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董老大微服私访记
吴老狼2017-06-13 10:224,438

  因为感激康鹏放过十八路诸侯,群臣破天荒的在散朝后将康鹏围住,你争我抢的要请康鹏到自己家做客,弄得康鹏得意洋洋,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在群臣的最外围,有一个大臣在满面堆笑,眼色却阴毒的盯着康鹏。这人不用说,自然是董老大的死对头--王允!昨天在洛阳城门,康鹏将王允的亲外甥卫仲道抽去了半条命,王允虽然身在现场,可王允不敢出面求情,谁不知道这董阎王的脾气啊?何况当年王允借曹操的手行刺董卓,结果曹操事败逃窜,还搭进一把七星宝刀,王允又悄悄把当日参加谋划行刺的人或陷害、或亲自下手全部处死,这才洗清嫌疑,但还是引起了贾诩和李儒俩个滑头的疑心,对他严加留意,那时出面救外甥,万一牵扯出以前的事就麻烦了。但毕竟是亲外甥挨打,王允心里对董卓的痛恨,无疑又重重加上一层。

  王允想起昨天的事,心里恨得咬牙切齿,抬头环视一圈,观察群臣的神色,想找几个盟友,可群臣让王允大失所望,一个个大臣此刻就像看着亲爹一样的看着董卓,只差没跪下来舔董卓的脚丫子。但王允也不是一无所获,在远处一座宫门底下,有俩个太监正用和自己一样的目光盯着董卓。

  王允暗喜,这俩个太监王允认识,分别叫冯斌和冯国,是亲兄弟,同时也是十常侍之首张让的干儿子,为十常侍助纣为虐。以前董卓到洛阳干的唯一一件好事,就是尽诸权宦,一举打破自汉恒帝以来宦官当权的局面。当时,董卓军血洗皇宫凡是下面没有的,全部抓来砍头,冯斌和冯国见势不妙,马上到董卓那里溜须拍马,进献奇珍异宝,这才得以免死,后来冯斌和冯国又极力鼓动董卓淫秽宫廷,美貌宫女公主大把大把的送到董卓床上,讨得董卓欢心,加升他们为大小黄门,掌管后宫事务。可王允知道,冯斌和冯国只是为了保命才这么做,实际上,俩人的野心不在他们的干爹张让之下,一心想把持朝政,所以对不许太监当权的董卓恨之入骨。

  王允悄悄离开人群,走到冯斌和冯国面前,“二位公公,在这等太师吗?”以往每当散朝,冯斌和冯国都要守在这里,迎接董老大光临大汉后宫,俩兄弟已经安排好十数名美貌宫女甚至公主在等侯了。所以王允故有此问。

  冯斌先用他不男不女的声音娇笑两声,听得王允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冯斌才说道:“司徒大人果然高明,洒家听说丞相大胜而归,又高升太师,洒家俩兄弟就在后宫备了一桌酒席,想给太师庆功。”

  王允羡慕的咽下一口唾沫,他曾经听说过冯斌和冯国俩兄弟安排的酒席,是让美貌处女裸躺桌上,上摆美酒佳肴,少女以樱唇喂酒,同时另有美女伴以按摩,真是食色尽饱。王允久慕其名,可惜一直无缘亲眼得见。

  冯国又补充一句,“这次不光是洒家俩兄弟,还有安阳公主和平阳公主,她们也要亲自给太师庆祝。”说完,冯国发出一阵比冯斌还要恶心的笑声,让王允听得直反胃。

  还有点忠君思想的王允心中哀叹,什么亲自,分明是你们俩兄弟强迫!大汉朝真是可怜,居然有这样的太监,有这样权臣,难怪衰落如斯。但王允不动声色,“二位公公,那还不去请太师?让太师等急了,谁来担待?”

  冯斌和冯国想想也是,在董卓眼里,这些朝臣算个鸟啊?趁现在那个爱唠叨的李儒不在,赶快把董卓拉进后宫,要是把他哄高兴了,指不定他就让自己俩兄弟参与朝政,那时候,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冯国扯开公鸭嗓子,“呀,多谢司徒提醒,洒家差点误大事了。”

  冯斌和冯国俩兄弟慌忙朝董卓那边跑去,王允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冷笑,董卓啊董卓,你不杀十八路诸侯,不就是想捞好名声吗?这回这俩个阴阳人当着众人的面请你进宫淫乱,我看你能有什么好名声?

