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本章不想写标题
吴老狼2018-03-22 11:434,779

  无语了,老狼家背后那家混帐又偷电,把老狼的电又连累了漆黑的夜,寒风如刀扑面,洛阳的天空稀稀落落飘起细雨,越下越大,仿佛老天也不愿看到刚才发生这幕人间惨剧,真心相爱的一对恋人,却在面临生离死别之痛吕布抱着渐渐冷去的貂蝉在洛阳大街上狂奔,带起的积水溅得吕布满身都是,吕布常戴的束发金冠早已不见踪影,乌黑的长发散披在肩上,雨水和泪水在三国第一武将刚毅的脸流淌,吕布的心已经碎了。

  “梆!”吕布将洛阳城中最好的郎中家大门踢得粉碎,“救人!郎中,救人啊!”

  洛阳城中那位最有名的郎中搂着老婆睡得正香,本不想起来的,可吕布那给他选择的余地,大抓住他的脖子就把他从被窝里提溜出来,声嘶力竭的吼道:“快治我夫人,治好了,你要什么都行!治不好,我杀你全家!”

  貂蝉此刻最多还剩一口气,闭月羞花的脸已经灰白,却别有一种凄然的美,但这个郎中已经没有欣赏的心思了,吕布把他的独生儿子提在手中,另一走手按住他儿子的脑袋,随时能将他儿子的脖子扭断。

  那郎中颤抖把插在貂蝉胸膛的尖刀拔出来,黑色的血顿时喷涌而出,郎中惊叫道:“刀上有毒!”

  “刀上有毒我当然知道,问题是怎么救我夫人?”吕布大吼道。

  那郎中朝吕布一拱手,“这位大爷,你的夫人伤口带毒,需找一人将她伤口的毒血吸出,她才有希望,只是小生不知这是何毒,这吸毒之人也许有危险。”

  吕布抛下郎中的儿子,退开郎中便俯到貂蝉的伤口上,腥臭的毒血虽然刺鼻,吕布却毫不在乎的大口抿吸,直到将貂蝉伤口流出的黑血变成正常的红色,那郎中叫停吕布方才停止。

  吕布虽然觉得头有些发晕,知道自己也中毒了,但吕布已经顾不得自己了,“我夫人有救吗?”

  那郎中一言不发,用温水替貂蝉洗涤伤口,取出自配的药散,撒在伤口上,熟练的包扎上伤口,又喂了貂蝉服下几粒丹药,灌下些热汤,直到貂蝉的呼吸变粗一些,那郎中才擦去头上的汗水,“这位大爷,小人已经尽力了,你的夫人中毒太深,小人最多能让尊夫人这么再撑五个时辰。”那郎中说到这又轻轻嘀咕一句,如果不是那伙恶霸强行把我的灵药买走,我也许能让她再撑一天。

  吕布大怒,本想一拳打死这郎中,可拳头举到半空,可又突然想到什么,恨恨的又把拳头收回,扔下一句话,“我再去其他郎中,你的药钱和被我打坏的门赔偿费,到温侯府去拿。”说完,吕布将貂蝉又抱出门,去找下一个郎中。

  吕布抱着貂蝉四处寻医的同时,李儒家的大门附近突然出现俩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个身影矮小肥胖,身体几乎成球形,拿着一把大斧;另一个高大魁梧,却是个秃子,提着两把铁戟,一起悄悄摸近李儒家的大门。

  那秃子低声道:“死胖子,你肯定这就是那个李儒的家吗?杀错人倒没什么,就是怕那个混蛋听到消息跑了。”

  那胖子重重在那秃子的头上拍了一下,“臭秃子,我许楮什么时候认错过路?我已经问周围的住户了,这就是那个坏了我们大事的李儒的家,你记清楚,李儒模样是瘦小枯干,长着两条老鼠胡须,别把他放跑了。”

  这俩人便是今天在黄河渡口全军覆没的典韦和许楮,当时许楮见突袭遇伏,当机立断抱着典韦便跳下黄河,许楮精通水性,带着典韦飘到下游无人处方才上岸,躲过一劫,又绕路赶到洛阳查看,那时洛阳城门已经紧闭,俩人便在城外抓住个落单的董卓军士兵询问,才知道自己们全部是输在李儒的安排上,俩人的脾气都不是太好,气急败坏下那个倒霉的董卓军士兵自然被拍成肉泥,更决定乘黑爬墙进城刺杀大奸人李儒,出全军惨遭覆没的恶气,夜色和夜雨帮了他们大忙,俩人很顺利的爬进城里。

  确认了大奸人李儒就住在这里,典韦这个三国武将武力排名第三--智力三国排名倒数第一的蠢人便大摇大摆走到李儒家大门前,居然还伸手去敲门,“有人吗?这是李儒的家吗?我是来杀李儒的。”

  李儒家的门房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还有这种刺客啊?在门里大骂道:“混帐,这是朝廷都尉的府邸,猫尿灌多了就滚开,小心大爷我送你去杀头!”他还以为门外这位是醉鬼呢。

  典韦很认真的答道:“我以前是陈留最有名的杀手,真是来杀李儒的,你开门看看就知道了。”

  李儒家的门房火了,“混帐,就你也想杀我们老爷,你下辈子吧!”

