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幕后,毒士对鬼才!
吴老狼2017-06-13 10:354,201

  对王允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尤其是凑巧有一个让王允无比头疼的人正在李儒家王允当然不知道这事,他此刻已经顾不上管貂蝉住在那里了,而是心急火燎的四处找女人发泄,很不幸,王允的黄脸婆知道王允的德行,只要一到晚上就把王允家的侍女丫鬟全部关在后院,不给王允偷腥的机会。王允转了一圈没找到女人,精虫上脑一冲动,就命男仆人把冯太监兄弟按在床上第二天清晨,王允终于满足了,起床梳洗上朝,今天董卓军要誓师出征,百官都得去送行,王允可不敢给董卓杀自己的机会。至于自作自受的冯太监兄弟,还躺在床上捂着屁股哼哼,今天想让他们起床行动恐怕很难了。

  洛阳西郊校场,筑台三层,遍插五方旗帜,高供香案,大汉太师董卓站于台顶,文武百官列于台之中层,台下是五万即将出征讨伐黄巾的黑骑军。因张辽统率的部队遍乘黑马穿着黑色锁子甲,故名黑骑军。是康鹏回到洛阳后新组建的骑兵部队,综合战力与西凉铁骑旗鼓相当,速度稍逊西凉铁骑,防御力却远胜之,在杨奉之乱中建立奇功,是西凉军最新的王牌军队,此次出征,也是康鹏有意给他们练兵的机会。

  康鹏站在高台之顶,摇头晃脑的念着陈宫替他写的缴文,“卓谨以大义布告天下:青州黄巾乱贼作乱,杀人夺地,残害生灵,欺上罔民,罪恶充积!今奉天子明诏,大集王师,誓欲扫清乱贼,剿戮群凶,共泄公愤,扶持帝室,拯救黎民。”

  王允在下面听得直乐,心说你董卓绝对不会想到,青州黄巾贼已得士族暗中支持,供给粮食兵器,官渡乌巢更埋伏有十万冀州军,由袁绍的大将张郃、高览带领,单等断你远征军队粮道,你的军队只不过去送死罢了。还有黄河以北,埋伏有曹操的三千精锐伏兵,随时可以杀进洛阳!郭嘉那个年青人的布置还真是巧妙,简直天衣无缝,要是我控制了朝廷,一定要重用此人。

  虽然昨晚貂蝉突然随吕布而去,但王允仍然对美人计信心十足,原因无它,如果貂蝉彻底背叛自己,那么吕布肯定已经杀上门来了。既然吕布没来找自己算帐,那就证明貂蝉还在挂念她子虚乌有的家人,还可以被自己利用,只要过了今天,黑骑军离开洛阳,就开始下一步行动了。

  王允心中正得意间,董卓已经拿起兵符将印,正要交给张辽、高顺,一件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的事发生了。“太师且慢!”随着一声大喝,本应抱病在家李儒被几个仆人抬着快步跑进校场,那声喊便是李儒发出的。

  康鹏开始一楞,李儒又来干什么,我不是听他的劝告不亲自出征了吗?但康鹏还是走下高台,走到李儒身边,半带埋怨道:“显佳,你不在家里养病,又出来干什么?”

  李儒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然后才抓住康鹏的肥手,“岳父,小婿昨夜左思右想,觉得我军还是不要调动为好,否则远征军队危险。”

  康鹏奇道:“我军危险?”

  李儒点点头,“不错,我军劳师远征,粮道遥远,粮食补给困难,且初到异地不识地形,又遍地都是敌人,更无民心支持,乃是孤军深入,倘若有心人在半路设伏,断我军粮道,我大军片甲难回。还有青州人口众多,又逢饥荒,就算顺利打下来,我军上那弄那么多粮食养活百姓,岂不是背上沉重负担?”

  康鹏昨天也考虑过这问题,只是没有李儒想得这么细,听李儒一分析,康鹏也觉得现就出兵不妥,没有强大的后勤,就这么去打,就算胜也是惨胜,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最关键,打下来用什么养活那么多百姓?难道象历史上的刘备、袁绍那样,用老弱妇孺的人肉去给百姓充饥,为救一人而杀数人?可不打又不行,总不能看着黄巾军壮大吧?

