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董老大的人道主义
吴老狼2017-04-14 01:494,192

  饿,饥饿,难以忍受的饥饿,被重重包围后的第四天,讨董联军都只有这个感觉。讨董联军的士兵每个人都把腰带系得紧紧的,以抵抗那难挨的饥饿。粮食早就吃完,马也杀光来煮食,周围的野兽连根毛都看不到了,每个士兵都在想,主公为什么还不投降?

  袁绍与诸侯不是不想投降,而是董卓开出的条件太苛刻--十八路诸侯联军放下武器,全部随董卓到洛阳向皇上请罪!向皇上请罪?说得好听,到了那个杀人魔王手里,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一回事,更别说能不能活着到洛阳了。

  其他诸侯还好点,他们或多或少给自己和亲兵藏有一些粮食,一旦有机会,才有体力逃跑,可袁绍没有给自己留,把粮食全部分给了士兵。本来袁绍有机会给自己留粮食的,可身为庶子的袁绍多年来饱受弟弟袁术这个嫡子的白眼,家族的歧视,在生死关头,袁绍埋藏在心底的血性被彻底激发了,大丈夫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袁绍强忍饥饿,“传令下去,有出营投降者,斩!”

  康鹏站在董卓军大营前,遥望远处的联军大营,康鹏心里的得意就甭提了,历史上董老大在虎牢关之战中,被十八路诸侯打得屁滚尿流,被迫迁都长安,结果死在干儿子手里。可自己一接手,战局就完全颠倒过来,收服三国第一保镖赵云,提拔张辽和高顺,一个皇帝一个王对自己俯首听耳,十八路诸侯被自己撵着屁股打,现在要灭他们只是举手之劳了。啊,我是多么伟大啊!

  “丞相,去劝降的使者回来了。”李儒笑嘻嘻的走过来,先行个礼,“诸侯愿意投降,可不同意进京,只愿意象曹操、刘备一样,承认皇上的帝位及丞相的辅政地位,接受朝廷调遣任命。”

  康鹏早料到他们会这样,随自己到洛阳,以董老大的过去名声,白痴也知道董老大打的主意,会和自己进京那倒怪了。但康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自己不放开包围,诸侯就只有等着饿死,那时候自己就可以对天下人说,不是自己残忍,是诸侯无视皇上,不愿叩见圣颜而自找的。

  康鹏微笑着说道:“既然他们不识抬举,就让他们饿死吧。把使者带来的消息传告全军,发文到各乡各地,让大家都知道这些打着仁义招牌的诸侯是什么人。”

  李儒奸笑道:“臣明白,这就去向天下人揭穿这些伪君子。”

  午饭时分,康鹏下令犒赏全军,让辛苦了几天的士兵吃好些,董卓军中顿时欢呼雷动,杀猪宰羊忙得不亦乐乎。联军这边却冷冷清清,士兵们别说有什么大肉大鱼可吃,就是树皮草根都吃光了,一个个可怜巴巴的看着肉香飘来的方向,眼睛都快瞪出火来了。最可气的是董卓军吃好的就吃吧,偏偏把伙房搬到前线来,故意让联军看着做菜。

  联军大寨的木栏后,站满了几乎要饿昏的联军士兵,拼命的盯着董卓军士兵手里拿着的食物,就象多看了几眼能把自己肚子填饱一样。

  “是羊肉,那个小个子拿的是羊肉。”一个口水已经流出来的联军士兵指着一个董卓军士兵说道。

  “胡说,那是牛肉,你看那纹理,羊肉那有那么粗?我们村华大户家经常吃牛肉,和这种肉一模一样。”另一个联军士兵反驳道。

  开始那个联军士兵不服气,“说得那么好,就象你吃过牛肉一样,你吃过吗?”

