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布局
吴老狼2017-04-14 01:494,405

  “依你所说,袁家为了夺取军费,就栽赃你们甄家,抢夺了你的家产?”康鹏先看完甄宓母亲递上的状子,方才问道。

  忙活了一天后,康鹏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谁知刚进门,就被孙尚香带来的甄宓母女拦住,向他哭诉袁绍家抢夺甄家的事,康鹏开始本来想休息一会再说的,可他一听到孙尚香和蔡文姬带来的小女孩就是小洛神,顿时来了精神,马上在大厅里接见了甄宓母女。

  甄宓与母亲甄氏此刻已经洗去脸上的黄土,露出一大一小俩张羞花闭月的脸蛋来,就是因为她们母女都太过貌美,担心歹人见色起意,来的路上才不得不用泥土灰尘掩盖真实容貌,这才平安到达洛阳,但也在路上吃尽了苦头。

  康鹏的谋士也被叫来听甄氏的哭诉,蔡文姬板着脸坐在一边,甄宓坐在旁边斯文的吃着孙尚香给她拿来的糕点,甄氏虽然也是讥饿难耐,可还是强忍着跪在地上哭诉,“回禀太师,小妇人本是常山真定人,后嫁入中山无极甄家,生下两子一女,丈夫甄逸本是上蔡县令,小女甄宓刚满三岁时便已过世,小妇人只得带着儿女返回中山,从此守寡,所幸家中豪富,日子过得倒也不算苦。谁知到了今年六月,冀州刺史韩馥韩大人带兵一去不回,祁乡侯渤海太守袁绍的大少爷袁谭就乘机派兵进驻冀州,小妇人一家的苦日子就来了,先是袁公子的谋士郭图看上了小妇人,要小妇人做他的妾室,小妇人当然不从,郭图开始不说什么,也不硬逼小妇人。可到了七月,袁公子就派人来对小妇人说,说是他们要起兵讨伐太师你,救回祁乡侯,只是缺乏军饷,要小妇人家献出三十万贯钱劳军。小妇人家产虽富,可全部加起来也不到十万贯,那里拿得出这么多钱来?小妇人的两个儿子当场顶撞了袁公子派来的人几句,就被他们抓去,然后又放话,要么将小妇人的全部家产献给渤海大军,要么就等着替小妇人的儿子收尸,小妇人百般无奈,只得变卖全部家产,交给袁公子。谁知……”

  甄氏说到这放声大哭,甄宓也跟着抽泣,甄氏大哭道:“谁知到了那里,才知道我的俩个儿子被抓去的当天就被打死了。袁公子又看上了小女甄宓,要收小女做侍女,小妇人再不忍心将女儿往火炕里推,就带着小女化装逃走,路上听说太师在洛水为民除害的事,小妇人就带着女儿逃来洛阳。呜……,请太师为小妇人母女做主啊。”

  康鹏听得大骂不止,“禽兽,袁谭这个畜生,这么小的女孩子都不放过,变态!”康鹏一边骂一边偷看甄宓,见她年龄虽稚,却已生得花朵般娇艳,清纯可人,心说难怪袁谭会动心,换成我也不会放过这个小美人的。不过也好,现在三国出名的美女什么貂蝉、蔡文姬、孙尚香、甄宓和马云绿我都见过了,虽然不能吃到,但也不枉我来三国一趟,惟独可惜是大小乔还没影子,不知将来有没有机会见到?

  康鹏发楞的功夫,贾诩问甄氏道:“甄夫人,请问那袁家是只征收你一家的军饷呢?还是向当地所有士族征收军饷?”

  甄氏低首答道:“是向全部士族大家征收,可他们征收数目不大,不象征收小女家这么离谱。”

  贾诩点点头,这才转向康鹏,“太师,太师。”贾诩连叫了几声才把康鹏美梦惊醒,“甄夫人远来一路艰辛,请让她先下去休息好吗?”

