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打土豪分田地
吴老狼2017-06-13 10:354,500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

  虎牢关后就是洛水,是董卓军返回洛阳的经之路,顶着董老大身份的康鹏渡过了洛水,总觉得少点什么,康鹏情不自禁的想起自己手中某两个俘虏的漂亮儿媳妇来,于是康鹏抢先盗版手中某个俘虏儿子的名句,以纪念自己指挥的虎牢关大捷。这时,康鹏心里在想--他妈的甄宓究竟是那里人?都怪我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现在到了三国,想把甄妹妹抢到手也不知道地方!

  康鹏想到甄妹妹的凄惨身世,心中伤痛(无法到手),不禁继续念道:“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

  李儒和贾诩目瞪口呆,主公历来只有杀人是拿手好戏,可从没听说主公在诗文歌赋方面有什么才华呀?难道主公以前是深藏不露?今天听主公所作之赋,可比自己们强多了。

  “好文,好赋。”正版《洛神赋》作者的老爹走过来,赞扬道:“昔日宋玉对楚王神女所作之赋已是上乘,今日与丞相所作相比,便落了下风。”

  “孟德取笑了,本相那敢与先贤相比?”正版作者的老爸来了,康鹏可比虎牢关城墙的薄脸皮罕见的微红。经过贾诩劝说,康鹏决定暂时不杀十八路诸侯,并且在很大程度上给他们自由,所以曹操能够自由走到康鹏身边。当然,出于对大汉的社稷安危作想,康鹏周围还是有些侍卫的,也不多,也就是三国第一保镖赵云带着三五百精挑细选的武士罢了。

  “丞相过谦了,操也有一词,丞相可愿赏听并指点一二?”曹操诗兴大发,也想写两首。

  “呵呵,今天天气真好。”康鹏那敢和曹操比诗词歌赋,曹操可是历史上正宗的大诗人,康鹏和他比,康鹏肚子那点墨水还不得三两下抖光了?于是康鹏马上转移话题,指着远处的农田道:“子龙,那边百姓正在耕作,民以食为天,居高位者不可忘农耕之根本,你我同去见识如何?”

  康鹏这些话正说在赵云心里,赵云一边庆幸自己找到个为民作想的好主公,一边安排十个精锐侍卫保护康鹏,同时避免惊吓到农人。

  “孟德稍歇,本相去去就来。”康鹏甩开曹操,拍马便走。扔下曹操在那发呆,曹操嘴里默念,“皓齿内鲜,明眸善睐,世上真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吗?如此华丽之赋,我不如董卓也……”

  正如康鹏所说,今天天气的确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康鹏骑在马上微风扑面而通体生凉,非常的舒服,让康鹏心情非常好。

  快到农田时,康鹏为了树立亲民形象,抢先下马步行走到农田。大块连成一片的农田中,几十个农民正在耕作,有老有少,他们顶着烈日,用粗糙的农具在铲除田中的杂草。这个景象衬托远处的青山绿水,好一幅和煦的农耕图。

  康鹏在现代时,家是他十三岁农转非到城市的,所以康鹏对农作物还是比较熟悉。康鹏发现田中种的都是小麦,可长势不是太好,普遍比较低矮,而且茂密不一,估计收成不会太高,这些应该古代的农耕技术落后造成的。康鹏心里盘算,打仗打的就是后勤物资,物资不足就算有天兵天将也要吃败仗。李儒说得对,从今以后,这粮食供应得是自己注意的重点。这几天李儒成天扳着脸,不时向康鹏嘀咕董卓军粮食储藏不足的事情,康鹏心里虽然也着急,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康鹏信步沿着田埂走进农田,向一个瘦弱的老农打招呼道:“老人家,还在忙啊,这太阳这么毒,怎么不休息一下?”

  那老农抬头一看,见康鹏衣着华贵,虽然相貌丑陋凶恶,肥胖如猪,让人看着就害怕。但这个外表凶狠的人态度语气却很是和蔼,那老农也稍微安心,擦去脸上的汗水道:“大人,小人那有那么好的福气,家里几张嘴要吃饭,就得干活。”

  康鹏点点头,这老农说得不错,百姓要吃饭,就得干活,官员要吃饭,就从百姓身上剥削,不管是古代,还是,都是一样。“老人家,这一亩地一年能产多少斤粮食啊?”

