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神医?官迷!
吴老狼2017-06-13 10:326,206

  “胡说八道!我一天晚上最少六次!”关乎到男人的尊严,康鹏的老脸挂不住了,忙向大家辩白,“最多的时候九次,不需要什么神医!”

  董崇和董曼糊涂了,董崇轻声道:“那大哥你咋还不把蔡大小姐弄成我们大嫂呢?”董曼却满面堆笑,“大哥就是大哥,五十一岁了还雄风依旧,老当益壮,兄弟对大哥的敬仰……”

  董曼的马屁还没拍完,满脸通红的康鹏已经冲上去把他的嘴牢牢捂住,康鹏低声道:“知道就行了,不许说出来。”

  董曼点点头,康鹏才放开他,这时贾诩问道:“二位大人,那位神医华佗名声远杨,贾诩也曾对他有所耳闻,他是豫州沛国谯县人,现在徐州之地游学,能及时赶来洛阳吗?”

  听到贾诩的话,吕布本已重新燃起的希望之火再度熄灭,一时间竟然忘了说话,谁知道董崇和董曼居然笑了,董崇笑道:“这要感谢大哥下令召开的儒林文会,获得儒林文会的前十名都可以当官,华佗那小子是个官迷,早早就从徐州跑到洛阳来了,先是去了大司农家求见,可大司农嫌他出身低微,不愿意见他,这小子只好四处跑路子,想找门路在儒林文会上弄个好名次,正好被三弟撞见,我们就把他抓来孝敬大哥了,现在就关在我们家的地牢里……”

  董崇的话还没说完,吕布已经一手抱起貂蝉一手提着他的脖子往外跑,康鹏忙吩咐仆人抬上李儒和贾诩跟上。

  华佗就关在康鹏第一次抢亲时曾经关押蔡邕的地牢,康鹏老远就闻到地牢里传出浓重的药味,还在赞叹神医就是神医,走到那都要带上药,可打开地牢一看,康鹏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宽大的地牢里满满当当全部塞满了草药,柜台药具、瓶坛罐盆什么的都有,堆得老高,挤得只剩一条刚能过人的路。

  “这是怎么回事?”康鹏指着那些药问董曼道:“你们打算在咱们家开药铺吗?”

  董曼谄谄的答道:“回禀大哥,我和二哥打算要华佗给你配一些回春丹,可不知道配方,就把皇宫里每种药都搬了一些到这里来,又在洛阳每家药铺里把每一种药弄了一些来,所以才有这么多。”说到董曼偷偷看了一眼康鹏的脸色,“大哥,我们都是给钱买的,不是抢的。”

  康鹏叹了口气,心说董老大的兄弟还真够孝敬他,不过也好,这俩笨蛋这次不仅歪打正着,连去配药的时间都省了,“没事,大哥没怪你们,这次你们算立了大功了。”

  董曼大喜,大哥已经很久没夸他们了,刚想吹嘘几句,可康鹏已经艰难的挤进地牢里去了。

  华佗看模样不过三十岁左右,矮小的身材,面容清瘦,正对着油灯在那里锤着一些药末。董崇冲华佗喝道:“华元化,你的运气来了,我大哥--就是当朝太师亲自来看你了。”

  华佗抬头看了康鹏一眼,又看看众人,特别是多看了几眼吕布抱着的貂蝉和李儒、贾诩,华佗才轻轻的说道:“这位姑娘中的是产自山越的蝰蛇之毒,躺着这位先生是积劳过度,感染风寒在先,后又被重物击断肋骨四根,站着这位先生是右臂折断,伤及筋骨,看伤势情形,应该是和前面那位先生被同一兵器所伤。”

  康鹏悄悄吐了一下舌头,心说不愧是发明麻沸散的神医,果然厉害。这时吕布急问,“既然华神医知道我夫人中的什么毒,神医能治否?”

  华佗不屑道:“区区小毒,微末小伤,我能治不了?”

  吕布兴奋得大吼,在封闭的地牢里震得众人耳朵发麻,“那太好了,救命的神医啊,快给我夫人治!”

  华佗翻翻白眼,“如果是帮穷人百姓治病,华佗可以分文不取,可帮达官显贵医治,华佗的价钱可不一般,看这位大人的模样穿着,应该非富即贵,你能给华佗什么酬谢?”

  “你要多少钱都行!把我的温侯府送你都没关系!”吕布又是一阵大吼。

  华佗不屑道:“华佗不穷,千金粪土耳。”

  吕布一愣,如果不是要求华佗给貂蝉疗毒,吕布真想一掌拍死华佗。可现在貂蝉的命就捏在华佗手里,吕布只得软声道:“那神医想要什么?”

