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儒林文会前奏曲
吴老狼2017-04-14 01:494,222

  听到枣祗的话,康鹏一笑,心说早知道你就是这样,当年吕布偷袭曹操老窝兖州,就你小子死活不投降,硬是撑到曹操打回来,你如果叛变曹操,估计曹操老巢早丢了。你就是老顽固一个,不过我康鹏喜欢,要是我名义上的干儿子也象你这么忠诚,我不知省心多少。

  “枣先生高义,本相早有耳闻,可本相也是为了天下百姓,才采取屯田之策,先生帮助本相,也是帮助天下百姓。”

  枣祗挣扎着坐起来,“太师,枣祗有言在先,当曹公离开洛阳之时,你必须无条件放枣祗随曹公回陈留,否则枣祗誓死不愿为太师效命。”

  康鹏眼皮都不眨一下,举手道:“我董卓对天发誓,枣祗帮天下百姓屯田,可以随时离去,倘若董卓有半点阻拦,叫董卓死于乱刀之下,死无葬身着地,永世不得超生!”董老大啊,你就不要超生了,在地狱呆着多习惯啊?再说以你的德行,阎王爷不打你下十八层地狱才怪了。

  听到董卓发下如此毒誓,枣祗松了口气,那年头发誓还是很庄重的,谁象康鹏这经过二十一世纪先进思想教育的不良学生啊?贾诩也说道:“枣先生,虽然世人多对太师有所误解,可有谁敢说,我们太师是言而无信的人?”

  枣祗点点头,方才说道:“太师,枣祗建议,将屯田分为民屯和军屯,民屯每五十人为一屯,不隶郡县,由朝廷直接管辖,使用朝廷提供的耕牛、农具和种子,收成与国家对半分成。军屯每屯六十人,一边戍守地方,一边屯田,闲暇时可以进行训练,不误军工,收入全部归国家所有,适当给予士兵奖励。”

  康鹏一拍粗大腿,“妙,这样,既提高民众的积极性,又可以使国家富足,真是一箭双雕的妙计!”

  枣祗又气喘吁吁的说道:“太师,还有一点,现在民间耕牛稀少,请太师下令严禁宰杀耕牛,保护这重要农畜。”

  康鹏皱起眉头,心想当年清朝有个总督也这么干过,结果越禁耕牛越少,我干脆反过来。“不好,耕牛同时也是粮食,如果不准宰杀,牛贩利薄,必然造成耕牛价跌,百姓反而不愿养牛。不如这样,官府出面高价收购耕牛,牛价自然高昂,百姓也舍不得杀牛了,至于收购来的耕牛,正好用于屯田。”

  枣祗大喜,“太师果然高明,几句话就解决了祗久思不解的难题。”

  康鹏得意一笑,见枣祗还想说话,便说道:“先生有伤在身,还是歇息为好,本相这就去找先生的建议安排,等先生痊愈之后,再去农田现场指点。”枣祗确实是强撑着和康鹏说这些话的,闻言也不推辞,倒身又昏昏睡去。

  康鹏刚走出屋外,贾诩追出来低声道:“太师,我与此人交谈一番,感觉他确有农耕之术,如果他不愿追随于你,还是不要让他人所用为妙。”

  康鹏点点头,“他走的时候下慢药,让他隔一个月再毙命,这样我们不用担恶名。”不良学生和蛇蝎文人对视一笑,笑得都那么恶毒。

  分别囚禁诸侯,审理冤狱,召集屯民,筹备武将大会和儒林文会,种种要务分头进行,康鹏和朝廷大臣忙得不可开交,好在贾诩、李儒和陈宫发挥了惊人的内政才华,处理得井井有条,保证了康鹏的大计顺利进行。

  审理冤狱时,先是马日郸将这些士族的罪行臭骂一通,责备他们无君无父、有辱朝廷皇上体面的罪行,然后陈宫给他们往死里面定罪,剥夺士族头衔只是轻的,重的抄家杀头灭满门当然不在话下,把那些倒霉蛋吓个半死,马日郸和其他朝臣自然觉得定重了,于是陈宫提出把这些上案卷呈太师处置定夺,大臣也不好说什么了。到了晚上,贾诩亲自或者经过贾诩指点的人就会偷偷跑到那个倒霉蛋家里,说是太师说了,你们要象保命,就把土地卖给朝廷,太师就宽恕你们的罪行,否则……,哼哼!

