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四面楚歌
吴老狼2017-06-13 10:115,511

  “洛阳居民听好了,大汉董太师有令,不许议论朝政,违令者斩!”

  “外地学子听令,黄巾贼犯境在艰,你等即刻离开洛阳,不许逗留,违令者斩!”

  “大汉辅政董太师有令,朝廷官员约束自家子弟在家,不得随意外出,违者以通敌论处!诛连满门!”

  “大汉董太师有令……”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果然不假,康鹏暴怒之发出的种种倒行逆施的命令,其他谋士和武将还在苦劝他冷静,暴跳如雷的董崇、董曼俩兄弟和吕布已经带着各自的部队开进洛阳城,四处搜捕那些散播‘谣言’的文人,抓到也不给他们辩解的机会,或当场砍头,或砍断四肢让他们哀嚎惨叫而死,甚至拴在马后活活拖死,洛阳城顿时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之中。这时候,董卓军军纪不严的弱点也彻底暴露出来,许多被压抑了很久的董卓军士兵乘机在洛阳城中烧杀抢掠,奸女,让康鹏近来好不容易重新树立的董老大爱民形象付之东流。

  事情的演变越来越难以控制,董太师被士族唾骂污蔑被迫还击的事迅速传到洛阳城外的灾民耳中,这些对董太师感激涕零的外地灾民也愤怒了,不顾康鹏不许他们进洛阳城的命令,纷纷冲进洛阳城,协助董卓军士兵屠杀士族儒林,偏偏守卫洛阳城的全部是董老大的嫡系西凉军,个个对董老大忠心耿耿,听说灾民是进城帮助董老大杀人的,西凉军不但不阻拦,还分发一部分武器给灾民,指点灾民那些地方是士族聚居出没之地,让灾民们去帮主公出气。

  洛阳城中,无数官员士族府邸燃起冲天大火,将夜空映得通红,衣衫褴褛的灾民与全副武装的董卓军士兵在洛阳的大街小巷中横冲直撞,看到身穿儒衫的人就一窝蜂的冲上去,将那个倒霉蛋乱刀分尸,尤其是外地进京士子居住的太常府,更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到了后来,街上的儒生士族杀光了,这些人干脆直接冲进朝廷官员的家里,男人全部杀掉,女人则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拖到黑暗处“太师,请下令阻止士兵与灾民的屠杀,再这么下去,洛阳城就完了,太师你的名声也毁于一旦了。”虽然同是三公之列,马日郸还是给康鹏磕头求情道:“士子们虽然对不起太师,可他们都是朝廷栋梁,国之柱石,请太师给他们留一条生路,不要赶尽杀绝。”

  洛阳城中突发军队与灾民暴乱,马日郸因为与董卓交好,家中有董卓军保护未遭冲击,可他还是急匆匆来董卓府中替士族求饶,恳请康鹏网开一面,放过正被屠杀的士族。

  康鹏看着这个七十多岁须发银白的朝廷太傅,也不去搀扶他,而是冷冷道:“马太傅,你的学生周奂和崔烈不是因为你为本相辩解,与你断绝师徒关系了吗?还当面唾骂于你,你为什么还要替他们求情?不是本相想要赶尽杀绝,而是他们逼本相这么做的。”

  马日郸磕头痛哭道:“太师,老朽不怪他们,圣人云,‘上天有好生之德’,老朽只求太师看在老朽的这点薄面上,放过这些不知好歹的孽障。”

  康鹏重重哼一声,再不答话,转头倾听屋外传来的嘈杂哭喊之声,心中凄苦却是之至,自从他来到这个时代,除了凭着知道历史火烧联军军粮取得虎牢关大捷外,其他则是诸事不顺,想屯田造福于民遭士族抵制,打土豪分田地,田地是分了,可探子来报,自己前脚刚走,士族后脚就把分给农民的土地又强抢回去;洛阳接二连三的发生反对自己的叛乱,好不容易拉到的荀家叔侄却是为了害他才投靠他的,青州黄巾军矛头直指自己,大量灾民涌入洛阳,自己好心接纳灾民,可粮食却被士族与曹操、刘备勾结一把火烧了,叫自己前功尽弃。内有士族作乱扯后腿,外有黄巾军压境,残酷的现实面前,康鹏已经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良学生,不是军政良才,更不是天才,自己的那些所谓战略,不过是狂妄无知的空想罢了。