  董崇脸挂不住了,冲着华佗吼道:“华佗,你少得寸进尺,我们兄弟答应帮你在儒林文会中作弊,让你进前十名还不行?”

  康鹏鼓起了眼睛,心说我的儒林文会还有二十来天才开,你们已经准备作弊了?真是的,考试作弊也不向我请教,我可是大行家。

  华佗悠悠道:“前十名只是封官,前三名才封侯,华佗不才,想尝尝侯爷的味道。”

  董崇气急败坏的吼道:“不行,前三名已经有人了,一个人就是五千金,我们兄弟做买卖从不反悔……”董崇说到这才发现说漏了嘴把和三弟买卖名次的事捅了出来,吓得赶紧把自己嘴巴捂住。

  康鹏一脚把董崇踢开,朝华佗一拱手,“华神医,你不用参加儒林文会,只要你把他们治好,本相即刻封你为医侯。”康鹏又补充一句,“如果你治不好他们,本相也不杀你,不过要削除你的士家地位。”

  华佗这才眉开眼笑,给康鹏磕个头,“还是太师有魄力,小侯一定让他们康复如初。”华佗又谄媚道:“只是希望太师能把小侯的侯名改一下,医者不过末道也,小侯最得意的还是文才,请太师赏给小侯名为文华侯。”

  康鹏哑然失笑,传说中华佗是个不良神医果然是真的,对当官痴迷到用曹操的头疼病来要挟曹操给他封官,结果连命都丢了。“没问题,文华侯,快去给我的爱婿他们治伤吧。”

  不良神医的名字果然不是吹出来的,几针扎下,汤药涤洗伤口,几剂药服下,貂蝉便从死亡边缘挣扎过来,几不可闻的呼吸逐渐恢复正常。李儒和贾诩的断骨也被涂上药膏包扎好,也是服下几服药剂。据华佗吹嘘,貂蝉能在三天内醒转,李儒只需一天,贾诩的右手只需十来日便可活动了。

  康鹏刚松口气,华佗便向康鹏要封赏了,结果康鹏一瞪眼,“答应你的就少不了你的,等他们全部康复了再说,”

  “没事,没事。”华佗满脸堆笑的点头哈腰,“小侯相信太师。”

  安置好了病人,康鹏这才腾出手来收拾荀家叔侄,据贾诩暗中的监视,这俩小子与王允勾结,用貂蝉迷惑吕布,让吕布控制西凉铁骑,以便将来对付忠于康鹏的董卓军将领。用蔡文姬迷惑康鹏,诱使康鹏不理朝政,荀家叔侄则诈降康鹏,借赈灾之名和出征意图消耗董卓军实力,在关外全歼董卓远征军,然后再挑拨康鹏与吕布父子反目,能让吕布杀死康鹏便杀,不能杀就让埋伏在黄河以北的伏军突袭洛阳,是历史上王允的美人连环计加强版,更加隐蔽毒辣,康鹏险些便上了大当“荀彧,荀攸,本相待你们不薄,解衣衣之,推食食之,高官厚禄供养,有那点对不起你们?”康鹏冲着跪在下面的荀家叔侄吼道:“可你们呢?竟然勾结反贼王允意图暗害本相,以怨报德,你们对得起本相吗?”

  康鹏那个气啊,他以前还以为收到三国最出色的一对内政搭档了,没想这俩个坏家伙是来暗害自己的,更让康鹏愤怒的是这俩坏家伙和王允勾结就勾结吧,居然卑鄙无耻到利用无辜的温柔美丽、天真可爱的蔡文姬来欺骗自己,真是罪无可恕!

  荀攸挣扎着想跳起来,可被董卓军士兵死死按住,荀攸破口大骂道:“董贼,你弑君犯上,滥杀无辜,侮辱士人,秽乱宫廷,奸淫公主,种种罪恶罄竹难书,天下人得而诛之。”荀攸骂到这朝康鹏重重吐了口痰,康鹏躲闪不及正中面门,一时间狼狈不堪。

  康鹏的狼狈相惹得荀彧哈哈大笑,“哈哈……,可惜我们太不小心了,暴露破绽没能杀掉你,真是可惜,可你也别得意,你迟早有天打雷劈那天!今天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康鹏冷笑道:“想死还不容易?以二位之才,就这么死了岂不可惜?只要你们告诉本相,反贼王允怎么突然变得那么聪明了?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给他出主意?那人是不是郭嘉?郭嘉现在在那里?还有黄河以北那些乱军是谁的军队?是什么人统率?说出来了,本相也许可以饶你们一命。”

  “呸!大丈夫为国为民而死,有何惜哉?”荀彧昂首道。

  荀攸也是个硬骨头,“想用活命来换我们出卖同伴,你董卓太小看我们了,不要废话了,动手吧。”

  不管康鹏如何威胁利疑诱,荀家叔侄就是死活不说出王允背后之人是谁,也不说出郭嘉的下落,只是一心求死。最后康鹏无计可施,只得问贾诩和陈宫的意见,贾诩淡淡道:“太师,此二人确是高才,可是不愿为太师所用,那还留着干什么,留给别人用吗?”

