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局势突变
吴老狼2017-06-13 10:324,328

  青州黄巾起义军的发展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包括幕后的煽动者郭嘉和设计对付他们的贾诩,建安元年八月初二,青州黄巾军久攻北海不下,突然转头向西开拔,青州和徐州的联军士族不仅没有乘机追击、半路劫杀黄巾军,反而挤出不多的军粮军械提供给黄巾军,帮助黄巾军西进。

  建安元年八月初八,黄巾军占领东阿,踏入兖州境内,与以往的黄巾军不同,这些黄巾军不是用抢劫士族大家的粮食来维持军需,而是士族主动给黄巾军提供粮食兵器,打出的是‘清君侧、诛董卓’的口号,更有地方官员给几支黄巾军将领封官赐爵,替他们洗白身份,正名为勤王官军。黄巾军也投桃报李,一路帮助士族地主镇压因天灾拒交田租的百姓,替士族搜刮平民百姓的最后一点财产。

  建安元年八月十一,黄巾军在士族大家的夹道欢迎下开进东平,同日,冀州士族联军也渡过黄河,给黄巾军送去大批马匹,黄巾军推进更加神速,冀州士族开城相接,准备物质帮助黄巾军讨伐董卓,而冀州百姓一片慌乱,家中无粮,只能以树皮草根观音土等物充饥,更有吃人肉活命的,外有暴军奸淫掳掠、杀人放火,官府地主横征暴敛,百姓内外交困之下,小部分加入黄巾军或加入士族私军,使得黄巾军和士族私军实力大增,大部分百姓却向西逃难,想逃到传说中重视百姓的董卓军治下避难建安元年八月十五夜,董卓军紧急召开的会议上,康鹏拿着那卷累死了十几匹好马换来的竹简手直发抖,他以前推行打土豪分田地和夺地屯田的时候就料到终究会有这么一天,在这个粮食生产极其低下的时代,土地就是士族的命根子,自己向他们的命根子开刀,他们不反抗自己那才奇怪,只是没想到在天灾人祸的催化下来得这么快。连给自己积蓄实力的时间都没有!

  原本康鹏设想的战略是囚禁十八路诸侯在洛阳,让各地反对力量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自己在洛阳中央和雍、并两州实施屯田,积蓄足够的力量后一战可定北方,然后再图南方。可现在洛阳实施屯田仅仅两月,雍、并两州甚至还没有开始屯田,士族便联合反对自己了,使自己的布置全部被打乱。而自己手中拥有的十万西凉铁骑、五万黑骑和十万飞熊军自保有余,统一中国却远远不足,就连统一北方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况且还有最要命的一样--粮食!三国时代北方人口众多,占全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二,这几年又连遭天灾,各地基本无粮可取,就算自己统一了北方,拿什么养活这么多人口?

  李儒伤势尚未痊愈,董卓军现在负责内政的是陈宫,陈宫艰难的说道:“汜水关下难民已达二十万,虎牢关前也有十万以上的难民,这还是两天前的数字,难民数量每天都在增加,现在肯定不止这个数字了。虽然太师曾经下令放难民进关,可数量实在太多,徐荣将军和樊稠将军、张济将军也心慌了,不敢擅开关门,这才快马来向太师请示……”

  “让难民进关!”康鹏想都不想,脱口说道:“难道要看着他们饿死或者死在乱军手里吗?”

  陈宫默默的朝康鹏深深施了一礼,“太师爱民如子,陈宫替难民向太师致谢。”陈宫又补充一句,“陈宫今生今世,不背太师。”

  康鹏叹了一口气,心知士族如此对待百姓,也是被自己逼得他们必须自保,可以说北方难民遭受如此苦难,有一小部分是自己造成的,自己是受之有愧啊。

  李儒伤势虽未痊愈,但事关重大,他还是坚持着来参加会议,“岳父,放进这一批,下一批绝对不能再让他们进关了,我军今年虽然喜获丰收,可除去洛阳与雍、并两州民间粮食需要,还有军队平时的粮食基本供应,我们剩下的粮食,最多只能保证五十万百姓渡过明年春天。”李儒说到这又是一阵咳嗽,“何况贼军眼看就要犯境,我们还要迎战贼军,打仗的时候粮食消耗比平时要多得多啊。”李儒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以前要是能劝阻岳父不欺压士族就好了,也不至于把局势弄成这样。

  康鹏一言不发,他实在没有主意了,他又不是神仙,变不出粮食来救济难民!康鹏不愿回答李儒的话,转移话题道:“贼军最多再有一个月就要打到荥阳了,我们得先布置防御为好,你们商量一下,看我军兵力该如何部署?”

