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貂蝉与吕布
吴老狼2017-06-13 10:354,223

  到了晚上,王允还是无法忍受欲望的煎熬,背着外甥和郭嘉悄悄把冯太监兄弟叫到自己房间来,“二位公公,白天你们说的事……,是真的吗?”

  冯斌和冯国对视一笑,心中都说这糟老头还是忍不住了,六十多岁的人也不怕把命丢了?冯斌故作惊讶,“司徒大人,你说的是什么事啊?洒家忘了。”冯国也用不男不女的声音说道:“是啊,洒家们白天说过什么呢?”

  王允难得老脸一红,暗骂俩个阉人奸猾。最后王允还是厚着脸皮说道:“就是小女貂蝉的事,二位公公说有办法瞒过那三姓家奴的。”

  冯太监兄弟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冯国笑呵呵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戒指来,摇晃着说道:“王司徒,用这个就可以了。”

  王允纳闷,一个戒指有什么用?伸受去接戒指时冯国却突然把手一收,“王司徒,洒家们帮你这么大的忙,王司徒总该有点表示吧?”

  王允那个气啊,心说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们这俩个阉人,你们早死在董卓手里了,现在还敢跟我要好处?但此刻王允心里实在痒得难受,还是说道:“二位公公,你们想要什么好处?”

  冯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王司徒知道,我们兄弟俩都是废人,从未尝过男女之事,但貂蝉姑娘实在太美了,我们兄弟虽然有心无力,却希望王司徒与貂蝉姑娘交合之时,能让我们兄弟在旁观看。”冯斌也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来,“这是洒家们从宫里带来的丹药,相传乃是高祖御女所用,能让王司徒象十八岁的年青人一样大展雄风。王司徒若答应,洒家们愿以此丹相赠。”

  王允一听乐了,他可不在乎有没有旁人看他作事。大喜道:“好说,好说,老夫愿意。”冯太监兄弟也是大喜过望,马上把丹药和戒指交给王允。

  王允拿到戒指仔细一看,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戒指表面看普通,在戒指下部却有一截细小的针尖!王允哈哈大笑,“妙!妙!”

  冯斌谄媚道:“洒家的丹药更妙,只是服下后需要些许时间方才生效,王司徒快服下吧,洒家们替你去把貂蝉姑娘请来。”

  王允大喜,立即乐呵呵的把丹药服下。不多时,貂蝉便被冯太监兄弟生拉硬扯的拖来王允房间,因为怕外人知道,貂蝉的小嘴里被俩兄弟塞进一块破布,不让她出声。

  貂蝉倦缩在屋角,身体颤抖得象一片秋风中的树叶,惊恐的看着王允与冯太监兄弟淫笑着一步步逼近,“大人,不要啊,你是我义父,你已经把我许配给温侯了!”

  在第一次遇到吕布时,貂蝉就对这个没大脑但性格爽直的猛夫颇有好感,第二次在药铺门前相遇,当时貂蝉正遭恶少调戏,吕布及时赶到大展神威以寡胜众,当时他的英姿更是每一个怀春少女的偶像,何况是当事人的貂蝉。然后发生的事情让貂蝉又喜又怕,喜的是救自己的这个男人是天下第一武将,权倾天下的当朝太师董卓的义子,朝廷温侯吕布吕奉先,连自己的主人王允都不敢招惹,只能吃哑巴亏!怕的是吕布的义父,在王允家的时候,貂蝉就常听王允和冯太监兄弟说,吕布的义父董卓是天下第一恶人!天下第一屠夫!天下第一色鬼!天下第一禽兽!只要是会喘气的董卓就有杀过!只要是母的,董卓就不放过!自己要是遇到吕布的义父,那该怎么办?

