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习惯把人生交给命运
逍遥七郎2017-06-12 19:502,334

  送走了何薛伟,杨晓枫伸了个大懒腰,准备睡个美滋滋的大觉。如果说睡眠是一种艺术的话,那么谁也别想阻挡我追求艺术的脚步。我这个人的艺术细胞是蛮多的,杨晓枫嘻嘻奸笑着,恬不知耻地想道。

  第二天一早,杨晓枫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唉,都怪自己的定力不足,整天晚上不是想着顾盼盼的俏丽模样,就是吴青岚含羞答答的样子,一天晚上都在流口水度过,那里还曾睡得安稳。

  这么早就迷迷糊糊醒来,不是好兆头啊。

  杨晓枫那鸟人掀开被子,望了望胯下,嘎嘎嘎地淫 笑几声,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

  哼,小子,学着点,我这个就是:天天向上,好好学习。

  杨晓枫心想,这么早醒来,到底起不起床呢?唉,懒床不是好习惯啊,我可是一个勤奋的好孩子。

  有感于此,杨晓枫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瞪大眼睛,嘴里恶狠狠地道:“我不想懒床,我想早起,但是我习惯把人生交给命运,所以都会抛铜板,如果正面朝上,我就继续睡觉;如果背面朝上,我就躺在床上想美女;如果铜板落地后是立起来的,他奶奶的,我就起来收拾屋子再去读书。”

  想到这里,杨晓枫就想抛铜板来决定今天早上的命运,但思躇良久,还是觉得抛六个铜板来决定吧,如果六个铜板都是竖起来,那就起来收拾屋子再去读书才比较好,那样的风险才比较少吧,但最终想想还是算了,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

  干脆躺着床上,想着美女睡觉,这样就两不耽误得了。

  想到这里,杨晓枫心中大定,嘎嘎嘎奸笑着继续蒙过头来睡过回笼大觉,补充一下睡眠,顺便慰问一下自己脆弱的心灵。

  但是天意弄人,杨晓枫他梦想的人生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而残酷的现状却是:数钱数到自然醒,睡觉睡到手抽筋。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打扰杨晓枫的百日美梦。

  杨晓枫心里老大的不爽,很是恼火,这样的日子还让不让人活了,昨天晚上呗别人吵醒,现在一大早的又来一次,本想睡过美美的回笼觉,看来是没希望了,难道是吴家公子来邀请他去上课。

  这两位公子不会这么努力吧,要想不成为一名优秀的学生,要靠坚强的意志啊。

  “杨二,你起床了吗?”一阵极其猥琐的声音传来,我日,果然是吴长青这厮。

  “还没呢。”杨晓枫伸了个大懒腰,打着哈欠道。

  “杨二,杨二,快点起床,是时候去读书了。”吴长青催促道。

  “杨二,快起床了,要不就要迟到了。”吴长春在旁边也大声催促道。

  杨晓枫舒舒服服在床上伸了伸懒腰,简单做了一下伸展运动,慢吞吞地穿戴完毕,随意地洗漱一番,才缓缓打开门。

  吴家公子已经在门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但对于这个书童又不敢过于得罪,谁叫这个杨二是他父亲比较器重的一个人。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杨二上次才帮他们两个作弊成功,以后可能还要靠杨二这个鸟人呢。

  吴家兄弟一看见杨晓枫走了出来,马上一人一边,连拽带扯把杨晓枫拖向学堂。

  “公子,慢点,慢点。”杨晓枫心中老大不满。

  吴公子两兄弟虽然心急,但杨晓枫又岂是吴公子这个两个小子那么容易扯走的。

  杨晓枫趁着吴家兄弟歇一歇的空档,抓紧时间问道:“吴公子,我们需要那么赶时间吗?”

  “你,你,你不知道,这次来给我们上课的是,是最严格的陈夫子,他昨天才,才刚刚从外面办事回来,你不知道,陈夫子在我们学院,除了父亲,最老资格就是他了,就连我父亲也要敬重他几分,我们敢迟到吗?”吴长春气喘吁吁地道。

  最严格的?不是吧,那你们两个家伙还拉我来干什么,来找我垫背,那太残忍了吧。

  吴长春对着杨晓枫讪讪笑了笑,不好意思但满怀期待地道:“杨二,有你在我们身边,我们两兄弟心里才踏实。”

  “对,对,对,大哥说的太对了,我们还是快点吧,就迟到了。”吴长青催促道。

  我日,这两个家伙,什么有我在才踏实,该不会是把我当成偶像吧,那我需要给个签名他们吗,唉,真惆怅,我还没有做一个明星的心理准备呢,杨晓枫不知羞耻地想道。

  “既然都迟到了,那还赶那个急干什么,反正都是迟到,迟到一分钟和五分钟是没有区别的。”杨晓枫大放阙词,发表者他的谬论。

  一大清早,当然是要好好的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了,在这个时代,其中很好的一个就是这里的空气非常纯净,不用担心什么污染问题,不像杨晓枫他原来那个时代,要呼吸好一点的空气,非要跑到什么深山大林去体会那个什么“氧吧”,我日,都是这丫污染害的。

  虽然吴公子不知道什么叫“分钟”,但这个时候吴家公子却没有继续听杨晓枫的胡扯,反而走的比刚才更快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等他们三个来到学堂的时候,一个头发斑白但却精神矍铄的老者,已经黑着脸站在门口迎接着他们。

  一看见这个老者,吴家公子脸色都发白了。

  “陈老师好。”吴长春和吴长青在陈夫子面前规规矩矩地作揖齐声道。

  “你没有听见我喊你们的吗?居然敢迟到,真是孺子不可教也。”陈夫子黑着脸,严肃道。

  吴家公子在旁边颤抖着,一声也不敢吭。

  原来刚才吴公子两个跑去叫杨晓枫的时候,陈夫子已经看见了他们两个,并且对他们大声喊不要迟到,不过吴家公子可能因为一心只想着如何早点找到杨晓枫和他们一起来,浑然不觉陈夫子有大声喊他们。

  陈夫子越骂越气愤,黑着脸继续道:“我就是喊一条狗,它都会摇尾巴啊!”

  沉默半响

  吴长青小声地接道:“我又没尾巴……”

  吴长青虽然说的比较小声,但这个时候全班都是非常静,陈夫子上课,谁敢说话,但是这个吴长青说话实在是太经典了。

  “哄”的一声,全班集体暴笑。

  杨晓枫站在吴长青的身边,更是全身冒着冷汗,讪讪地流啊流!

  陈夫子也憋红着脸,但为了保持自己夫子的形象,强忍着不笑出声来。

  “进去,准备上课。”陈夫子偏过头去,冷冷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指江山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指江山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