  “年景最好的时候,就有三百来斤,不好的时候有两百多斤就谢天谢地了。大旱大涝的时候,就一颗粮食都收不了。”那老农闭上眼睛,象是在回忆,“我活了六十二岁,遇上七次这种情况,第一次我爷爷饿死了,第三次是我妈和我弟,两年前是我的小孙子,”那老农擦去已经流下来的眼泪,“他才一岁多。”

  康鹏无言可对,回过头看赵云,赵云已经双眼红通通的了。康鹏叹了一口气,又安慰那老农道:“老人家,人已经走了,你要节哀顺便。这土地是你自己的吗?”

  老农摇摇头,“大人,小人家里世代都是奴仆,从来没有地,这地是河东卫家的,小人替卫家种地,用力气换点吃的。”

  河东卫家?康鹏发现自己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但是康鹏想半天死活想不起这河东卫家是什么人,纵观三国历史,没有什么出名的人是姓卫啊?可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呢?

  “老人家,这河东卫家有多少地啊?”康鹏问道。

  那老农羡慕的答道:“多了,多得数都数不清。”

  康鹏正想问那老农河东卫家的详细情况,突然有人张狂的吆喝道:“老不死的,不准偷懒,快干活,否则老子抽死你!”

  康鹏回头一看,见一帮家奴打扮的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为首那个家奴歪戴着一顶布帽,一只手抱着一坛子酒,一只手提着一条鞭子,他冲康鹏吼道:“看什么看?快出去,踩坏了我们河东卫家的麦子,老子抽你一顿,再送官府杀你的头。”

  康鹏还没说话,包括赵云在内的侍卫已经大怒,不等康鹏吩咐,侍卫们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康鹏的侍卫们都是骑马来的,又都武艺高强,个个挥起马鞭抽得那群恶奴哭天喊地,满地打滚。其中一个家奴扭头就跑,赵云立即拉弓搭箭,正要射死那个恶奴,康鹏拉住他,“子龙且住,他肯定是回去搬主子的救兵,我倒要看看,这河东卫家是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

  那老农已经在吓坏了,“大人,大人,你害死小人了,这回河东卫家肯定剥小人的皮。大人,你快跑吧,河东卫家有权有势,他们不会放过你。”

  康鹏一笑,“老人家,你别怕,这回你要有自己的地了。”那老农那里相信,只是不住的发抖。

  那边康鹏的侍卫已经打上火了,一个侍卫拔出刀来,一刀一个的砍,康鹏忙叫道:“留下刚才叫话那个,我要问话。”除了那个恶奴首领,其他恶奴都被砍成十截八截,赵云虽然觉得有点残忍,但看到耕作的农民怕成这样,便知道这些恶奴平时是什么德行,于是也没阻止。

  那恶奴首领被拖到康鹏面前,这家伙也不知道是蠢还是什么,居然还大叫,“打得好,杀得好,这回你们死定了,我们河东卫家和你结这个梁子了。”赵云扬手给他记沉重的耳光,他顿时嘴里鲜血飞溅,还带出几颗牙齿,他这才闭嘴。

  康鹏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什么河东卫家,这河东卫家究竟是什么人?”

  那恶奴首领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老头,你听好了,我们河东卫家是世族大家,高官才子多的是,县官老爷见着我们河东卫家还要请安。”

  康鹏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古代的贵族,近代叫。康鹏心说,靠,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董老大迁都长安,不知宰了多少这样的东西,连他们祖坟都挖了。呸,一群废物文人而已。

  那恶奴首领继续不知死活的叫道:“老头,我们河东卫家马上要和朝廷的侍中蔡大人结亲了,蔡大人是当今董丞相亲手提拔的,你得罪河东卫家就是得罪蔡大人,就是得罪董丞相,你等着满门抄斩吧!”

