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王允伏诛
吴老狼2017-06-12 19:475,497

  点将台上董卓匆匆宣布取消远征计划,王允感觉情况不妙,百官散去时王允便匆匆往家中赶,连太傅马日郸和太仆朱携叫他去探讨董卓的真正用意,王允都装作没听到,他现在心里已经开始惊慌了。

  但王允在路上却越走越心慌,洛阳城中表面看与往日无异,街上店铺照常营业,百姓人来人往,吆三喝四,仍然是天下脚下的繁荣景象,可久经风浪的王允还是看出来了,大街的拐角处,小巷深处,都有军人模样的身影在晃动,路上行人中,更有不少便装之人目光不定,而自己身后,更有上百人在尾随。

  王允此刻已经明白李儒为什么会比别人晚到校场了,董卓军中,只有他和董卓有权利调动士兵进城,否则就连吕布都不许擅自调兵进洛阳。李儒是布置好了天罗地网才到校场的!问题是,李儒这番布置是针对谁?王允暗暗向上天祈祷,希望不是针对我王允。

  可惜王允这些祈祷都告无用,他刚回到居住的君礼街,就发现自己家几条暗道出口所在的民宅大门前都站满了生人,王允的第一反应是想跑,他已经明白李儒这番布置是针对他了,可他扭头没走几步,突然间从周围民居中走出许多人,有意无意的把王允的退路完全堵死。

  王允差点没吓瘫了,好半天才在家仆搀浮下回头,又往家中走去。王允家也已经乱成一团,今天王允家人不管是谁出门,都没有见回来的,到了后来干脆连出门都不行了,都尉李儒的亲兵会‘彬彬有礼’的把他们堵在门前,却什么解释都没有,到了这个地步,王允的家人还能不明白董太师要对他们干什么了?

  “老爷,你是怎么得罪太师了?他要这么对我们家?”王允刚一进门,他的黄脸婆就哭天喊地的扑上来,“你快去向太师陪罪啊,要不我们家就完了。”

  “妇道人家懂什么?”王允心中正烦,看见黄脸老婆更是不爽,一把将她推开,快步走进大厅,去找郭嘉商议。

  郭嘉和卫仲道还在那个曾经囚禁貂蝉的密室中等王允的消息。现在郭嘉神色还是平常,卫仲道却已面如土色,一见王允就大叫道:“舅舅,究竟怎么了?难道董卓已经发现我们的计划了?”

  王允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王允将在点兵校场上发生的事,和回来路上的发现原原本本对郭嘉说了一遍,才又问道:“奉孝,你能猜出董卓和李儒的用意吗?”

  郭嘉略一思考,便摇头道:“董卓和李儒的打算我猜不到,但郭嘉肯定一点,董卓已经识破我们的计划了,已经下决心收拾司徒大人你。若郭嘉所料不错,不出三个时辰,外面的人就要进来捉拿我们了。”

  王允一屁股坐在地上,颤声道:“董卓是怎么识破我们的计划的?我们做得天衣无缝啊,他又有什么证据擒拿朝廷大臣?他不怕万夫所指,再来一次诸侯讨董吗?”

  郭嘉仍然神色,仿佛这事情与他无关一般,“正因为没有证据,他们才没有立即擒杀我们,等再过一会,董卓做好证据,就会来了。”

  卫仲道也已经吓得站立不稳,扶着墙柱颤声道:“做好什么证据?证据也可以做吗?”

  郭嘉一笑道:“金刀玉玺,皇冠龙袍,谋朝篡位,罪灭九族,上到朝廷九卿廷尉,下到地方县令,都是他董卓的人,他董卓说煤就是白的,就没人敢说煤是黑的!以前他董卓不动我们,只是没看破我们的计划,现在看破了,他还能不用这招?”

  王允突然一跃而起,抓住郭嘉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都是你们,你们借老夫的手救曹操,用什么狗屁双连环美人计去迷惑董贼和吕布,现在好了,我的美妾搭进去了,我外甥的未来妻子名声也毁了,曹操还没救出去,老夫也要完蛋了!”