  左思右想之下,康鹏皱眉道:“那该怎办?就这么放过黄巾贼,任他们猖獗?”

  李儒苍白的脸上突然一笑,“岳父,小婿有一计,可使我军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大破贼军,同时还可削弱地方力量,只是希望岳父不要太心软。”

  康鹏大吃一惊,有这种好事吗?你昨天怎么不说?康鹏忙问道:“何计?”

  “岳父,小婿此计,便是不用理会黄巾乱贼!任他们去闹!”

  李儒的话让康鹏更是糊涂,“不用管他们?”

  李儒吩咐从人拿来汉朝九州地图,指着地图向康鹏解释道:“青州大旱,又逢蝗灾,贼军无处就粮,只能流窜夺粮自给。而青州东面临海,无路可走,这个方向不用废心;北面冀州也是灾情严重,粮食稀少,且有袁家诸将镇守,带甲兵十数万,贼军夺下冀州也得伤亡惨重,就算他们还有余力继续向北,辽西公孙度有山海关天险,以逸待劳,必可大破贼军,这个方向也不用担心;若贼军向南,徐州糜竺、陈登、曹豹等各士家为求自保,必然死战,且徐州丹阳兵战力不弱,钱粮丰足,定可抵挡住贼军,同时徐州军也是我军的心头大患,让贼军与徐州军拼个你死我活,岂不妙哉?南面贼军不走还好,若贼军往南,正中我军下怀矣!东、南、北贼军都行不通,就只有向西一条路了,贼军向西首当其冲便是兖州,天佑岳父,兖州今年也是灾害连连,人口众多粮食更少,更是诸侯讨伐岳父你的策源之地,我军只需在西面放上诱饵,诱贼军向西,便可借贼军之手尽灭兖州隐患,届时我军死守虎牢、汜水两关,待到贼军元气耗尽,我军一击可破,然后就可轻松拿下兖、青两州。此计先是关门打狗,然后借刀杀人,最后是趁火打劫,乃连环计也。只是其中民间必然损失惨重,百姓也会民不聊生,万望岳父不能心软不用!”

  听完李儒的话,康鹏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毒!真他妈的毒!岂止什么损失惨重,民不聊生?简直是要让兖州、青州两州千里堆白骨,万里无人烟!一时间,康鹏犹豫不决,无法决定用还是不用。

  李儒何尝不知道贾诩这招会有什么后果,只是在他眼里,岳父的江山比多少性命都重要,只要岳父能一统江山,面南登基,不管死多少人都值得!

  诺大的校场鸦雀无声,几万人都眼巴巴等着康鹏的下一步指令,虽然早已过了出兵点将的良辰吉时,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提醒康鹏,只是看着康鹏在校场中绕圈子。

  康鹏也不知道自己绕了几个圈,最后还是狠下心,无毒不丈夫!快步走上高台之顶,大声下令道:“今日出征之举取消,青州黄巾贼之事另议!”

  康鹏此言一出,顿时校场大哗,众大臣目瞪口呆,从古至今,从来没听说过登台拜将之时出征的,董卓是搞什么名堂?饶是王允老狐狸久经风浪,此刻也是面如土色,心说暗道李儒看破郭嘉的布置了?如果真是这样本大人就危险了!

  吵归吵,鉴于董卓以往的淫威,还是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反对,只是康鹏怕伤了将士之心,加发一条命令,“黑骑军与陷阵营返回驻地,重加犒赏!”康鹏又低声对张辽、高顺和陈宫说道:“因为事情有变,本相不得不如此,本相这向你们道歉了。本相保证,今后一定给你们机会发挥才能。”

  如果换个人带兵出阵被临时取消,比如吕布,肯定是暴跳如雷,幸亏这三人都是头脑冷静之人,都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三人都向康鹏表示自己理解太师的苦心,不会放在心上。而吕布也是暗喜,自己不用常驻军营,更可以常去看望貂蝉了。

  李儒一边咳嗽一边说道:“命令徐荣将军坚守汜水关,不得出战,樊稠将军从荥阳撤出,返回虎牢关,协助张济将军坚守虎牢关。岳父,请你即刻以朝廷的名义下旨,命袁绍长子袁谭兵出渤海,讨伐青州黄巾贼;命徐州军出下坯经东海,攻打吉丘救援北海。”

