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乱后
吴老狼2017-06-13 11:374,105

  杨奉发动的政变虽然只在短短半天时间内就被董卓军镇压下去,但给洛阳城造成的损失却是巨大的,近万名无辜的百姓惨死在屠刀下,五千多户民居毁于战火,数万百姓无家可归,小半个洛阳城化为废墟。到了晚上,整个洛阳城陷入一片凄风惨雨之中,到处是呼儿唤女的哭泣声。

  康鹏带伤上阵,然后又昏迷不醒,急坏了董卓军的一干文武,洛阳城最有名的几个郎中又被董家兄弟“请”到董卓府,替康鹏诊治,还好结果很快出来了,那些有名的郎中一致判断,康鹏是因为失血和过度紧张而昏迷的,只需要多作休息,就肯定没有大碍。

  董卓军上下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的善后工作可够他们头疼的,尤其是康鹏交代的善待难民命令,在董卓军中意见分歧最大,李儒、陈宫和高顺等人要遵守康鹏的命令救济难名,吕布和李傕、郭汜等将领却坚决反对,理由是西凉军的物资积蓄经过虎牢关之战后已经消耗大半,现在再拿出来救济,如果再发生大战怎么办?双方各执己见争议不休,最后还是贾诩出来打圆场,又提出一个馊点子,救济的粮食由朝中各位大臣和洛阳附近的士族‘乐输’,这才让双方皆大欢喜。

  可怜的士族们土地刚被董卓‘买’走,已经是对董卓恨之入骨,没想到现在董卓又把泥腿子的损失转嫁到他们头上,要他们‘自愿捐献’积蓄的粮食,真不把他们欺负到极点了,虽然心里在诅咒着董贼,但在董卓军亮晃晃的屠刀下,士族们还是乖乖的把留着救命的粮食拿出来‘乐输’。继强买土地之后,洛阳的士族又开始了新的一轮逃亡热,同时,他们也把董卓重民轻士的‘恶’名传播到各地忙了一天多,难民的粮食问题总算解决,康鹏的几个谋士痛定思痛,将董卓军众文武召集在董卓府,商讨这次杨奉政变的得失,先是贾诩向董崇提出质疑,“董都尉,你负责洛阳城的治安,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出现那么多污蔑太师的布告?还有,那些向百姓朗读布告的人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不抓他们?”

  董崇满脸通红,那天晚上因为大哥终于醒过来,松了口气的他就去陪第十一小妾去了,又放任手下摸鱼,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董崇喃喃道:“那天晚上是我不对,第二天虽然抓了几个念布告的人,可经过询问,他们都是士族大家的子弟,没事看热闹才念的,我就把他们放了。”

  贾诩仍然不依不饶,“杨奉暗中调动军队那么大的动作,你居然能毫不知情?这些事情,希望董都尉能在太师醒过来后给太师个解释,否则太师的脾气董都尉你是知道的。”

  董崇脸都吓白了,他虽然是董卓的亲兄弟,但董老大发起火可不管是不是亲兄弟,一样重处。董崇朝贾诩一抱拳,“先生救我,我知道错了,请先生指点。”

  贾诩叹了一口气,“诩尽力吧,从今以后,董都尉你一定要加强洛阳城的夜禁,尤其要严密监视洛阳各大臣府邸有什么人出入。”董崇忙连声答应。

  教训完董崇,贾诩又把矛头对准军队诸将,“你们也真是的,平时总是欺负中央军,也不想想,他们好歹也和你们是一朝为臣,就算有什么小过节,忍一步就算了,可你们硬是把他们逼到了兵变的地步。”

  别的武将都低着头,只有吕布不服气,“那些乱臣贼子,杀光了就算,免得留着还不放心。”

