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蔡府宴会
吴老狼2017-04-14 01:495,098

  “哈哈哈哈……”蔡府大厅中那些士子大儒越笑越起劲,甚至有人笑得全身软麻,跌坐在地。康鹏的脸却越来越青,因为他看到蔡文姬也在捂嘴偷笑,对康鹏来说,这可是嘲笑自己,因为华佗就是他封成文华侯的,没想到华佗竟然吟出这么有‘文华’的诗来,可真够给自己‘争’面子。

  这华佗也明白众人是在嘲笑自己了,站在那里尴尬异常,不知说什么好。这时突然有人忍不住站出来,就是卫仲道那个朋友龙义,龙义先朝华佗一抱拳,“敢问这位文华侯,师从何家?治何经典?因何被封为文华侯?”

  康鹏顿时火冒三丈,心说你小子不是揭我短吗?他是我封的文华侯,你难道不知道?如果不是蔡美女就在这里,我剁了你!旁边的其他人却替龙义捏了一把汗,敢当面讽刺董阎王,真是活腻味了。尤其卫仲道更是面如土色,心说你郭嘉疯了吗?我让带你见董贼的面已经冒很大的险了,你还敢讽刺他的手下?

  郭嘉却毫无惧色,他以前就已经算定董卓要收买人心,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胡乱杀人,王允就是个例子,如果董卓不顾惜名声,早就直接去砍王允的头,而不用偷偷派刺客去杀,更何况董卓无比迷恋的蔡文姬就在旁边,自己不管怎么明嘲暗讽董卓,他都不会当众动自己一根寒毛。这样既替惨死的荀家叔侄出了口恶气,更可探听观察董贼反应,找到他的性格缺陷,以便将来之用。

  郭嘉又上前踏了一步,“既名文华侯,必然文华出众,能赐教小生否?”

  华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喃喃道:“小侯学的是扁雀古书,自学的,没有老师,后来游学于徐州名士韩杲,算是他的他的挂名的学生,从没治过经典。”

  郭嘉一笑,扭头对众人道:“请问各位,有谁听说过这徐州名士韩杲是谁吗?”众人苦憋着笑,只是看到董卓的面色不善,才没敢笑出来。这韩杲不过是一个破落士族,连来洛阳参加儒林文会的资格都没有,想不到他的挂名弟子还敢在大儒面前显摆。

  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了,“我知道,韩杲是我驱出门外的学生的弟子。”此言一出,众人再也憋不住,又是一阵大笑。这人是江夏八俊之一的陈翔,字仲麟,他洛阳的亲属在董卓强买士族土地中损失惨重,本就憋着一肚子气,今天再也忍不住了,乘机发作出来,扫董卓属下的面子。

  竹亭四友之一的何康字迩磐也忍不住指桑骂槐了,他的好友卫品三弟卫进惨死在董卓之手,儿女亲家在洛阳也受够董卓的欺压,早就想发泄。他也是赌董卓爱惜名声不敢在论才大会上杀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文华侯,还不给仲麟兄磕头?他可是你的祖师爷。”

  众士人儒林见董卓虽然气得脸色发青,却哑口无言,也猜到董卓爱惜名声,顿时再无顾忌,平时被董卓折辱的怨气一起发泄出来,矛头直指华佗,一同起哄,要华佗给陈翔磕头认师。华佗满头大汗,偷看康鹏脸色,见康鹏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不禁更为慌张。

  郭嘉不依不饶,“既然文华侯不肯磕头认师,那可否赐教我等,文华侯是因何被封侯的?”

  华佗擦去头上冷汗,“小侯是因为替太师治好太师的儿媳与爱婿的伤,太师才赏封的……”

  仿佛众士林是约好一般,华佗还没说完,他们便一起大叫道:“九流之术,也敢登大雅之堂?”更有人朝华佗指指点点,只差没把手指头指到华佗鼻子上去。

  康鹏重重哼一声,心说老虎不发威,你们把我当病猫欺负,今天我非教训你们这些腐儒不可!康鹏正想站起来,这时华佗忽然对郭嘉说道:“这位先生,你似乎有隐疾在身,让小侯替你诊治如何?”

  郭嘉不屑的一拂袖子,“医者必言无病者有疾,以此欺名盗利!”华佗见他讳疾忌医,不禁摇头暗叹,此人难过四十之龄。

  “够了!”康鹏气得七窍生烟,“你明说本相不会用人就行了,不用指桑骂槐!”