  就这样没几天工夫,洛阳周围绝大部分落到了康鹏手里,花朝廷的钱也不多,有些要土地不要命的士族或者是觉得自己没罪的士族都在狱中畏罪自杀了,他们的财产土地也被没收,再用这笔钱去买那些甘愿认罪(识实务)的士族土地。但士族们也没有坐以待毙,不少聪明的士族识破魔王董卓的毒计之后,在洛阳附近出现一股士族逃亡热,士族们带着朝廷颁发的地契和家产逃到魔王董卓控制之外的地方,寻找机会反抗魔王董卓,等他灭亡后,再回去拿回自己的土地。

  招募屯民方面,因为经历了黄巾之乱,各地逃难到洛阳的百姓数不胜数,根本不愁人口,还有闻信从各地赶来的百姓,将洛阳县县衙围得水泄不通,忙得洛阳县令每天都是被人抬着回家的。李儒也丝毫不轻松,他负责安排屯民,组织农具收购耕牛,分配屯民所需的粮食,连康鹏的挂名大女儿都忙得没时间去‘安慰’,害得康鹏被挂名女儿骂了不少次。伤好后的枣祗更是吃住都在田间,兴修水利,改良农具,指挥屯民耕作,整天都是忙得脚跟不沾地。

  而筹办武将大会和儒林文会的事,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在这个讲究出身的年代,你没有世家背景,管你有再多的才华,也只是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可朝廷的布告上写得清清楚楚,这次文武大会,不要求出身,不要求背景,你有才华就行,排上名次就能封官,还有更令人心动的,只要排上名次,你有任何罪名都可以酌情赦免,不少身背血案的能人异士也动心了,谁愿意一辈子被朝廷通缉啊?至于各地世家官员子弟更是欢呼雀跃,这大会是谁主办的?朝廷啊,就是我们的七姑八大姨的干叔叔当大官的地方,我们有他们做后盾,还怕排不上名次?一时间,各地英杰及自认为是英杰的人纷纷朝洛阳开进这样忙了七八天,一天中午,康鹏正在书房处理奏章,他从来到三国后一直在偷偷学习古汉字,现在已经能基本上看懂,旁边放着侍女送来的饭菜,但康鹏忙得都忘记吃。突然仆人来报,“太师,蔡侍中父女求见你。”

  康鹏一楞,从上次抢亲之后,蔡邕就托病没有上过早朝,蔡文姬也只是那天在大街上遇见过一次,自己还被骂了几句老丑鬼,显然蔡家的人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他们今天又来干什么?可一想到能看清丽脱俗的蔡文姬,康鹏的心还是不争气的砰砰直跳,“快请。”

  蔡文姬还是那么美丽,脾气也还是--门是被她踢开的!没等康鹏仔细欣赏她的美貌,她的老爹抢上前了,“文姬,为父说了你多少次,年底你就要嫁人,要稳重些,别象以前那么风风火火。”

  “要你管?”蔡文姬冲着蔡邕吼了一句,又对康鹏大大咧咧的说道:“那个太师,我要参加你举办的儒林文会,可去报名你手下不许女人参加,我今天是来问你,凭什么不许女人参加?”

  康鹏一听乐了,敢情这位还是古代女子解放的先锋!康鹏微笑道:“圣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蔡大小姐那些学问,还是在家里发挥好了。”康鹏不是不想搞女子解放,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现在搞的屯田,就在背后被大部分士林骂得体无完肤,再来女子解放,那剩下的支持自己的士林不全部倒戈才怪。

  蔡文姬大怒,指着康鹏的鼻子冲过来,“老糊涂,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那是孔夫子的胡说八道,你也拿出来压我。”蔡邕吓得魂飞魄散,忙捂住蔡文姬的嘴,连声向康鹏道歉,“太师,蔡邕管教不严,请太师原谅,蔡邕这给你赔礼了。”

  康鹏苦笑,这丫头不知是胆大包天还是胸大无脑,连孔子都敢骂,在这个时代,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啊,真是不知死活。“没关系,令爱这是开朗活泼,本相那会怪罪?”康鹏心里有补充一句,我疼爱她还来不及,会舍得杀?虽然康鹏打心眼里喜欢蔡文姬,可一想到董老大年已半百的年龄,也打消非分之想,只能在心里又一次诅咒老天(老狼?),你把我附在赵云身上多好,泡蔡文姬还不是手到擒来?

