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宿命的相遇(1)
吴老狼2017-06-13 10:113,285

  王允刚把貂蝉压在身下,貂蝉就拼命挣扎道:“大人,不行啊,不行啊。”

  王允淫笑道:“蝉儿,以前你总是推说你没成年,昨天你不是满十六了吗?还不乖乖的侍侯老夫?”

  貂蝉的衣服已经被撕烂大半了,带着哭音道:“大人,今天不行啊,蝉儿来……那个了。”

  听到这话,王允大为扫兴,用力把貂蝉推开,站起来说道:“好吧,明天允许你出去两个时辰,明天晚上老夫再给你,不许再推了。”

  王允出门而去,貂蝉仍然半躺在地上饮泣,她自幼家中贫苦,连父母的长相都没清楚的年龄就被卖为奴仆,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到十一、二岁的时候,她就显现出艳绝天下的雏形,原来那个家主对她垂涎三尺,几次意图都被她巧妙躲开,但也岌岌可危,后来有一次,她在街上无意中遇到了王允,王允惊为天人,当即找到她原来的家主,要买下她,她原来的家主当然舍不得卖,结果当天晚上,那家人就被打入大牢,然后再无消息,她自然也落到了王允手里。

  开始王允对她很好,教她识文断字,琴棋书画,还专门为她建了这个琴香阁给她居住。可貂蝉明白,她只是一只关在金笼子里的金丝雀罢了,不许与男子说话,不准随便出门,甚至好不容易出门散心,都必须戴上面纱,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她的模样。到了今年,王允逐渐露出他的真面目,一次又一次的企图占有她,她推也推不掉,躲也躲不开,只得借口自己年龄还小,说等满了十六岁再把身子献给王允,王允也同意了。时间过得很快,昨天她满了十六岁,昨晚王允的老婆死活不让王允来这里,她逃过一劫,今天恰巧身体不适,又逃过一次,但明天呢?

  当晚,貂蝉彻夜无眠,在以泪洗面中度过当晚洛阳城睡不着的不只貂蝉一人,康鹏也是睁着眼睛过夜的。白天康鹏教蔡文姬学习简体字,蔡文姬不愧是当世才女,一天之间竟然学会了近百个简体字,并且能读能写,吓得康鹏赶紧借口处理公文叫停,要是美女三两下把他肚子里的墨水掏光,他拿什么借口和美女共处一室?可康鹏却不知道,蔡文姬对他的印象已经彻底改变了,他教的简体字,在现代看来平常,可和古文比起来既容易学又容易写,蔡文姬心中已经隐隐感到--这个老丑鬼的才学也许还在父亲之上。

  到了下午时间,蔡邕硬着头皮来接女儿了,委婉的向康鹏和蔡文姬保证,不再逼女儿离开洛阳,也允许女儿每天来董府学习,但学习完了女儿必须回家。

  可是蔡文姬憋着满肚子的气,说什么也不走,一定要留在董府学习完才回家,当着外人的面,蔡邕也不能发火,只得向康鹏求援,希望康鹏看在他的一点‘微功’上,劝女儿回家。康鹏也考虑到蔡邕父女的名声问题,劝说蔡文姬回家,并且保证明天派人去接她来学习。

  蔡文姬已经吃定了康鹏是面恶心软的人,康鹏的话她也不放在眼里了,又哭又闹,说什么都不走。康鹏表面上无可奈何--心里窃喜的安排蔡文姬住在董卓小女儿董纡闺房里,让董老大的女儿陪她,等过两天蔡文姬的气消了再送她回去。对康鹏这个安排,蔡邕心有不甘却有无话可说,只得悻悻而回。

  “大哥,这是我们从妓院里买来的。”到了晚上,董崇和董曼屁颠屁颠跑来找康鹏献媚,董曼掏出一包药粉,满脸堆笑道:“以前兄弟用过,效果真的不错,管她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吃下去了……,嘿嘿。”

  康鹏铜铃眼一瞪,胡子一翘,董崇和董曼顿时吓了个激灵。康鹏冷冷道:“你们的鞭伤刚好两天,皮又痒了吗?”

  “二哥,今天皇宫周围有不少人走动。”董曼把头转向董崇,仿佛很大义凛然的说道:“兄弟肩负禁军首领之职,不得不去查看,先告辞了。”

  董崇比董曼还要大义凛然,董崇严肃的说道:“好,二哥我虽然只是洛阳都尉,只管皇城治安,可皇宫周围既然有不明人物出没,为兄也要去查看一二,你我同去。”说完,董曼把往康鹏面前一放,拉起董崇就跑。

  董崇和董曼前脚刚出门,后脚李儒就阴笑着走进来,也是掏出一包东西,“主公,这是儒从民间药铺买来,相传为神医扁雀之方,人吃下去就得昏睡五个时辰,就是在她身旁打锣也吵不醒。”

  康鹏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心说我身边怎么都是这些人?康鹏掐住李儒的脖子摇晃,低声吼道:“我对蔡文姬是真心的,不准对她用任何歪门邪道!”