  郭嘉仍然不慌不忙,微笑道:“司徒大人,我们只是彼此彼此,大人如果不想做上董卓的位置,会心甘情愿的给郭嘉利用吗?再说了,司徒大人未必见得就这么完了,大人难道不是成竹在胸吗?大人难道还没有准备退路吗?”

  王允恶狠狠的盯着郭嘉看了半天,突然也是一笑,“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奉孝!不错,老夫家中还有一条从未用过的暗道,只是洛阳城中遍布董贼之兵,就算逃出这个家,也难逃出洛阳城,奉孝这么镇静,一定是有什么好法子,让我们逃离洛阳。”

  郭嘉上下打量一番王允家富丽堂皇的大厅,悠悠道:“大人还记得与许楮将军、典韦将军约定的暗号吗?大人的府邸果然豪华,可现在命都快没了,不知道将来要留给谁?”

  火!冲天的大火!王允家占地数十亩的豪宅突然火起,王允家中哭喊一片,不时有人从火海中逃出来,随即被外面的董卓军拿下,同时董卓军士兵们冲入火海,一边救火,一边四处抓人与此同时洛阳城外北面的黄河渡口,郭汜带领的五千飞熊军刚刚赶到,原来驻守的李肃还在奇怪太师怎么突然派兵增援渡口。这时洛阳城中已经火起,北岸不知从那里冒出无数小船,小船上的人高喊,“诛杀董贼!”同时朝南岸这边划来。

  郭汜哈哈大笑,“太师啊太师,俺老郭太服你了,你太有先见之明了!”郭汜大手一挥,飞熊军弩箭齐发,小船上的人纷纷落水,侥幸有几艘小船冲到南岸,却早已有数倍于他们的飞熊军举着刀枪迎接。

  许楮出身黄河坞主,对水性熟悉无比,见南岸突然冒出有平时数倍的董卓军士兵,便知上当。许楮大叫一声,“中计了!”抱着旱鸭子典韦便往水中跳下洛阳城中也已经大乱,王允家突然燃起大火,刚经历杨奉叛乱的洛阳百姓已成惊弓之鸟,趁火打劫者有之,奔跑哭喊有之,呼儿唤女之声不绝于耳,好在李儒早已在洛阳城中布置有上万士兵维持次序,这才没给洛阳城带来太大的损失。

  消息接连不断的传到李儒那里,李儒镇静自若,“不用慌,城中没有敌人,关闭城门,严禁任何人出入,军士各安其职,维持民间次序,搜捕王允!”李儒又拿出一包东西交给自己的亲兵队长,“去王允家,把这东西随便埋在什么地方,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挖出来。”

  李儒的安排很有效,王允、郭嘉和卫仲道三人虽然乘乱从家中逃出来,化装混入人群好不容易溜到城门,城门却已关闭,约好的曹操军也没出现突袭洛阳,不给三人逃脱的机会。

  “现在怎么办?”卫仲道最沉不住气,英俊的脸扭曲得可怕,气急败坏的对郭嘉吼道:“你说的那个许楮和典韦呢?怎么没来?现在怎么办?”

  郭嘉叹了口气,“我太小看董卓了,许、典俩位将军现在恐怕自身难保,不能来救我们。”

  卫仲道骂骂咧咧的扭头想对舅舅说曹操的人不可靠,却发现舅舅已经不见了踪影,卫仲道急得大喊,“舅舅!舅舅!”

  “不用喊了,他早走了。”郭嘉淡淡的说道:“三个人目标大,一个人目标小,他容易逃脱!”

  “老不死!老禽兽!”卫仲道气得破大骂,也不顾什么长幼尊卑了。

  郭嘉仍然不慌不忙,等卫仲道骂累了,才又悠悠道:“仲道兄,你可想活命?”

  卫仲道闻言狂喜,本来他的年龄比郭嘉大一岁的,还是亲热的叫道:“奉孝兄,你有什么好办法救我们的命?”

  郭嘉微笑,“有一个人可以救我们的命。”

  “谁?”