  马日郸哀求了半天,康鹏始终不肯收回命令,贾诩对李儒、鲁肃等人对视一眼,三人一起跪到马日郸旁边,“太师,马太傅言之有理,请太师收回成命。”然后康鹏的几个武将赵云、徐晃等人也通通跪下,向康鹏替士族求情。

  康鹏仍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不多时,朝中与康鹏交好的大臣朱携、董承和伏完等人先后赶到董卓府,替士族求情。董卓这次回到洛阳后,举止尊崇帝室,施政安抚百姓,也不是没有效果,至少让朝政微有起色,董承和伏完等汉室铁杆忠臣也对他由痛恨逐渐变为尊敬,关系也日益见好,多次协助董卓实施政令。今天晚上康鹏下令屠杀士族时,李儒苦劝无用,只得调自己的亲兵去保护这些大臣,使得他们家中免遭兵祸。

  虽然几个关系不错的大臣都来求情了,康鹏还是咬着牙不松口,只是眼睛不断瞟向门外,象是在等什么人。又过了一段时间,仆人来报,“禀太师,蔡侍中求见。”

  “有请。”康鹏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从那天被蔡文姬撞破他与平阳公主亲热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蔡文姬,想向孙尚香打听蔡文姬的情况,那个小丫头却板着小脸不搭理他,甚至带着甄宓、吴馨等小美女躲他,让康鹏无计可施,心里对蔡文姬的思念却是日益加深,甚至达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今完发生这么大的事,蔡邕都来求情,蔡文姬岂有不来之理?

  但事实让康鹏大失所望,蔡家仅来了蔡邕一人,也是象马日郸那么之乎者也圣人云讲一通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大道理,对女儿蔡文姬却只字不提。

  康鹏失望之下,对那些酸儒更是恨之入骨,冷冷道:“你们再求也没用,本相决心已定,定要杀光这些污蔑本相名声的腐儒。”康鹏也不管众人还跪在房,拂袖回房睡觉,眼不见心不烦。

  康鹏走后,众人才失望的先后站起,且不说他们在房中商议如何劝告康鹏,赵云却脸色铁青的悄悄出门,赵云回房收拾一番后,留下一封书信,提起包裹便欲去寻找马超兄妹,谁知刚推开房门,就发现军师贾诩就站在自己门外。

  贾诩淡淡道:“子龙,太师让你失望了,你要走吗?”

  赵云沉默良久,方才低声道:“太师太残忍了。”

  贾诩点点头,“不错,今夜洛阳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头落地,这点太师确实过于残忍了。可是子龙,你知道太师为什么这么做吗?太师也是迫于无奈啊。”

  赵云摇头,心说胡乱杀人倒有道理了,“不知道,请军师指点。”

  “来来,我说给你听。”贾诩拉着赵云进屋坐下,“子龙,你是去年从的军?”

  赵云点头,“是的。”

  “那你从军之后,跟随祁乡侯时间可比跟随太师的时间长多了,在祁乡侯帐下为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骑兵队长?是你在战场上贪生怕死?还是你的武艺不精?”

  “因为,因为云的出身是平民。”贾诩的一连番质问让赵云俊脸涨得通红,赵云喃喃道:“祁乡侯家四世三公,帐下出身士家名门望族的将领多如牛毛,云出身布衣,那轮得到云在祁乡侯帐下立功。”其实赵云话只说了一半,他在袁绍手下不是没有立功,只是功劳都被士族将领抢光了。

  “子龙,你知道太师帐下有多少象你一样出身布衣的将领谋士吗?”