  见董卓发怒,刚才还气势汹汹指责华佗的众人立即软了,大厅又变得鸦雀无声,只剩下康鹏的咆哮声,“文华侯,你不必自卑,既然本相亲自赏封你文华侯,就有本相的道理,你的医术通神,天下何人能比,医者不是小道,乃是正道!”康鹏想起三国中诸葛亮舌战群儒的句子,“真大贤者,无论出身门士,姜尚曾做渭水垂钓之渔夫,伊尹初始乃是耕田的奴隶,当今圣上的高祖,不过一亭长,而终有天下,他们有谁敢说不是大贤?相比之下,文华侯,你的出身已经很好了。”

  康鹏一席话说得众士林哑口无言,无不震惊失色,不是说董卓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吗?可听他这些话,无不在理,无不让人心悦诚服。华佗却激动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心中暗暗发誓,那怕董卓叫自己去死,自己也去。

  郭嘉也暗自佩服,可嘴上还不服气,“太师为文华侯大言,可文华侯之才学……”郭嘉叹了口气,“恐为天下儒者所笑也。”

  康鹏一撇嘴,心说你小子是找死,当年猪哥哥就用这个问题反骂得全部东吴士子想自杀的。“何为儒?儒有君子与小人之别,君子之儒,忠君爱国,济世救民,泽及天下而流芳百世。小人之儒,寻章摘句,专工文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却无一策。”

  康鹏环视众人一圈,突然大吼一句,“这就是小人之儒!世之腐儒!”声音有若雷鸣,震得屋顶灰尘憷憷而落。

  康鹏的破锣嗓子配上董老大的尊容,以及那些好比在扇士林耳光的话语,吓得众人面如土色,如坐针毡。最夸张的是刚才还满脸讥讽的何康,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突然一口献血喷出,仰面昏去。

  “他是气急攻心。”看到有病人,华佗顿时忘了此人刚才还对自己咄咄相逼,顺手操起随身携带的药箱,“让我给他扎几针,否则危险。”

  “慢着。”康鹏一把拖住华佗,面露阴笑道:“文华侯,你的医道在这位世之大儒眼中不过末道九流,你就算救活了他,他醒来也会气急攻心而死,救不救他都得死,你就不用浪费力气了。”

  众人目瞪口呆,心中都道不愧是魔王董卓,得罪他够倒霉的!可谁都不敢说话,眼睁睁看着竹亭四友之一的何康吐血越来越多,眼看就不行了,当世第一神医在旁却不能救,众人都在心中暗恨董卓。最奇怪的还是蔡文姬,要换以前,她早上来撕康鹏的肥着救人了,可现在她保持眼观鼻,鼻观心的姿态,仿佛事不关己般一言不发。

  华佗当然明白董卓为什么不让自己救人,感激董卓爱护之余同时替那何康担心,华佗已经看出,这何康除了气急攻心之外,同时另有隐疾,倘若不及时治疗,性命难保。康鹏带来的赵云、马超等人也是心情矛盾,一方面是看不惯何康的咄咄逼人,另一方面是心有不忍,但都不出言相劝。

  门外的那俩个小孩却表情不一,大那个孩子看得眉飞色舞,心中佩服董卓的心狠手辣,大丈夫也。小那个孩子心中对董卓嗤之以鼻,言虽厉,杀人却落了下乘。

  华佗终究还是不忍心,朝康鹏深深行了一个礼,“太师,小侯知道你老是为了小侯出气,可为医者,济世救人者,绝不能看着病人死在面前而见死不救,太师,小侯对不起了。”华佗话一说完,大步走到何康身旁,取针连刺何康人中、关元、腹膈等穴,何康喷血立止。

  康鹏和蔡文姬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康鹏早知道华佗会这么做,刚才那番做作只是让华佗在众人面前竖立形象而已。蔡文姬却深知董卓面恶心善,绝对不会见死不救,华佗这么做只是给董卓台阶下罢了。蔡文姬今晚第一次偷看一眼董卓,却见董卓也在偷看自己,不禁红晕满面,低头不敢再看。

  这时华佗已经将何康救转,何康得知是华佗以德报怨,羞愧得无地自容,悄悄向华佗道声谢便溜出门去,无颜再呆在蔡府。经过这番事情,众人大为扫兴,再无人谈论舞文弄墨--其实是被康鹏驳得哑口无言了,当下主人蔡邕吩咐宴会开席,让众人摆脱尴尬。

  筵席的精美奢华自不用说,珍肴美酒堆积如山,还有歌女舞女莺歌燕舞,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康鹏却越看越皱眉,蔡邕为官素有清廉美名,生活竟然都有如此奢华,再看其他达官显贵、文人士子,都是见惯不怪的表情,由此可以想象,他们平时的生活是怎么样。康鹏记得杜甫有两句诗就是形容古代士族的奢侈生活和百姓苦难生活的,可短时间偏偏又想不起是那两句。

  这时,蔡文姬突然说道:“各位大人,小女新作一曲,经家父润色,想在今夜弹奏,不知诸位大人可愿赏听?”