  可怜的李儒脖子差点没被摇断,艰难的说道:“小的明白,小的再也不敢了。还有,贾诩先生也在外面,他要派人去河东造谣,逼卫家人不敢娶蔡小姐。”

  康鹏那个气啊,拎着李儒的脖子就冲出门,贾诩果然在大院中,正鬼鬼祟祟的对俩个仆人说些什么。康鹏冲上去推开俩个仆人,冲那俩个仆人吼道:“你们那也不许去,什么话也不准说,否则我打断你们狗腿!”

  俩个仆人吓得魂飞魄散,给康鹏磕个头就跑。李儒也对贾诩很认真的说道:“文和先生,今天的公文儒还有些事不明白,请先生到敝宅指点如何?”

  贾诩点头有如鸡啄碎米,“显佳相邀,诩敢不从?”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朝康鹏一抱拳,“太师请早些安歇,诩告退了。”然后和李儒撒腿就跑。

  康鹏把玩着和,心里面哀叹,一群笨蛋!你们拿给我就拿吧--为什么要当着赵云的面拿给我?康鹏扭头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赵云说道:“子龙,让你见笑了。”

  赵云肚子里面早笑翻了,“太师正直无私,云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二天,平时几乎是康鹏一个人说话的早朝,可康鹏因为心里面还挂着家中的蔡文姬,说话前言不对后语,念起奏章来更是错字连天,对谁都是傻笑,弄得大臣们都认为他病了,一个个劝他尽早回家休息。康鹏也乐得如此,胡乱宣布两条昨天拟好的公文就溜之大吉。

  “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回家的路上,康鹏兴奋得高唱起老鼠爱大米,惹得路人吩咐侧目,如果不是康鹏身后有一大群亲兵跟着,肯定被人当成神经病扭送到官府关到大牢里。

  也许心理还是个十七岁青年的原因,康鹏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彻头彻尾的爱上蔡文姬了,爱得刻骨铭心,爱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爱到眼中不能容下的别人的地步!康鹏明白自己的年龄模样无论如何都配不上蔡文姬,可是能和蔡文姬在一起多呆一分钟,康鹏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幸福的时刻总算来临,董卓的家中,蔡文姬早已必恭必敬的坐在书房,等着康鹏的去教她简体字。为了这幸福的时刻能够持续更多一段时间,康鹏仍然很不厚道的只教了蔡文姬一百个简体字,就借口要蔡文姬熟背牢记,自己以处理公文为由,坐在书桌前不时偷看蔡文姬的身影。

  这时候,吕布又跑来了,他来看康鹏是否给他搞定了新干娘。“义父,孩儿来给你请安。”吕布偷瞟蔡文姬,见她神色如常心中不仅纳闷,干爹该不是年纪大了,那方面不行了吧?

  康鹏那能猜不到董老大手下那帮子人的龌龊心思,心里不禁暗骂一句色狼。“奉先,为父很好,你不用担心,训练士卒的事你办得如何了?”康鹏心说快滚,快滚,别耽搁我看美女!

  可惜康鹏高估了吕布的大脑,“回禀义父,按你的命令士兵有一半轮流去屯田,剩下的又被高顺拉去训练陷阵营,李傕、郭汜训练飞熊军,张辽训练黑骑军,孩儿今天轮休。”

  康鹏那个气啊,世上怎么有这么笨的人?“那你去找子龙练习武艺,不要不打仗就懒惰,要是天下第一武将大会你拿不了第一,哼哼。”你再不走我康鹏就要发飙了,比华太师还厉害!

  吕布终于听出来了,“是,是,孩儿告退。”

  吕布正要走,蔡文姬突然说道:“老师,我已经把你今天教的全部背熟了,你带我出去逛街好吗?”

  康鹏一楞,出去?那我怎么偷看你?“这不好吧?你父亲只许你在我这里学习,可没说允许你上街。”

  蔡文姬翘起小嘴,“以前他就不许上街,现在还不许我出门。”蔡文姬扑上去抱着康鹏的手摇晃道:“好太师,你带我出去玩玩,带我出去逛街。”

  被心爱的美女抱住,感受到她柔软的身躯,迷人的体香,康鹏的骨头但酥了,“好,去,去。”蔡文姬欢呼,“太好了,太师是大好人。”

  闻言吕布也不走了,笑嘻嘻的,“义父,孩儿也去,听说上次义父你微服私访,不仅砸了个奸商的粮店,还和蔡小姐相遇,孩儿也要出去微服私访一番,看能不能遇到蔡小姐这样的美人?”

  与此同时,貂蝉经过王允的严格检查,确认不能让人看到她的容貌后,在十余名跟随的王允府家丁监视下,走出王允家,去享受王允大发慈悲施舍的两个时辰的自由。

  迎接他们的,将是宿命的相遇

继续阅读:第18章 宿命的相遇(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