  “蔡文姬,蔡大小姐。”

  人多力量大,王允家的大火很快被扑灭,洛阳城也逐渐恢复平静,只是城门仍然紧闭,不让下落不明的王允逃走。

  在李儒的建议下,康鹏召集文武百官一起到王允家查看,王允自然没找到,只是找到几条密道密室和埋在王允卧室中的一包东西,里面无非就是郭嘉意料之中的金刀玉玺、皇冠龙袍之类的东西,马日郸、朱携等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又联想到王允今早在校场的奇怪举动,于是众口灼灼之下,王允谋朝篡位、图谋不轨的罪名便坐实了,王允全家男女老少马上推到菜市口斩首自不用说,同时发下画影图形,全城搜捕从密道逃跑的王允及其外甥卫仲道。至于郭嘉,这个小滑头从不在王允家下人面前现身,使得康鹏与李儒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还有俩个人也侥幸逃走,就是冯太监兄弟了,按理说这俩兄弟昨晚惨遭王允‘破瓜’,应该行动不便无法逃脱才对,可王允今早刚出门这俩兄弟就商量了,觉得他们俩兄弟如果继续留在王允家,那么已经尝到‘甜头’王允搞不好又要拿他们……,所以王允刚走,俩兄弟就捂着屁股一跛一拐的从密道溜走,算是这俩兄弟运气,正好避过李儒布置来的人。

  过了几个时辰,王允还没找到,卫仲道却在侍中蔡邕和蔡文姬的带领下到康鹏家来自首了,现在洛阳城和董卓军上下所有人只要有耳朵的都知道太师董卓和蔡文姬关系暧昧,董家的人不敢怠慢,马上把三人引到康鹏的书房里。

  “太师,草民不知舅舅……,不知那王允竟然敢谋朝篡位、图谋不轨。”卫仲道跪在康鹏面前连连磕头求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道:“草民已经修书河东,叫草民父母与那王允断绝关系,求太师看在草民未来岳父的面上,饶过草民一家的连坐之罪吧。”

  康鹏的铜铃眼瞪得浑圆,大吼道:“本相执法如山,不饶!”康鹏心说杀了这个短命鬼,我康鹏将来就算娶不到蔡文姬,她的命运也应该好一些。

  “不饶不行!”蔡文姬的嗓门比康鹏还大,甚至已经跳到康鹏面前去抢康鹏的大印,“你不饶仲道哥,是想让我做寡妇吗?你的心好狠!”虽然当着众人的面,康鹏还是拿蔡文姬没办法,打不得也骂不得,只是按住大印,太师大印被一个丫头抢走就太没面子了。

  “文姬,文姬,休得对太师无礼。”可怜的蔡邕也拿蔡文姬没办法,又不敢上前去拉女儿,只是跪在地上连连大叫。

  董老大的身体力大无比,蔡文姬抢大印抢了没抢到,只得发挥她的拿手绝招,狠掐康鹏手上的肥肉,“你饶不饶?你饶不饶?”这时孙尚香也跑来揪康鹏的胡子,“坏太师,欺负姐姐,坏太师。”

  康鹏被一大一小俩个美女缠得没法,心想反正这短命鬼也活不了几天了,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过几天叫贾诩给我想个法子,在背地里治死他。“不要掐了,本相饶就是了,香香你也别揪了,本相的胡子快被你揪掉了……”

  夜色悄悄降临,又经过一场动乱的洛阳城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如果不是城门上多了两百多颗王允家人的人头,肯定让人认为今天洛阳城什么大事都没发生一样。

  吕布孤身一人去李儒家接貂蝉,貂蝉是王允的义女,按律要受牵连,必须得到自己的义父求个恩典赦免。李儒今天因为过于劳累,病情加重而躺在床上,吕布告过安便将貂蝉接走。

  象昨晚一样,俩人一马,貂禅幸福的依偎在吕布怀里,与吕布轻声细语的对答,“蝉儿,想不到你义父竟然是那种人?”“嗯。”“不过蝉儿你放心,我义父虽然经常骂我,可他对我真的很好,我去求赦免你,他一定会答应的。”“嗯。”“我义父的模样很可怕,但他心肠最好,今天还要我们给兖州的百姓放一条生路,让他们到洛阳避难。”“嗯。”“蝉儿,我们的婚期不改好吗?我去找一个朝中大臣给我们做媒,我还是要明媒正娶你。”“嗯。”