  这时三国武将武力排名在前二十位之内--三国智力排名倒数第二的许楮一斧劈开大门,“臭秃子,你把门砸开他不就看到你了?真是蠢!”

  典韦先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光头,才把门内那个已经目瞪口呆的门房抓起来。“看清楚了吗?我们长成这样,象不象来杀李儒的?”典韦和许楮的容貌确实不怎么样,又丑又凶,假如三国中有丑男排行榜的话,他们俩再加上康鹏绝对能竞争丑男排名榜的前三!

  那个门房终于清醒过来,大喊大叫道:“有刺客!抓刺客啊!”

  典韦很高兴,把那门房放下,还拍拍他的头,“这就对了,本大爷当兵以前就是干这个的。”

  此刻李儒还是躺在病床上,贾诩正坐在他床边替他喂药,经过一番波折,俩人本已不错的交情更上一层楼,李儒已经认识到董卓军失去贾诩这个谋士的可怕,简直是举步维艰;贾诩却在民间潜伏一段时间后,才知道没权没势是多么痛苦的事。

  李儒和贾诩俩人听到呼喊打斗还没多久,甚至俩人还没来得及躲入密室,门就被人劈开了,俩个形容丑恶的人全身是血的冲进来,典韦大大咧咧的用手中铁戟指着李儒和贾诩问道:“你们那个是李儒,本大爷是来杀李儒的。”

  李儒和贾诩都是文官,此刻已经吓得魂不附体,那里还说得出话。倒是许楮说道:“臭光头,我对你说过李儒的模样你忘了?躺在床上那个就是。”

  典韦还真忘了,尴尬的摸摸光头,“死胖子,我记得,只是逗李儒玩玩。”典韦话一说完,便随手一戟飞刺李儒。

  贾诩坐在李儒旁边,见戟飞到便下意识的用手一挡,“啊!”“啊!”李儒和贾诩都发出惨叫,贾诩的臂骨折断,李儒的胸口肋骨断折数根,也幸亏贾诩挡了一下,否则李儒肯定当场毙命。

  “臭光头,真笨!”许楮给了典韦一个暴栗,“杀个人都杀不死,看我的。”

  许楮提着大斧大踏步走到李儒面前,举斧刚想砍下,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董卓在此,要杀人冲我来!”

  许楮和典韦先是一楞,这才扭头回看,李儒家大院中,一个比他们还长得丑陋凶恶的胖老头正站在院中,胖老头旁边站着一个俊美的年青将领,手执一杆钢枪,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提着一把大刀,这丑胖老头自然是康鹏了,他身边正是赵云与孙策。

  康鹏、赵云和孙策怎么会跑到李儒家来呢?其实早在今天校场之时,康鹏就已经猜到贾诩回来了,原因很简单,李儒长于内政,拙于计谋,那么阴险毒辣的计策李儒根本不可能想出来,而以董老大的名声,肯这么帮董老大的已经没有别的谋士了,只有贾诩一个,再加上李儒后来布置了那么多未雨绸缪的安排,康鹏便肯定贾诩已经回来了,而且就在李儒家。康鹏本想立即到李儒家向贾诩陪罪的,可白天实在太忙,那么多事情一桩紧接一桩,康鹏实在走不开,到了晚上,康鹏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提着重礼,带上赵云一起到李儒家寻找贾诩,没想到出门时又被孙策缠上,孙策在这几日董卓家闷得发慌,每天只是跟着赵云习武再无其他,今晚边死活要跟着来,没想到即将派上大用。

  康鹏刚到李儒家,便见李儒家大开,还传来打杀惨叫声,康鹏就知道不妙,忙颠着一身肥肉跑进去,时间刚刚好,许楮举着斧头正要砍杀李儒,赵云和孙策冲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康鹏灵机一动报出自己的名字,果然让刺客住手。

  “岳父小心。”李儒即使重伤还在关心岳父,挣扎着喊了一句,便口吐鲜血昏迷过去。

  “哈哈,死胖子,这回我们捡到便宜了,杀了董卓,我们的名气就上去了。”典韦大笑着向康鹏冲去,许楮那甘落后,抛下李儒与贾诩,也是直扑康鹏。

  可惜这俩位遇上硬茬子了,赵云先接过典韦,孙策迎上许楮,四人站作一块。行家一出手,赵云与典韦先硬碰一招,便各自心惊,都知道对方本事不在自己之下。典韦大叫道:“你就是吕布?”在典韦看来,世上只有传说中的吕布能和自己不相上下。赵云朗声道:“我非温侯,我乃汉寿亭侯(用杨奉的脑袋换的)赵云赵子龙!”典韦再不答话,挥戟又与赵云战成一团。

