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上课不小心睡着了
逍遥七郎2015-12-21 11:472,997

  翌日一早

  杨晓枫还躺在床上发着春秋大梦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杨二,起床了,差不多上课了。”吴家公子人未到,声音先到。

  “我昨天不是和院长说了吗,不需要我做书童的啊,怎么还要上课的。”杨晓枫心里还在纳闷着。本来梦想的人生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可惜怎么感觉现在的人生是:数钱数到被人吵醒,睡觉睡到手抽筋……

  流年不利啊!

  正思索间,吴家两兄弟已经跨进门来,杨二这个小子居然还没有起床,厉害。

  “我不想去了,要睡觉了,吴公子你们去吧。”杨晓枫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

  昨天晚上被何薛伟那个人妖骚扰了一下,害得杨晓枫感觉睡眠严重不足。

  “杨二,有你在,我们两兄弟才会更踏实啊。”吴长春陪笑着道。

  “杨二,要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们会感觉空虚寂寞的。”吴长青也接着道。

  我日,空虚?还寂寞?空虚寂寞就去找个娘们,关我鸟事。杨晓枫心里暗骂。

  不过看见这两个家伙这么诚恳的样子,也好,去看看现在的上课和他以前那个年代的有什么区别也好,就当打发日子算了。

  杨晓枫迅速洗漱完毕,就随吴家公子左拐右拐来到课室。

  幸亏还没有迟到,吴家公子拍了拍胸口。

  但是这个时候,其他的学子基本上都来到了,他们三个是最迟的,只有最后的三个座位。

  杨晓枫一看,马上眉开眼笑,这个就像是在大学里,捡到最后一排座位是一样的感觉。

  想听就听,不想听就睡,这样才是梦寐以求的读书生活啊。

  杨晓枫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书童的感觉,直接就坐在了靠在门口最后一个位置。

  杨晓枫对这个位置很是满意,趁老师不留意的时候,溜出去也方便啊。

  吴长春和吴长青也迅速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吴长春就坐在杨晓枫的旁边,而吴长青是坐在最里面的最后一个位置,因为这个时候老师还没有到,其他的学子都在各自谈论着自己新作的诗词等等,好不热闹。

  杨晓枫却没心思听这些东西,而是东张西望着,想看看哪个何薛伟究竟是在那里坐的,但是看了好久,居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难道他不是这里的学生?

  唉,来到这个学堂,或者说,来到这间“梅花书院”,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妙”,如果非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还是——“妙”!

  看来现在的这个时代的男女还是不平等啊,难道这个时代的女人还是要遵循“四从五德”?

  不管其他,问问吴家兄弟为什么那个人妖不来上课才是正路。

  杨晓枫刚刚站起来,还没有起步,而在这个时候,吴长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早上吃错了东西,他坐在哪个位置很不自然,杨晓枫正好看到这一幕,就关切地问:“吴长青公子,你不舒服吗?脸这么红。”

  “没有!”话还没有说完,吴长青公子居然放了一个特响的臭屁。

  我考,这个吴公子也太有才了吧。

  吴长春就坐在吴长青的旁边,更是深受其害,捂着鼻子对着吴长青就吼:“你放屁能不能不出声?”

  吴长青唯唯诺诺地应着。

  其他的同学都对吴长青投以愕然的目光,不过不敢出声,院长的儿子来的,谁敢得罪。当然,杨晓枫可能是一个特例。

  杨晓枫却无所谓,他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受到的毒害是最少的,而且放屁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嘛,这个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如果一个人,屁都不放一个,那么这个人肯定是有病的。

  正在这个时候,老师终于来了。

  吴长春对杨晓枫低声道,这个是教我们班的《中庸》的刘先生。

  刘先生一进来,就看见吴长青在凳子扭来扭去,就严肃地道:“吴长青公子,你怎么啦,在那里扭来扭去。”

