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董青天发威
吴老狼2017-04-14 01:494,306

  曹操看清来人的相貌时,不禁大惊失色,脱口叫道:“陈宫!”

  陈宫?康鹏和曹操离得极近,曹操的话康鹏听得清清楚楚,康鹏的第一反应是,三国第一个识穿曹操是国贼的人,三国一流优秀军师。然后……,然后康鹏就跑下高台了。

  “公台。”康鹏用董老大那可以单手抓西瓜的手拉住陈宫的手,无比亲热的说道:“你让本相想得好苦啊!”

  陈宫大吃一惊,自己以前只是区区一个县令,董卓怎么会认识自己?这时候康鹏下令道:“来人啊,给陈县令设座,就安排在文和与显佳旁边。”康鹏心说,老头,既然你撞在我康鹏手里,那就别想跑了,乖乖给我卖命吧。现在先把你放在我这一边,摆正你的立场。

  “小人不敢。”陈宫还想客套几句,可康鹏已经把他拖上高台了。曹操迎上来,“公台,别来无恙?”

  陈宫重重往地上吐了口痰,一句话也不说,昂首走到李儒和贾诩身边坐下。曹操站在那里非常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康鹏此刻心情大好,凑到曹操身边调侃道:“孟德,宁叫你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你。”曹操猛然扭头看康鹏,可康鹏已经屁颠屁颠的跑到陈宫那里去了,扔下曹操在那里惊疑不定。

  “公台。”康鹏打个稽首道:“这卫家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本相一心想要为民除害,可本相乃是一介武夫粗人,对这大汉律令甚不了解。请公台看在百姓身上,助本相一臂之力。”

  陈宫抱拳道:“丞相言重了,陈宫不敢当。”陈宫指着告状那老农说道:“丞相,这位老人以民告官,依大汉律确实要先鞭答二十--可大汉律还有一条,鞭答二十以下,郡首以上可斟酌用刑,量情赦减。丞相你的官位远在郡首之上,自然有权赦免。”

  康鹏大喜,冲那老农说道:“老人家,听到了吗?本相念你年老,现在赦免你以民告官应着之鞭答二十,你快告吧。”诸侯顿时哑口无言,汉朝法令里确实有这么一条,董卓这么做谁也无法职责。

  那老农本来已经打算拼着老命也要告一把,为自己申冤。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凶恶丑陋的丞相真的是个大好人,居然还想方设法为自己免除酷刑,他顿时激动得泪流满面,磕头道:“丞相,小人要告那卫家无辜逼死我的大孙子,丞相,你要为小人做主啊!”

  这时康鹏意气风发,“老人家,你慢慢道来,本相一定替你报仇雪恨。”

  那老农哽咽着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两年前中原大旱,粮食颗粒无收,靠近洛水的田地倒有些收成,但都被卫家全部拿走了。那老农的孙子饿得受不了,就到洛水河里去捞鱼来吃,有一次,老农的孙子捞到一条很大的鱼,高兴得赶紧跑回家交给母亲烹食,不想路上遇见卫家一个家丁,见那条鱼,起了抢夺之心,就硬说那鱼是卫家的,被老农的孙子偷了,老农的孙子还盼着拿回去给全家人吊命,那里肯承认,和卫家的家丁起了几句口角,结果被卫家人痛打了一顿,打得遍体鳞伤,鱼也被抢走了,人回家就咽了气。

  那老农说到这已经放声大哭,“丞相,小人去官府告卫家,可县官老爷不知怎的,把小人抽了二十鞭就赶了出来。后来卫家的人找到小人,对小人这么说,‘洛水河经过卫家的土地,就是卫家的河,河里的鱼也就是卫家的。’又把小人家的房子烧了,好不容易攒下的粮食,也被抢光了。可怜小人那一岁多的小孙子啊,呜……,被活活饿死了……”

  老农放声大哭,台下那些百姓也哭成一片,突然间,台上也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哭声,那声音之难听--绝对有让小孩子半夜做恶梦的潜质。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大汉丞相、传说中的杀人魔王董卓在哭,他庞大的脸上涕泪交加,蚕豆大的眼泪顺着硬梆梆乱糟糟的胡须横流,白色的鼻涕沾在胡须上,满脸的横肉扭曲,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康鹏:……,老狼,我要杀了你!我那怕做李莲英也要杀了你……)

  康鹏越听越气愤,顺手拽过身旁赵云的宝剑,直接冲向卫进,嘴里大喊,“老东西,老子宰了你!”