  黑骑军返回驻地之后,康鹏立即召集心腹商讨李儒之计,李儒也不顾有病在身,坚持着参加会议,并且向康鹏要过指挥权,替康鹏安排处置。

  “显佳,驱虎吞狼好是好。”陈宫疑惑的问道:“可渤海军和徐州军会听太师的吗?”自从黄巾之后,汉室中央对地方上的控制越来越弱,各地郡首对朝廷的命令阳奉阴违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所以陈宫才有此问。

  荀家叔侄却不说话,只是暗自惊讶,他们和李儒这些时日,知道李儒为人愚忠有余,智谋却嫌不足,这么阴险毒辣的计策真是李儒想出来的吗?

  李儒一笑,“当然他们听命令最好,他们不愿意也不需要他们听,他们不听太师的命令,不代表黄巾贼军不会去攻打他们,到那时候就由不得他们不听了,将来太师也可以借口他们不遵圣旨,出兵讨伐就名正言顺了。”

  陈宫点点头,再不说话,李儒继续说道:“前日我军调去赈灾的粮食继续运往虎牢关与汜水关,并且将大批粮食囤积在两关的消息放出去,诱使黄巾贼向西移动,攻打兖州!那些乱贼都快饿疯了,不由得他们不来。”

  李儒布置完后,康鹏又补充了几句,“命令樊稠将军从荥阳撤出时尽移荥阳附近百姓入关,以免他们遭受战火之苦,还有将来如果有百姓逃入关中避难,不许阻拦,发给干粮让百姓到洛阳暂住。待到明年,再让这些百姓到雍州、并州开垦荒地自助。”虽然恨下心用了毒计,但康鹏还是不忍心见死不救,给兖州百姓布置了一条生路。可康鹏此刻绝对没想到,他这个举措为他将来的天下之路带来多大的良好影响,这是康鹏始料不及的。

  包括怀有异心的荀家叔侄在内,都心甘情愿的与众人一起向康鹏下拜,“太师高功亮德,忧国忧民,吾等佩服。”

  布置已完,康鹏都已让众人回去休息了,李儒突然又说了一句,“岳父,小婿听闻洛阳之北至箕关之间盗贼横行,应该派兵加强防守黄河渡口为好。”言语之间,李儒眼睛有意无意的瞟向荀家叔侄,象是注意他们神色。

  康鹏不疑有它,随口下令道:“这个好办,郭汜,你调五千飞熊军去协助李肃防守黄河渡口,加上原来的两千人,应该足够了。”郭汜领命而去,飞熊军以步兵为主,防守最为拿手。

  荀家叔侄表面不动神色,内心却惊慌失措,难道李儒发现埋伏在黄河以北的曹操军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李儒的心机就太可怕了,以前的种种动作,只是诱使我们叔侄露出破绽罢了。

  荀家叔侄在大帐内还算镇静,可出了大帐,才发现自己内衣都湿透了,都是被冷汗浸透的。可事情还没完,荀家叔侄发现自己们以往的随从都换了人,数量也增加了许多,荀攸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李儒觉得原来那些人笨手笨脚,被调回军中,换了一批李儒的亲兵来‘服侍’他们。荀家叔侄心中叫苦,原来那些人都是他们用钱喂饱的,他们叔侄有什么事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换了这些人表面看上去恭敬无比,背后不知肩负李儒多少命令。

  更让荀家叔侄胆战心惊的还在后面,本来荀攸还想拼一次,将董卓军的情报通知郭嘉,可荀攸到了负责联络的那家饼店时,那家饼店已经被洛阳县官府查封了,传说是都尉李儒的家人吃了这家饼店的东西吃坏了肚子,怀疑这家饼店东西不干净,洛阳县令为了拍当朝太师面前第一红人李儒的马屁,亲自带衙役来查封的,店老板也被提溜到大牢里去了。

  其实荀攸就算把情报传出去也没用,王允家外几条街道,已经遍布了李儒的暗探,王允家任何一个人出入,都有专人跟踪,还有一千士卒埋伏在民居之中,只

继续阅读:第31章 王允伏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