  但貂蝉后来才知道,那个带着吕布的丑老头就是董卓!貂蝉不禁大吃一惊,那个老头虽然相貌丑陋凶恶,可说话和气,待人也很和善,最难得的是,董卓见到了自己的容貌,并不象其他男人一样想把自己据为己有,而是把自己交给那个显然爱上的吕布照顾,还同意了堂堂朝廷温侯迎娶出身低微的自己。貂蝉悄悄在心里将董卓与王允相比较,这个董卓除了长相远不如王允那么慈眉善目之外,其他方面比王允真是强太多了。可事情突变,那个傻乎乎的吕布不知是否吃错了药,竟然又把自己送回王允家,说自己是王允的义女,要符合礼法的明媒正娶自己,那天快到王允家时,貂蝉好想对吕布说,‘我不是王允的义女,他想对我图谋不轨,我要和你在一起。’可看到王允那张慈眉善目却又带着阴笑的脸,貂蝉的话又咽到肚子里,全身颤抖着被那个傻得可爱的吕布送回虎口。

  地狱般的生活再度架临貂蝉头上,王允除了不时对自己动手动脚外,还威逼自己去用美人计,挑拨董卓与那个傻得可爱的吕布的父子关系,让他们父子相残。开始貂蝉死活不同意,她对那个傻得可爱的吕布很有好感,也感激那个曾经把自己救出地狱的董卓,即使那俩个太监兄弟用皇宫中折磨宫女而又看不出外伤的手段来折磨她,她也不松口答应。但王允突然又抛出一个条件,一个让貂蝉无法拒绝的条件--告诉貂蝉她自己的身世,她的父母妹妹家住何地,让貂蝉一家团圆!从小孤苦伶仃、饱受折磨的貂蝉比任何人都渴望天伦之乐,更何况王允还告诉她,如果她再不同意,就把她全家杀光!貂蝉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按王允和一个叫郭嘉的年青人的吩咐,去全力讨好吕布,劝吕布要以国事军事为重,不要因为美色而荒废正事,吕布很听她的话,每天都是拼命的训练士卒,整顿军队,进一步巩固了吕布在西凉军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开始貂蝉还不明白,王允不是很恨董卓吗,为什么还要吕布帮董卓训练军队?今天貂蝉明白了,王允和郭嘉交给她一瓶毒药,人服下之后,一天之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要貂蝉几天后王允一起借口拜见未来亲家到董卓家去,然后王允设法让貂蝉留在董卓家里,只需过几个时辰,貂蝉就去找吕布哭诉,诬陷董卓企图自己,并且服下毒药明志,由王允出面救回貂蝉的命,乘机挑拨吕布反水,再然后自己就可以一家团圆了。貂蝉知道那个傻得可爱的吕布脾气,更知道他已经深深爱上自己,倘若自己这么做,那么他“貂蝉姑娘,你就从了司徒大人吧。”两眼放着光的冯国不男不女声音打断貂蝉的回忆,“知恩要图报,这也是报答司徒大人对你的养育之恩。”

  冯斌和冯国俩兄弟将貂蝉死死按在床上,冯斌的手一边不规矩的貂蝉身上游走,一边尖声笑道:“貂蝉姑娘放心,司徒大人会很温柔的对你的,比那个吕布温柔许多。”

  “不要!不要!”貂蝉拼命挣扎哭叫,可冯太监兄弟在宫里就是干惯这种事的,四只手分别按住貂蝉四肢的麻穴,让貂蝉酸麻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允淫笑着把枯瘦的魔爪放在自己胸上“大人。”门外突然传来仆人的声音,“吕温侯来求见,点名要见貂蝉小姐。”为了更好的控制吕布,王允将貂蝉收为义女,并且让下人改口称貂蝉为小姐,以免露出马脚。

  王允和冯太监兄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要是吕布知道自己们正要她未婚妻,那么后果……,不敢想象!“去好生招待他,我们马上就来。”王允吩咐完下人,又威胁貂蝉道:“刚才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就等着替你家人收尸吧!起来,随我去见吕布。”

  吕布是来干什么呢?原来董卓今天下令黑骑军与陷阵营出征,后方的安全就全部交到吕布率领的西凉铁骑和李傕、郭汜率领的飞熊军手里,西凉铁骑因为速度最快,便由他们担任机动支援任务,吕布只得去常驻军营,这是来向貂蝉告别的。

  “司徒大人,吕布此去不知多少时日,肯定不能常来拜见,貂蝉就拜托岳父照顾了。”吕布一边对王允说话,一边偷看坐在王允旁边低头不语的貂蝉,心说我的未婚妻太美了,又端庄有礼,比那个快成我干妈的野蛮丫头不知强多少。