  贾诩缓缓道:“除了东面的黄巾威胁,根据探马来报,那日在洛阳突然出现的布告已经传到全国各地,荆州当地士族也在蠢蠢欲动,荆州刘表有兵力集结景象,倘若我们东面战局不利,他随时可能北上宜阳、永宁,在南面直插洛阳。同样的,汉中张鲁也有不轨举动,西凉韩遂趁马腾囚于洛阳之机,已经吞并了马腾的西郡和陇右等地,不管这两支军队谁动手,长安牛辅将军那里都需要增援。”

  康鹏倒吸了一口凉气,董老大以前干的好事终于来报应了,东南西都有敌人,难道让董卓军三面分兵?康鹏心中哀叹,该死的董老大啊,你以前少干几件坏事,我现在也可以腾出手来专门对付士族,不用这么三面环敌。

  “那怎么办?”康鹏问贾诩道:“难道我们分兵三面吗?”

  贾诩摇头,“没必要,分兵太多反而危险,刘表、张鲁都是贪婪怕死之徒,只要我们挡住东面,他们就不敢动手。惟独麻烦的是韩遂,此人见利忘义,最喜欢背后捅人刀子,可他尚未全部吞并西凉,抽不出太多的兵力来袭击我们后方,诩建议,进关难民众多,洛阳肯定容不下这么多人,太师可以将他们安排到雍州居住,一来雍州人少地多,开荒屯田大有可为,当地士族也不会抵制得太厉害。二是我军可以从中挑选精壮男丁,补充兵源。”其实贾诩本来是想建议董卓只放精壮劳力进关的,老弱妇孺不许进关,可这招虽然一举两得,却太过歹毒,董卓肯定不会用这招,所以贾诩便没有说。

  “好,就这么办。”康鹏今晚到现在总算有点高兴,不愧是顶级军师,办法就是多。可派谁去增援汜水关和虎牢关呢?这可是个问题,武将大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自己手下这帮勇将悍将可都憋着一口气要拿第一的,如果现在要他们带兵出去,他们肯定不乐意。

  康鹏的铜铃眼扫了几遍自己的武将,最后目光定格在李傕、郭汜身上。康鹏奸笑着刚要说话,李傕、郭汜先说话了,“太师,我们愿去,反正我们在武将大会上肯定拿不了名次,不如在战场上去取功劳。”

  康鹏大喜,心说聪明人,我喜欢。“很好,你们这次带五万飞熊军和三万西凉铁骑去,无论如何把汜水关给我守住,回来本相升你们的官。”康鹏又把目光转向陈宫,“宫台,这随军参谋……”

  陈宫二话不说,离坐下拜,“陈宫愿去,定助诸位将军提太师守住两关。”

  康鹏微笑点头,“公台你放心去,你的老母妻子我会安排人照顾的。”康鹏把陈宫调开是有原因的,他和贾诩商量在武将大会和儒林文会上大开杀戒,诛杀各地不肯投靠自己的能人异士,为将来的天下路减少阻力。只是康鹏担心陈宫不能接受自己的卑鄙做法,所以故意把陈宫调开。

  董卓军会议一直看到半夜,康鹏实在累得不行了才回去休息。康鹏走后,李儒方才问贾诩道:“文和先生,你为什么不向太师提出你的下策?那样我们也不用多费周折了。”

  贾诩叹道:“太师面恶心善,爱民如子,又好大喜功,不到局面无法收拾的地步,太师是不会采用的。再等等吧,局面很快就会到那一步的!”