  贾诩的回答早在康鹏的意料之中,要不怎么叫毒士呢?谁知陈宫也和贾诩一个口径,“太师,此二人诈降意图暗害于你,倘若不杀,将来是不是我们也可以背叛太师你呢?”

  康鹏想想也是,这俩叔侄历史上就是曹操的死党,又是才高八斗之人,留下只能给自己带来隐患。康鹏叹了口气,“给他们留全尸吧,厚葬。”

  荀家叔侄就义的事很快传入蔡邕家中,以卫仲道朋友身份躲在蔡邕家的郭嘉也知道了,郭嘉想起与荀家叔侄昔日相处的种种往事,不禁黯然泪下,“董贼,我郭嘉与你誓不两立!”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期间王允的尸首被吊上洛阳城门显众,康鹏最大的心病终于解开,而康鹏和贾诩也互相向对方道歉,康鹏是为自己那日的态度向贾诩道歉,同时再次邀请贾诩担任董卓军军师之职,贾诩也因为不告而别的事向康鹏道歉,并且欣然接受了董卓军军师之职,坐上董卓军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李儒也终于醒了,他醒来第一件事居然还是先叫岳父快逃,刺客很厉害。让康鹏感动得一塌糊涂。抱着李儒很是嚎啕了一番,最后康鹏强迫李儒在自己家里养病,不许他再工作。

  有了前几天的教训,康鹏再不敢偷懒看美女了,乖乖的每天准时上朝处理朝政,下朝打理军务,总算又恢复了刚到洛阳时的认真态度,博得群臣一片赞誉。

  随着离儒林文会和武将大会的时间越来越近,各地赶到洛阳的英杰越来越多,洛阳城中三教九流、龙蛇泥鳅混杂,其中不乏心怀不轨、混水摸鱼者,洛阳城的治安压力也越来越大,更要命的是刺杀李儒与贾诩那俩个刺客就象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这俩个武艺的刺客也成了康鹏这几天最头疼的事。

  为了将骗来洛阳的文武英杰一网打尽,康鹏把原来负责洛阳城治安的董崇踢去协助董曼守皇宫,将高顺及陷阵营调来接手洛阳治安,力争不让计划出现纰漏。

  “宫台,你去安排增开二十个报名点,今天本相散朝回来,差点被报名的人堵在路上回不了家了,原来的三十个报名处根本不够用。”到了建安元年八月十四这天,康鹏散朝归来便将众谋士召集到自己家中,安排儒林文会和武将大会的事项。

  “是,小人这就去办。”陈宫领命道。

  “等等,还是增加五十个吧,文武各四十个分开,以免文人和武人挤在一起吃亏。”康鹏又将陈宫叫住,“要让每一个愿意参加的都能报名,还有,本相让你留心的那三个人,发现他们报名立即拉到本相这里来,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陈宫应声而去。这时赵云突然走进康鹏书房,递上一张请柬名刺,“太师,这是蔡大小姐派人送来的,明天是蔡大小姐十六岁生日,请太师到蔡大人府上庆祝。”

  康鹏一笑,他也许能把老爸老妈的名字忘了,可蔡文姬的生日他是绝对不会忘的!康鹏有些奇怪,“这个小丫头还送什么请柬名刺?她不是对本相说过吗?还要本相带香香一起去。”但康鹏还是接过请柬,打开一看,原来蔡文姬要在她十六岁生日宴会上开一个论才大会,邀请了所有已经赶到洛阳的各地名士参加,比试文才,预测儒林大会的排名。

  “论才大会?”康鹏头疼了,心说这诗词歌赋我可半点不会,去参加不是给人笑话吗?头疼归头疼,能再次见到蔡文姬的机会康鹏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子龙,你去街上替本相买些文雅的礼物,明天如果送什么金玉珠宝就太俗了。”

  “是。”高顺接手洛阳治安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八百陷阵营来保护太师府,赵云可以放心而去。

  “论才大会?”已经被封为文华侯的华佗来了兴趣,涎着脸对康鹏说道:“太师,小侯也很想去,能带小侯去吗?”