  冯斌和冯国一路小跑,跑到群臣身边,见董卓被群臣包围寒暄,可俩兄弟那会怕这些有名无权的大臣?冯斌便气势汹汹的叫道:“让开,让开,洒家要见太师。”

  康鹏听到这令人恶心的声音,扭头一看,见俩个矮个子的人又拉又搡的推开群臣,走近自己,康鹏开始还纳闷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对大臣这样无礼?这时康鹏身旁的太傅马日郸气呼呼的骂道:“你们俩个阉人,竟敢对大臣无礼?滚开!”

  阉人?康鹏恍然大悟,不就是太监吗?康鹏还没说话,那俩个太监中的一个先嚷开了,“你这个老不死的,洒家是来请太师到后宫赴宴,你才给洒家滚开!”

  康鹏马上明白,这俩个太监是来邀请董老大到皇宫去糟蹋那些宫女的!康鹏马上口水就淌出来了,可看到马日郸和赵云怀疑的目光,康鹏只得忍住欲望吩咐道:“子龙,去教训这俩个无礼的阉人。”

  可怜的冯斌和冯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一个脸蛋长得比公主还漂亮的青年将军暴揍一顿,那个平时听到进宫赴宴就欣喜若狂的董卓还在大叫,“子龙,打重些,这些乱政的阉人,打死活该!”

  冯斌和冯国还在莫名其妙,一边被打得满地打滚一边大喊,“太师,我们是请你去赴宴,是请你去赴宴……”不光冯斌和冯国摸不着头脑,王允也在目瞪口呆,董卓这是怎么了,他平时不是很宠信这俩个阉人吗?

  康鹏又气又急,虽说是真董老大秽乱后宫,可自己现在是顶着董老大的牌子啊,要是被这俩个太监叫出董老大以前强奸了多少多少宫女,那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声还不呜呼哀哉?想到这里,康鹏自己冲上去,冲着冯斌和冯国每人头上就是两脚,冯斌和冯国俩人哀嚎几声,眼睛翻白,出气多进气少,眼看就活不成了。

  康鹏朝他们身上吐了口痰,转身道:“各位同僚,这俩个阉人出言无状,侮辱当朝太傅,本相气急之下处死他们,诸位勿怪。”

  不管是那个朝代,只要是大臣,没有不恨太监的。于是头一回,董卓当着众大臣的面杀人,没有一个大臣心存怨恨,而是人人都拍手叫好。

  经冯斌和冯国这么一闹,群臣的好心情也被吵没有了,康鹏怕又跑出什么曾经被董老大强奸了的宫女后妃,那时候自己非露馅不可,于是也不敢耽搁,与群臣告别出宫。

  康鹏走了,群臣也一哄而散,留下冯斌和冯国爬在那里,还有远处的王允。王允满腹疑问的慢慢走到冯斌和冯国尸体旁边,心说这董卓究竟是什么人?说他贪淫好色吧,他怎么会杀这俩个拍马屁的太监呢?说他不好色,那他以前糟蹋那么多的宫女后妃又怎么说?还有,他居然没杀攻打他的十八路诸侯,这又怎么解释?

  王允正纳闷间,冯斌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冯国也呻吟了一声,这俩太监命还真硬,居然还没死。王允心中一动,一个主意冒上心头。于是王允叫来几个小太监,塞给他们点钱,把冯斌和冯国抬出了皇宫康鹏和赵云走出皇宫,留守在宫外的亲兵立即迎上来,赵云朝康鹏抱拳道:“太师,我们是回府,还是去那里?请太师示下。”

  康鹏想了想,自己从来到三国时代,每天不是在打仗,就是和秀儿在房里研究人体生理结构,还没好好的观察三国时代的风土人情,今天不如看看这三国第一名城,可这些亲兵不能带,否则那些老百姓不吓跑才怪。于是康鹏说道:“子龙,本相想察看洛阳民情,就我们俩人微服出游如何?”有三国第一保镖在身边就是方便,带他一个就不用担心安全了。

  赵云大喜,立即表示同意。康鹏换下官服,让亲兵买来一件普通的儒生长袍长上,手拿一把折扇,众亲兵一看康鹏的打扮都差点没笑出来,俨然一个附庸风雅的土老冒嘛。赵云忍着笑,也换了一件儒生的打扮。

