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有人来报案
逍遥七郎2015-12-21 11:472,386

  杨晓枫协助秦翰用绳子把铜头根扎了个结结实实。

  周围的群众看见铜头根被扎了个结结实实,都自发地鼓起掌来,看来这些百姓平时没少受这个铜头根的气。

  秦翰扎好铜头根之后,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霎时从远方冲出四个衙役,等他们四个来到身边,命令道:“你们四个马上把这个铜头根押回衙门关进大牢,等大人回来再做处置,我随后就到。”

  “是。”四个衙门齐声答应。

  杨晓枫看着这四个衙役押着铜头根远去的方向,不由心中赞叹道,看来这个秦翰也不是一个猛撞的主,懂得部署。

  杨晓枫走过去拍拍秦翰的肩膀道:“秦捕头,刚才谢谢你友情出手。”

  秦翰笑了笑,好像很不习惯杨晓枫这样的动作,稍微挪开一下身子道:“抓这个铜头根是我奉赵大人的命令,刚才想一些事情走了神,差点让他跑了,在这里还要向你说声谢谢。”

  “不用客气。”杨晓枫打了个哈哈道,有些时候的客套话还是要说的。

  吴家公子这个时候才算缓过气来,走到杨晓枫身边,轻声道:“杨二,你真厉害,居然敢和铜头根他们打架。”

  “小意思。”杨晓枫爽朗道。

  秦翰转过身对顾老板和蔼道:“这位老板,不好意思,刚才把你这里的东西打烂了,你算算,大概损失是多少钱,我赔给你。”

  顾老板这个时候才敢走过来,哆嗦着道:“秦大爷,不用了,这些都值不了什么钱。”

  杨晓枫这个家伙一拍胸口道:“秦捕头,这些损失是我造成的,应该让我来赔。”

  杨晓枫这个人对于钱财看的不是很重,何况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他觉得他应该负这个责任。

  顾盼盼这个时候款款地走了过来,轻轻道:“两位大哥就不需要争了,损失并不大,就算了。”

  顾盼盼偷偷瞄了一下杨晓枫,脸色昏红地接着道:“何况我知道刚才是杨公子为了我,我们店铺才做出这样事的。”

  这个小姑娘看来很不但聪明还比较害羞哦,杨晓枫不由得心中赞叹。

  秦翰押着铜头根,向杨晓枫他们拱手道:“我还有要务在身,就先告辞了。”

  道完之后,秦翰就打算押着铜头根回去复命了。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在一旁大口喝茶的那个沮丧老头,牵着一头毛驴哆哆嗦嗦地走了过来,一走到秦翰的面前,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眼含泪花地道:“秦,秦大爷,秦捕头,小老有冤屈,求你为坐主啊。”

  看来这个老头是有点病急乱投医了,不去衙门鸣冤,找到大街上来了。

  秦翰也被这个老头的举动吓了一跳,有冤屈你去衙门啊,我能为你做什么主?

  秦翰快步跑了过去,扶起老头无奈道:“有冤屈你应该去衙门鸣冤,相信大人会为你做主的,我只是一个捕头,只是执行公务的,可能帮不了你。”秦翰耐心解析着。

  在这个时代,衙门的分工还是比较明确的,捕头只是执行公务,而不能擅自办案。

  这个老头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硬是不起来,低泣着道:“秦大人不帮我,我就不起来。”

  想不到这个老头这么倔,居然还用这么低级的招数,不过还别说,秦翰就受不了这一招,显得挺无奈,只能求助性地向杨晓枫望了望,刚才看这个杨公子能够顺利整治铜头根,这次应该也会有办法吧。

  周围的群众也起哄性地大叫道:“秦捕头,你就帮帮他吧,人家都一般年纪了。”

  秦翰头都大了,如果说抓捕犯人他绝对是一把好手,但是在处理这些问题上,秦翰可不是这方面的人才。

  现在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众怒难犯啊。

  秦翰只能够偷偷使了一个眼神给杨晓枫,恭敬抱拳道:“这位公子,请问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不要叫我什么公子,我叫杨二,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杨晓枫用手指了指吴家公子他们哈哈道。

  考,我是公子?公子有我这么帅吗?有我这么帅,也没有我这么拽吧,就算有我这么拽,也没有我这么无耻吧,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比我更帅吗?杨晓枫心中无耻地想道。

  杨晓枫这个鸟人,丝毫不以无耻为耻,反以为荣。

  “额,公子果然快言快语,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敢问杨二,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先安抚,再做打算。”杨晓枫忽悠了一下道。

  “那应该如何安抚啊?”秦翰丝毫没有意识到杨晓枫这个是一个大忽悠。

  杨晓枫看见秦翰一副求助的样子,也有点于心不忍,轻叹了一口气道:“我说秦捕头,你至少得让这位大叔说说,他究竟有什么冤屈,再看看你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再作打算,现在你一口就拒绝了,这个好像不是很合规矩。”

  秦翰想想有点道理,就转过头来对老头轻轻道:“这位大叔,你就先起来,说说你的情况,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老头听见了秦翰的这句话,感激不已,当然,他也很明白秦翰之所以会转变态度,最主要是因为旁边的那个年轻人。

  所以老头站起来之后就向杨晓枫道谢,杨晓枫一笑置之。

  顾老板和顾盼盼两个人早已把烂的座椅收拾好,再给秦翰和杨晓枫他们几个重新搬来一张新的座椅,再泡了一壶茶过来。

  杨晓枫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反看吴家公子,咄咄地坐了下来,却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不过这个也难怪吴家公子,在这个时代,官民的关系并不是很和谐的,绝大多数当官的人鼻子都是向天的。不过杨晓枫那个骚人,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觉悟,大家都是人,分什么三六九等。

  秦翰是一个练武之人,一身正气在江都是出了名的,对于杨晓枫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丝毫不介意,反倒觉得很亲切,不过秦翰却不知道,杨晓枫这个家伙平时骚着呢。

  秦翰亲自恭恭敬敬地倒了一杯茶给杨晓枫,再转过身来,对老头道:“你有什么冤屈,就开始说吧,我听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你的。”

  老头狠狠地吞了一下口水,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多谢大人,小人名叫陈德福,家住在江都镇的郊外陈家庄。”

  秦翰稍微皱了一下眉头,是自己的那个镇的?那为什么不到江都镇的衙门去鸣冤?而来到这个扬州城呢?

  鲜花、收藏!!~!鲜花、收藏!!~!鲜花、收藏!!~!鲜花、收藏!!~!

继续阅读:第27章:秦翰街头问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指江山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