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战汜水关(3)
吴老狼2017-04-14 01:493,458

  吕布与审配约定好伏击之地和消息暗号,审配借口回营通知袁绍,便告辞而去。审配刚走,被功名利禄冲昏了头脑的吕布立即下令,命令西凉铁骑立即出动,悄悄绕过联军大营,到与审配约定的一个山谷中埋伏。最糟糕的是,吕布觉得自己兵力太少,居然又从汜水关本已不足的守军中调走一部分,而且吕布为了独吞功劳,还没有通知徐荣、李傕和郭汜等人。

  徐荣等三将发现吕布悄悄把士兵调走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三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现在汜水关中除去重伤不能行动的伤兵,所剩战力不到五千,同时还要抽出兵力来看守昨天抓到的八万俘虏,倘若联军又来攻打,汜水关拿什么来抵挡?

  李傕、郭汜急得破口大骂,挨个问侯吕布的十八代祖宗,顺便把吕布的几个干爹也问侯了几遍。徐荣却知道现在骂也不是办法,一边组织人手严密设防,一边派人去追吕布回来,还有派人向虎牢关求教。

  联军这边,袁绍一改昨天的颓废,志得意满的向诸侯宣布这个好消息,联军大营立即欢呼成了一片,纷纷向袁绍道喜。袁绍得意洋洋的命令老弱士兵伪装成联军主力向后撤退,拖住吕布军,精锐士兵全部出动,猛攻兵力稀少的汜水关。

  袁绍没有料到,联军之中有两支军队却不怎么高兴,也不认为联军一定能成功。曹操营中,曹操冷笑道:“袁绍欺董卓营中无人?众将听令,安扎大营,不许出战。”

  刘备那小得可怜的营房中,刘备对俩个结义兄弟说道:“二位贤弟,我军与董卓有约,不得互相攻击,大丈夫一言九鼎,虽然现在汜水关已经唾手可得,但我们还是不能出战,以免遭天下人唾骂。”关羽张飞深以为然,都以有这么一个守信义、重承诺的大哥为荣。刘备心里却笑道,‘董卓啊董卓,这汜水关是袁绍打下来的,不是我刘备打的,你可不能怪我不守信义噢。’

  虽然调开了大部分炮灰士兵,但联军留下的精锐数量仍然可观,达到十万之巨,比之昨天五十万的气势自然大大不如,但战斗力不降反升,比之以前单兵战斗力更强,战术配合更熟练了。经过与西凉铁骑的几次战斗,诸侯已经认识到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都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自己能活着回到领地,一定要集中力量训练一支象西凉铁骑一样的精锐来。

  汜水关守军的箭矢已经不象昨天那么密集,稀疏的几枝弓箭对全部手持长盾联军士兵根本无法造成伤害。弓箭不是没有,而是没有放箭的人,徐荣果断下令放弃射箭,全部守军往关下倒火油,形成一道火墙来阻止联军。

  面对火墙,无数联军用铁戈大刀挖起大量沙土,将火墙压灭。守军又往关下砸石灰瓶,又被数量占绝对优势的联军弓箭手生生压制,滚石檑木太过沉重,守军一次只能扔下寥寥几棵,在全军压上的联军面前只是杯水车薪。很快,联军的云梯又搭上墙头,汜水关守军又与联军开始残酷的白刃战。

  董卓军深知,以自己们平时的德行,一旦失败,无论是落到联军手里还是落到百姓手里,自己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到了这个时刻,还能动的董卓军全部拿起武器,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搏斗。每一个伤兵都咬着牙,挥舞手里的刀枪,不时高喊,“兄弟们,杀啊,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他们身上每增添一个伤口,总要在敌人身上留下更大、更致命的伤口,临死的时候,他们又会疯狂的抱住一两个敌人,和敌人一起滚下城墙。

  关下,联军士兵抬着檑木,拼命的撞击已经摇摇欲坠的关门。郭汜负责防守关门,他带着头,用身体抵住城门,身旁身后挤满了董卓军士兵,甚至士兵的尸体。关上是徐荣和李傕,俩人血红着眼睛,提着刀跑来跑去,那里有敌人爬上来就冲到那里砍杀,没有多长时间,俩人都已是遍体鳞伤。饶是董卓军人人都奋不顾身的杀敌,可敌人实在太多,简直杀不尽砍不绝,而董卓军盼望的吕布军,却始终没有在视野中出现。

  徐荣见自方不可能撑住了,就冲李傕吼道:“李傕,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把粮食烧了,老子死也不让他们有粮食吃!”

  李傕咬着牙奋力把一架云梯掀翻,带着把云梯上的联军士兵摔个半死。李傕喘着粗气也是吼道:“去吧,老子们死也要把他们一起拖下去。他妈的该死的吕布,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他!”

  徐荣提着刀跑下城墙,他一个亲兵没带,亲兵全部战死了。徐荣跌跌撞撞的跑向粮仓,路过俘虏营的时候,看守俘虏的军官迎上来,“徐将军,情况怎么样了?”

  徐荣一只手扶在他身上,喘着粗气问道:“你们还有多少人?”