  蔡文姬挣脱父亲,直冲到康鹏面前来,“太师,一句话,你究竟让不让我参加?”因为蔡文姬动作太大,把康鹏的书桌都掀翻了,书籍奏章和饭菜撒了一地。蔡文姬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心说这丑老鬼吃的居然比我家还差,难道传说他奢侈无度是假的?不对,他一定是听说我来了,想讨我欢心才故意装作俭朴,否则他怎么能这么胖?虚伪!

  但接下来蔡文姬眼中的虚伪丑老鬼竟然毫不生气,只是叫仆人收拾一下,掉在地上的饭菜装在盘子里仍然放在丑老鬼面前,仆人连问是否更换都不问一下,显然平时也是这样。蔡文姬忍不住说道:“这些饭菜脏了,你不换一份?”

  谁知那丑老鬼居然答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粮食乃是百姓辛勤劳作所得,我等岂可轻易浪费?”

  康鹏心中暗自得意,赵云也好,陈宫张飞也好,还有后来的老顽固马日郸,看到自己的俭朴作风无不大吃一惊,感动不已,减肥还是有好处的,这回我看你蔡文姬还服不服?

  蔡文姬果然有些感动,心想传言真是不可信,这丑老鬼的俭朴生活,就是仲道哥也远远赶不上,还有他又吟的诗,仲道哥和我做不出来。

  康鹏考虑一会,对蔡文姬说道:“蔡大小姐,你想参加儒林文会也可以,但有个条件,你必须经过我的才学考试,你合格了我才能让你参加,否则,请回吧。”

  蔡文姬一听乐了,心说你丑老鬼难道不知道,我可是公认的女中才子?“好,你出题目吧,是吟诗还是作赋?”蔡邕却急了,自己女儿四岁就能弹琴,六岁就能做赋,世上有什么题目能难倒她?一旦过了,难道真要她去抛头露面?但刚说句,“太师,不行啊……”就被女儿推开。

  康鹏微笑道:“不是吟诗作赋,本相写几个字,蔡大小姐如果能读出来认出来,本相就允许你参加儒林文会。”

  蔡文姬差点没笑出来,“太师,这太简单了,你换个难的。”蔡文姬心想你老丑鬼是不是小看我,识字,我能有不认识的字吗?

  康鹏心中奸笑,“不用,就这个,蔡大小姐不要太自信了。”

  康鹏铺开蔡侯纸,挥开狼毫笔,轻蘸细烟墨,写下几个大字--ILOVEYOU!然后交给蔡文姬,“蔡大小姐请看,你只要能读能认,本相就允许你参加儒林文会。”

  蔡文姬一看傻眼了,蔡邕也瞪大了眼睛,盯着那几个英文发楞,半晌俩父女才齐声道:“这是什么字?”

  康鹏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是我大汉之西万里之外,英吉利国的文字,又称英语,蔡大小姐,你能认识否?”蔡美人啊,估计你认识也不敢对我康鹏念吧?

  蔡文姬气呼呼的说道:“太师,你耍诈!我怎么可能认识什么英语?你这分明是刁难我。”蔡邕却眉开眼笑,朝康鹏不断施礼。

  “蔡大小姐,这只能怪你孤陋寡闻,学无止境,蔡大小姐还是回家多学两年,等着参加以后的儒林大会。”康鹏得意道。

  蔡文姬那里肯服气,还想争辩,这时仆人又匆匆跑进来,“太师,不好了,温侯和杨奉将军手下一个将领在校场打起来了,说是因为武将大会的事,打了快半个时辰,张辽将军和高顺将军劝都劝不住。”

  康鹏一听一楞,心说什么人能在吕布手上撑半个时辰,不用说就是人才,我得去拉过来。“伯喈,蔡小姐,你们请安坐,今晚在本相家里小聚如何?本相去去就来。”说完也不管蔡邕父女愿不愿意,抓起个大饼就出门而去,扔下蔡邕父女在书房里。

继续阅读:第14章 董老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