  这时门外响起一个破锣般的声音,“奉先我儿,文和说你是对的。”房门被推开,赵云和秀儿扶着董卓走进来。

  “大哥。”“太师。”见康鹏醒过来了,董卓军众文武大喜,纷纷上来见礼,康鹏微笑着一一答应,招呼他们落座。

  “奉先。”康鹏也坐下来,“文和先生说得有理,我们想消灭中央军只是举手之劳,可不能用这个办法,你也看到了,这次洛阳城的损失有多大?”康鹏下午就醒了,他没有通知手下,而是叫赵云把战报和事情经过汇报给自己,听完赵云的汇报,康鹏也是后悔不已,自己做为一个现代人,居然忘记了情报的重要性,仗着董卓军的军力,把全部精力放在内政开发上,真是蠢到家了。

  天下大概也只有董卓骂吕布,吕布才不敢不听,尤其是董卓有意撮合吕布和貂蝉后,虽然吕布还没有把貂蝉弄上手,但也足够让吕布感激莫名了,于是吕布低着头,不再回一句嘴。

  数落了几句吕布,康鹏又话风一转,“不过这次你也有不错的表现,居然能看破敌人调虎离山之计,及时赶回救援,也算有进步了。”听到义父夸奖,吕布咧开了嘴,想笑又不敢放声。

  贾诩也附和道:“是呀,温侯能有此表现,皆太师之洪福也。”康鹏和贾诩一吹一捧,吕布再也忍不住得意,终于笑出声来。康鹏和贾诩也对视一笑,心中都知道这次确实是多亏了这个莽夫,倘若当时康鹏不是昏迷不醒,肯定也是派出西凉铁骑去搜捕那些张贴布告的人,避免流言越传越广,那时候就没有人敢匆匆返回,杨奉发动的政变也难说能否顺利镇压下去。

  李儒说道:“太师,这次我们最住了十来万中央军俘虏,还有杨奉一党的家眷仆役,你看该如何处理?”李儒又愁眉苦脸的补充一句,“释放诸侯俘虏,屯田购买农具耕牛,我军的财力已经很吃紧了,太师千万别手软啊。”

  康鹏一笑,“杨奉一党家眷当然是要处死,那些俘虏去给百姓指认,手上沾有血案、民女的也全部处死。他们的仆役就算了,和剩下的俘虏一同处置,杨奉军不是烧了百姓的房子吗?管杀要管埋,让他们去给百姓建造住房,告诉他们,限期冬天之前全部建好,建完就释放,否则全部杀头,我保管他们能办到。”

  李儒大喜,“太师高明,这样重建洛阳就不缺人手了,至于材料的花费,用杨奉一党家中查抄来的应该勉强够。”

  康鹏看到董崇畏畏缩缩的想说什么,康鹏便笑道:“二弟,这次你有错,我罚你官降一级,你可服气?”董崇大喜,“只降我官,大哥你不抽我鞭子?”康鹏微笑着点点头,董崇顿时欢呼,“还是大哥最好,兄弟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出现这事了。”

  康鹏想了想,“你们都下去吧,好生安抚百姓,整顿军马,显佳与文和留下。”众人应声而去,赵云和秀儿知道康鹏有机密事交代,便也随众人出去,房中只剩康鹏、李儒和贾诩三人。

  “我把你们留下,是有两件事情,一是安阳公主的事,本相该如何处理?二是这次杨奉叛变,背后会不会有人挑拨?”康鹏开门见山的问道。

  贾诩摇着折扇,“安阳公主的事好办,关键看太师舍不舍得公主怀中之子?”康鹏在心里朝贾诩竖起中指,心说果然够毒,根本不管公主的死活,只看见董老大那个野种。

  倒是李儒难得发次善心,“岳父,你有女无子,日后恐生大变,不如岳父你把公主纳入后房,既可与皇室联姻,今后名正言顺的控制朝政,倘若安阳公主能为你生下一子,岳父也算后继有人了。”

  康鹏点点头,“也好,明天你们就找个德高望重的大臣,去替本相提亲。”康鹏心想那个公主虽然是董老大上过的女人了,但从秀儿就可以看出来,董老大看女人的眼光不差,那个公主应该丑不到那里,我不算太吃亏。

  贾诩和李儒一齐答应,贾诩问道:“太师,你怀疑杨奉叛变是有人在背后挑拨?”

