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宿命的相遇(2)
吴老狼2017-06-12 19:474,364

  七月火辣的阳光照得大地仿佛都要冒烟,路旁杨柳无力的垂着,枝条一动不动,半点风都没有。处处干燥,处处烫手,处处憋闷,整个的洛阳城象八卦炉一样,使人喘不出气。

  照往常的这时候,洛阳城中的店铺必然门前鞍马稀,顾客稀少。可现在不同了,大汉董太师可能吃错了药,竟然下令降低洛阳城商家的税赋,降到十五税一的地步,尤其是百姓生活必须的粮盐降得最低,造成洛阳城中粮盐价格暴跌,百姓欢呼雀跃,平时依靠官府势力维持暴利的奸商却怨声载道,可他们不满有什么用,大司农马俊的亲戚仗着背景硬,强行收购小粮店中的粮食,抬高市场粮价,结果当天下午就全家人头落地,家被抄了,粮食被分了,听说大司农马俊都被董太师在朝上臭骂一顿,官降一级,他们还敢说什么?结果百姓们得出一个结论,不管那个董太师是真好心还是假好心,先趁这个机会,把从没有过的低价粮盐买回家再说,家里有粮,心中不慌嘛,所以在这个就象下火一样的天气里,洛阳城大街上还是熙熙攘攘,人头涌动。

  快要晒化的大街上,走来一行人,最抢眼的是个大胖子,六尺多高的个头,却有七尺的腰围,丑得可怕,蛤蟆嘴还呼哧呼哧的吐着舌头,就象六畜之一热急了一样,衣衫倒是儒生打扮,手里还拼命摇着一把可怜的竹扇,怎么看都是乡下来的土老冒。

  其他几人就顺眼多了,一个身高八尺,高大威武,相貌堂堂,另一个已经不能用英俊来形容了,脸漂亮得连女人都嫉妒,而又英气勃勃,只是这俩人都是亲随打扮,看模样是那土财主的仆人。还有一个是位娇小可爱的少女,清纯活泼,不时抱着那土财主的手摇晃,要这要那,而那个土财主也是要什么给什么,百依百顺。给人造成这么一个印象--“这位老爷,学生是洛阳孝廉,先朝将作大臣之后,不知老爷尊姓大名,仙府何方?”一个儒生彬彬有礼给那土财主行礼道,只是他的眼睛不住瞟向那少女和最后一句话暴露了他的真实意图,“令爱芳龄几何?婚配已否?”

  康鹏已经热得快燃烧起来了,汗水顺着下巴胡子直淌,听到别人把他暗恋的对象当成女儿差点没气疯,朝吕布一摆头,吕布马上把那倒霉蛋孝廉提着衣服拎起来,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小子,本温侯今天陪义父出来微服私访,你不要惹我们发火。”

  那个倒霉的孝廉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就叫出‘董卓’来,幸亏吕布及时捂住他的嘴,又对他低声道:“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杀你满门,快滚!”大手一挥,那个倒霉蛋飞出十几米远。

  看着那倒霉蛋抱头鼠窜的模样,吕布很无聊的低声说道:“义父,怎么你和子龙出来就能遇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孩儿出来就遇不上呢?孩儿也想向义父那样,被百姓立长生牌位供在家里。”

  康鹏一颗心全拴在蔡文姬身上,不住偷看她娇腆的模样,压根没听到吕布的话。倒是蔡文姬好奇问道:“什么?还有人给太师立长生牌,他配吗?”

  吕布心说如果你不是我未来干娘,别人要这么对我说早被我砍了。“我亲眼所见,前天我在街上看到有人请算命的写我义父的名字,我开始还以为他是想诅咒我义父,就悄悄跟到他家去查看究竟,谁知那家伙回去就把我义父供在祖宗牌上,我才知道他是好意。还有我看了他的左右邻家,家家都供得有我义父的名字,我当时就琢磨了,要是我的名字也被供上去那该多好?”