  “怎么没吃过?”另外那个联军士兵得意的说道:“有一回华大户家小少爷吃牛肉才吃腻了,把碗倒在地上,我就捡起来吃了。”另外那个联军士兵吧嗒吧嗒嘴,象是回味当时的感觉,“真香。”

  开始那个联军士兵不反驳了,羡慕的说道:“你运气真好,我一回都没吃过。”

  这时候,一支军法队冲过来,扬起马鞭就是一阵乱抽,“看什么?回去,都回去,再看就杀你们的头!”这些军法队都是诸侯的亲兵组成,他们可是有粮食吃的。

  被抽打的联军士兵心里诅咒着往军营里走,心中怨恨可又不敢表露出来,今天早上已经砍了不少人的头,原因只是那些人昨晚想偷偷跑出去投降,他们可不想被杀头。而且他们都饿得有气无力,如何是这些吃饱喝足了的军法队的对手。

  就在这时候,一队董卓军突然打着白旗,抬着几锅牛羊肉和锅盔、大饼之类走到联军大营寨门前,为首的军官大喊道:“联军的士兵们,你们饿了吧?丞相他老人家可怜你们,要我们发扬人道主义,送些吃的来给你们。丞相说了,他不强求你们投降,你们尽管拿去吃,吃完回你们的大营,不用考虑要不要向我们投降。”

  那些联军苦胆都快饿出来了,听到有这种好事,也不管什么真假了,疯狂的拥向寨门。军法队赶紧堵住寨每,马鞭又抽又打,军法队长大吼道:“谁敢出营就杀了谁!都给我回去!”拔出大刀,连续砍翻几个冲在前面的联军士兵,总算把联军士兵逼下去。

  董卓军带队的军官大怒,冲着那个联军军法队长吼道:“住手!”

  那军法队长回头,恶狠狠的说道:“我家主公多谢董贼的好意,但我们不接受。你们快走,否则我们放箭了。”

  董卓军带队的军官冷冷的说道:“小子,我徐荣记住你的样子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军法队长一楞,“你问我名字干什么?”

  徐荣冷笑,“问你的名字是杀你全家的时候方便啊。不过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有人会知道。”徐荣又指着联军士兵说道:“如果你不让他们过来拿吃的,我就问他们你的名字,那时候你家如果还有一只鸡一只狗能活命,算我徐荣没种!还有你,老子不让你哀嚎十天十夜再死,老子不姓徐!”徐荣说道这,他身后的董卓军个个邪笑,不住打量那军法队长。

  那军法队长已经在发抖了,董卓军别的不行,杀人全家那可是看家本领,而且传说董卓军杀人的方法有一百零八种,一种比一种恐怖,一种比一种让你死得更惨,他可没勇气尝试。那军法队长心里害怕,说话也低声下气了,“将军,小的实在是军命在身,请将军原谅。”

  “那好,我也不让为难,不让他们出寨,就让他们到寨门口来拿。”

  那军法队长还在犹豫,徐荣一瞪眼,他赶紧说道:“好,好,就听将军的。”

  徐荣命令士兵把食物放在联军寨门口,再不说话,扭头就走。身后,传来无数喧哗抢夺的声音,还有打斗争吵声。

  徐荣回到自家大营,将情况向康鹏汇报一通,康鹏身边的吕布不满的说道:“义父,孩儿不懂了,这些乱军犯上作乱,饿死活该,义父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送吃的?”

  康鹏微笑道:“奉先我儿,你说为父让人送去那些食物,够不够那些乱军吃一顿?”

  吕布老老实实的答道:“当然不够,那么点吃的,给几十万人塞牙缝都不够。”

  “既然不够吃,如果换成你饿了几天,看到好吃的,你会怎么办?”

  吕布想都不想,脱口而出,“抢!当然是抢过来!”吕布说到这偷偷看看康鹏的脸色,又补充一句,“抢过来孝敬义父。”

  康鹏得意的晃晃擀面杖般粗的手指,“我军虽然掌握主动,可要想完全消灭乱军,必然损失巨大。现在送一点吃的,起码让他们自相残杀上千人。”

  吕布呵呵大笑,“高!还是义父高明,看他们自相残杀比我们自己杀过瘾多了。义父,今天晚上让孩儿去送吃的,孩儿要好好看看他们怎么自相残杀。”

  康鹏满意的点点头,“很好,你去。”经过贾诩和李儒这几天的劝说,康鹏已经稍微改变对吕布的态度,对这个三国第一武将,还是利用比杀了好。而且吕布的本性不是太坏,脾气暴躁冲动,喜欢杀戮是他致命的缺点,可是如果能善加教导,他也不是没有改正的可能。