  王允此刻简直无比难受,全身发热口干舌燥,一股股热气直冲头顶,下半身早已竖起帐篷,幸亏汉代的衣服宽大很难被外人看出,如果不是吕布就在旁边,他肯定这就把貂蝉压在身下!原因无它,谁叫他吃了冯太监兄弟给他的?由此可见,董老大俩个兄弟当时给康鹏的是女用是多么英明神武,多么有经验。

  “奉先以国事为重,允真感欣慰无比,至于貂蝉奉先放心,老朽一定会照顾好她的,单等佳期之时送与奉先。”王允把‘照顾’两个字说得很重,心说你快走吧,我快忍不住了,你走了我就‘照顾’貂蝉!

  客套了好半天,王允也难受了好半天,吕布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告辞,王允如释重负,忙与貂蝉起身送客。他这一起身不要紧,下面立即露了马脚,王允忙躬下身,象一个驼子那么走路,惹得吕布连连询问,“司徒大人,你这是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

  王允本想笑笑就掩饰过去的,但此刻他的笑实在比哭还难看,大概也只有康鹏笑的时候可以相比较。王允只得苦笑道:“老朽今日活动之时不慎扭伤了腰,故而如此。”

  吕布一听。“那司徒大人就不用送吕布了,快回去休息吧。”

  王允现在的情况确实不能随便行动,刚想客套几句派下人送吕布的,一直沉默的貂蝉突然开口道:“义父,让孩儿去送温侯吧。”王允一楞,还没反应过来,这时欣喜若狂的吕布已经连声称谢,能和貂蝉在一起多呆一小会,就是吕布的无上幸福!此刻吕布忽然明白,为什么义父会为了一个野蛮丫头而荒废国事,原来都是爱情捣的乱!

  王允见貂蝉态度坚决,怕耽误大事,只得无奈的同意,就这样,貂蝉将吕布送到王允府的门口,虽然距离不长,但吕布此刻已经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吕布彬彬有礼的说道:“貂蝉小姐,你回去吧,我以后有空就会来看你的。”

  但吕布绝对没想到、做梦也没想到--貂蝉居然扑进他的怀里!貂蝉带着哭音道:“温侯,请你带我走,去那里都行!”

  第一个头脑发昏并感到无比幸福的自然是吕布,王允的家人虽然上来拉貂蝉--但他们自然被吕布踢得这辈子无法传宗接代!吕布颤声道:“蝉儿,你别急,到年底我一定来接你,做我的夫人!”

  貂蝉此刻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温侯,如果你心中还有蝉儿,就带蝉儿走!去那里都行!如果温侯不带蝉儿走,貂蝉就死在你面前!”

  王允又损失了十几个忠诚的家丁后,洛阳大街上,吕布骑在赤兔马上,貂蝉坐在他怀里,一骑二人策马慢行。

  吕布轻声道:“蝉儿,是不是你义父骂你了?其实你不要怪你义父,我义父也经常骂我,可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

  貂蝉的头埋在吕布怀里,柔声道:“温侯,带我去那里都行,只要不在王允家就好。”说到这,貂蝉抱住吕布的脖子,奉上无比深情的一吻。“貂蝉生死温侯的人,死是温侯的鬼。”

  吕布此刻已经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重重踢赤兔马一脚,让爱马在洛阳大街上狂奔,同时大叫道:“吕布一生一世,只爱貂蝉一人!吕布一生一世,只爱……”

  吕布心想,带貂蝉到那里去住呢?义父家?不行!义父在女色方面的名色比我还差!吕布在洛阳没有什么朋友,转了一圈突然想到一人--李儒!虽然李儒与自己平时矛盾甚多,可他在生活方面的名声却是无可挑剔的!更是洛阳公认第一怕老婆的人为了逃避王允和冯太监兄弟的侮辱,貂蝉借送吕布出门之机,突然扑如吕布怀抱,坚决要求吕布带她离开王允家,貂蝉的请求,吕布当然百依百顺。夜幕下,貂蝉与吕布相依相偎在洛阳城中转了一圈,吕布虽然不明白貂蝉为什么不愿回王允家,还是尊重貂蝉的意见,将貂蝉送到李儒家暂住。

继续阅读:第30章 幕后,毒士对鬼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