  康鹏开始一楞,随即明白贾诩一定是看出什么了,要避开闲杂人等商议。康鹏挥手道:“甄夫人,你暂且先在本相家中休息,本相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香香,让甄宓小妹妹先和你住在一起吧,你带她们去休息,其他人全部下去。”

  甄氏拜谢而去,蔡文姬却重重哼一声,起身冲出大门,刚才蔡文姬一直在偷看康鹏,却见平时最喜欢偷看自己的康鹏已经转移了偷窥目标,丑脸上的铜铃眼只是不住围着新来的那个小女孩打转,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已经惹得蔡文姬火冒三丈了,接下来康鹏的话更让蔡文姬愤怒,康鹏竟然赶自己离开,提也不提自己一句,更别说象往常那么嘘寒问暖了。

  蔡文姬冲出董府大门,心中恨恨大骂,“老丑鬼,你给我等着瞧,你不是看不起我不知民间疾苦吗?我就做给你看,我不会比你差的!”想到这,蔡文姬匆匆往家中奔去。

  其实康鹏也注意到蔡文姬气冲冲离去,可康鹏实在太累了,又有正事在身,只得任由她去,等以后再找机会解释。

  待到大厅中只剩董卓军众人后,贾诩才说道:“无心插柳柳成阴,想不到这个告状的甄氏把冀州的真实情况送到太师这里,我军有机可乘啊。”

  康鹏强打起精神,“文和先生请说,本相洗耳恭听。”

  贾诩一笑,他见新归顺康鹏的鲁肃也在微笑,知道他也看出来了,便笑道:“子敬,还是请你先说,我再补充。”

  鲁肃心知这是贾诩给自己表现的机会,心中暗自感激,“太师,从甄氏之言可以看出,袁家已经乘韩馥囚于洛阳之机,在扩充袁家的势力了。冀州乃钱粮丰广之地,袁家早已对冀州垂涎三尺,只是冀州韩馥兵力雄厚,袁家一直没有机会,如今韩馥囚于洛阳,冀州无主,我军势力一时又无法延伸到冀州,袁家那还会放过这个机会?至于袁家为什么要收集这么多军饷,鲁肃敢说,除了他们本军正常所需之外,其他是用来对付太师你的!”

  康鹏的铜铃眼转了几转,“子敬的意思是说,袁家用钱粮来资助青州黄巾贼西进,借黄巾贼的手来牵制本相,以便他们从容的占领冀州?”

  鲁肃拱手道:“太师明见,到那时候,即使我军消灭了黄巾贼,但也元气大伤,袁家却已在冀州根深蒂固,我军只得眼看他坐大而无能为力。若鲁肃所料不错,此计定然出自郭图、辛评之手。”

  康鹏心中盘算,黄巾起义军有五十多万,蚂蚁多了咬死象,老婆多了撑死猛丈夫,董老大的西凉铁骑就算消灭了他们也得损失惨重,那时恢复元气时间一长,不仅冀州危险,青州也悬了。“那该怎么办?”

  “放韩馥回冀州!”鲁肃脱口而出,“借韩馥的手牵制袁家的势力扩张,同时还可切断黄巾贼的部分钱粮来源!”

  康鹏开始一惊,开玩笑,我辛辛苦苦抓来的诸侯就这么放了?可康鹏细想之下,这确实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但康鹏还是有些顾虑,“放了韩馥本也没什么,可放他回去,倘若他把袁家吞并了,他的势力膨胀,那时候岂不是又添一个麻烦。”

  贾诩轻摇折扇,“请问太师,一个人从生下来到能上阵作战,需要多少时间?供养一个士兵上阵打仗,又需要多少人力生产支持?”

  康鹏糊涂了,这算什么问题?但还是答道:“大概要十七、八年吧,至于养活一个士兵,起码也要五六个人。”

  贾诩‘刷’的合上折扇,朗声道:“算少些,一个士兵的成长只需十六年,供养一个士兵只需五人。放韩馥回冀州与袁家对抗,其间要死多少士兵?又要死多少百姓?冀州又逢大旱,粮食集中到军队了,也要饿死多少百姓?仗是要人去打的,到那时候就算一方吞并了一方,冀州还能剩多少人,还能有多少百姓生产粮食供应军队?还能抽出多少士兵来抵抗太师的大军呢?”

  康鹏恍然大悟,难怪贾诩不反对自己放灾民进关,原来他看到了另外一面,仗是人打的,战争不仅拼的是经济和后勤,更关键还是人力,自己每放进一个灾民,等于就削弱一份抵抗力量,冀州多死一个人,将来自己就多轻松一分!可是李儒看出康鹏的顾虑,“岳父,文和先生和子敬是为了你的大计作想,你可千万不要心慈手软。”李儒心说岳父啊岳父,你现在变好了,变英明了,也变得妇人之仁了,所以那天贾诩也不敢把下策说出来,只能一步一步把岳父逼到非用那一招不可。

  康鹏咬着牙盘算半天,终于松口道:“放!”