  蔡文姬一幅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看康鹏,“就你也能被人尊敬,太不敢相信了。”

  康鹏干笑两声,转移话题道:“奉先我儿,这次你做得很对,能够看仔细了再做决定,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人,有进步。”同时康鹏心里有点感动,自己的一番苦心终于有人理解了。

  吕布难得被康鹏夸奖两句,高兴得哈哈大笑,“就是,就是,今天出来没遇见达官贵族欺负百姓,一定是怕了我吕奉先。”吕布说到这想了想,对赵云说道:“子龙要不这样,你去强抢一个民女,我去英雄救美,大不了事后我请你喝酒。”

  赵云气得连话都说不了,恶狠狠的瞪着吕布,蔡文姬插话道:“温侯你不要欺负子龙,强抢民女?民女不抢子龙就算好的了!你当子龙长得象某个老丑鬼?”

  康鹏尴尬异常,再次转移话题道:“文姬,前面那条街是卖胭脂水粉的,你不去买些?还有顺便帮纡儿和秀儿也买些。”

  女人天性就是爱美的,听到有胭脂水粉,就连天生丽质的蔡文姬也不禁心动,欢呼着朝那条街跑去。吕布也是眼睛一亮,“还是义父高明,以前我手下帮我抢美女的时候,就是在这种街上,有美女的地方才有强抢民女的。”吕布拔腿就跑,三两下就超过了蔡文姬。

  还真被吕布猜中了,他拐过那条大街,就看到一群男子围着一个全身被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吕布大喜,二话不说冲上去对着那帮男人就是一顿暴打,然后嘴里叫道:“姑娘别怕,我来救你了。”

  那群人被打得莫名其妙,可还手才发现这莫名其妙的男人实在恐怖,空手竟然能折断别人的手臂,就象折一根稻草那么容易。一个个吓得大叫道:“你干什么?为什么打人?”

  吕布一边英雄救美一边骂道:“你们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弱女子,调戏民女非奸即盗,本温……大爷揍的就是你们这些恶徒!”说话的空子,吕布已经把那十个男的全部打翻在地了。

  这时,那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说话了,从黑色面纱下传出的声音之甜美,用天籁之音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这位温大爷,你误会了,他们是保护小女子的,不是调戏小女子。”听声音很是脆嫩,似乎这女子还是个少女。

  旁边看热闹的行人哄堂大笑,吕布顿时呆立当场,一是惊于那少女的话音之甜美,二是第一次英雄救美就摆出大乌龙,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康鹏带着赵云和蔡文姬也挤进人群,问明缘故后也是一阵暴笑,康鹏边笑边向那女子陪礼,“姑娘,实在对不住,我儿太卤莽了,这是诊疗费,快带他们去看郎中吧。”

  那少女不接康鹏递过去的钱,而是朝康鹏福了一福,轻声道:“多谢老爷恩典,令少爷英雄了得,急功好义,小女子心中实在感激,这诊疗费不用了,小女子不缺钱。”

  康鹏也惊于这少女的声音之动听,见她不愿接钱,也不勉强,“那么得罪了,请问姑娘高姓贵名,家住何方?他日我们登门谢罪。”

  可能康鹏的话触动了那少女的什么痛处,她半天不说话,康鹏正奇怪的时候突然感到手臂剧疼,低头一看,原来是蔡文姬在掐他,蔡文姬怒气冲冲的对他低声道:“怎么?动心了?一见面就问人家姓名和住址?”

  康鹏心中一乐,有戏!看来我在这丫头心中也不是一点位置也没有,这不,吃醋了!康鹏忙对那少女说道:“既然这位姑娘不方便说,我们也不冒昧了,告辞。”

  听到康鹏的话,那少女仿佛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哽咽道:“多谢老爷体谅小女难处,小女是苦命人,没脸对老爷和少爷说什么。”

  康鹏本来还想说什么的,蔡文姬已经气冲冲的拉着他要走了,吕布和赵云赶紧跟上,当吕布走过那少女身旁时,她也朝吕布深深的福了一福。

  “老淫贼!老色狼!老不羞!”刚走到行人的稀少的地方,蔡文姬就冲着康鹏骂开了,“听声音她最多十五、六岁,你这个老丑鬼不知羞,刚见面就问人家名字和住址,你居心何在?”