  贾诩慌忙大叫道:“子龙将军,快拉住丞相。”赵云一个虎扑紧紧抱住康鹏,可董老大天生神力,又体形肥胖,堂堂五虎上将之一都被康鹏拖起走,还好张辽和吕布及时冲上高台,三个顶级武将联手,才把康鹏抱住。

  袁绍心中暗笑,你董卓也有丢脸的一天啊。袁绍站起来说道:“丞相,这些只是那老头的一面之言,你应该问明卫进的口供,再作处断。”

  “去他妈的口供!”康鹏又挣又跳,大吼道:“老子一定要宰了他!”

  此时陈宫也站起来,“丞相,依大汉律,确实要问明双方口供,方可决断。”

  听到陈宫的话,康鹏总算冷静一些,心说不错,自己要杀他容易,如果不要名声,一声令下卫家的人就可以剁成肉泥,可就这么杀他就坏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名誉,将来自己就算打下天下,也做不稳。

  “好吧。”康鹏冷静下来,赵云、吕布也松了手。康鹏说道:“卫进,这位老人对你的指控,你可认罪?”

  卫进此刻那敢承认,“丞相,是他胡说,小人那敢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那老农跌跌撞撞的冲上来,看样子想找卫进算帐,陈宫立即说道:“快拉住他,原告当堂殴打被告,一律判原告败诉。”

  康鹏忙上去拉住那老农,“老人家,你不要急,本相一定替你报仇雪恨。你想想,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有没有证人?”

  有几个乡民站出来,“丞相,小人知道。”“丞相,小人亲眼看到卫家的人打老杨的孙子和抢鱼,小人愿意做证。”“小人也看到了,小人要做证。”“我也要做证……”这些乡民虽然斗大的字不识一担,但看到这个外表凶恶的大官真情流露,也知道了这个凶巴巴的大官确实是个爱民的好官,很多有热血的乡民就站出来,为那老农作证。

  康鹏大喜,“卫进,这么多人证,你还有何话可说?”

  卫进已经豁出去了,看模样只要自己承认一条,这活阎王就要剥了自己的皮,现在只能拼死抵赖,才有一线生机。“丞相,都是这些刁民胡说八道,小人没做过这些事。”

  康鹏的狞笑让卫进如坠冰窖,“很好,既然你还在抵赖,休怪本相无情了。”康鹏朝陈宫一拱手,“公台,刚才你说可以给卫进用刑,请问详细。”

  陈宫微微一笑,“大汉律,刑不上大夫。可大汉律还有规定,士族如有犯罪,一般官府不得擅自审理,须奏请圣上,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削除该士族之爵位,以便审判,名为上清。如今天子年幼,朝政皆由丞相你主持,丞相你有权利决定是否革除卫进的孝廉之位,以配合审判。”

  卫进顿时面如死灰,康鹏却一蹦三尺高,“李儒听令,立即拟文,给我把他的孝廉削了。”李儒下笔如飞,不时便将公文拟好,再盖上董老大的大印,大汉朝有史以来效率最高的一封公文便大功告成。

  “给我拖下去打,打到留一口气说话就行了。”康鹏大吼道。

  粗大的木棍高高扬起,重重落下,两根木棍此起彼落,打得不亦乐乎,卫进在哭爹喊妈,卫家的人面如土色,老百姓却欢呼雀跃,拍手称快,“丞相万岁!”“丞相万岁!”的呼喊声响彻云霄。

  才打了二三十棍,卫进就挨不住了,“丞相,小人招,小人招了。”

  康鹏还没有解气,恶狠狠的叫道:“再打,打足八十棍!”

  俩名董卓军中的精锐打人很有分寸,八十棍下去卫进皮开肉绽,奄奄一息,像死猪一样被拖到康鹏面前,可卫进的神智还是清醒的,话也还能说。

  康鹏破口大骂,“贱皮老东西,非要挨打才承认。快说,漏一点半点老子给你上夹棍!”