  “什么?你说什么?太师放我回冀州?我没听错吧?”韩馥的细眼瞪得比董卓的铜铃眼还大,死死的盯着康鹏派来的鲁肃,生怕他嘴里说出一个‘不’来。

  冀州刺史韩馥这段时间过得极其窝囊,原因无他,他原本是朝廷的御史中丞,被董卓举为冀州刺史,结果他吃碗面反碗底,跟着袁绍一起讨伐董卓,虽然被俘后董卓没有杀他,可董卓军上下谁都恨这个反骨仔,对他自然没什么好声色,关押期间待遇也比其他诸侯要差得多,甚至连和他关在一起那个打着汉室宗亲牌子的大耳朵都不如。没想到今天喜从天降,董卓派人来对他说,他最近的表现很好,有悔改表现,董卓已经原谅他了,他是第一个被放回领地的诸侯。

  “没错,韩大人快去换官服随我去见太师吧。”鲁肃微笑道:“恭喜韩大人了,他日韩大人高升之时,可别忘了是小人给韩大人送来喜信的噢。”

  “一定,一定。”韩馥已经兴奋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颤抖着从贴身内衣里掏出几颗明珠,“大人,请先笑纳,他日韩馥定有厚报。”鲁肃自然微笑着接过,心说又可以给灾民买几十石米了。

  韩馥去换官服的时候,和韩馥关在一起的刘、关、张忍不住了,张飞大冽冽的说道:“这个跑腿的,我老张有言在先,我们三兄弟可没钱给你,只是问你一句,那个董卓什么时候放我们三兄弟啊?是不是上次我当面骂了董卓,他就怀恨在心,想把我们三兄弟关到老死?你告诉董卓,我老张知道他是好人了,以后不骂他就是了,快把我们放了吧。”张飞说的是真心话,和董卓几次接触下来,张飞已经对董卓的嫉恶如仇和爱民如子佩服得五体投地,若不是刘备常给他洗脑,他只怕已经有改换门庭的想法了。

  张飞话虽无礼,鲁肃却不生气,拱手道:“这位是张将军吧?小生鲁肃远在东城之时便已听说张将军威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鲁肃一通马屁拍得张飞咧开嘴大笑,刚才对鲁肃的不满顿时抛在九宵云外,只觉得鲁肃是天下除了大哥、二哥和董卓之外最好的人。关羽却脸色难看之至,他是绝对容不得别人小看自己的。

  鲁肃早得康鹏的指点,知道怎么对付关羽。鲁肃从怀里掏出一块雪白的布绢来,“关将军,你温酒斩杀太师爱将华雄,威名如雷贯耳,小生虽是太师属下,却也对关将军景仰之至。小生冒昧,想请关将军在此绢上题字,让小生在关将军的无数景仰者中威风一番,不知关将军……”

  鲁肃的话还没说完,关羽已经满脸堆笑的把布绢抢过去,“先生太客气,小将不过是侥幸成功罢了,蒙先生不弃,莫说题一个字,就是题一千个也没问题。”

  张飞大急,“二哥你别把布写满了,让我也写几个!”两兄弟你争我夺,很快把那块可怜的布绢糟蹋得满满当当。刘备却目瞪口呆,心说这家伙比我还会拍马屁!现在他如果要我这俩个傻兄弟去杀人,除了杀我,那怕是去杀当今那个小皇帝,我的傻兄弟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鲁肃珍而重之的细心将那块写满关羽小楷和张飞狂草的布绢叠好,再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才对关、张道:“二位将军,小生来此之前,太师就让小生转告二位将军,他也很想放了二位将军及玄德公,只是怕诸侯不服,尤其是孟德公和祁乡侯。太师发话了,只要二位将军能在武将大会上打败孟德兄的大将夏侯敦和夏侯渊,与祁乡侯的上将颜良、文丑,太师就有理由放了三位,并且封三位高官厚禄。”鲁肃扭头对刘备笑道:“玄德公,徐州刺史陶谦不幸阵亡,他的位置可是空出来了,”

  张飞一蹦三尺高,大叫道:“没问题,到时候我老张一定捅死这几个鼠辈,叫他们看不起我们兄弟!”关羽也是傲然道:“请先生转告董太师,准备这些人的棺材吧!”

  刘备恍然大悟,董卓这么做原来是要借我们的手剪除曹操和袁绍的羽翼,真是借刀杀人的毒计!可刘备转念又想,这董卓抛出的饵很诱人啊,我该不该让兄弟上当呢?

继续阅读:第40章 准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