  众人自然叫好,康鹏也来了精神,顾不得去想什么杜的诗了,“贤侄女,快请,快请。”蔡文姬仍然不答康鹏的话,只是轻轻一笑,“有辱各位雅听了。”

  蔡文姬取出蔡邕珍藏的焦尾琴,纤纤十指优美运转,仿若天籁之音般顿时在席间众人耳边响起,蔡文姬红唇微动,有如出谷黄莺:节运时气舒,秋风凉且清。

  闲居心不娱,驾言从友生。

  翱翔戏长流,逍遥登高城。

  东望看畴野,回顾览园庭。

  嘉木凋绿叶,芳草纤红荣。

  骋哉日月逝,年命将西倾。

  建功不及时,钟鼎何所铭。

  收念还寝房,慷慨咏坟经。

  庶几及君在,立德垂功名。

  琴音优雅,歌声甜美动听,绕梁三日仿佛未绝,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一曲终了,琴声歌声仿佛还在众人耳边环绕未散,半晌,众人才暴发出如雷的叫好声。康鹏虽然还在听不懂,但蔡文姬的面子他是不敢不给的,也是跟着大拍马屁,可惜他在音乐方面的造诣实在不怎么样,夸得文不对题,驴唇不对马嘴,只是没有人敢象笑华佗那样笑他罢了。不过他的嗓门最大,所以叫好声反倒超过其他人,引起了本就留心他的蔡文姬注意。

  蔡文姬起身离席,当着众人向康鹏盈盈一拜,“太师学富五车,文通天地,小女微曲只能博太师一笑而已。”

  康鹏只顾欣赏蔡文姬的美貌,那听到蔡文姬说的是什么,只是鸡啄米般的点头,“是,是。”

  蔡文姬脸色微变,心说今天人多没收拾你,你老丑鬼蹬鼻子上脸了,竟然敢说本姑娘唱得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蔡文姬轻轻一笑,“既然如此,小女就斗胆请太师作曲一首,为小女生日增光如何?”

  康鹏还是只顾偷看她的脸蛋,没注意蔡文姬在说什么,仍然是不住的点头,“好,好……”好什么?康鹏这才反应过来,我这嗓子会唱什么歌?这不是要我丢脸吗!

  康鹏正想反悔,孙尚香抱住他的粗手里,“太师,快给姐姐唱,我也要听。”董纡也抱住他另一条粗手,“父亲,纡儿还没听你唱过曲,唱得纡儿听。”马云绿本来也想来缠康鹏的,可被深知康鹏的赵云拉住,“云绿,太师不会唱曲。”

  康鹏老脸憋得通红,本来他记得的流行歌曲倒是不少,可董老大这嗓子--什么歌打他嘴里出来都会变成驴鸣马叫,可又被孙尚香和董纡缠住,不唱又不行。

  蔡文姬一笑,掏开一张蔡侯纸,“太师不唱也行,你把这句英语的意思解释小女听就行了。小女已经问过无数饱学之士,无一人认识,小女实在好奇。”

  康鹏接过仔细一看,铜铃眼差点没鼓出来,纸上赫然便是那天他写的那句ILOVEYOU!这能在大庭广众下解释吗?蔡文姬却催促道:“快,太师,你是解释还是唱歌,快选择。”

  康鹏被逼无奈之下,忽然灵机一动,有首歌不需要嗓子也能唱!“好了,好了,我唱就是了。”

  蔡文姬心中有些失落,但也同时大喜,心说我要看你老丑鬼出丑!,蔡文姬立即取来焦尾琴,心中奸笑着递给康鹏,“太师,请。”

  康鹏却不伸手去接,“不用琴伴奏,取一面战鼓来就行了。”蔡文姬与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他们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唱歌用战鼓伴奏的!

  很快战鼓取来,康鹏清清嗓子,先在战鼓上重敲两下,‘咚!咚!’康鹏才一边敲一边扯开破锣嗓子吼康鹏无耻盗版的这首《男儿当自强》配上他的破锣嗓子与战鼓的张力,极具震撼力,破锣嗓子吼这首歌,不但不难听,反而有一种武人气息,让听惯了靡靡之音的士族耳目一新,继而目瞪口呆。赵云和马超等武人却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也一起吼两句。大厅外的俩个小孩子也纂紧了拳头,情不自禁的过着康鹏哼哼。

  “热血热肠热,热胜红日光!”康鹏把最后这句连吼几遍,方才对已经陷入痴呆状态的蔡文姬说道:“文姬贤侄女,这下可以了吗?”

  蔡文姬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心中已经对康鹏佩服得五体投地,原来还有歌可以让人这么热血沸腾的。可蔡文姬还是嘴硬,“不行,你这根本是吼,不是歌,重唱一首。”不知不觉间,蔡文姬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泼辣刁蛮。

  康鹏一笑,正要说蔡文姬赖皮,这时大厅外突然冲进一名士兵,冲到康鹏面前半跪递上一个竹简,“太师,汜水关徐将军急报,军师请你回去。”

  康鹏大吃一惊,贾诩素来稳重,没有大事绝不会打扰自己的,难道汜水关出事了?康鹏忙打开竹简一看,康鹏忽的站起,“子龙,孟起,随本相回去。”

  达官士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又不敢问康鹏发生了什么事,蔡文姬却拉住康鹏的袖子,翘起小嘴,“不行,今天是我生日,太师不许先走。”又低声对康鹏说道:“你要走也可以,先把那句英语的意思告诉我才行。”

  康鹏此刻心急如焚,顾不得什么美女不美女了,肥臂一甩,蔡文姬顿时摔在地上。康鹏冷冷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们继续在这里大鱼大肉、吟诗作赋吧,汜水关和虎牢关前还有数十万难民嗷嗷待哺,朝不保夕,等着本相去救他们。”

继续阅读:第37章 局势突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