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俩个小孩的宿命相遇
吴老狼2017-04-14 01:493,846

  八月十五的晚上,侍中蔡邕的府邸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人来人往,各地赶到洛阳参加儒林文会的士子齐集于此,庆祝士林大儒蔡邕独生爱女蔡文姬的十六岁生日,达官显贵,文人墨客,士家子弟,熙熙攘攘往来不绝,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因为蔡府的请柬中有说明,今天不仅是庆祝蔡文姬蔡大小姐的生日,更要举行论才大会,预测本次儒林文会的排名。于是有请柬的自然全部到了,没请柬的又觉得自己有资格参加的也厚着脸皮来了,那些出身低微、家族势力弱小的士人也是呼朋唤友、拉群结党的来了--人多了主人不好意思往外赶,将本来还算宽广的蔡府挤得满满当当,水泄不通。

  也许是人实在太多了,现在负责洛阳治安的高顺将军调来大批士兵驻守附近街道,为了保护宾客主人的安全,就连打扮不象士林的人都不许从这几条街道经过。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一群怎么看都不象文人的人走过来了,这群人相当抢眼,为首的是一个大胖子,身高不满六尺,可腰围至少有七尺,相貌丑陋凶恶,到了能让小孩子看了就会做恶梦的地步,可他偏偏附庸风雅的穿着一件儒生长袍,手里还提溜着一把可怜的折扇,怎么看都象是乡下来的土老冒。还有他旁边那个中年人,本来这人相貌还算平常,只是清瘦而已,也是穿着儒衫--可他身上还背着一个郎中的药箱,就有点不伦不类了。其他人就顺眼多了,俩个帅哥,都是一身白,一个半大小子,背着一把有他一半身高的大刀。还有三个小美女,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

  奇怪的是,驻守的士兵看到这群人不但不阻拦,反而敬礼迎接,不知道的人奇怪,知道的人则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些人没一个好惹啊,为首那个大胖子自然是当朝太师兼当世第一杀人魔王董卓了,谁惹他一时不痛快,他就能让你这一世再没有痛快的机会!那个背药箱的也有不少人认识,不就是前不久天天在洛阳跑路子找门路的华佗嘛,那段时间朝廷显贵的门房看到他就烦,不过听说已经被封为文华侯了,还是当朝太师亲自下令封赏的,虽然那些家族世袭的士族在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官场暴发户,可明面上还是不敢得罪他的--得罪他就是得罪杀人魔王董卓!

  “你们怎么不在街上巡逻,跑这里来干什么?”康鹏皱着眉头问领队的董卓军将领道:“洛阳城现在外来人很多,你们应该多巡逻保民间安宁,不要这么多人就守在一个地方,浪费兵力。”

  那个董卓军将领怯生生的答道:“回禀太师,我们是奉高将军之命,来这里保护赴宴的各位大人,还有保护太师你……”

  康鹏肥手一挥,“没关系,我有子龙和孟起在身边,就是有千军万马也不用担心……”

  “还有我!”孙策急切的叫道:“太师,还有我孙策,也在保护你。”

  康鹏慈祥一笑,“对,还有伯符,有万马千军也不怕,你们都去巡逻吧。”

  “末将遵命。”那将领领命而去,康鹏这才继续前行。可这边的人奇怪了,甚至有些窝火,本来这些士族士子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又自己觉得高人一等,见董卓竟然把来保护自己的士兵调开,让那些贱民泥腿子可以随意走近自己,他们不窝火那才叫怪。

  窝火归窝火,这些士族儒林还是不敢指责董卓,乖乖的一起恭身行礼,“拜见太师。”

  “免礼。”康鹏从鼻子里哼出这句来,哼完就走,康鹏历来讨厌贵族,就是现在做了贵族之首都是这样,对他们从来没什么好脸色。

  刚走到蔡家大门口,蔡邕父女便迎了出来,“参见太师。”

  康鹏看到蔡文姬,马上魂飞九天而去,今天的蔡文姬特别漂亮,盛装华服衬托自不用说,最难得的是气质乖巧了许多,文文静静的,典型的大家闺秀模样。康鹏咽下口水,打趣道:“文姬,今天怎么不凶了?哦,本相明白了,今天你长大了。”

  要换平时,康鹏这么说蔡文姬,蔡文姬非把他手上的肥肉撕下两块来!可今天蔡文姬只是温文尔雅的一笑,不答话也不生气,弄得康鹏好不尴尬,还好孙尚香和董纡一起冲上去抱住蔡文姬,“姐姐”“姐姐”的叫个不停,才让康鹏放下脸来。

  “小人卫仲道,参见太师。”一个让康鹏无比愤怒的声音响起,卫仲道毕恭毕敬的出现在康鹏面前,跟在卫仲道旁边的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青人,宽面重颜,气质儒雅,朝康鹏行个礼,“小生龙义,是卫公子的朋友,参见太师大人。”

  康鹏轻蔑的把头一扭,他最讨厌卫仲道这个伪君子,既然这个龙义是卫仲道的朋友,想来也是一路货色,没必要给他好脸色。但康鹏却没主义到,这个龙义在他扭头的一刹那间眼中闪过的仇恨光芒。康鹏更没注意到,人群中有两双幼小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一双充满了羡慕,而另一双则满是嫉妒“文姬,我给介绍一个姐妹。”康鹏谄媚的凑近蔡文姬,指着马云绿说道:“这是子龙的未婚妻子,西凉太守马大人的千金马云绿小姐,本相没经你同意就把她带来了,你可别往外赶噢。”

  蔡文姬仍然只是朝康鹏轻轻一笑,才对马云绿轻声细语的说道:“马姑娘,你别听太师的,你能参加我的生日,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会往外赶?”