  康鹏大手一摆,“没问题,不过要把本相吩咐你准备那些东西先准备好,否则你休想。”

  华佗大喜,“是,小侯这就去把那些慢性毒药(?!)配好,保证今天晚上全部搞定。”

  华佗走后,书房中便只剩康鹏和贾诩俩人了,康鹏这才微笑着对贾诩说道:“文和,你是本相的军师,你来看看,咱们的计划还有什么漏洞……”

  赵云难得能自由行动,心情很是不错--如果身边不是有个跟屁虫孙策肯定是非常不错了,孙策蹦蹦跳跳的跑在前面,不时指着街上的东西大呼小叫,“云哥,你看这。”“云哥,你看那。”赵云微笑着点头,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把孙策当成兄弟一样疼爱,孙策也把赵云当成武艺高强的大哥一样爱戴了。

  “云哥你看。”孙策指着洛阳街头一处熙熙攘攘的地方大叫道:“那是报名参加天下武将大会的地方。”

  赵云一看,那地方果然热闹非凡,人头涌动,将大街挤得水泄不通。“策弟,那地方太挤,我们绕路走吧。”

  孙策不依,又往前面跑了几步,“云哥,我们也去报名参加,云哥你天下无敌,你拿第一,我拿第二,那个整天抱着娘们的温侯拿第三。”

  赵云微笑着孙策拉回来,“策弟,我们直接在陈大人那里报名就行了,还有温侯才是天下第一,他只是太爱貂蝉姑娘了,貂蝉姑娘的伤还没完全好,温侯当然要天天陪着他。”

  孙策不屑的撇撇嘴,他可半点都不服吕布,在孙策看来,天下只有三个人值得他佩服,第一个当然是老爸孙坚,另一个就是仁慈的董卓,还有一个就是曾经生擒过他的赵云了。孙策突然想到什么,“云哥,太师喜欢蔡大小姐,温侯喜欢貂蝉,你喜欢谁呢?”

  赵云一楞,俊脸微红,“我还没有,再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云哥还没帮太师平定各地乱军,是不会考虑成家的。”赵云说到这笑了笑,“倒是策弟你,昨晚你和纡儿说了些什么?人小鬼大啊。”

  孙策脸也红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时前面那个报名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有个年轻的声音尖叫道:“为什么不让我报名?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参加吗?”

  孙策大喜,总算能摆脱这个让他尴尬的话题了,“有人捣乱,云哥我们去看看。”

  赵云和孙策奋力挤进人群,报名处那已经开了锅,一个绿袍武人正在暴打那接待的官员,案几文柬撒了一地,那绿袍人身材瘦小,腰悬一把宝剑,看模样本事不弱,将接待的官员打得惨叫连连。

  赵云一言不发,闪身跳入场中,一把抓住那绿袍人纤细的手腕,赵云才问道:“为什么打人?”

  按理说,抓住人的手腕应该没什么的,谁知那绿袍人竟然象触电一般想奋力挣脱,可惜赵云已经捏住他的脉门,他的努力都宣告无用。“放开我,你这混帐,淫贼!”那绿袍人的声音又尖又细,就象女子的声音。

  等绿袍人和赵云互相看清对方相貌,不禁都是心头剧震,赵云虽然是个男人,却长着一张美女脸蛋,常被人误会他是董卓的男宠,可和这绿袍人一比,赵云的容貌不得不甘拜下风--这绿袍人也是长着美女脸的男人,而且还只在赵云之上,不在赵云之下。

  赵云和那绿袍人的功夫,旁边一个白袍人发怒了,“放开他。”双掌疾拍赵云,掌力未到,已然带起一阵劲风。

  赵云素来临事谨慎,见那白袍人掌势凌厉不敢怠慢,松开绿袍人双掌迎上,“蓬”一声巨响,俩人各退数步。赵云大吃一惊,这白袍人虽然比自己多退几步,实力比自己稍逊,可看他的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竟有这等本事,真是英雄出少年。

  不等赵云上前追击,那绿袍人已经拔出腰间宝剑,挺剑直刺赵云后背,赵云那会惧他,连比都懒得扭,反手便去夺他宝剑。那白袍人也和身扑上,想去夹攻赵云,可孙策那给他这机会,已经拔出古锭刀冲上来了。

  那白袍人被孙策缠住,赵云这边便轻松多了,三两下卖个破绽便夺去那绿袍人的宝剑抛下,双手合掌,一记穿胸龙爪手(?)直抓那绿袍人胸口,“过来吧!”

  那绿袍人躲闪不及,被抓个正着--可赵云的脸腾的红了,“你是女人!”那绿袍人脸自然更红,放声尖叫,“淫贼!”

  那白袍人气得七窍生烟,舍弃孙策直冲赵云,“淫贼,竟敢辱我妹妹,我马超和你拼了!”

继续阅读:第34章 赵云定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