  李儒也叹了口气,素来心狠手辣的他都怜悯道:“希望如此,不过中原百姓有苦头吃了。”李儒又补充一句,“不过用中原百姓的灾难换取九州百姓免于苦难,也值。”

  康鹏开关让难民进洛阳避难的命令快马送到汜水关,汜水关守将徐荣松了口气,这几天他都不敢往关下看,每次看到关下那些蓬头垢脸的难民,衣不遮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食不裹腹的绝望眼神,徐荣都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徐荣出身寒微,是凭着军功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地步的,经过的磨难让徐荣深深知道百姓的苦难,这些天他一直在节约自己的口粮,并且请求手下们也节约出粮食,抛下城墙去给关下难民,虽然是杯水车薪,但也让徐荣心中稍微好过一些。

  “打开关门!”董卓军准备完毕后,随着徐荣一声令下,坚固的汜水关大门缓缓打开,无数百姓蜂拥而入,徐荣一边指挥士兵维持次序一边对百姓大喊,“乡亲们,你们不要急,也不要乱,每个人领十个锅盔,就往洛阳去吧!董太师在那边准备好穿的吃的了,你们到了洛阳要听太师的安排,太师会给你们准备生活的!”

  灾民们扶老携少,跌跌撞撞走进汜水关,董卓军早已准备好数百个粮食发放点,饿极了的灾民颤抖着接过食物,便开始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甚至有人当场噎死。更多的人却是含着泪朝董卓军士兵磕头致谢,而董卓军士兵都会照徐荣安排那样回答,“不用谢我们,是董太师让我们这么做的,你要谢到洛阳去谢董太师吧。”

  与此同时,虎牢关前也是同样的情景,灾民们潮水般涌入虎牢关,接过董卓军发放的粮食,然后艰难的朝着心中是希望之地洛阳前进。只是樊稠、张济这俩坏小子可没徐荣那么清高,都是趁机为自己的后房中增添人手。

  “坏太师,快去给文姬姐姐道歉!”康鹏在外面忙了一天刚回到家,连水都没能喝一口,孙尚香就跑来找他麻烦了。“坏太师,昨天你把文姬姐姐弄哭了,去道歉,否则香香不理你了。”

  康鹏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今天早上先是点将出兵,然后马日郸、朱携等老顽固又缠着他迎娶两位公主,康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他们再等几天,接下来又是安排粮食住处,准备安待灾民,忙得头昏眼花,现在那有精神再去想蔡文姬。

  “秀儿,替我揉揉头。”康鹏疲倦的睡在躺椅上,秀儿温柔的替他揉着头顶穴道,任由孙尚香如何胡闹,康鹏就是不说话,不多时便半昏半醒的睡去。

  孙尚香缠了一会见康鹏死活不理她,不禁大怒,一下子骑到康鹏圆滚滚的肚皮上,狠揪康鹏的胡子,“坏太师,坏太师说话。”

  康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孙尚香骑在自己身上,心说你再过六年骑好些。康鹏懒洋洋的说道:“香香,下来,被别人看到你这个姿势对你不好。”

  孙尚香是被康鹏宠坏了的,那会管这些,又是恶狠狠揪一下康鹏的硬胡子,“坏太师,你推倒姐姐,姐姐哭了,你也不管她,你要是再不去给姐姐道歉,我和姐姐都不理你了。”

  康鹏又闭上眼睛,“不是我坏,是她不好,那么多灾民等着救援,她还耍小姐脾气,她也不想想,多耽误一分钟,就会多几个饿死的灾民。她要是不理我,也由她去,大不了以后不见面……”说着说着,康鹏便昏昏睡去。孙尚香奇道:“一分钟?什么是一分钟?”

  这时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人,正是蔡文姬,她的眼睛红通通的,昨晚康鹏当着众多客人把她甩倒,她已经丢够了面子,后来又被父亲蔡邕和老顽固马日郸等几个长辈数落一通,都是责怪她不知轻重,耽误国家大事的。心性高傲的蔡文姬那受得了这个气,大哭一通,今天又来找孙尚香,非要逼康鹏给她道歉不可。康鹏回来后,蔡文姬便让孙尚香出面逼康鹏,自己躲在门外偷听。只是没想到康鹏不但不道歉,还大发牢骚,蔡文姬不气才怪。

  “很好,不见就不见,我两个月后就嫁到河东去了,以后永远也不见!”蔡文姬冲着昏睡的康鹏大吼一气后,拨腿便走,秀儿和孙尚香拉都拉不住。

  可惜此刻康鹏已经睡得象死猪一样,蔡文姬吼的话他自然听不到

继续阅读:第38章 蔡文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