  不管吕布怎么说话,貂蝉都是回答一个嗯字,她现在已经非常幸福了,数年来缠绕在她心头的魔影已经散去,她可以抬起胸膛做人了,虽然再不能找到她的家人,但只要能天天这么坐在这个人的怀里,对貂蝉来说已经足够了。吕布的想法和貂蝉差不多,只要能这么抱着貂蝉,什么功名利禄、富贵权势在吕布看来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怀里这个人。

  但这对三国难夫难妻也许注定要饱受折难,突然间,路边一户民家中传来有女人叫救命,吕布想起义父平时的教导,跳下马将貂蝉放下,柔声道:“蝉儿,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你在这里等着。”

  貂蝉点点头,“小心。”说到这貂蝉第一次吕布面前笑了,笑得那么美丽,什么空谷幽兰、牡丹绽放、倾国倾城也不能形容她温柔美丽的笑容,“蝉儿的夫君天下无敌,蝉儿多话了。”

  吕布差点没当场倾倒,半晌才反应过来,朝自己胸膛猛拍一掌,示意自己的强壮,才往出声处跑去。

  八月夜风已凉,貂蝉的衣衫单薄,被凉风吹得瑟瑟发抖,这时,缠绕貂蝉那个魔影再度出现,王允冷笑比夜风还要寒冷百倍。

  “蝉儿。”王允面孔扭曲着慢慢逼近貂蝉,“你还记得我这个义父吗?”

  貂蝉惊恐得连连后退,“你不是我义父,你是魔鬼,你不要过来。”

  王允的声音就象地狱之中九幽深处吹来阴风,枯瘦的手中紧紧抓着一把发绿的尖刀,仿佛在自言自语道:“蝉儿,老夫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要你,老夫把你从十一岁养到十六岁,就是想在你最美丽的时候再要你,那才是最好,可你呢,你一直在躲老夫,甚至跟着那个三姓家奴私奔,就是不愿把自己献给老夫……”

  王允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吼道:“你这个贱人!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

  王允挥着那把尖刀直扑貂蝉,貂蝉吓得失声尖叫,“奉先,救我!”

  王允的大吼时吕布就已经听到了,吕布知道貂蝉那里有变,当即一拳将那个趁黑摸进寡妇门的地痞打得筋断骨折,返身就往回冲,可时间已经晚了,吕布看到貂蝉时,王允的尖刀已经插在貂蝉美丽的胸膛上。

  “蝉儿!”吕布的声音就象一头受伤的野兽,凶猛的双拳将王允击出数十丈远,王允花白的头颅稍微动弹一下,便不再动,一代奸人、同时也是汉室最后一个忠臣就此陨命。

  “蝉儿。”吕布跪在地上,将貂蝉抱在怀里,貂蝉胸口流下的鲜血竟然是黑色的,很明显,王允的刀上有毒。

  吕布的泪如泉涌,“蝉儿,都怪我不好,没照顾好你。”

  貂蝉此刻还算清醒,挣扎着轻声道:“不,奉先,你是天下最好的人,蝉儿能死在你怀里,已经很幸福了。”

  “不!蝉儿不会死,你没事的!”幸福的天堂突然变成痛苦的地狱,天下第一武将已经被这个噩梦击得粉碎,疯狂的声音象号叫又象是哽咽,“蝉儿你坚持住,我带你去找郎中!”

  貂蝉又笑了,不过这次的笑更多了让人心碎的东西,“奉先,蝉儿要告诉你,蝉儿不是王允的义女,他把蝉儿养大,是为了要蝉儿,他把蝉儿许配给你,是要让蝉儿挑拨你和你义父的关系。”貂蝉已经声若游丝,“奉先,你义父是好人,他是唯一一个见了蝉儿却不想欺负蝉儿的人,你要听你义父的话。”

  貂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抱住吕布的脖子,在吕布的嘴唇上奉上深情的一吻,“奉先,蝉儿爱你……”说到这,貂蝉美丽的头颅一斜“蝉儿!”吕布的惨声在夜空中回荡,赤兔马也仰天长嘶,就象它也不愿意看到主人的悲惨

继续阅读:第32章 本章不想写标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