  “啊,没什么,我把它调成振动了。”吴长青鳖红着脸道。

  杨晓枫差点连眼珠都凸了出来,我考,这个吴长青公子太有才了,想不服都不行!I服了YOU,杨晓枫现在对吴长青公子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没事,就给我坐好,要上课了,还有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位新同学,你也坐好一点。”刘老师望着杨晓枫道。

  杨晓枫今天是第一天上课,也不想逆刘老师的面子,也假正经的做好。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刘老师开始了他的讲授,还一边讲,一边摇头晃脑,甚是陶醉。

  其他同学也是听得如痴如醉。

  但是杨晓枫却听得昏昏欲睡,本来昨天晚上又没有休息好,本来有一个很好的睡眠的,就给那个死人妖给破坏了,想到这里,又恨得牙痒痒的。

  不想他,趁老师不注意,补充点睡眠,免得影响我英俊潇洒的面孔。

  说睡就睡,杨晓枫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补充睡眠,口水流到满桌子都是,但却是浑然不觉。

  嗯,就连老师走到了他的身边都浑然不觉,杨晓枫昨天实在是太累了。

  吴家公子本来想叫醒杨晓枫的,但是给刘老师瞪了一眼,都急忙低下头去。

  毕竟,在这个年代,老师的地位是很高的,不像杨晓枫以前那个年代,老师只是一个“臭老九”,社会地位是最底下的,是属于弱势群体,就连有些学生也看不起做老师的,这个不能不说是老师和社会的悲哀。

  不是有一篇故事是这样说的吗?

  一人不慎落水,路人聚而欲救之。一人说,落水者是公务员,路人散去一半。另一人说,是公安局的,又散去一半。又有人说,看上去像城管,路人皆散去。 猛然有人说,是证监会的,路人蜂拥而回,以石投之,让他活着上来那不是坑死人吗。突然有人惊呼,是老师,众人皆纷纷跳下将其捞起,此人正欲感谢,众人答:你悲惨地活着吧,这样我们才不会是最底层。

  当然,杨晓枫这个时候睡得像条猪那样,肯定不可能站起来和他们说这个故事啦。

  刘老师缓缓走到杨晓枫的跟前,用戒尺轻轻地敲了敲杨晓枫的桌面。

  糟了,老师发现我在睡觉,杨晓枫神经反射般弹了起来,其敏捷性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杨晓枫故作淡定地道:“刘先生好。”

  刘老师目无表情地道:“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

  杨晓枫老实地道:“杨二。”

  刘老师愕然道:“你就是杨二?那你为什么上课睡觉?你不知道上课不可以睡觉的吗?”

  杨晓枫也故做愕然道:“刘先生,我没有睡觉啊。”

  刘老师脸色有些难看,不悦道:“哼,那你上课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杨晓枫狡黠地一笑,道:“我正在闭目沉思呢。”

  刘老师脸色开始有点发白,道:“那你为什么一直在点头?”

  杨晓枫淡淡道:“我觉得先生讲的很有道理,我点头是附和先生你的。”

  刘老师脸色开始铁青,道:“那你为什么一直在流口水?”

  杨晓枫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淡然道:“先生,我觉得你讲课讲得很棒,我听得津津有味呢。”

  刘老师的脸色开始由青转紫。

  杨晓枫急忙道:“老师,所以我觉得你讲的太好了,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听阁下一言,胜读十年寒窗,看古今风 流人物,还数阁下,谢谢老师!”

  杨晓枫抛出一连串令人昏阙的屁话出来,听得其他的学子一阵恶寒,无耻的见过,但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不过幸运的是,刘老师对杨晓枫的话很是受用,脸色和蔼了许多,对杨晓枫点点头,道:“嗯,孺子可教,坐下。”

  YES,终于蒙混过关,杨晓枫暗自庆幸。

  吴家公子在旁边,对杨晓枫和老师的对话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对杨晓枫更是崇拜得不得了。

  早知道这样都行的话,我以前就多说点好话,那就不用挨那么多戒尺,吴家公子心中懊悔不已。

  杨二果然是人才啊,有这样的人跟在身边才踏实啊!

继续阅读:第17章:被美女搭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指江山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