  康鹏又嘱咐一句,“奉先我儿,为父估计今晚你去的时候有人要投降了,把他们平安带回来。”

  “知道,孩儿也想尝尝做好人的滋味。”

  正如康鹏所料,那些吃的在联军大营里引起轩然大波,一个个你争我夺,大肆哄抢,有人抢到,更多的人没抢到。没抢到的就有人拔出刀子来,一刀砍死抢到的人,从死人手里把吃的抢回来,然后他又被人砍倒,吃的又被人抢走,顿时,联军寨中一阵大乱。

  士兵内讧,诸侯当然要管,各自派出养精蓄锐的亲兵去从严执法,杀了不少自己人后,终于残酷的将这场内哄镇压下去。然鉴于诸侯也是多日不见肉腥,诸侯中的几位便将这些牛羊肉没收,带回去抚慰自己饱受虐待的肠胃。诸侯假公济私的行为当然激起广大人民的不满,可不满又有什么用,难道让他们去杀他们的主公?还不是只能把不满埋在心底。

  到了晚饭的时候,站在联军大寨的木栏后的联军士兵更多了,打心底里盼望董丞相能再次大发慈悲,再送点吃的来。不少人已经在想了,为什么魔王董卓远远不象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和自己的主公一比,自己的主公看上去反而比魔王董卓还坏?同时,魔王董卓不杀俘虏,还发给路费干粮放回家的传言也悄悄在联军士兵们逐渐流传。

  联军士兵们没有白等,仍然是一队董卓军士兵抬着食物走过来,不过带队的人换了,来人骑着一匹火红色的高头大马,正是战场上的死神--吕布。看到是吕布亲自带队,那些在大寨门口阻拦联军士兵出寨的军法队慌了,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下意识的想离吕布远点。

  吕布大大咧咧的纵马走到联军大寨门口,方天画戟一扫,数十根大腿粗的木栏组成的寨门被扫得粉碎,“弟兄们,来拿吃的了,都是我义父可怜你们的。义父他老人家说了,这是他的什么人道主义。”

  出乎吕布的预料,联军没有发生争抢内斗,而是乖乖的排好队,排队来领取食物,没轮到的也不敢说什么,更不敢在吕布面前打斗争夺。吕布不知道联军士兵都是被自己吓的,只是觉得自己这一趟不能白来,回去义父那里不好交代。吕布不太好用的脑袋偶尔灵机一动,“听好了,向我吕布投降的人,想当我的兵也可以,想回家就发给路费干粮,不会杀你们的头。有没有人愿意投降?”

  联军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无数人大喊,“愿意,我们愿意投降丞相。”更多的人涌出大营,跪到吕布身边。

  吕布高兴得哈哈大笑,自己这回可算把徐荣比下去了。“很好,愿意投降的随本温侯走。”方天画戟一挥,董卓军回头就走,众多愿意投降联军士兵,抛下武器,跟在董卓军后面。

  “慢!”联军大寨突然有人大叫道:“温侯,你不守信用。”

  吕布大怒,回头一看那人,是徐州刺史陶谦。吕布大吼道:“陶谦,本温侯那里有不守信用?”

  陶谦是个倔强的老头,与吕布争辩道:“今天中午徐荣将军来时就说过,只送食物给士兵,不要求他们投降,可温侯你现在在干什么?”

  陶谦的话音未落,吕布一拍赤兔马,瞬间冲到陶谦面前,方天画戟当头打下,可怜陶谦那颗花白头颅,当场被打得脑浆飞渐,一命呜呼。“那些话是徐荣说的,我吕布可没说不接受投降。”吕布冷冷的说道。

  吕布环视一圈,联军军法队抱头鼠窜,再不敢阻拦士兵投降。就这样,吕布这一次带回去的俘虏足足有五万之巨,很是吕布得意了一把。至于联军这边,诸侯立即下令紧闭寨门,再不许士兵接受董卓的人道主义。

继续阅读:第18章 招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