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士林的反击
吴老狼2017-06-13 11:373,858

  康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了,他刚动了动,小腹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同时秀儿惊喜的欢呼,“太师醒了,娘亲,二叔,三叔,太师他醒了。”接着是一片嘈杂声,象是有不少人跑过来。

  康鹏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秀儿朦胧的泪眼,还有董卓老娘透着关怀而又苍老的脸,董卓的俩个兄弟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竟然哭得象俩个小孩子,“大哥,呜……”

  见到他们这样,康鹏虽然是冒牌董老大,也对他们的亲情感动不已,“娘亲,弟弟,秀儿,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儿啊,你让娘担心得快死了。”董卓的母亲摸索着抱住康鹏,灰白无光的眼中老泪纵横,“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叫娘怎么活啊。”

  康鹏也感动得流下眼泪,哽咽着一一安慰家人,好不容易董崇才说道:“三弟,我们把娘亲扶回去吧,大哥刚醒过来,让他多休息一会。”

  董家人前脚刚中,康鹏的一帮重要文臣武将就拥进来,贾诩、李儒、陈宫和吕布、赵云、张辽、徐晃、高顺、李傕、郭汜全部拥进来,将康鹏的卧室挤得满满当当,又是一阵唏寒问暖。康鹏看到赵云眼睛红通通的,象是要下跪,康鹏忙制止道:“子龙,这事不怪你,是那小姑娘太狡猾,利用了本相的同情心,也怪本相心肠太好了。”

  赵云含泪点点头,康鹏又说道:“我昏过去后,发生了什么事?孙坚的儿女你没杀他们吧?”

  “回禀太师,你刚昏过去,孙坚的女儿本来要在你身上补一刀,幸亏温侯及时赶到,这才将那小女孩拿下,孙坚的大儿子也被我抓住了。”赵云答道。

  “义父,你为什么不许我们杀那俩个小崽子?”吕布劈头盖脸的问道:“义父,你下命令吧,孩儿这就去把孙坚全家杀光。”

  康鹏艰难的摇摇头,小腹又开始疼了,“不行,孙家的人谁也不许动,将来有大用处。”说话的时候牵动伤口,康鹏乌黑的脸都疼白了。

  李儒本来还要说什么的,贾诩看到康鹏的模样,知道他需要休息,便示意李儒别说话,同时将所有人劝了出去,房中只留下秀儿与康鹏俩人。“太师,你为什么还不睡?”秀儿酸溜溜的问道:“是在等她吗?”

  康鹏尴尬的笑笑,无言可对,秀儿又说道:“她虽然被她父亲接回家了,可这几天她天天都来看你的,有人来她就走,这会估计要来了。”

  康鹏拉起秀儿的手,本想安慰她却又找不到话,倒是秀儿娇笑道:“以前我还觉得太师你太胖,压得我……,没想到这次郎中说了,多亏太师身上的肉多,那刺客的刀陷在肉中,才没刺到太师内脏,否则性命难保,原来胖也有胖的好处啊。”

  这时,有人轻轻的敲门,正是蔡文姬的声音,“秀儿,是我。”秀儿大有深意的看了康鹏一眼,也不说话,起身开门将蔡文姬迎进来,自己却走了出去。

  蔡文姬羞红着脸坐到康鹏旁边,房中一片寂静,俩人胸中都有千言万语,却谁也不能说出来。蔡文姬半天才说道:“你没事了吧?”

  康鹏笑了笑,“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我这这个又老又坏的老丑鬼死不掉。”

  蔡文姬满脸通红,喃喃道:“你不是坏人,以前我和父亲都误会你了,还有仲道哥的三叔的事情,我父亲已经派人去打听过了,你没有冤枉他。”蔡文姬又补充一句,“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没关系。”因为失血过多,康鹏只觉得口干舌燥,伸手去拿放在床头的茶杯,蔡文姬忙拿起茶杯,亲手喂康鹏喝水,这水大概也是康鹏有生以来喝过的最好的一杯了。

  “你家人对你真好。”看着康鹏牛饮,蔡文姬幽幽的说道:“你受伤昏迷,你娘和你女儿天天哭,你的俩个弟弟急得把全洛阳的郎中全部抓到你家来,说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就要他们全部给你陪葬。”

  康鹏听到这话,堵塞一口水全咽气管里,边咳边怒道:“那俩个混蛋,一点不让我省心。咳咳……,文姬,你去把他们叫来。咳……,要不你直接去帮我传令,把那些郎中全放回家。”

  蔡文姬忙给康鹏拍背,“你的伤还没好,少说些话。”

  康鹏艰难的摆摆手,“我没事,你快去帮我传令,洛阳城这么多人,郎中全到我家来了,要是有人生急病怎么办?”

  蔡文姬想想也是,脸突然又红了,“我不是你家的人,他们会听我的话?”可蔡文姬还没说完,康鹏又昏昏睡过去了。

  蔡文姬无奈,只得为康鹏盖好被子,轻轻走出门去。出乎她的意料,她对看守郎中的士兵说了康鹏的话后,那些士兵连向董家几兄弟请示都免了,马上放人,董家的帐房还给了那些郎中很丰厚的报酬,让蔡文姬莫名其妙了半天。

  王允都不知道这几天时间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听到貂蝉被董卓接回家时,王允感到天旋地转,当场气晕过去。王允醒来后,倒是听到了董卓在大街上被人刺杀的好消息,让王允、卫仲道和冯太监兄弟高兴了半天,但王允一想到自己辛苦养大的绝世美女,眼看就可以采摘之时,却落到别人手里,不禁又恨得咬牙切齿,有心想要去要回来吧,可一打听,原来董卓根本就没动她,而是放在吕布手里了,那就更不可能了,以吕布为人,即使要回来也成残枝败柳了。