  康鹏开始一楞,然后哈哈大笑,绕来绕去,居然绕到我自己头上。旁边的侍卫们也跟着狂笑,赵云也忍不住微笑,都感到非常滑稽。这时候那恶奴首领挣扎着叫道:“老头,你死定了,我们河东卫家的人来了。”

  康鹏一看,果然有两三百家丁各执刀枪,气势汹汹冲这边跑来。赵云立即吩咐道:“保护丞相,去一个人快马通知大军来接应。”

  河东卫家的家丁冲过来时,看到同伴横七竖八的尸体,顿时大怒,为首那个骑马的人看打扮象个公子哥,一来就叫道:“把他们全杀了。”

  他的话音未落,赵云已经拍马冲上去,一个闪身把他夹住,拉回康鹏这边重重摔在地上,俩个侍卫立即用刀架住他的脖子。见此情景,康鹏不禁嘀咕,赵云在现代一定是个绑架犯,每次都是抓敌人头目来要挟。

  这人比刚才那个恶奴首领骨气可差远了,马上哭喊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你叫什么名字?”康鹏问道。

  “我叫卫仲海,大才子卫仲道是我堂哥。”卫仲海搬出一个应该很有名的亲戚。

  可惜康鹏不吃这套,董卓军的人更没谁会吃这套,一个侍卫在肚子重重跺了一脚,把卫仲海跺得口吐鲜血,“丞相是问你名字,没问你什么鸟堂哥,不许废话。”

  卫仲海张大了嘴,连疼痛都忘记了,“丞相,你就是董卓?”

  刚才跺他那个侍卫大怒,又一脚跺在卫仲海嘴巴上,旁边的人清楚听到卫仲海骨头断裂的声音,“大胆,竟敢提及我们丞相名讳,找死!”

  卫仲海的下巴被跺断了,说不了话,只是眼泪鼻涕横飞的不住磕头。康鹏历来讨厌这些土豪劣绅,又厌恶卫仲海的肮脏模样,朝侍卫一摆手,卫仲海顿时被齐腰砍成两截,肝肠流了一地。

  卫仲海带来的家丁呆呆的看着公子被杀,竟然忘了上前去救公子。也不难理解,他们平时也就是欺负些手无寸铁的佃农百姓,只能算小儿科,如今见到三国第一砍人军西凉军大师级的砍人手段,不吓呆才怪。

  这时候,上万西凉铁骑在吕布亲自带领下杀了过来,吕布骑着赤兔马速度最快,闪电般冲到康鹏面前,“他娘的,谁敢碰我义父一根寒毛,我吕布砍光他全家!”

  上万西凉铁骑把几百卫家家丁包围,如果不是董卓军有新军规不许杀俘,这些可怜的家丁顷刻间都得变成肉泥。饶是如此,还是吓得那些家丁赶紧抛下武器,连连磕头求饶。

  吕布讨好的说道:“义父,你下命令吧,孩儿这就替你出气。”

  康鹏这时心中盘算已定,摇头道:“我儿莫慌,为父自有安排。”康鹏决定,自己要学GCD的土地政策,打土豪,分田地,以争取民心。

  康鹏把跪在自己身边老农扶起来,“老人家别怕,我就是大汉丞相,有我保护你,他们卫家不敢碰你一根头发。”

  那老农泪流满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康鹏又说道:“老人家,麻烦你通知卫家的所有佃农,让他们明天早上到卫家去,本相要把卫家的土地分给你们。”

  那老农又惊又喜,“丞相,小人没听错吧,你说把卫家的土地分给我们?”

  康鹏一笑,“那卫家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本相要替天行道,把他的土地分给你们。”

  那老农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又跪下不住磕头。康鹏只好又把他扶起来,“老人家,快去通知吧。来人哪,拿些粮食给这位老人,看他饿成皮包骨头,本相心里难受啊。”

  送走那老农,康鹏又对卫家的家丁说道:“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想活,丞相饶命,丞相饶命。”

  “想活。”康鹏指着那块农田说道:“日落前,把这些农田里的杂草全锄了,还有浇水,要是日落前没做完,还有剩一根杂草,踩死一棵麦苗。”康鹏恶狠狠的说道:“全部砍成十八段!”

  回大营的时候,康鹏突然想起那大才子卫仲道谁谁了,不就是蔡文姬蔡大美人嫁的那个短命鬼吗?糟糕,这回我给蔡大美人的印象要差了!

继续阅读:第2章 大汉董青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