  洛阳是汉朝都城,官员集中之地,康鹏走了几条街,见一路上官员府邸数不胜数,一个比一个豪华,一个比一个奢侈,与之形成鲜明的是旁边的百姓民居,破落低矮,看情形连一阵风都能吹跨似的,高官士族家人油光满面,百姓却面有菜色,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模样。看到这些,康鹏心中不禁感慨,难怪汉末会发生黄巾起义,老百姓真是活得太苦了。康鹏心中琢磨,得用什么改善百姓的生活呢?只要老百姓吃饱了,就不用担心他们不跟自己走。

  穿过大片民居,到了一条热闹繁华的大街,道路两旁店铺摊贩林立,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康鹏心知这定是到了洛阳的主街,于是放下脚步,仔细观察三国的市场情况。一看之下,康鹏纳闷了,这些店铺不管是米店酱铺,饭馆工所,大部分规模都小得可怜,远比不上电视里看到的那样。

  康鹏信步走进一家米店,指着一袋白面问道:“店家,这面怎么卖?”

  那店主正在算帐,抬头一看,见来人衣着普通,一幅穷书生打扮,相貌也狰狞可恶。于是那店主说道:“你买不起,你要的在那里。”那店主指指墙角那堆面袋,“三百文一斤。”

  康鹏知道那店主是以衣取人,也不生气,走过去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那是面粉,颜色黑糊糊的,不知掺了些什么,唯一能看清楚的是掺了麦壳,“店家,你这也叫面粉?还这么贵?”

  那店主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不是被老婆踢下了床,火气十足的叫道:“老头,这不是面是什么?你平时吃的不就是这个吗?那边那袋一千文一斤,你买得起不?”

  赵云有些生气,刚想说话却被康鹏制止。康鹏和颜悦色的说道:“店主勿怪,我们是外地来的,确实不知道这洛阳的粮价,所以多问几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康鹏的态度让那气冲冲的店主也有点不好意思,“客人勿怪,小人刚才老婆骂了几句,所以说话重了些。这是咱们老百姓吃的面,掺了磨碎的树皮草根,还有麦壳麦杆,但三百文一斤确实是实价,不信客人可以去打听。至于这袋什么都没掺的,咱们可吃不起,只有那些老爷们家里能买得起。”

  康鹏一听眉头顿时皱起来了,虽然这古代的因为种植技术和种子不好,可也不至于这样啊?“店家,这洛阳粮价是最近几年才贵的,还是一向这么贵?”

  “粮价从闹黄巾贼开始就一年比一年贵了,官家征得多,老爷们为了有备无患,租子也收得多,粮食就只好涨了。”那店主说到这叹了口气,“客人你不知道,这洛阳城里已经算是最好的了,在乡下,有些人家里这些都吃不起,心软的就全家饿死,要是心硬的,就把家里人宰来吃,死一个活一家啊……”

  康鹏沉着脸从店里走出来,心说屯田之举势在必行,要不再这么下去,就算诸侯不来攻打我,我也要被老百姓推翻。同时康鹏心里也在担忧,屯田虽好,可见效太忙,老百姓等得到那时候吗?

  康鹏又向几个摊贩打听了一下他们的情况,总算知道他们为什么规模小了,这时代对商贾征税极高,农田是十五税一,商贾的税率却达到惊人的五税一,甚至三税一!一个卖布的老人叹着气对康鹏说道:“难哪,如果生意不好,挣的钱连税都交不起。”

  越走下去,康鹏的脸沉得越厉害,董老大以前的内政真是糟糕透顶,横征暴敛,经济崩溃,留下一个千窍百孔的烂摊子给我,叫我想改善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其实康鹏这点错怪董老大了,汉朝经济崩溃和横征暴敛,土地兼并严重,早在汉恒帝以前就开始,只是到黄巾起义之后才彻底暴露出来,正好那时候董老大占据洛阳,所以康鹏把这笔帐全部算在董老大头上了。

  赵云见康鹏脸色阴沉,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一边心中感动一边担心太师气坏了身体,想找个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赵云指着一家很大的店铺说道:“太师,那家米店可能是这洛阳城里最大的,我们再去看看如何?”

  康鹏抬头一看,那米店果然很大,很有电视里清朝盛世的风采,一般清朝那些明君遇到这种店铺都要进去看看,然后碰到不良奸商欺负老百姓,那些明君打抱不平引出十个八个美女,最后全部收入后宫。于是康鹏也来了兴趣,“好,我们去看看。”

继续阅读:第10章 再遇蔡文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