  那边孙策一言不发,古锭刀上下翻飞,连连斩向许楮,孙策虽然年龄尚小,可他自幼便得父亲江东猛虎孙坚教导,近日又得赵云指点,学到一些赵云的快字决,更仗着手中古锭宝刀锋利无比(孙坚被软禁,不许带武器,便将古锭刀交给孙策保管),一时间倒把许楮逼得手忙脚乱。

  按理说,浑身是胆赵子龙对恶来典韦与小霸王孙策对虎痴许楮,虽然比不上赵云对吕布那种三国梦幻之战,但也算得上三国顶级决战,可惜某个不识趣的家伙做出了一件让三国迷们无比痛恨的事--康鹏扯开破锣嗓子大喊道:“来人,来人,抓住这些刺客!”康鹏这一喊不要紧,赵云为他精心训练的八百亲兵一起拥上,将典韦和许楮团团包围,严重违犯了骑士的单挑精神。

  典韦和许楮本就不轻松,赵云训练的董卓亲兵单挑不是他们对手,可组成严密的阵式便攻防有序,执盾的只管死守,执长枪的从盾兵后一起捅出,不用理会自身,数百杆长枪一起刺来,顿时让典韦和许楮叫苦不迭。

  许楮见势不妙,忙大喊道:“臭光头快跑,否则咱哥俩危险!”典韦也感到吃力,铁戟拼命架开赵云刺来一枪,一脚踢开拦路的董卓亲兵,奋力向外杀出。许楮那边也开始跑了,大斧连连猛砍,也是向门外冲。

  典韦和许楮俩人使尽全身解数,总算杀出重围消失在夜色中,但俩人也是遍体鳞伤,自付再无力杀出洛阳城,只得躲到民居中养伤。其实也算他们运气,没有报出他们的名字,假如他们在康鹏面前说自己们俩人叫典韦和许楮,那么--康鹏这个小不要脸的肯定下令西凉军全体进驻洛阳城--找到就杀!

  终于,到了第二天清晨,洛阳城象往常一样开始了新的一天,百官上朝去拜见那个名不符实的小皇帝,男人到处忙活生计,主妇去集市上购买今天的菜肴,摊贩们又在洛阳街头云集。

  这样的谐和气氛中,太师董卓府却笼罩在一片愁云惨舞中,昨夜吕布抱着貂蝉在洛阳街头奔跑了一夜,但结果只能让吕布更加心碎,洛阳城所有郎中不管吕布如何威胁利诱,均断言貂蝉活不过三个时辰,虽然第一个郎中预料貂蝉能再活五个时辰言中了,但貂蝉仍然昏迷不醒,只是俏脸更加灰白,呼吸更细。吕布无奈之下,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义父身上,将貂蝉抱到董卓府,求义父设法救助貂蝉康鹏能有什么办法?昨天一夜之间,貂蝉、李儒和贾诩先后遇刺,貂蝉垂死,李儒重伤难保死活,贾诩臂断,再加上已经陷入半疯颠的吕布,虽说王允已经伏诛,可康鹏的文武心腹损失近半,康鹏能不心疼?

  康鹏此刻已经无比心疼,最忠心于自己的李儒啊,眼看他就要没命了!可心疼能有什么用,难道能挽回吗?

  “你们俩个废物!垃圾!二百五!”康鹏别无发泄,只好把负责洛阳城治安的董崇和董曼抓来臭骂,随便用昨天有人告他们强买洛阳药铺的药物的借口扇他们耳光,“你们俩个废物!洛阳城有这么多刺客你们连根毛都都抓不到!要是混进拉刺杀我的刺客,杀死我我看你们怎么办?”

  董崇和董曼磕头有如鸡啄米,“大哥,大哥,小弟没用,小弟不给你争气,大哥你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面子上,饶我们一命吧。”

  “滚!你们给我滚!”康鹏指着大门大吼,“你们俩个以后给我守皇宫去,洛阳城的守卫交给高顺,不许你们插手!”

  董崇和董曼如释重负,磕个头便跑出门去,留下满屋死气沉沉的众人。董崇都出了门突然又冒险把头伸进门里,“大哥,大哥你别急,也许我们俩兄弟有办法救显佳贤侄婿和貂蝉姑娘……”

  康鹏还没有说话,跪在貂蝉床前垂头丧气的吕布已经跳起,一把又将董崇拖进房里,颤声道:“二叔,你说你有法子救侄儿的妻子?”

  康鹏摆摆手,“奉先你不要听这俩个废物胡说,他们有什么法子?”

  可董崇低声道:“大哥,兄弟知道你那方面不行了,连蔡大小姐都搞不定……”董曼也窜进来说道:“我们俩兄弟就把天下第一神医华佗抓来了,给大哥看那方面的问题……”

继续阅读:第33章 神医?官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