  康鹏满腹疑惑的进屋落座,屋中早已按等级坐满了人,康鹏自然坐了首席,蔡邕一一给康鹏介绍屋中众人,无非就是达官显贵,士林名儒,可康鹏眼睛只是不时偷看蔡文姬,对谁都是稍稍点头,一个名字都没记住,再说这个屋里也没有一个人值得康鹏记下。

  因为来的客人实在太多,官职名声稍低的人只能坐在外面,可就算这样,蔡府大院中坐满了还没全坐下,最后蔡府的管家无奈,征得蔡邕的同意,在蔡府大门外摆上案几,让职位更低和更加默默无名的人坐在外面大街上。

  那俩个曾经紧盯康鹏的小孩就随着长辈坐在外面,最巧的是,这俩个小孩子也许天生就是对头,一个坐在蔡府大门左边,另一个坐在右边。先是左边那个年龄稍大的小孩对带他来的大哥说道:“兄长,我去里面看看。”不等大哥同意,便溜进门去。而右边那个年龄稍小的小孩也听到了,朝带他来的叔父说道:“叔父大人,小侄去里面听各位大人的诗词。”也是不等叔父同意,便溜进门去,而守门的蔡府家人见他们是小孩,又是喜庆的日子,不好阻拦,便这俩个小孩溜到大厅门口偷看。

  年龄稍小的那个小孩的叔父叹了口气,操着一口徐州口音对带来的另一个少年说道:“还是瑾儿懂事,亮儿太调皮了。”年龄稍大的那个孩子的大哥搭言道:“是啊,我的二弟司马懿只有父亲大人能管教他,在我面前太调皮了。”

  那俩个小孩溜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论才大会已经开始,先是由蔡文姬的未婚夫婿大才子卫仲道赋诗一首,赞扬今晚的宴会盛况。卫仲道郎声念道:阳春和气动。贤主以崇仁。布惠绥人物。降爱常所亲。上堂相娱乐。中外奉时珍。五味风雨集。杯酌若浮云。

  卫仲道华丽的诗词博得厅里厅外一片喝彩,拍手叫好,坐在康鹏旁边的新任文华侯更是激动,甚至站起来鼓掌,康鹏却打了个呵欠,他实在听不懂,如果不是能再看几眼蔡文姬,康鹏早就走人了。

  谁知挤在门外人群中那俩个小孩也是连连摇头,年龄大那个小孩摇头道:“文词华丽足矣,顶天立地少也。”年龄稍小那个小孩却说道:“附炎趋势,不由自主,我不欲也。”

  卫仲道那知道连俩个小孩都看不起他,还得意洋洋的抱个团圆礼,“诸位,小生献丑。”卫仲道满脸堆笑的对太仆周奂说道:“久闻大人诗词乃是天下一绝,请大人作诗一首,献给诸位雅听如何?”

  周奂也不推辞,苦思良久,方才摇头晃脑的念道:“凯风飘阴云。白日扬素晖。良友招我游。高会宴中闱。玄鹤浮清泉。绮树焕青蕤。”周奂念完,又是博得一阵喝彩。

  这下康鹏更听不懂了,闭目装睡,免得丢脸。那俩个小孩也是更加摇头,大那个小孩心道:“那你不如出家去当道士。”小那个小孩也是心道:“大丈夫不能建功立业,权倾朝野,活也是白活。”

  “太师。”周奂很能察言观色,见康鹏闭目不语,还以为自己抢了他的风头让他生气了,心中揣揣不安,“小人的拙作让太师见笑了,请太师赋诗一首,赏给我等如何?”

  康鹏‘忽’的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瞪周奂一眼,心说你老头不是要我出丑吗?我那会做什么诗?周奂被康鹏瞪得两腿发软,也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董卓了,差点没跪下去。

  这时早已按奈不住新任文华侯救了康鹏和周奂的场,“太师,让小侯替你作诗一首如何?”

  康鹏大喜,心说你华佗还真不错,知道救我的场,你作的诗再烂,也肯定比我好。“文华侯,那就有劳你了。”

  周奂如释重负,转身对众人道:“诸位,诸位,现在由文华侯赋诗一首,赞誉今夜盛况。这文华侯乃是太师亲封,想必文华出众,我等洗耳恭听了。”

  众文人一阵欢呼,个个拍手欢迎,华佗得意洋洋的踏步上前,先行个礼,才抬头清嗓,却又久久不语,象是在寻找文思。

  一时间,刚才还喧哗的大厅突然变得安静无比,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人人屏声静气,生怕打断文华侯的思路,就连康鹏都竖起耳朵,听华佗怎么给自己争彩头。

  华佗的声音温和而又清朗,还是一首七言绝句,“人的是要得病的,所以我就去治病,因为得病就治病,所以得病就治病。”

  大厅中先是一片寂静,然后是一阵暴笑,人人笑得前仰后合,几个运气不好嘴里含得有酒的人连酒都喷出来了,更有人笑得把面前的案几都掀翻了,碗盏滚得满地都是。康鹏没笑--他已经气得手脚发麻血压升高了!幸亏神医华佗就在旁边,倒也不用担心生命危险。

  华佗还在那里四处抱拳,“献丑,献丑。”这下又惹起一阵大笑。康鹏直翻白眼,心说你还真是献丑,早知道你就这文华,貂蝉死在我面前我也不封你文华侯!还真不如我偷两句杜甫的诗,震翻他们绝对没问题。

  那俩个小孩却没笑,异口同声道:“文虽白,却是济世救人之至理,大丈夫也。”这俩个小孩也终于注意到对方,对视一眼,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

继续阅读:第36章 蔡府宴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