  这几天,王允除了寻思如何将貂蝉弄回来之外,更多的是想如何杀掉董卓。得知杨奉的亲侄子杨为操惨死吕布之手,王允算是看到了一丝曙光,王允知道,杨奉膝下无子,仅有一个亲侄子视若己出,一个歹毒的主意在王允脑海中逐渐成形。

  “舅舅。”卫仲道气喘吁吁的跑进王允的书房,“那董贼醒了,听说没什么大碍,那贱人又跑去看他了。”

  王允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算他命大,但这次我看他还有那么大的命吗?仲儿,你照舅舅的安排,带你的文友连夜张贴俩位公公所写的证据。”

  “好,甥儿这就去。”卫仲道欣喜若狂,“我的文友们已经准备了三千多份这样的布告了。”

  王允点点头,又对冯太监兄弟说道:“二位公公,可愿陪老夫到杨将军府中拜访?”

  冯斌和冯国迅速交换一个眼色,齐声道:“司徒之令,洒家等那敢不从。”

  一夜之间,第二天一早,洛阳城的大街小巷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布告,主要的一张上面是这么写的:‘天地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为殊,君臣为重。近日董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钦赏封罚,不由圣主,秽乱宫廷,奸淫宫女,致使公主有孕,实乃朝廷大辱。我等国之子民,忠义之士应同心协力共讨董贼,不杀董贼誓不罢休。’

  还有一些布告把董卓在皇宫中干的好事一一抖了出来,比如董卓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了几个宫女,那些宫女叫什么名字,都有那些证人,还有是董卓那一天那个宫女,宫女不从,被董卓杀死。提得最多的还是怀上了董卓孩子的安阳公主,她是在什么时间那座宫殿甚至那张龙床被董卓的,都写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洛阳城全城轰动,从古至今,这男女之事历来就是最抢人眼球的,这回更厉害,事关最近口碑正佳的当朝太师,还有朝廷的堂堂公主,想不引人注意也难,按理说百姓几乎都不识字,这事应该吵不了多大,可在那些布告旁边,总会时不时出现一两个书生,为百姓们咏读,比手划脚,解释得绘声绘色。

  康鹏还躺在病床上,对这事毫不知情,他的手下怕他知道着急,就没有通知他。由负责洛阳治安的董崇带着大批董卓军士兵四处收缴布告,忙得不可开交,可前面撕了一张,后面又会悄悄贴上新的一张,就象现代的小广告,扫不净除不绝。

  而董卓家大门前,挤满了求见的大臣,要求董太师出来做个解释。为首的就是老顽固马日郸,七十多岁的人了,拿着一张揭来布告,声音还比谁都大,“老朽要见太师,我要太师给天下人一个解释!”

  李儒带着一队董卓军守着董府大门,李儒急得满头大汗,“马太傅,我岳父遇刺身受重伤,不能见任何人,等我岳父他伤好了,一定给马太傅一个满意的答复。”

  马日郸挥起拐杖乱打李儒,一边打一边嚷嚷,“什么给我解释?我是要太师给天下人解释,究竟有没有这事?”马日郸算是气坏了,自从董卓回到洛阳,施政一天比一天得当,对朝廷也显得忠心耿耿,他也死心塌地为董卓为办事,就算董卓巧取豪夺士林的土地,他也出面为董卓辩解,用他士林大儒的身份力压儒林对董卓的诋毁。没想到董卓竟然干出公主这种事,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马日郸就绝对无法原谅董卓了。

  李儒用手遮住要害,任凭马日郸对自己的殴打,也不许士兵阻止,只是一味躲闪,没有人比他了解岳父的大志,为了岳父的天下之志,士林是绝对不能招惹,更绝对不能用暴力镇压的。

  李儒在这边焦头烂额,贾诩和陈宫在董卓军大帐中也不轻松,到了中午,不仅洛阳城中的那些布告没有清除干净,探马又赶来报告,洛阳城附近乡镇也出现了这种布告,还有向外蔓延的趋势。贾诩隐隐感到,有一个针对董卓的阴谋正在张开。

  听到探马穿来的消息,吕布火冒三丈,“来人啊,全军出动,到各乡各镇去收缴那些布告,搜捕那些反贼,本温侯要亲手剥他们的皮!”

  “慢!”贾诩厉声制止道:“温侯,你把军队全部调走,倘若洛阳城中有变,谁来保护太师及洛阳安全?”

  吕布那里肯听,“现在义父重伤,军中就是我说了算,再说现在洛阳全部掌握在我们手里,有谁敢乱来?”

  董卓军平时就是康鹏一个人说了算,没有交代如果他不在军队由谁统率,造成现在群龙无首的局面。吕布性格冲动,脾气更是暴躁,当下不理贾诩的劝阻,一下子把西凉铁骑全部带走,去乡镇搜捕那些造谣的人。贾诩苦劝不住,也开始后悔当初不该拒绝董卓拜他为军师的事了,造成现在自己幕僚身份对军队毫无控制之权。

  “文和先生,现在该怎么办?”陈宫担心的问道:“现在洛阳还有杨奉的十五万中央军,我们的一半军队又去屯田了,倘若杨奉有变,太师危险。”

  贾诩摇着折扇沉思良久,突然对众将说道:“诸位,现在主公受伤,我军无首,诩愿挑此重担,诸位可愿听从诩的调遣?”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说道:“愿听先生调遣。

继续阅读:第21章 杨奉叛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