  赵云还真没留心过这些,老老实实的板着指头数了一遍,不数不知道,一数之下赵云大吃一惊,董卓军主要将领谋士之中,除了李儒、司马朗和陈宫出身破落士族之外,其他的诸如鲁肃、贾诩、吕布、高顺、魏延、张辽和徐晃、李傕、郭汜、徐荣等人,全部出身平民!可以这么说,将领中有这么多平民出身的军队天下只有董卓军一家,别无分号。

  贾诩见赵云面露惊讶之色,心知已经说动了他,趁热打铁道:“子龙,你觉得在同样的军队、同样的装备下,太师手下这支平民出身居多的军队和祁乡侯手下那支士族出身居多的军队对决,谁会胜?”

  赵云想都不想,“太师的军队胜!”赵云又补充道:“太师的军队无论是训练、士气和将士齐心方面都远胜祁乡侯的军队,想不胜都难。”

  “那为什么太师的军队能训练、士气和团结都超过祁乡侯的军队呢?祁乡侯的军中不是士族最多吗?”

  赵云又是一阵沉默才道:“军师,云知道你是想告诉我,士族腐败无能而占据高位,仅靠祖德遗荫作威作福,不值得同情。可他们再无能,也罪不该死啊?”

  贾诩轻摇折扇,“子龙,商汤破夏桀,周武王讨商纣,高祖与楚霸王之间大小七十二战,他们杀了多少人?那些死的人都是罪有应得的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改朝换代之中,要冤死多少人,才能换来天下安定?”

  贾诩‘啪’一下合上折扇,厉声道:“太师进洛阳之前,朝廷是什么情况?宦官当权,外戚横行,小人遍于朝野,君子无立锥之地,造成黄巾群起,国家动荡,民不聊生,可太师进京之后,朝廷又是什么情况?缠绕我大汉多代的宦官之祸一举荡清,外戚后党再不能干涉朝政鱼肉百姓,奸佞束手,贤良近君,这些是用什么换来的?是太师血洗洛阳换来的,是太师用他的魔王之誉换来的,是太师被诸侯误会乃至兵戎相见换来的!如今我大汉中兴虽微有起色,可外有黄巾作乱、诸侯割据,内有士族门阀蠢蠢欲动,内优外困交加之下,太师有多艰难你知道吗?攘外必先安内,太师不拿这些士族开刀,震慑群小,到时候乱军兵临洛阳城下,士族门阀与之内外勾结,我大汉朝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贾诩慷慨激昂一番,又低声道:“子龙,现在是我大汉与太师最艰难的时候,太师与我们就象在走一条路,一条两边都是悬崖掉下去就永坠地狱的路,很危险,你若想逃避,诩不怪你,诩替你到太师面前解释……”

  赵云开始听得全身直冒冷汗,继而热泪盈眶,扑通给贾诩跪下,“军师,云错怪太师了……”

  与此同时,徐晃的家中,李儒正在对徐晃说着类似的话;张辽房中是鲁肃,给高顺做思想工作的是司马朗,就连对董卓屠杀士族并不怎么反感的魏延,贾诩说服赵云后也往他住所走了一趟,以防万一,一场可能动及西凉军根本的风波,在康鹏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早有准备的贾诩、李儒等人悄悄解决第二天清晨,洛阳城中董卓军与灾民对士族的联手屠杀终于被康鹏下令制止,但洛阳城已是疮沧满目,数千间民宅被火焚毁,近万士族死于屠刀之下,伤者不计其数,由于董卓军军纪不严,洛阳百姓不可避免的遭到连累,数万无辜百姓被杀死杀伤,更多的洛阳民女被董卓军与灾民奸污。青天白日之,洛阳城却象一座鬼城,到处是哭泣嚎啕之声。

  已前几次动乱不同,这次洛阳城的浩劫完全是董卓军所为,本已对董卓军印象大有好转的洛阳百姓自然又对他们恨之入骨,魔王董卓对士族的屠杀当然是对传言中那些罪行的不打自招,洛阳百姓对城外的灾民也由同情变成憎恨。洛阳城中对董卓不利的布告与传言虽然不见了,却已经深深铭刻在洛阳官员与百姓心中,这大概是康鹏做梦都想不到的。

