤药掉在地上都没有发现康鹏气冲冲回到董老大的家,董家的人看到他愤怒的恐怖模样,吓得连气都不敢出重,就连最粘他的董纡,也吓得跑到奶奶房里,不敢再来撒娇。康鹏满腹的气苦,吩咐道:“去找贾诩、李儒、陈宫,叫他们立即来我书房。”

  贾诩、李儒和陈宫听说董卓紧急召见,不敢怠慢,三人一起急冲冲直奔董府。他们刚进董卓的书房,康鹏就劈头盖脸的吼道:“我要屯田,我要让老百姓吃饱!”

  三人对视一眼,一起抱拳道:“太师爱民如子,小人替天下百姓拜谢太师。”

  康鹏挥挥手,“不要说那些废话,本相没那么伟大,本相屯田不光为了百姓,也是为了本相自己还有你们。你们即刻研究一下,该怎么屯田?”

  三人不说话了,半天,李儒才怯生生的说道:“太师,屯田这人手容易,你吩咐让四十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士兵退役,光是西凉军就可以抽出超过五万的人手来,还有士兵在训练之余,也可以参加劳作,更别说那些散闲农人。可关键是土地,我们手里没有土地啊。”

  康鹏一楞,拿起昨晚李儒交给他的人口土地册,“这上面不是写着吗?光是洛阳周围就有超过三万亩的良田,难道你交给我的人口土地册是假的?”

  李儒吓得‘扑’的跪下,“太师明见,小人岂敢拿假的人口土地册糊弄你?”

  贾诩却知道董卓除了打仗勉强过得去外,其他几乎一窍不通,“太师,显佳绝不敢欺瞒你,这点毫无疑问。不错,洛阳附近是有良田,可这田不是我们的,也不是朝廷的,而是掌握在士族手中。”

  康鹏揉着头回忆,贾诩说得不错,曹操当年在北方屯田,除了开荒的土地之外,其他土地的地主不是死于战乱,就是死在董老大的屠刀之下,让曹操白白捡了便宜。可现在北方还未经过太大的动乱,那些地主还没死光死绝,叫自己上那找地屯田去?

  “叫他们把土地卖给朝廷,怎么样?”康鹏试探着问道。

  贾诩摇头,“绝不会卖,民以食为天,卖了地,那些士族上那收租子去?”

  康鹏又想了想,“那你们估计一下,在开春之前,我们能开辟多少荒地出来?”

  这回换李儒摇头了,“太师,这洛阳附近人口集中,已经没有多少荒地可开了。倒是我们西凉老家和并州、雍州,那荒地多了去。”

  康鹏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西凉和并州、雍州荒地多,难道你想让我放弃洛阳?失去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那我拿什么统治天下?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陈宫开口了,“太师,陈宫有一计,或许可替百姓获得大批土地。”

  康鹏大喜,“公台快说,你的主意一定行。”

  陈宫拱手道:“陈宫在任中牟县令之时,发现凡是地方士族,尽皆犯有不赦之罪,或有命案,或有强夺,或强买他人为奴,、淫辱妇女、私设刑堂等屡有发生,总之用一句俗话可以概括,没有一家的屁股是干净的。”

  康鹏还没有明白陈宫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贾诩已经喜道:“公台的意思,就算他们真是干净的,可法令是掌握在太师手里,太师说他有罪,他没罪也得有罪,那时候……”

  康鹏恍然大悟,连称道:“好主意,好主意,那时候他们要么就把土地交出来,要么就杀他们头,送他们进大牢。”

  李儒一听急得大叫;“不可!士族乃是朝廷之基石,若动摇基石,这朝廷也危险了,朝廷危险,太师你也危险了。”

  “胡说八道。”康鹏此刻心情已经大好,笑骂道:“朝廷的基石乃是天下百姓,百姓吃饱了,你我才能安坐高位。”

  康鹏高喊道:“传令,照文和与公台之计,收缴士族手中的土地。”

继续阅读:第11章 朝议屯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