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曾经的失败
东城十四少2018-03-22 11:373,390

  看着自家妹妹泫然欲泣的模样,陈睿心中蓦然一痛,将妹妹揽入怀中,闻着她发丝上淡淡的微香,陈睿问道:“跟哥说说,到底是什么回事?”

  小薇抬起头,望着陈睿,愧疚不已:“哥,其实我想买架钢琴。”

  听到这句话,陈睿心神一震。

  妹妹陈薇薇在音乐上有极高的天赋,很小的时候就对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她十岁的那一年,陈睿省吃俭用,将自己所有的压岁钱和私房钱终于在陈小薇十岁生日那天,给她买了一架卡罗德钢琴作为生日礼物。

  陈睿永远记得,妹妹在看到那台钢琴的刹那间脸上所洋溢的幸福而又高兴的微笑。

  不过,当那件事情过后,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典当抵债,包括那台卡罗德钢琴。

  那台钢琴被卖掉的时候,陈睿并不在场,要不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抬走妹妹这件挚爱的物品,那台钢琴是她的梦想,是她的音乐希望。

  如今家境窘迫,一个整天酗酒度日的父亲挥霍着颓废的余生,母亲则守着一个小卖部,含辛茹苦的艰难支撑着两个孩子读高中,哪里会有余钱购买钢琴这种奢侈品。

  陈睿记得很清楚,当初那架卡罗德钢琴的售价是两万九千八。

  别说三万,就是现在让陈睿家一下子拿出三千,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陈睿很能够理解自己的妹妹,小薇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女孩,她不想为本就贫困的家庭添加任何一点负担,更不想让母亲心中有一丝丝的愧疚,只是默默的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攒钱,目的就是为了更接近自己的音乐梦想。

  不过,作为一个高一的女学生,利用空闲时间兼职,攒多久才能够买得起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毕竟那台卡罗德钢琴的价钱并不低。

  陈睿轻轻拍着小薇脑袋,柔声道:“你一个小孩子,不用独自扛起这份负担,有哥在呢!放心,哥答应你,一定会给你再买架钢琴,挣钱这种事情交给我们男人做就行了!”

  陈薇薇看着陈睿拍着胸口发誓般的话语,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哇”的一声扑进了陈睿的怀中。

  “哥……”

  “放心,我一定会挣钱再给你买架钢琴!”陈睿抱着小薇,望着远方的天际,一字一顿道。

  ……

  陈睿刚打开自家大门,就看到狭小逼仄的客厅中杂乱不已,桌椅倒在一旁,斑驳的地板上还有不少的玻璃碎渣,妹妹小薇养的小金鱼躺在湿漉漉的玻璃碎渣中一动不动,想必已经死去多时。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陈薇薇看到家中这般好像被人洗劫一番后的景象,捂着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陈睿面色阴沉,拉着小薇小心避开地上的玻璃碎渣,以免被割伤,来到房门虚掩的卧室前,隐约听到房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妈……你怎么了?”借着房间里昏暗的光线,陈薇薇看到何香曼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衣衫凌乱,头发胡乱的耷拉在脸上,泪痕犹在,双眼之中满是血丝,失魂落魄的模样让陈薇薇心中蓦然一痛。

  陈薇薇上前蹲下身来,轻轻拭去何香曼脸上的泪水,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隐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她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酒味弥漫的房间里,陈睿阴沉着脸,看着那个摊开双手双脚,肆无忌惮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发出难听呼噜声的男人。

  “妈,起来!”陈睿上前,和陈薇薇两人一起将何香曼扶到了客厅,陈薇薇则端来一杯水递到了何香曼的手上,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何香曼呆滞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神采。

  “你们回来了,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何香曼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发丝,整理了一下心情,起身道。

  这时,陈睿才看清自己母亲的右脸上那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这个混蛋!”陈睿立即怒火中烧,跑进了卫生间里。

  “儿子,你要做什么?”见陈睿提着一桶水走出卫生间,何香曼上前拉住了陈睿。

  陈睿没有理会母亲的阻拦,径直走进房间之中,将一桶冷水一股脑的倒在了床上。

  “呼!”

  “哇……谁啊……活的不耐烦了!”