  早朝的路上,康鹏心情异常沉重,一夜之间,洛阳繁华的长街完全变成了地狱,远处的天空有无数浓黑的烟柱升起,街道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的街道甚至要亲兵搬开那些厚厚的尸体堆,队伍才能前进。康鹏虽然对士族的苦苦相逼余恨未消,可看到这些情景,康鹏心中也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让这么多无辜百姓惨受牵连。

  皇宫的大殿之中更是凄惨,除了董承、伏完和蔡邕等寥寥几名大臣未受牵连上朝之外,还有董卓的几名部属,其他大臣不是死于昨夜动乱,就是递交辞呈告老还乡,再不愿与康鹏同朝,就连太傅马日郸也被康鹏气得一病不起,不能来上朝。自王莽篡政以来,大汉朝廷头一次出现大臣荒,名副其实的空架子。

  “司徒卿道拂、司农马俊、司空张陷和太仆周奂等人皆死于动乱,大鸿胪陈抗和少常解波等人不知所踪,估计也凶多吉少,中书监令……”李儒小声向康鹏汇报朝臣的损失情况。

  “别念了。”康鹏无力的打断李儒的话,“你们安排一下,先从下面提拔一批官员,替代这些官员的位置,把朝廷运转起来。”

  李儒苦笑道:“太师,低级官员也损失惨重啊,就算把他们全部提拔上来也不够啊。”

  “本相不管。”康鹏声音低落得象在自言自语,“总之要给我办到。”李儒再不敢多言,俯身退下。

  大殿之中一片寂静,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年仅十岁的汉献帝更是被吓得瑟瑟发抖,连看都不敢看康鹏一眼。董承、伏完和蔡邕三人对视一眼,突然离席跪下,三人齐声道:“太师,吾等有一联名奏折,请太师采纳。”

  康鹏看了他们一眼,“说吧,如果好,本相就采纳。”

  董承、伏完和蔡邕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半天,蔡邕才狠下心道:“昨夜洛阳之乱,虽是学子士人污蔑、攻击太师,他们算是罪有应得。可动乱的起因,皆因太师自身不正,太师你秽乱宫廷,残暴不仁,欺压君父,种种作为伤天害理,这些事都是证据确凿!”

  康鹏腾的站起来,三两步冲到蔡邕等人面前,恶狠狠的瞪着他们,统率御林军的董崇和董曼更是已经拔出腰间宝剑,哇哇大叫着冲到三人身旁,“你们找死吗?”

  康鹏拦住董崇和董曼,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你们的意思,本相应该千刀万剐喽?”

  蔡邕等人虽然吓得心惊胆战,可蔡邕还是抬头道:“不错!太师的这些罪行,依大汉律,只有千刀万剐方能赎罪。”

  康鹏疯狂的大吼一声,震得众人的耳朵阵阵发麻,汉献帝再也忍不住害怕,‘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康鹏也不管他,指着蔡邕三人吼道:“本相为国为民做了那么多,难道还不够赎以前的罪孽吗?你们为什么要这么逼本相?你们不逼我,我愿意杀人吗?好!好!你们想杀本相,那来吧!”

  面对几近疯狂的康鹏,刚才还胆战心惊的蔡邕反而镇定下来,“不错,从太师征战诸侯班师回来之后,太师确实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稍稍弥补太师以前的过错,可太师你几次三番剥削惨杀士族,动摇国之柱石,这又是太师的罪孽了。”

  康鹏气得张口结舌,只是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学习政治,不能训斥这些封建时代的老顽固,只是指着董承、伏完和蔡邕三人全身发抖。突然间,康鹏觉得四肢发麻,一阵头晕眼花,差点没昏过去,但也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

  “大哥!”“太师!”董崇、董曼和李儒、鲁肃忙冲过来扶康鹏,康鹏一把推开他们,铜铃眼瞪得几乎炸开,气喘吁吁的说道:“那你们想让本相怎么办?自尽以谢天下人吗?”

  “臣等不敢。”董承、伏完和蔡邕三人磕头道:“臣等想请太师发下一道罪己诏,还政于当今皇上,领兵退出洛阳。”

继续阅读:第53章 虎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董卓大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