  康鹏叹了口气,“杨奉生性胆小羸弱,如果他要叛变,本相带军出征时就是最好机会,那时候他为什么不叛变,要等本相带兵回来才叛变呢?”

  贾诩和李儒对视一眼,这正是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贾诩轻声道:“还有一点,杨奉是从那里得知太师在宫中的所做所为,利用这些煽动民心,调开我们军队的?”

  三人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始终想不到逼得杨奉叛变的原因,虽然康鹏也想到吕布杀死杨奉亲侄子的事情,但刚提出来就被贾诩和李儒否决,一致认为杨奉胆小自私,不可能为了侄子而拿自己的脑袋冒险。

  就在康鹏想放弃的时候,李儒突然说道:“岳父,我这两天忙得把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以前岳父命令我监视司徒王允家,我派去的人在前天早上,也就是突然出现无数‘污蔑’岳父你的布告那天早上向我报告,说是看到王允在那天早上匆匆离开洛阳城,一打听说是去探亲,我因为忙于处理布告的事,就没有留心……”

  李儒还没说完,康鹏已经腾的站起来,“那王允在走之前有没有去过杨奉家?”

  李儒莫名其妙,“没有。”康鹏又追问,“你肯定?”李儒点点头,“小婿派去那几个人都是经常监视朝中大臣的,经验丰富,绝对不会弄错。”

  康鹏只得失望的坐下,心说难道不是王允搞的鬼?这时贾诩问道:“显佳,你派去的人曾经监视过那几个大臣?还有,王允住的府邸已经建成二十多年,你肯定王允府中有没有暗道通往外街?”

  李儒的老鼠脸‘刷’的白了,他已经明白贾诩的意思,他派去那几个人曾经监视过曹操、袁绍等人,而那些人在洛阳时与王允过从甚密,王允不可能没注意到他们。

  看到李儒的脸色,康鹏那能不明白,“马上派人去找,找到就说本相请他回洛阳商量貂蝉的事,如果他不回来,杀!”

  离洛阳城数十里外有一座小镇,小镇不大,只有五、六百多户人家,是属于那种在北方很常见的小镇。这个小镇中没什么大户,唯一的一座大房也常年空着,听说是京城一个大官的外宅,小镇的居民也不敢进去了。可是从昨天中午开始,这个常年空着的大屋就不时有人进出。

  王允现在就住在这个外表普通,内部奢华的宅院中,等待安排在洛阳的眼线接连不断的传来消息,可惜他等到的都是坏消息。

  “禀告大人,吕布已经率军离开洛阳,杨奉开始动手了。”

  “洛阳城火起,吕布不知为什么又突然半路折回。”

  “洛阳城中杀声震天,吕布军已经进城了。”

  “传言杨奉已死……”

  此刻,王允听完了最后一个眼线传来的消息,“洛阳城四门戒严,严禁任何人出入。”王允只得失望的坐下,心说杨奉还是失败了。

  “舅舅不必伤心,杨将军是为国捐躯了。”卫仲道安慰王允道:“可舅舅你不是安然无恙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舅舅,我们还有机会。”

  冯太监兄弟也过来安慰,冯斌说道:“卫公子说得对,司徒不必太过伤心了。”冯国补充一句,“我们俩兄弟从进宫后,就再没回过老家,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想向司徒大人告个假,回老家看看。”

  王允那能不知道是这俩个阉人看情形不妙想溜,王允心头火起,心说阉人就是阉人,果然不可靠!王允正想招呼人把这俩个太监杀掉时,一个仆人匆匆跑进来,“老爷,外面有俩个文人求见,有一个自称和老爷你有一面之缘。”

  王允没好气的吼道:“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那人自称荀彧字文若,另一个叫郭嘉字奉孝,说是来洛阳参加儒林文会的,经过这个镇子,认出是老爷你,就赶来拜见。老爷,你是见还是不见?”

继续阅读:第23章 王允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