  康鹏被骂得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只是想登门谢罪,其他没别的意思,我心里只有……一个。”

  “只有那一个?说出来。”蔡文姬竖起耳朵,斜瞪着康鹏问道。

  康鹏心说就是你,嘴上答道:“秀儿。”提到秀儿康鹏心中一紧,那丫头虽然是自己先奸后娶的,可她对自己一直很好,明明看出自己沉迷蔡文姬也不说什么,已经是个很贤惠的老婆,可自己对她一直很冷淡,肯定伤到她的心了。

  听到康鹏的话,蔡文姬重重哼了一声,心中再次泛酸,冲到树阴下不说话了。

  四人在树阴下都是沉默不语,各想各的心事。好半天,赵云才打破沉默,“温侯,我觉得刚才那个蒙面少女很奇怪,也许你没有救错她,她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敢接受。”

  吕布眼睛一亮,刚才的尴尬一扫而空,“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只是想不出来,子龙快说究竟。”

  “温侯,这么热的天,她为什么穿那么严实?还戴着面纱?她不怕热吗?还有她最后说话象是在哭一样,可又不象是被太师吓哭的(康鹏鼓起眼睛),她为什么哭?最关键是那些保护她的人,根本不象在保护她,而是象防止别人看到她的容貌一般,综合起来,云估计那少女是被那些人监视囚禁,至于为什么不敢接受温侯你的救援,也许她有什么要害落到那些人手里。”

  吕布一蹦三尺高,“哇哈哈……,我就说我吕奉先什么时候就错过人?她肯定是长得太美了,被残暴恶徒囚禁,她父母的性命被那个恶徒握在手里,就象以前我帮义父抢美女一样(蔡文姬鼓起眼睛),所以才不敢接受本温侯相救的!”

  赵云说道:“太师,温侯,我们还是去洛阳城的药铺中寻找那少女问明究竟的好,如果真照云之所料,那么那少女就危险了。”

  吕布拔腿就跑,边跑边喊道:“子龙你保护我义父和蔡小姐慢来,我去救那美人!”

  吕布象没头苍蝇一般乱跑一气,连窜了几条街,不见那一行人的踪影,这才反应过来,那帮人被自己揍个半死,那少女衣着有特别,肯定有人在现场目睹牢记,自己为什么不回那条街去问?

  吕布暗骂一声自己笨,又折身返回,果然有人看见那少女一行的行踪,吕布也不管那目击人同意不同意,揪起那人就逼他带路,总算他记得干爹不许欺负百姓的命令,掏出些钱塞给那带路人,那带路人才没大喊大叫。

  穿过几条大街,那带路人指着一条街道说道:“他们就是在这条街拐角那家药铺,小人亲眼看见他们进去的。”吕布大喜,松手道:“去吧,不用你了。”

  吕布想了想,先把身上穿的粗布衣服撕破一些,然后涂上些灰尘,既然是英雄救美除暴安良,反差越大效果越好,那样才有百姓给自己供长生牌。

  刚拐过街角,就看到一家药铺门前围满了人,还传出这样的声音,“美人,你声音这么好听,为什么不露出相貌啊?让大爷我看看,如果长得漂亮,大爷我就带你回家。”然后又是一阵放肆的哄笑声。吕布乐了,还真有人调戏民女啊,总算让本温侯逮住了!小子,算你走背运!

  “让开,让开。”吕布抓起围观人往外扔,很快挤进人群。不出吕布的所料,一伙华服贵公子正在和那神秘少女拉拉扯扯,那少女已经哭出来了,而保护她那帮人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吕布清清嗓子,大吼道:“住手!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不怕王法吗?”吕布的声音有若雷鸣,震得旁人耳朵嗡嗡直响。看到吕布来了,那少女惊喜交集,马上躲到吕布身后,颤抖得象一片寒风中的数叶。

  那群华服公子大怒,为首的一个叫道:“娘的,羊群里蹦出一只兔子来。竟敢打扰本大爷的好事,你知道本大爷是谁吗?”

  吕布心想,如果报出我的名字,他们敢和我打才怪,那么我英雄救美除暴安良的形像就要大打折扣,很难有百姓给我立长生牌,我不如再装一装。

  吕布摆出个架式,象唱戏一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管你是谁!这位姑娘别慌,有我在此,谁也不能动你半根寒毛。”

  那华服公子大怒,“好小子,我乃当朝大将军杨奉亲侄子杨为操,连我都敢惹,给我打死他!”

继续阅读:第19章 心有属,相逢时已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