  “小人不敢,老杨家的孙子确实是我家丁打死的,县令是我大舅的堂哥的外甥,他就包庇了小人,后来小人是派人去烧了老杨家房子,也说了那些话。老杨的话句句属实,小人的确有罪,求丞相饶命。”

  康鹏神采飞扬,冲着台下喊道:“父老乡亲们,你们都听见了,这卫家已经认罪。你们还有谁要告卫家?一起告了,本相好将他正法。”

  “我要告!”“我要告他!”“我也要告……”刚才还算安静的台下突然变得比集市还热闹,百姓争先恐后抢着要告卫家。见此情景,康鹏哈哈大笑,“好,好,别抢,一个一个来。”

  康鹏搞的公捕公判大会从早上开到日落西山,卫家的罪行才勉强全部弄清,中间没有休息,可没一个人感到饿,就连坐在高台上的诸侯都没人叫苦,不过他们是吓的,那陈宫对大汉律条倒背如流,每当董卓遇上法令难题,陈宫三言两语就能解决,要是现在突然有人跳出来告自己……,那不是给魔王董卓光明正大杀自己的借口吗?

  康鹏指着高台上三尺多高的案卷记录,气呼呼的问道:“卫进,你厉害啊,你家从你开始,到你的儿子女儿,再到你的家丁,甚至你家看门那条狗,都是血债累累。这些,你可承认?”

  卫进次刻已经被夹棍、老虎凳、皮鞭、辣椒水轮番伺候一遍,一心只想求死,“丞相,小人都承认。”

  “很好。”康鹏得意洋洋,转身对诸侯说道:“诸位都听到了,现在本相判卫进家满门抄斩,你们可有意见?”

  诸侯你看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说话。李儒急了,站起来对康鹏连使眼色,“丞相,这卫家乃是河东士族,依律应该轻判,太重了。”李儒心说,岳父大人啊,你千万别冲动,你将卫家满门抄斩,不是把儒林中人逼到和你做对的地步吗?

  贾诩却明白事情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董卓把卫进折磨成这模样,留下来只有更大的麻烦,不如宰光了干净,死无对证。“丞相的判决极好,这卫家天怒人怨,还是明正典刑的好。”

  贾诩的打算立即被俩个人猜到,曹操站起来,“丞相,卫家是先朝大臣之后,还是宽恕为好。”

  坐在诸侯末席刘备也站起来,“丞相,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死不能复生,还是慎重为好。”站在刘备旁边的张飞纳闷,大哥今天怎么了?这卫家作恶多端,换成我也要杀他全家啊。张飞心说,董卓名声虽差,可这点确实对我脾气,他也不算坏到家。关羽却在感慨,自己以前也向董卓那样嫉恶如仇,也是杀了家乡的土豪劣势才逃离家乡,自己要是那时候遇上董卓这样的官康鹏虽然没有猜透其中关窍,但知道曹操和刘备将是自己最大的对手,既然他们反对……,嘿嘿。

  这时陈宫走到康鹏旁边,对着康鹏的耳朵轻声说了几句,康鹏顿时喜出望外,抽出第一份案卷,对刘备说道:“玄德公,你是汉室宗亲,如果有人要造反,你说是什么罪名?”

  刘备想都不想,下意识的说道:“造反乃是灭门之罪,天下人得而诛之。”刘备话刚出口,就发现上了董卓大当,刚想作秀挽救,曹操已经冲到卫进面前,一把拔出宝剑,“好你个卫进,你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等同造反,罪当灭门。”

  诸侯还在莫名其妙,这卫进什么时候变成造反大醉了?刘备已经大叫道:“卫进狗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竟敢宣称洛水是你自家之河,谋夺王土!二弟,三弟,替为兄杀了这狗贼!”

  贾诩那会让这两条老狐狸抢走功劳,立即叫道:“卫进乃反贼,温侯、文远和子龙,立即杀了这反贼!”

  可怜的卫进,仅仅说了句洛水河经过卫家的土地,就是卫家的河,河里的鱼也就是卫家的。’就被剁成肉泥,还戴上造反的灭门大罪,真是冤到家了。幸运的卫进,他的幸运是能死在当世五大猛将联手之下,也算是独有了。

继续阅读:第4章 凯旋而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