  房间床上躺着的醉汉正是陈睿的父亲陈天宏,被一桶水兜头浇下,陈天宏从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四处张望,看到了拎着空桶冷眼相待的陈睿。

  看到是自己的儿子,陈天宏愣了一下,随即继续倒头就睡,丝毫不在意湿漉漉衣服粘在身上。

  “滚出去!”陈睿上前直接抓住陈天宏的脚裸,将他从床上拖了下来。

  “噗通”一声,陈天宏的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板上,他发出一声闷哼后,豁然起身,甩手就是一耳光,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耳光声。

  只见陈睿右手紧紧抓住陈天宏的手腕,让他无法动弹半分。

  “放开!反了天了,儿子都敢欺负老子!”陈天宏骂咧咧道,这几年被酒精掏空的身体让他没有办法和已经比自己个头还高的陈睿正面对抗,在扯了几次还是无法收回自己的手,陈天宏不禁有些大怒,

  “你,配做我的父亲么?”陈睿咬着牙,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

  “老子怎么就不配做你的父亲?是老子生了你,养了你,前些年你穿的名牌衣服哪一样不是老子给的,现在是不是觉得老子窘迫了,就敢反了天?”摇摇晃晃的陈天宏骂道。

  “白眼狼,以前老子有钱的时候,就认老子,现在老子没钱了,你也和他们一样,个个落井下石?”陈天宏咬着牙,一把推开了陈睿。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陈睿嘶吼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以酒度日,逃避一切!经历了失败,就这样萎靡不振,自甘堕落!

  除了喝酒就是打老婆,这样的你,配做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么?别让我看不起你,连我都知道,从哪里跌落就从哪里爬起,而不是一直这样沉沦下去,这样的你只会害人害己。

  你看看,这个家都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你看看我妈,为了你,为了这个家,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不是我不承认你,而是你不敢承认你过去的失败而已。”

  “哼,说的好听,混蛋,给老子滚开!”没等陈睿说完,陈天宏一脚踹在了陈睿的肚子上。

  眼见陈睿跌倒在地,何香曼哭喊着跑上前,抱着陈睿,对陈天宏道:“要打就打我,别打儿子,他又没做错什么。”

  “爸,别打了……”陈薇薇也吓坏了,赶紧抱住陈天宏的胳膊,大哭道。

  “让开!”陈天宏不为所动,将陈薇薇推倒在地,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端起一瓶老白干“咕咕”喝了两口。

  “儿子,你没事吧。”陈睿被踹倒后,嘴角不小心撞到了桌脚上,此时已经鲜血淋漓,何香曼心疼不已,想要帮儿子拭去血迹。

  感受着那股腥甜在口腔中弥漫,陈睿缓缓起身,扶起泣不成声的陈薇薇,然后走到客厅,猛然一把抓住陈天宏的衣领。

  陈天宏猝不及防之下被拽倒,由于衣领被抓,加上现在的他身材消瘦,挣扎着被陈睿拖到了门外。

  “砰!”防盗门重重的关上,陈天宏被陈睿硬生生的扔到了门外。

  “臭小子!老子要打死你!”陈天宏愤怒的锤击着铁门,大吼着。

  陈睿默默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反手关上了木门,没过片刻,门外的动静便小了不少,或许是太累,只能听到陈天宏粗重的喘息声。

  “陈天宏!无论你是否愿意就这样沉落下去,我只希望你不要再祸害这个家了,我现在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在这里发誓,我会保护妈妈和妹妹,不让他们受到一点伤害,就算是你也不能!

  每个人都有自己守护的东西,而我想要守护的就是这个家而已。我从没说不承认你是我的父亲,但是,现在的你,确实不配做我的父亲,既然你没有办法挑起家庭的重担,就让我来吧。

  我不是很清楚你曾经经历了怎样的失败,我只知道,无论前方再多荆棘,再多挫折,都需要自己去面对,生活,不过就是生下来,活下去而已,区别就是会选择怎样的活法。既然你选择这样,我也不会再多说什么,我只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活下去!就算有失败,但失败却不会击垮我,只会让我越来的强大,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

  陈睿背靠着门,也不知道陈天宏有没有在听,只是缓缓的叙述道。

  何香曼看着陈睿,鼻尖一酸,泪水再次滑落,陈薇薇则一把扑进陈睿的怀中,哭的是昏天黑地,陈睿伸出右手,将何香曼也揽入怀中,轻声道:“妈妈,妹妹,我会一直守护着你们,一辈子!”

  感觉那坚实的臂膀,何香曼忽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依偎在自己怀中的雏鸟,而是变成了自己的依靠。

  “嗯,我相信哥哥。”陈薇薇重重的点了点头。

  “啊……”

  这时,门外响起了陈天宏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当何香曼打开防盗门时,已经看不到陈天宏的身影,只看到墙壁上留下的丝丝血迹拳印。

  从这一天后,陈天宏便消失的无隐无踪,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就在何香曼想要张贴寻人启事之后,却意外收到了陈天宏让人拖来的口信,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职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职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