  “只有三百多人,其他兄弟们全上去了。”

  “一百人跟我来,留一百人看守俘虏,剩余的人全部上关墙。”虽然明知是杯水车薪,但徐荣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吕布能及时醒悟回援。

  这时候,俘虏中突然有一个人大喊,“将军,我受过丞相的大恩,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杀敌。”

  徐荣纳闷,只听说和丞相有大仇的,从没听说受过丞相大恩的。徐荣定睛一看,是一个年青的俘虏,看服色应该是山阳军,正挣扎着要冲出俘虏队伍。“让他过来。”

  那个俘虏正是曾经怕董老大怕得要死的魏林,他哭着把他曾经被俘的事说了一遍,“我和我叔叔刚想回家,就被陈将军抓住,又来当了兵,丞相发给我和我叔叔的银子和干粮也被陈将军抢了。将军,我恨死陈将军他们了,求你带上我,我想当丞相的兵,也要和你们一起去杀敌人。”

  旁边看守的董卓军也替魏林说道:“昨天就是这小子带头投降,有几个不肯投降的乱军还被他给杀了,到城里还帮我们说服其他俘虏老实些。我们还奇怪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样。”

  徐荣想了想,丞相莫非真的转性了,对人会变的这么好?“现在我们很危险,你加入我们随时可能会死,你怕不怕死?”

  魏林把胸口一挺,“我不怕,丞相对我那么好,我死也值了。如果我死不了,丞相将来会给我五亩土地。”魏林又指指俘虏中的一些人,“还有他,他,他们,没都和我一样,要当丞相的兵。”那些被指到的人没有一个躲闪,都站起来,“将军,收下我们吧,收下我们吧。”

  从早上到现在,徐荣今天第一次笑了,“好,给他们武器,让他们一起上关墙。”

  主动要求上阵的俘虏数量吓了徐荣一跳,竟然有两万多人,是汜水关现在守军的四倍!虽然他们中间只有两三百人曾经经历董老大那次义释俘虏的事,但都积极鼓动同伴,叙说当董老大士兵的好处,说得那些无地无产又想回家的俘虏心里直痒痒,一下子就鼓动了这么多人。徐荣本来担心他们会在阵前叛变,但转念又想,自己这一方就算没有阵前叛变,也是在劫难逃,不如赌上一把,也许真会有奇迹发生。

  在粮仓上泼满火油,徐荣顺手抓过两名士兵,递给他们火把,“听好,一但看到关门失守,马上点火烧粮,然后你们逃命也行,自杀也行,总之那时候我肯定死了,明白了吗?”

  “明白!”

  待徐荣返回关上,不禁大吃一惊,吃惊的是那些俘虏的表现,他们表现出来的勇气丝毫不亚于董卓军,他们在左臂是绑上一条红布以作辨别,乘着联军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一下子就把已经攻上关墙的敌人又打下去。

  李傕看见徐荣就大嚷,“老徐真有你的,竟然可以说服他们来帮我们,有一套。”

  徐荣苦笑道:“不是我有一套,而是丞相有一套,这些人是冲着丞相才帮我们的。”趁着战斗的间隙,徐荣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李傕匝匝嘴,“想不到丞相还是这种人,老李我真的错看他了。”

  虽然暂时打退联军的一波进攻,可联军很快醒悟,又开始了猛烈的攻城,飞蝗般的弓箭压得汜水关守军抬不了头,临时赶制的粗糙云台搭上汜水关的关墙,火油已经用尽的汜水关守军对这个笨重的东西束手无策。大批联军踩着云台直接杀上关墙。

  看到这个情景,汜水关守军头一次开始心惊胆战,临时加入的俘虏中也有人开始动摇,甚至有人悄悄把绑在手臂红布扯下来,随时准备回到人民的怀抱。

  站在远处的袁绍得意洋洋,大笑着对其他诸侯说道:“看到了吗?这次汜水关我们拿定了!可笑那吕布,中了本候的计却不知道,还在山谷里等着我们去中埋伏呢!哈哈……”

  诸侯少不得给袁绍奉承几句,同时心里盘算打下汜水关后,该任何四处拉兵,先把兵员补充再说。至于那些去给吕布做饵的炮灰士兵,谁还有心情理他们?

  刘备一脸轻松,他的部队借口保护大营,没有参加攻城,不算违背承诺。今天曹操坚决不肯参加攻城,心里有鬼的袁绍也不敢强行命令他。此刻曹操不住回头看汜水关与虎牢关之间的道路,仿佛是在等什么人似的。

  曹操等的人终于来了,突然间,地面仿佛都在颤抖一般,无数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袁绍大惊失色,慌忙分调部队去迎击来敌。

  敌人的骑兵并不与联军纠缠,直接杀奔汜水关救援。七百名全身带甲步兵留下,迎战联军的分兵,那七百名士兵中举有一面大旗,上书三个大字--陷阵营!

  康鹏一言不发,只是拿一张纸给老狼看,上面写着“主角”两个字。

继续阅读:第16章 陷阵营的恐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